《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11章 小事

这个问题不止是刘园林存疑,袁珏也有点不放心,虽然他知道自家领导很有一点能量,“主任,农业部那儿……好打交道吗?”

你倒是眼界高,居然直接就是瞄着多赚……陈太忠笑一笑,无所谓地摇摇头,“他要真肯花钱,就算没办法我也帮他想出办法来,不是还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吗?实在不行,英国农业部的邀请也行吧?”

“这倒是,实在不行,就用农业部下属的司发出邀请也算,那也是农业部不是?”袁珏笑着点点头,他也不是个食古不化的,自然想得到变通的法子,“不过就是不知道,法国的部委跟咱中国一样不,下面有没有司?”

“就算没司,也有其他机构不是?”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心里却是舒爽无比,我这个副手选得真不错,不但外语行业务精,官场上的轻重也识得,更是会别出心裁地做出点变通——要知道,这样的跳脱,在官场中人身上实在太难看到了。

两人正这么聊着呢,冷不丁陈太忠身边的座机响起,来电话的居然是陈洁,“小陈,听说你的驻欧办搞得不错啊,居然要向兄弟单位收费,这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吧?”

“市里给下了创收任务,回头还要考评呢,”陈太忠轻笑一声,段卫华敢收钱,他就敢把责任推到市里,这也是被收了管理费之后,唯一一点方便的地方了,反正陈洁不可能找段卫华对质去不是?

而且这话不算特别假,收费也确实涉及到了业绩考评的问题,做为全国独一无二的地级市的驻外办,想要证明市里的决策是正确的,那必须表现出驻欧办的重要性来。

兄弟单位的认可,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而这收费,正是兄弟单位表现出认可的最直接方式——人家把钱都打过来了,驻欧办的重要性,那还用怀疑吗?

所以,陈太忠不怕撒这样的谎,左右是死无对证的事情。

“而且,我这边也有一些编外员工要养活,市里不管的,”他苦笑一声,这年头做戏也是会上瘾的嘛,不过下一刻,他就找到了应对陈省长的法子,“我还正想邀请您来法国看一看呢……法国文化部副部长的邀请,您看行吗?”

“哦,那我该出多少钱啊?省部级的干部,好像你那儿还没开出价码吧?”陈洁听他这么识趣儿,心里挺高兴的,可是嘴上却不肯饶人——我想给你做个媒人,你居然不给面子,我可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你。

“您要能在驻欧办坐镇,我宁可给您钱,”陈太忠干笑一声,比说漂亮话他怕谁?“不过说实话……呵呵,就是怕我把经费全拿出来,也不值得您在我这儿坐镇一天。”

“你这家伙越来越油嘴滑舌了,”陈洁听得越发地高兴了,对于入了她的眼的干部,不出大意外的话,她不会轻易改变态度,斥责他一句之后,她想到了自己打电话的本意,“通德教委想去一趟欧洲,你看……适当照顾一下吧,我也没想到你这儿压力这么大。”

她一开始还琢磨着让陈太忠免单呢,可是说到“你看”的时候,终于改变了主意,心说小陈既然想着让法国文化部发文邀请我,我就不合适给他太大的压力了,要不也不是个做领导的样子,毕竟驻欧办是个挺花钱的地方。

“通德教委?”陈太忠听得情不自禁地磕绊一下,“我还真不知道您跟那儿熟,成,我给他们打个五折,您看行吗?”

陈洁跟通德教委可没什么关系,不过前文说过,通德市委的李书记跟陈省长是一系的,而那教委主任又是李书记的嫡系,他原本是想着出国转转,再带上李书记的女儿女婿一家,不成想接到通知说要收费,就随便跟领导说了两句。

“这个小陈就是胆大妄为,”李书记倒也没在意,反手给陈省长打个电话,问一下通德校园网的事情,结果陈省长说今年的重点是素波校园网和凤凰校园网,通德要往后放一放,结果不知不觉地就说到了陈太忠,于是他就将凤凰驻欧办搞收费的一套告诉了陈省长。

这也是李书记跟陈省长熟,又知道陈省长挺赏识陈主任,说话不怎么见外,“……我看他这死要钱的样子,更合适搞国企,哈哈。”

陈洁一听这话,就想起了做媒不成的旧恨,放下电话之后,又想着驻欧办成立之后自己也没关注过,说不得就打个电话过来,听起来是问罪的意思,其实从某个角度上看,这不也算是变相地关心吗?

