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02章 要项目

陈太忠纯粹是闲得无聊,要不然也不会想起问张沛来,他跟张秘书可真没啥交情,不过听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蒙艺在空闲的时候,侧头看了他一眼,眼中很是有点不满:我说你没事看看新闻不行吗?

“新闻可看的真的不多,”陈太忠笑一笑,很随意地开口了,“最多认一认领导们的脸,我觉得要说权威的话,别说比内参,连报纸都比不上。”

“那你小声点,”蒙艺对他这话不置可否,随意地摆一摆手,直到国内新闻播完,他才哼一声,“你这点见识,就不要我跟前卖弄了,你光看的话,当然看不出来什么东西。”

“那我该怎么看呢?”陈太忠倒不是要叫真,而是真的想请教。

“帕里你跟他说,”蒙艺懒得理他,低头去吃饭。

那帕里听到领导指示,于是笑一笑,清一清嗓子发话了,“看新闻不光是学习上面的精神,你要结合自身的情况去看,去琢磨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借鉴的,老板管着一个省呢,每一条新闻对他来说都可能是有用的……以前我也不懂,这是老板刚刚指导过我的。”

“还真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他以前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只当新闻就是个风向标,却是没想到还可以通过借鉴来拓展思路。

不过这也正常,他从来就没有到达过蒙艺的高度——别说省委书记,他甚至连个区长都没做过,不在其位,当然就把握不到那种放眼全局的心态,于是笑着点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老板这真是心系人民群众。”

“咳咳,”蒙艺咳嗽两声,端起手边的水杯一饮而尽,用力抻一下脖子,又上下摩挲一下胸脯,那帕里赶紧上前来捶背,捶了两下之后,蒙书记才清清嗓子,“好了没事了……我说,你好好说话不行吗?”

我是怎么说都不对!陈太忠有点郁闷了,侧头看一眼那帕里,“那处,老板都指导你这个了,羡慕死我了,你可不能辜负了领导的信任。”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就是个怪味豆呢?蒙艺又看他一眼,再合理的话,到了你嘴里都要变味,说不得哼一声,“其实边看新闻边考虑一些问题,是我比较休闲的时候,所以我说你小子,以后不要在这个时候打扰我!”

最后两句话,他很是有点声色俱厉的味道了,陈太忠讪讪地笑一笑,索性直接扯开了话题,“对了老板,这次来找您,还有点事情想跟领导请示一下。”

“说,”蒙艺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抬手将面前的啤酒杯端了起来,轻啜一口,那帕里一看领导开始喝酒了,说不得按一下铃,服务员推门进来,见状赶紧上前将米饭撤下。

“这个事情跟我的驻欧办的业务有关,”陈太忠清一清嗓子,顺便考虑一下措辞,“我答应了一家美国公司,想帮着他们做一些工业控制项目的单子。”

说到这里,他禁不住又有点后悔,这个事情我也没跟刘骞交流一下,不知道老刘是不是把这个消息传给那帕里了……啧,瞧我这记性吧,不过这也怨不得我,哥们儿身上的事儿,实在也太多了一点。

“哦,这个事儿啊,”蒙艺缓缓地点头,沉吟一下方始开口,“你不是找黄汉祥帮忙,拿下临铝了吗?碧空哪有这么大的项目?”

合着这件事,不但刘骞跟那帕里说了,甚至那处长都跟蒙老板说了,所以他根本没再问,就知道他说的是哪家公司,是什么事儿。

“小一点的项目也行,”陈太忠听得就笑,看起来蒙书记对黄家,还是有点怨气啊,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老板你一直都挺关心我爱护我的,我现在遇到困难了……”

“行了,”蒙艺最是忍受不了他说套话,每当听到类似的话,他就有毒打此人一顿的冲动——刚才被呛着也是因为这个,说不得断然出口,“你对那个供应商有把握吧?”

“不是供应商,她其实是个公关公司,”陈太忠自然要把其中关窍说明白了,“代理着几种品牌,不过可靠性可以保证,价格和服务也没有问题。”

“这我知道,”蒙艺又端起酒杯来啜一口,才慢吞吞地发话,“有问题的话,临铝也不可能答应……我是想问,这个公司实力怎么样,是只赚中介费的?”

