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05章 门难进

听到司机的话,陈太忠转身就走进了卧室,拨通电话之后,那帕里在那边发问了,“老支要去经贸委了吧,你去不去?”

“我正打算去呢,反正呆着也没事,”陈太忠听得愣一下,“怎么,那处有什么吩咐?”

“呸,什么吩咐?”那处长笑着啐他一口,“我说你去也好,老板说经贸委的高主任你见过,双方沟通起来应该也方便。”

“嗯?”陈太忠听得又是一愣神,“你这话好像有所指,意思是说……我要不去的话,沟通就会有问题?”

“也不是有问题,”那帕里沉吟一下,放低声音嘀咕一句,“老支要过来谈买楼,我刚才刚通知了高主任,不过老板不让我多说,也不知道是想低调处理,还是想看一看老高的人品。”

估计二者兼而有之吧,陈太忠听明白了,并且做出了如此的判断,支光明毕竟是才被撇清干系的走私贩子,除了该清楚的人,其他人知道了也没啥意思,倒不如不知道了。

至于说高主任的人品,老高是天南省委组织部长邓健东引见过的,想来平常时候,蒙书记多少是要念着点旧情,未必合适出手试探,眼下借此机会,考校一下此人的为人和办事能力,倒也是正常的。

不过,这也是你碧空第一秘想看看自己的电话管用不管用吧?陈太忠不无恶意地猜测,可是你就不替我想一想,万一要给了老高难堪,哥们儿回了天南,怎么面对邓健东?

其实说句良心话,他还是凤凰的市管干部,压根都没面对邓健东的资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考虑到这一点,可见陈某人越来越会从利害关系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然而,陈太忠终究是胆大妄为之辈,既然老那有这个意思,就成全他一下吧,至于说高主任那儿应对得当与否——工作不利就该挨批的嘛,我管你是谁的人呢?都看后台的话,大家都不要做事,只比背景就完了。

反正,就算再坏也不过吃点排头,蒙老板再强大,也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就撤了姓高的吧?

就这么胡乱琢磨着,他坐着省委的车来到了经贸委。

大院门口也是有门卫的,不过门卫一见这车的牌子,问都不问就放行了,陈太忠冲着刘骞微微一笑,“刘厅,人家经贸委这门儿,比你们劳动厅的门儿好进啊。”

“院儿里不止经贸委,还有其他单位呢,”刘骞也没当这是调侃,而是一本正经地解释,“有过省财委和财政厅、省供销总社的还借这个地儿办过公,现在这里面还有些遗留部门呢。”

这院子里的单位确实很有几个,别的不说,只说省委的奥迪车在楼前停下来,旁边居然有人过来收费,可见这英雄见得多了,也就是路人待遇了。

不过司机怎么可能交这个钱?钱能报销,但是他丢不起这个人,说不得指一指车牌,“麻烦老哥你看看这车的牌子,你觉得跟我收费合适吗?”

那位走到车前看一看,皱着眉头琢磨一下,大大方方地冲司机一笑,“算了,既然省委的牌子,这次给你个面子。”

“我最烦这些玩意儿了,”支光明一边下车一边嘀咕,“正经当领导的,尾巴都夹得紧,你说你一个打杂的,倒是觉得自己是院长了——大院院长。”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往正楼内走,不成想楼门口还有还坐着俩工作人员,伸手拦住了他们,“喂,找谁的?”

“找高波高主任,”支光明虽是外地口音,可这做派着实不凡,陈太忠和刘骞的模样,一看也是有身份的主儿,不过,那年纪大一点的主儿皱皱眉头,还是发问了,“你们找高主任有什么事儿?”

“谈一谈世纪星的事儿,”支光明大手一摆,一盒硬盒中华烟甩了过去,“麻烦你给汇报一下,就说是陆海光明集团的。”

一盒硬中华也三十多呢,这位态度登时就好了不少,拿起手边电话打了出去,连拨几个号码,才搁下电话笑一笑,“高主任正开会呢,办公室王主任有空,您几位先去二楼?”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年轻的那位站起身,带着他们三个就直接上二楼了。

王主任长得瘦瘦小小的,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树脂眼镜,一看就是那种小白脸类型的,年纪也不大,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见他们三人进来,身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中的钢笔,冲着他们笑着点点头,“你们坐。”

陈太忠三人交换一下眼神,心说这家伙的谱儿摆得挺大啊,可是,人家虽然有点不礼貌,可这点小事,让人怎么计较?

