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07章 护短

不管是那帕里猜的哪一种,低调也好,是调查也罢,既然高波认出了陈太忠,那么,支光明购买世纪星一事,就很好商量了。

甚至,高主任根本都不谈金额,先是撵了王主任出去准备资料,然后扯着几人笑吟吟地聊了起来,跟陈太忠聊两句,又问几句支光明——他对光明集团的业务还是比较陌生的。

不过,这年头有底气没底气,两句就能看得出来,听说光明集团涉足了制造业、酒店业、金融和建筑行业,虽然是淡淡的口气,可是随便选两个切入点,支总都能说得出个一二三来,所谓的牛逼,真的不是吹出来的。

聊了半天之后,高主任才想起来,忘了问矮胖中年人的身份了,眼见这位也有点威严,肚子又长得微微腐败,说不得笑着问一句这位是谁。

“刘骞,以前在劳动厅,现在也调出去了,”刘骞见高主任和陈主任有交情,也不好说什么,就是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呵呵,正找饭辙呢。”

“哦,刘拴魁我倒是见过两面,你们劳动厅两个刘厅长……”高主任微微一笑,不过下一刻,他就愣在了那里,侧头看一眼对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你就是刘骞,你不是……要去西平了吗?”

“呵呵,没定呢,”刘骞笑吟吟地摇摇头,虽然他年纪不小了,可说起这个话题,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兴奋,合着你也听说过我啊?不过,以他的城府,自然压得下那点小得意,“我现在就是个社会闲散人员,陈主任来了……我就带着他们四处转转。”

了不得啊,高波听得心里就是一抽,他既然知道西平那边的动向,自然也就听说过一点刘骞的事情,据说此人本来是在劳动厅呆不下去了,后来却不知道什么缘故,莫名其妙地入了蒙书记的法眼,才有了咸鱼翻身的机会——或者,是托什么人跟蒙老板打了招呼吧?

不过现在,高主任肯定就知道了这缘故来自于何处了,可饶是如此,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陈太忠怎么就如此得蒙艺的赏识?一个仆街的副厅长搭上此人,居然都能摇身变为碧空第二大城市的常务副市长。

四个人坐在一起,聊了很有一阵,其间经贸委主任电话不断,不过高波一概都推了,眼前三位都是一等一的贵客。

陈太忠自不必多说,支光明虽是商人,却是给单位送钱来的,就是那刘骞也很是值得重视……高主任是从上面下来的,交好本地的势力很有必要,更别说两人都是蒙系人马。

谈了约莫一个小时之后,高波终于问了起来,“支总,世纪星这栋楼,您是打算马上购买,还是?”

他不说那么多,只提了一种可能,自然是让对方有话尽管说的意思——说得再难听一点,支光明就算不出钱购买,先拿来改造,最后卖了之后再给经贸委钱,只要协议签得中规中矩,也未始是不能商量的。

当然,这钱给得及时不及时,甚至慢慢地拖着,那也都可以商榷——不过,希望这个陆海的商人不要太贪,我初来乍到的,做事情不能太出格,总是要考虑影响的。

“买是肯定要买的,”支光明说得相当干脆,不过这话却是听得高主任心里微微一颤:你是在说……你有必得之心?

“价钱我也想好了,一个参考价……”对方接下来的话,让高主任的心里越发地纠结了,总算还好,他办公室坐得久了,城府还是有的,只是笑眯眯不动声色地听着对方发话。

“八千万?”这三个字入耳,高波只觉得眼前微微一黑,我说,不带这么玩的啊,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呵呵,这个价钱,对外的话还算比较合理……不过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要是这个价钱把楼卖给你,就有点欺负朋友了。”

“就是这么多了,”支光明笑着摇摇头,“嫌少我不加了,嫌多我也不减,说实话这个价钱偏高了大约一个数,不过,我是给蒙老大撑面子来的,高主任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跟蒙书记去建议一下不是?”

