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900章 开心帮忙

这年头的事儿就是这么怪,支光明回答得含含糊糊,可杨主任还就认这样的回答,于是微微一笑,“今天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世纪星,值你出的那个价钱吗?”

他最终还是点出了世纪星,不过这话听起来,似乎只是一时有点八卦的心思,任是谁也不好拿来细细追究——支光明聪明,他也不傻。

“也许值,也许不值,”支光明笑一笑,站起了身子,“看来杨主任今天来,是有好消息通知我了?”

说到世纪星,他就做出了如此的反应,杨主任心里,再度生出了一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心思去愤懑了,他有的,只是一种身不由己的感慨:支光明能玩到这么大,真的不是一时的侥幸,人家的政治嗅觉……敏锐着呢!

“好消息坏消息什么的,倒是谈不上,”他站起了身子,淡淡地回答,“行了,你也该回了,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吧。”

“我就没东西,就两个手机还让你们拿走了,”支光明低声反驳一句,摆出一副敢怒却不是很敢言的样子,不过显然,这才是他最正常的反应。

不是松峰那边捞你,哪里有你发牢骚的份儿?杨主任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发话,“那就走吧,回去以后休息一下,然后把该谢的人谢一谢。”

最后这句,他是有点露怯了,当然,也可以说他是有意通过支总的嘴向蒙艺撇清:蒙书记你捞他这么晚,我也不知道里面这些说法不是?

不过,他如此行事也是职责所限——尽管夹杂了一点私心,表示点歉意是应该的,但是再多也用不着了,哪怕对方是个很有背景的省委书记。

支光明当然知道该谢什么人,他才一走出武警宾馆,就拨通了蒋珠仙的手机,“珠仙,陈主任没走吧?无论如何把他给我留住,我先回公司洗个澡换身衣服,你把蓬莱阁顶层包下来。”

蓬莱阁是朝阳市一等一的豪华宾馆,尤其是顶层第十九楼,有总统套房还有旋转餐厅,隔着巨大的玻璃幕墙,可以俯瞰半个朝阳市,低头是逶迤的青江和烟波浩渺的青阳湖,抬头可以隐约看到郁郁葱葱的乱云山。

宾馆主人也是背景深厚之人,能来这里的正经是非富即贵,支光明跟此人不是很熟,不过蒋珠仙却是熟识的。

想要包下蓬莱阁的顶层,都跟钱无关,当然,蒋总出面估计问题不是很大——支总觉得,若非如此,也不能将他的感激表现出一二来。

可是陈太忠不领这个情,哥们儿是政府官员,要低调吖,说不得反手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老支你这是搞什么呢?这不是见外吗?来储备局宾馆就不错。”

“请客只是其一,我得让大家知道,我支某人完好无损地出来了,”支光明也会找理由,而这理由还很站得住脚,“陈主任你是好兄弟,我不跟你见外,但是我这口气儿不顺呐。”

“切,你都想到是怎么回事了,还气什么?”陈太忠将此事看得很淡,若论人情世故,他经历得还赶不上支总,但是要说起对官场中人见风使舵的心态的了解,他却是很有发言权。

“人家不是不帮你,是没法帮你,谁都承受不起失败,你要是一出来先得瑟,得,人家原本那点愧疚的心都没有了,老支,你可是还要在陆海混下去呢。”

他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这一点不光是支总明白,连监听的人都明白,“啧,这个陈太忠别看年轻,说话倒是很有章法。”

支光明是中纪委都能注意到的对象,所以,陈太忠来了朝阳不久,接了几个电话就被人查出了身份,而他开的车是天南省副省长高胜利儿子的车,这都被人查出来了。

不过,越查大家就越明白,这陈主任是跟支总真有交情的,于是对此人的出现也没感觉到有多大意外,是个人就知道,支光明认识的权贵并不少,可是人家愿意不愿意帮忙,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陈主任是来应景儿的,这个可能性很大,也是人情交往中常见的,只要这个年轻的主任不硬着出头,大家也不好去主动招惹,以避免扩大打击面,而得罪了一些可能原本无需得罪的主儿——跟支光明有交情的人海了去啦,大家还能一一去查吗?这不现实!

但是此人一来之后,形势急转而下,先是失踪了一阵,然后今天上面就发话了,支光明犯过些小错误,不过现在改正错误的决心很大,也愿意积极支持国家的经济建设,我们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不是?

反正是非对错,上面的意思才是最权威的,于是大家就明白了,这陈太忠居然没找具体经办人,直接将事情捅到天上去了,更有人知道,是原天南的省委书记,现在的碧空省委书记蒙艺出面捞人了——合着这陈太忠还是蒙艺的人啊?

这些内幕,有些人知道得多一点,有些人知道得少一点,但是毫无疑问,相关的措施该撤除了,最后的监听中,大家听到了,敢情这陈主任还是个明白人。

有人会去找陈太忠的麻烦吗?不可能的,上面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而且陈主任根本没出面跟陆海的人打交道,所以对杨主任之流来说,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有些事,也就该烂在肚子里了,包括陈太忠的出现,包括那辆挂了天南牌子的奥迪……

支光明最终还是听了陈太忠的建议,中午在储备局的酒店吃的饭,这次支总的感激真的大了,特意还跟那俩老司机一人干了三杯,又拍出两个一万的红包,“一点小意思,你们能把陈主任及时送过来,我感激不尽了。”