当然,副省长专门打个电话给正处待遇——还是越洋的这种,别的不说,只冲这个行为,还不值得将那几万的单免了?

不过,小陈既然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胡搅蛮缠,又是很体贴地想到了要法国文化部发函邀请自己,陈省长当然也就大人大量了,沉吟一下回答,“算了……八折也行,你看着办吧,省得你去文化部协调的时候,抱怨经费不足。”

这话简单明了,陈太忠一听就懂了,领导这是给自己面子的同时,也下了任务了:我对法国文化部的邀请,很感兴趣哦,说不得笑一笑,“今年是中法文化年,我保证在年内,促成领导的法国之行。”

这话也是带了点弹性的,现在是八月,年内成行的话还有四个多月,陈太忠找科齐萨帮忙的话,应当是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不过,陈洁那儿就不好说了,她是副省长,想要出国转一转不难,但是找对时间成行,同时又想碰一碰科齐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反正这年头办事,话最好都不要说死,为了巴结领导,搞得自己紧紧张张的,实在没什么意思,万一事不谐还可以将责任推到领导不能成行的缘故上,陈太忠不这么说才怪。

陈洁一听这家伙说话咬文嚼字,就知道这小子又打着什么主意呢,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敢“保证成行”,她自然就不会在意其他了,于是,又调侃了他两句关于保洁工的事情,就挂了电话。

听说他接的是陈洁的电话,袁珏一开始就很乖觉地走了出去,等他搁了电话之后,袁主任才又走了回来,小心地看他一眼,“陈省长也要来?”

“嗯,”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通德教委那边,让小刘告诉他们一下,看在陈省长面子上八折优惠,下不为例。”

“这可是太给他们面子了,”袁珏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自家老板很得陈洁赏识,他是略知一二的,可是驻欧办开张的时候,陈省长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真的有点那啥……就算你忙得电话都顾不上打,吩咐人写个贺卡发个传真,总不是很难吧?

其实,大家都在体制内混,袁主任当然也清楚陈省长是怎么考虑的,没错,在驻欧办发展起来之前不要贸然表示支持,那是老成持重之举,可是你多少意思一下,也是领导的关怀不是?谁又能说你就犯了错误呢?

陈太忠却是没管那么多,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好了,不说这个了,王伟新已经答应,送你爱人过来团聚了,费用由市教委负担,最近咱这儿还有什么新动向吗?”

“其他的没有了,天南同乡会来过一回,两个台湾老兵,想委托咱寻找一下国内的亲属,”袁珏笑着回答,“这个找人……咱要不要收费?”

“收个登记费就行了,”陈主任这名堂还真多,随口就出个新类别,“咱要照顾海外侨胞的情绪,不过一分不收也不合适,咱又不是慈善机构……说明白了,是有些毛病不能惯,总不能让他们认为,咱是欠着他们的吧?”

“那是,”袁主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通过这个吩咐,他对自家领导的品性又认清不少,陈主任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貌似……官本位主义比较严重,帮台胞找亲人还要收费。

不过,他倒是喜欢这样的领导,不是见了外国人或者侨胞什么的,就要矮一头,跟着这样的领导干,开心啊——没人喜欢低人一头,反正只是少少的一个登记费,谁还能说什么?

两人正聊着呢,听到外面隐约传来了吵闹声,陈太忠走出来一看,结果发现是自家的法国门卫在跟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华人争执。

陈主任站在那里不动,袁珏却是已经走了过去,皱着眉头用法语发问了,“怎么回事?”

“他俩没有预约,就要进去,”法国门卫个头不算高,跟袁主任身高相仿,不过长得却是粗壮,估摸能比袁主任重一半,站在那里瓮声瓮气地回答,“他们甚至不知道头儿的名字,我当然要问一问他们。”

“问,也要态度好一点,”袁珏皱皱眉头发话了,在今天之前,他是不敢跟门卫这么说话的,因为他听说这门卫是个什么叫做居伊的人的邻居,而居伊似乎跟陈主任有点关系。

不过,今天掌握到领导为人处事的脉搏之后,袁主任就敢放胆呵斥了——就算你是白皮肤,总是拿着凤凰人给的薪水,谁让你这么折腾来着的?

说完这句,他也懒得理会这厮,转头看一眼那夫妇俩,用汉语发问了,“你们找过来,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