蒙书记跟黄汉祥这一帮人,还是有点不一样,别的大项目已经认可了的公司,他不会太过怀疑,可是对那种只靠关系赚钱,本身没什么实力的公司,他打内心深处是比较排斥的。

这种公司能带来一些不稳定因素,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有实力的公司反倒输给没实力的公司,这不公平!

当然,这世界上原本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绝对的公平才是最大的不公平,不过,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蒙书记还是愿意把事情做得公道一点。

“是只赚中介费的,不过普林斯公司能帮着甲方向乙方砍价,毕竟她手里的资源多……”陈太忠说到一半,发现蒙艺的眉头微微一皱,心里就知道不妙了。

省委书记的表情变化能让他看到,那也是一种信任了,一般人能看到的只是脸谱化的表情——就算市委书记,也会用别列科夫的方式隐藏自己的情绪,久而久之就会习以为常。

“其实普林斯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但是这个领域里,世界上有影响的厂商就那么几家,”既然领导能表现出情绪,陈太忠马上就改变了说话重点,“这家公司现在正邀请我联手,趁着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的时候,弄上几十个亿美元进去,好好捞一把呢。”

“几十亿美元……捞一把?”蒙艺听到这话,也是微微地错愕了一下,“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等他听说,这公司不但帮着陈太忠引进了罗纳·普朗克,还打算在这种千亿美元的并购中火中取栗,禁不住吸一口凉气,“好家伙,这个肯尼迪家的小丫头,不简单嘛。”

呃,合着你知道不少啊?这一刻,陈太忠心里有点恨刘骞了,我只是让你转述一下重点,你倒好啊,什么八卦都敢往外说!

不过,心里恨归恨,他还得跟蒙书记解释不是?说不得笑一笑,“其实曼内斯曼这个业务,是驻法国大使馆找到我的,一般人还不太清楚这件事儿。”

果然,蒙书记也很有大局感,听说是大使馆的事儿,说不得又问两句,结果听到小陈居然不卖经参处的面子,禁不住重重地一哼。

在这一点上,黄汉祥能理解,可蒙艺却见不得陈太忠这么自私,蒙书记身在体制内,最是强调组织纪律性,也最有维护这个体系尊严的决心——这甚至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当然,不能说黄汉祥就没有维护这个体系的决心,但是黄总更愿意把目光放在那些资料上,身为TZ党,他维护国家利益的决心是不用怀疑的,可对别的,兴趣未必就有多大了。

两者的地位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那么同一件事里,两人关注的内容也不一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你应该有大局感,认真配合经济商务参赞处的工作——蒙艺真的想这么说来着的,不过,想一想这小子自由散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山头主义的倾向也很严重,一时也就没了说话的兴趣,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可是那帕里却是通过观察发现,老板不但心情不错,也听出兴致来了,说不得凑着趣儿问一句,“那太忠你打算折腾去的话,能筹到多少钱?”

“科委的钱不让我动,”陈太忠听得郁闷地叹口气,“那我只能出人帮忙了,要是不帮忙,到时候想弄点技术回来,也张不开嘴不是?”

合着你还惦记着弄技术回来?蒙艺是真的了解这家伙的心态,知道此人只是不习惯被约束着——我拉他来碧空都拉不动呢,不过小陈的表态,还是让他有点欣慰,说不得问一声,“北京那边还是有几个投资公司的。”

“这个,不让他们掺乎,”陈太忠很坚决地摇摇头,“跟那些公司打交道,实在太危险了,一不留神我连渣都剩不下。”

他这话是毫不犹豫地顶了蒙艺,可是蒙书记却没觉得意外,只是略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轻喟一声,“嗯,你能这么看问题,证明还清醒着呢……其实,事情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不过算了,不说了……”

“那这个工控上的项目,就多劳老板您费心了,”陈太忠却是不管那一套,才顶完领导就跟着要项目,“给谁做也一样的吧?”

“啧,我好像欠你似的,”蒙艺不满意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又哼一声,“要项目好说……第一个要垫资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