陈太忠就有点见不惯支总这做派,心说两个司机而已,你跟他们说这么多干什么,多给点钱不就完了?哥们儿我一个人开车照样能过来。

可是转念一想,他就意识到了,人家支总是商人我是干部,尤其是老支还混过道上,大家做派有别,那也正常了,哥们儿这就是典型的官本位思维了——屁股没坐在工人阶级这边啊。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发话了,“支总,给这两个师傅找两个陪酒的,要漂亮的啊,让他们换个清净地方,嗯……好好地喝喝酒。”

支光明略略错愕地看他一眼,旋即笑着点点头,抬手招过一个跟班来,“听见陈主任说话了吗?赶紧去啊……以后陈主任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一个老一点的司机有点奇怪,心说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没功劳也有苦劳不是,陈主任你就觉得我们不配跟你坐一个桌子吃饭吗?不成想才跑过陆海的年轻司机冲他挤挤眼,老司机愣一下就明白了:这是人家有要紧话说,不方便让自己听。

反正,弄俩漂亮妹子喝酒,喝完再借着酒劲儿那啥一下,这才正经是实惠的好事儿,比计较那点面子是重要多了,于是两人站起身走人。

陈太忠还真有话要说,“老支,赶紧的啊,买去松峰的机票,蒙老板这次给了你大面子了,咱吃完饭就走……我已经打电话联系好了。”

“哦,那是那是,”支光明一听就反应过来了,他自己出来不应该先忙着庆祝,得优先去谢恩不是?蒙艺是出手捞他了,可他要自己跑到松峰去,人家蒙老板还真的未必稀罕见他,“亏得太忠你在,要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上松峰。”

“不是为了帮你引见,我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你都不知道我忙成什么样了,”陈太忠坦然地笑一笑,“而且蒙老板这次出手太痛快了,我不去看看也不合适。”

“那还不都是你的面子?”支总笑吟吟地端起酒杯,“不过说句良心话啊,太忠,蒙老大的能力,比我想像的还要大,我估计我们的华书记未必有他这本事。”

“呵呵,”陈太忠微微一笑,也端起酒杯来,跟他碰一下一饮而尽,心里却是在嘀咕,其实,我真的很好奇,蒙老板为什么出手这么干脆,又为什么效果这么好……

支光明在陆海的能量,还真不是盖的,眨眼间就弄到了机票,匆匆吃完饭,正好赶上三点的飞机直飞松峰。

五点多就到了松峰,松峰这边连阴雨下着,不过省委已经有车来接他俩了,两人和支总的一个跟班三个人,直奔碧海宾馆而去。

支光明是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蒙艺,见不到在门口等着也算——这是一个态度问题,不过那司机得了那处长的授意,坚持将三个人安置好了,才带着陈主任和支总赶赴省委。

蒙艺出去视察了,大概是在六点半才回来的,这次蒙老板也是真给面子,听说他俩来了,直接表示了,“一起吃饭吧。”

吃饭的地点,定在了松峰市一家叫做“竹韵楼”的酒店,据那处长说,老板最近迷上了这里的烤鱼,隔三差五就要过来吃一顿。

酒店老板早就在门口候着了,亲自将一行人引进了包间,自己拿个纸笔在一边等着蒙书记点菜,那处长看老板一眼,手一挥,“老规矩,上吧……对了,竹筒蒸饭水少一点,上次放太多了。”

“这次多蒸几个,”老板笑容满面地点头,“到时候还是请那处长帮着把一把关……”

老板才离开,蒙艺瞥一眼陈太忠发话了,“才出来就往我这儿跑,你也不怕给我找事儿?”

“是支总着急谢恩呢,”陈太忠笑着一指支光明,“我觉得恩怨分明也是个好事儿,再说,他着急扔八千万进来呢。”

“哦?”蒙艺看一眼支光明,缓缓地点点头,“你有这个心,很好……不过还是多了解一下,再决定投资不投资吧。”

“不用了解了,蒙书记,”支光明身上的草莽之气还真是重,啥话都敢说,“您既然有这个意思,那就是那个破楼给您带来困惑了,我不能让您失望。”

“啧,”蒙艺听得微微一笑,“我说太忠,你结识的人,都跟你一个调调儿,唉,连我这省委书记的话都不听。”

“呵呵,”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他听出来了,这是蒙老板心情大好,才可能这么不见外地开玩笑,“您这是……遇上什么高兴事儿了?”

“有你天天给我找事儿,我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蒙艺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这件事儿你俩也不用谢我,我只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有些事情不该无限制地扩大,要控制好度……所幸的是,我的提议,得到了首长们的认可。”

要不说省委书记就是省委书记的胸襟呢?蒙书记说得很透彻,也不贪功,只是明明白白地把事情交待清楚了——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蒙老板肯出面,那就是天大的面子了,还需要把其他感激揽到自己身上吗?

那么,蒙艺现在情绪不错,也就很好理解了,他的建议得到了首长们的认可,心情能坏得了才怪,而且,这种因果人家也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了。

“敢情是这么回事啊,”陈太忠听得恍然大悟,于是狠狠地点了两下头,老蒙能占据了这种大义的话,那么开口捞人也倒不是很难。

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不住地摇头,“可是……老板,这次上面是要狠打一批的,你这么搞……容易陷入被动,不合适!”

“哎呀,”蒙艺被他气得哭笑不得,心说你个小屁娃娃,这点事情还需要你教我?不过,小陈虽然是在言语上冒犯自己了,一片拳拳之心还是可鉴的。

“我就懒得理你了,”他瞪陈太忠一眼,眼神中没有多少愤怒,倒是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合着我这个省委书记考虑问题,还不如你周全?要不这样……咱俩换一下?”

“可是,那个谁……都不出国了,”陈太忠皱着眉头才待往下说,不过下一刻,他就呆在了那里,老蒙从来没废话的……那他这么做,又是什么缘故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