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06章 脸难看

“想要世纪星的资料?那可是有点不太方便,”王主任笑吟吟地看着支光明,眼睛珠子骨噜噜地转着,只看这神情,大家就想得到他的意思了:这资料哪里有那么方便给你的?你多少,也得嗯嗯……那啥一下吧?

当然,他没说这话,但是眼睛珠子转一转,就能赤裸裸表达出这种意思来,也算得上一代奇才了,可见这官场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

而且,人家嘴上说得还挺冠冕堂皇的,“这东西涉及了一些商业机密,虽然我们是政府机关,但是做事不会那么僵化,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话,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这话说得是不错,但是看那脸上的笑容,就只差着从嗓子眼里伸出一只手了——拿钱来什么都好说,我们做事……真的不僵化。

“能让我们先见一见高主任吗?”支光明是挑通眉眼的主儿,也不缺乏跟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一见这家伙的架势,就知道是个死要钱的家伙。

当然,这么大一个项目,有人有垂涎之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麻痹的老子是给你们送钱的,你还要回扣,天底下有这么不讲理的事儿吗?

所以他打算无视此人了,楼买过来就是他的了,跟经贸委不存在更多的纠缠——就算有纠缠,也不是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能做主的,他自然无须买此人的仗。

说实话,就算是那种赚钱的买卖,他都不愿意跟类似的人打太多的交道,跟太贪的人交往多了,不但赚不到什么钱,而且……太容易伤人伤己了。

殊不知,他这也是想得左了,想这世纪星的交易,其实是一锤子的买卖,交易完就拉倒,此时不张嘴,可真就没张嘴的时候了。

在王主任看来,这帮人明显地不太强势,又是这么大的项目,若是他真能按捺得住心里的贪念,那才叫咄咄怪事。

“高主任啊……他在开会,等一会儿散会了,我去请示一下,”他笑着摇摇头,眼见对方不怎么搭理自己,心中这份郁闷也是相当地难耐,心说你们等着,我帮你请示……你们慢慢地等着啊。

妙的是,他甚至都能把这份郁闷,明明白白地写到脸上,到得最后,他兀自不忘提示一句,“不过,高主任是负责大事决断的,具体事宜……还得我们下面的这些人张罗。”

啧,你还没完了,陈太忠听得真的恼火了,说不得狠狠地瞪他一眼:小子,你要是在我的科委敢这么做,我不让你在门口跪足一个月,我都不姓陈。

“咦?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王主任见他这副表情,登时也恼了,你再大也不过就是一个外地人,不过,他脸上还是笑嘻嘻的,“你要是觉得我的工作效率不够高,可以让那处长给高主任打个电话嘛……领导一重视,我这儿的效率,肯定马上就上去了。”

这还是他不敢把陈太忠得罪死,不过,他心中的那份恼怒也是展现得一览无遗:小子,你要是没有那么硬的门路的话,那就等着我慢慢地收拾你吧。

陈太忠见到的吃拿卡要的主儿不算少,可是敢这么赤裸裸地张口,却又油滑无比之辈,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啊。

搁在往常,以陈某人的性子,真的就抬手打电话给那帕里了,不过,既然来之前那处长都特意打过招呼了,他也只能“讪讪地”一笑,只当没听懂这话了。

“唉,小聪明,”刘骞在他身边叹口气,轻声嘀咕一句,刘厅现在连怨恨这人的心思都没有了,此人的做派,无非是眼下的大环境使然。

什么叫一茬不如一茬?这就是了!以前的老辈人里,这种人不多,可是现在的年轻干部里,这种油腔滑调又贪婪无比的主儿,实在是太多了,让人想计较都计较不过来。

不过他的评论,也确实精确,这王主任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小聪明,成大事者岂能耐不住这点寂寞?遗憾的是,还是那句话……大环境使然。

王主任却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撞正大板了,见陈太忠退缩了,反倒是笑嘻嘻地跟这三位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着。

这家伙是真的能说,在不停地试探对方的来头之际,也时不时地暗示一下,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太好,比如说——“经贸委规矩真的多,像我想把自己的爱人调进来都不行,她现在还在工厂呢,一个月三百多……唉……”