刘骞想发火了,心说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顶天了也就是个处级,看你这年纪没准还只是一个副主任,就想跟我这副厅摆谱?

不过,看到陈太忠都没说话的意思,而是默默地坐下了,他也不吭声坐下了,我得让小陈看到,我刘某人是有涵养的。

王主任却是没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就是个商人,你钱再多也是商人,还是来谈世纪星的事儿的,我对你太客气,岂不是容易丧失立场?

这三位都是有气度的主儿,看起来都不含糊,不过他也没在意,敢来谈世纪星的,还能没两把刷子?就算是骗子,也得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出来才对。

总算是他在机关里呆得久了,还有一点点谨慎,于是笑吟吟地发问了,“几位对世纪星这栋楼,不知道了解多少?”

支光明看一看陈太忠,发现他没什么反应,于是轻咳一声,“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这栋楼有意出售,就过来谈一谈。”

这个年轻人才是能做主的!王主任立马就做出了判断,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必须问的,于是笑着点头,“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谁通知你们的?”

“省委综合处的那处长,”刘骞哼一声发言了,小子,听见没有?碧空省第一秘哦,“所以我们来找高主任谈一谈。”

“那处长?”王主任听得就是一惊,他不知道别人也就罢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帕里?说不得眼珠一转,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哦,我是跟着来凑数的,”陈太忠才不带鸟他,心说对上别的地方也就算了,我非要看看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那打过招呼的。

嗯?两个外地的……一个本省的?王主任的眼珠转一转,这个年轻人的普通话讲得不错,但还是瞒不过他的耳朵,此人是带了外地口音的。

想着这两个外地人,多半是仗着这个本地人狐假虎威,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刘骞的身上,微微一笑,“既然那处长介绍的,那应该跟高主任打过招呼了吧。”

“当然打过招呼了,”刘骞心里这个气,还真没办法说了,“我们来的时候就要约见高主任的,不过,听说高主任正在开会?”

高主任是在开会,但是显然你们没跟他打过招呼,王主任心里明白得很,高老板就是蒙书记的人,那处长真要打了电话,领导怎么可能不交待下来?

这一点却是他误会了,想那支光明是昨天匆匆地飞过来的,晚上见了蒙书记以后,敲定了扔八千万进来,而考察一事,更是夜里敲定的,今天早晨上班前,那大秘才打个电话给高主任,淡淡地通知一下,陆海会有人来商谈购买世纪星的事宜。

高主任知道陆海会有人来了,可是不知道人家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来——那处长没必要通知他这么细,堂堂省委书记的大秘,将事情说清楚就行了,莫不成陈太忠等人要出去先逛逛商场,也通知他高波?

不过,王主任不知道不是?于是冷冷一笑,面有得色地发问了,“哦,那处长打过电话了?我可是没接到领导的通知呢。”

刘骞登时语塞,他哪里知道那帕里是今天早晨才打的电话?于是沉着脸一哼,“小那打电话没有,你打个电话问问高主任不就知道了?”

“哦,高主任正开会呢,”王主任骨噜噜地转着,脸上的微笑也颇值得人玩味儿,“领导事情多得很,有什么事儿,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处理这种事情,他已经手熟得很了,心说就算你能跟那帕里有点交情,估计也是打过去电话,人家认的那种,却还不值得那处长专门打电话给高主任——官场里行事上的这些细微差别,就意味着关系上的巨大差距。

“哦,我们想拿一份世纪星的资料,要是可能的话,还想请你们派人,带我们到现场看一看……最好是参加过前期建设的人,”支光明不动声色地发话了,陆海省虽然是经济发达,却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大小官僚,他不缺乏跟大大小小的领导打交道的经验。

不过,眼前这厮个头实在太小了,不值得他认真去对待,所以他不谈交易——就算跟高主任在一起,他也不会就具体价格计较太多,八千万那是蒙老板拍板的,经贸委要得高的话,他会砍价,要得低了……抬价就更是简单的事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