“哦,这样啊,”高波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就算彻底明白对方的来意了,合着人家是蒙老板拉来送钱的,不过显然,蒙艺有意比较低调地处理此事——或者说,对于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来说,这压根儿也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不过,对支总的建议,高主任也不敢置之不理,经贸委接手世纪星的时间不长,可是对这栋烂尾楼的价值,大家还是大致清楚的——七千五百万的话,首付一半,剩下的款项两年能付清的话,签合同绝对没问题;要是一次性付清,七千万就差不多了。

关键是有了这个钱,就能盘活别的资产,至于欠银行的贷款,可以还一点,也可以拿来搞新的投资,眼下能卖到八千万,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支光明的意思很明显,老高你得饮水思源,价钱卖上去了可不是你的功劳,你要觉得这八千万拿得理所应当,那就不合适了。

“支总果然是痛快人,建议也非常合理,”高主任笑着点点头,才待继续说什么,只听得门一声轻响,王主任很夸张地抱着一大叠资料,步履蹒跚地走了进来。

“都是原始资料,”他的脸上,兀自挂着淡淡的笑容,“详细的资料还有很多,我是捡了一些重点东西拿过来了。”

“小王你抽调几个业务尖子,大力配合一下支总的考察,”高主任对他的表现很是满意,笑着点点头,“支总是咱们的贵客,你不要怠慢了。”

“没问题,坚决完成任务,”王主任笑着点头,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说领导这么吩咐我,说明在这一段时间里,这帮人没有背后说我小话,那我可得好好表现一下,好彻底地揭过这一段梁子。

他想的没错,确实没人背后说他小话,人家有话,直接就当面说了。

陈太忠不看到此人还则罢了,一看到他又在领导面前装模作样,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不得微微一笑,“看来,王主任刚才说得一点没错,拍板的是高老板,但是具体事情上做主的,还得是你王主任!”

这话说得真是要多不客气有多不客气了,就连高波这样的城府,听得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在瞬间就反应过来,陈主任所指的是什么了。

他来经贸委三个多月了,多少也听说过一点关于小王的小话,也就是说,他对这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人品,心里还是有着大致比较清楚的判断。

小王爱占一点小便宜,还爱耍个小聪明,不过对高主任来说,这些都是小瑕疵,他最为看重的是——小王此人听话,我说什么人家就做什么。

领导的威严,就体现在各种事情的执行力度上,王主任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纵然是千不好万不好,人家有一点好处——听话!

只这一个好处,就值得高波保他了,高主任来的时间毕竟不长,手下有两个得力的使唤人儿实在太重要了;而且,陈太忠这么做,也有当面打脸的嫌疑了,小王再不好也是我经贸委的人,你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可以提,咱们私下悄悄地说行不行?

还是那句话,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小王现在紧紧地跟着他高某人,遇到事情他不帮着出头的话,何以服众,何以让别人死心塌地地追随?

不过,陈太忠来势凶猛,高主任也是知情的,心说我暂时忍让你些许,那也不算丢人,说不得微微一笑,“小王也就是临时客串一下,基建上的事情,是不归他管的。”

这话说得有点软,可那维护之意也表露得一览无遗,小王得罪你了?那成,我不让他负责这一块了,这总可以了吧?有事说事才是正经,别被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耽误了正经事——光棍打九九,咱不带打加一的。

“我以为他什么都管呢,”陈太忠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主儿?那帕里今天让他来,就有看经贸委行事分寸的意思,说不得冷冷一哼,不过,再往下也就没怎么说了。

虽说是没怎么说,但是他不依不饶的意思已经充分表示出来,高波心中不喜,也不想再在此事上计较,见到王主任站在一边目瞪口呆,说不得轻咳一声,“行了小王,你放下东西,下去吧。”

“下去吧”三个字简简单单,可是王某人只听得肝胆欲裂,眼下这时节,已经不是他心存怨怼与否的问题了,他心里唯一希望的,就是老板能看在自己平日里跑前跑后的辛苦的份儿上,忽略过此事——即便是小小训斥两句都无所谓了。

如他所想,高主任将人训斥下去之后,还真是有意淡化此事,既然指望不上王主任了,说不得又是一个电话将基建处处长叫了过来,正是刚才那黑瘦中年人,要他陪着支光明等人,去现场看一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