大约是在九点半左右,王主任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黑瘦的男人探头进来,“小王,通知你一下,老板说了,要是有陆海的人来谈事儿,你把人领过去啊。”

“啊?”王主任手上一直在玩弄的钢笔,啪嗒一声掉在桌面上,略略错愕一下之后,他站起身笑着点点头,“成,卢处您放心。”

那个卢处长见他这副模样,奇怪地看他一眼,又扫陈太忠等人一眼,也没多想,关上门就离开了。

“哈,敢情老板散会了,”王主任的脸上堆起了笑容,那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了,也不再往座位上坐了,绕过桌子就走了过来,“我还说帮您几位传话呢,看来是用不着了,我给几位带路,对了……您几位还有什么吩咐吗?”

陈太忠还是忍不住了,淡淡地哼一声,“没啥吩咐的,反正经贸委规矩多,我们听你说了半天了,心里明白着呢。”

“我说兄弟,说半天话了,我也没冒犯您吧?”王主任眼一瞪,挺委屈的样子,“我觉得几位等着发闷,咱随便聊了聊,我要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您直说……”

要不说是小聪明呢,这家伙还真占了点理,他所做的一切,将其动机展现到淋漓尽致了,但是确实正如他所说的,他真的没说什么过分的话——这一点,就算有人拿了录音机现场录音,也抓不住他任何把柄。

眼下也是如此,他知道这帮人来头不小了——没准真是那处长的关系,可是没敲定对方来头到底有多大之前,他这说话也是不卑不亢,真真正正的小聪明。

陈太忠连搭理他的心情都没有,看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句实话,就算他想计较,也真没什么可计较的地方,人家多少需求都是赤裸裸地暗示出来的,却偏偏没把柄可抓,哥们儿我见过无耻的,但是无耻到您这种不露痕迹的境界的,还真是少。

王主任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带路了,脸上还是挂着那副笑容,不过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高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楼梯口惯例是站着小姑娘挡驾的,当然,听说这三位是主任点名要见的主儿,小姑娘打个电话,不多时有房间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这位是高主任的秘书,出来接人的,王主任一看,心里这不妙的感觉越发地明显了,也不顾对方看了自己一眼,笑嘻嘻地跟着往进走——他不能让这几个人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啊。

结果,一进主任办公室,他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敢情刚才通知自己的卢处长也在屋里坐着呢——啧,流年不利啊。

卢处长见到陈太忠三人,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可是他心里的不痛快肯定大了去了,麻痹的,刚才陆海的人就在你办公室坐着,你小子连句话都没有,成,算你狠啊。

“小卢你去吧,”高主任抬手让他走,又冲这三位笑着微微点头,“不知道哪位是支总?那处长给我打过电话了……咦……你不是……你不是那谁吗?”

“呵呵,”陈太忠轻笑一声,冲他点点头,“天南一别,高主任这是越来越精神了,我都有点不敢认了。”

高主任原本是坐在那里的,听到他直承天南一别,登时就站了起来,“哈,陈主任你这就见外了,我是老啦,比不得你年轻有为。”

两人就是在蒙艺家碰过一次头,吃过一次饭,当时饭桌上的主角是蒙书记和邓部长,不过这俩只带了眼睛和耳朵,憋闷了一顿饭呢,相互看着眼熟是很正常的事儿。

高波面对支光明的时候,还敢大喇喇地坐着,但是面对陈太忠却是不敢这么搞了,这年轻人曾经在蒙艺家吃过饭还是小事,前一阵人家来省科技厅作报告,蒙老板还到场捧场——凤凰科委就是蒙书记一手捧起来的典型啊。

“那处长太过分了,”高主任一边笑,一边就绕过桌子走了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太忠你跟着来了……这是跟我打埋伏呢。”

“呵呵,我本来没想来,后来一想,好久没见高主任,有点想您了,就跟着来看看,”陈太忠一边笑,一边走上前跟对方握手。

王主任脸上的笑容终于不见,脸色那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