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5章 移民

马疯子很庆幸自己能做出移民这个选择,就算陈太忠问起来,他也满口承认,“这是我在北京那边跑配件厂家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马老板去谈买卖,肯定是要表现得财大气粗一点,于是就有人向他推荐做投资移民出国,不过,他感觉这些事情不太靠谱——江湖闯得多了,自然也就有了警惕心。

所以,他就托一个香港朋友打听了一下,知道这家公司实力不错,确实运作出去不少人,再给素波的朋友打个电话,知道天南还没有这样的公司,索性直接劝对方,“你们来天南设分公司好了,天南的富人也不少,费用我出了,到时候咱们分成。”

凭良心说,马疯子这两年发展得不错,确实认识不少有钱人了,不过,这是他自身的地位变高了,可不是天南的富人爆炸性增长,其时,加拿大的投资移民只要五十万加元,可天南能拿出这笔闲钱的,还真没多少。

那么,北京人看不上天南也是正常的了,那边就直说了,马总,我们只是想做你的买卖,可没想着去开分公司。

你们要跟我合伙搞分公司,那我就移民,马疯子的机灵劲儿大着呢,移民他是一定要移的——这就算彻底洗白了,可若是能借此开展一个新项目,那么,为什么不做呢?

于是,双方这就算谈妥了,为了替即将开张的分公司拉客户,马疯子回了凤凰就四下宣传了起来——嘿,哥们儿要移民加拿大了,有谁想去的吗?我给你九折。

所以,短短的时间内,他要移民的事儿就被很多有实力的人知道了,不过,马总脑瓜虽然好使,却总还带了几分江湖义气,“大家别急着报名,看我能移民出去,证明这公司有实力,你们再报名交钱也不迟。”

“没有有关部门的人找你吗?”陈太忠想的是别的,自然要这么问了。

“他们问什么?”马疯子不屑地哼一声,他知道陈主任是怎么想的,不过在他看来,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正经需要惦记的主儿,都是化名……你说张智慧这种人,谁会惦记他?”

“合着张智慧也找你打听了?”陈太忠一时间恍然大悟,怪不得老张知道马疯子要移民了,合着还有这么一层因果在啊。

“爱国问了,我估计就是为他二叔打听呢,”马疯子笑一笑,他跟张爱国现在走得也很近,“反正,你别看凤凰宾馆不怎么样,老张手里没有一吨也有大几百个,移民出去也不愁吃穿了。”

两人聊了好一阵,陈太忠才反应过来自己找他的初衷,说不得问一问他对加拿大的了解,谁想马总对那里两眼一抹黑,“反正能去就去了,不能去得给我退钱,他们老总家我都知道在哪儿住……我也没想在加拿大挣钱,要挣钱还得在国内,我英语不行。”

说到这儿,他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声音也高亢了起来,“我说陈哥,这买卖能做的,他们做加拿大的移民生意,你做欧洲的……大家可以互补的。”

“你这才是扯淡,”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摆一摆手,“联系劳务输出倒是可以,联系别人移民……这是有关部门的事情,不是驻欧办的职责,要犯错误的。”

“那有什么,搞活经济,这也是创收,”别看马疯子挺精明,他就死活吃不透里面这一套,“大家都出国了,赚了钱还能回来投资,就像《上海滩》的许文强……而且,人口减少了,这不是计划生育指标也容易完成?”

“我跟你这土棍就没话,”陈太忠瞪他一眼,其实他也不知道帮人办理移民会有什么样的弊端,不过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而且,对入籍的限制严格到无以复加。

只从这两点,他就基本上能确定,国家是不支持政府官员搞这个的——反正他也没听说哪个外事办就干过类似的事情,而省外事办主任被许绍辉拿下,也正是因为那厮涉嫌收受别人贿赂,为偷渡分子大开绿灯。

陈太忠又问了一问,合着马疯子对加拿大那边也是两眼一抹黑,他也索性熄了这个心思,心说反正哥们儿也是随便问一问的意思,何必那么纠结于此呢?

第二天晚上,章尧东又叫了他去白宫吃晚饭,饭后消食儿,惯例是上二楼打斯诺克,这就是说从表面上看,章书记对他这么久没来拜会自己,也没什么不满。

不过,章尧东也很少提起欧洲的那一档子事,反倒是抓着说了说科委的一些事情,其中尤其讲了他有意引见两个外地单位跟科委结成对子,从而扩大凤凰科委的影响力。

这是帮科委往外撒钱吧?陈太忠一听这话,就下意识地做出了如此判断,章尧东现在的行情不断看涨,已经跻身于副省级干部的几大热门人选中,虽然目前一时半会儿看不出哪个位子会有空缺,却也是到了放眼全省、夯实人脉的阶段了。

不过这跟我无关!陈太忠想得很开,现在科委已经是许纯良的天下了,纯良愿意硬顶那就顶住,不愿意顶就适当地帮扶一下兄弟单位,反正钱这么多,用到哪里不是个用?

当然,许主任拱手让出的利益太多的话,估计就会有小话传到他耳朵里了,若是大家反响激烈,他再跟纯良私下交流一下也不为晚:你可是早答应要留下一个完整的科委给我。

事实上,他认为这种可能性基本是不存在的——撇开许主任那纯良的性子不说,只说冲着许绍辉,估计章尧东也不合适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所以,这种事当然影响不了陈太忠的心情,表示出听凭许主任做主的意思之后,他居然有心思连着“失误”了几次。

这几次失误,给章书记做球做得很舒服,书记大人打得极为顺手,于是主动瞬移到了闹得沸沸扬扬的保洁工事件上,“听说你选服务员比选空姐要求还严?有的同志表示不太理解。”

“那是凤凰对外的窗口,我就想对形象的要求严格一点,”陈太忠很平静地回答,“那么高的工资摆在那儿,她们要对得起那份工资才行……空姐那些事情,我不是很熟悉,不过在巴黎那种地方,工资太低容易抵挡不住诱惑,高薪能有效避免可能产生的负面事件。”

“我对高薪是支持的,”章书记手一抬,黑球滚落袋中,高薪都是你负担,我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加七分……选拔是公开公正的吧?”

“时间有点紧张,可能有点草率,但是公平公正我敢保证,”陈太忠不想多谈这个问题,不过,眼下章尧东既然有心思这么问,可见是比较放松的,于是他就想到了昨天跟马疯子谈的事儿,“书记,听说素波有了专门向外介绍移民的公司。”

“嗯?”章尧东原本都要猫腰打红球了,听到他这么说,直起了身子,拿起翘粉在枪头上擦一擦,才慢吞吞地回答他,“这种事不能沾,把自己的国民向外推,是对自己的党执政没有信心,属于重大政治错误……有人想离开是他们自己的事儿,你不能推波助澜……”

“而且,还有很多弊端,像裸官、资产流失等现象,也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再说了,你是政府背景,你敢介绍移民,别人也得敢要不是?输出革命这种事,老人家在的时候也不是没做过,好像巴黎受到的影响还挺大。”

要不说书记就是书记,章尧东根本就没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只是略略地愣了一秒钟,就哇啦哇啦地说出这么一套来,条理很清晰角度很全面,这就是能力。

不过,陈太忠感受到的,可不仅仅是这个,从这话里,他感受到了章书记的关爱之意,在时下的官场中,有些事是说得做不得的,比如说“唯才是举”“党员要起带头作用”什么的,谁信了这个谁就是傻逼,可嘴上却是得不停地说。

然而同时,有些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就像刚才章书记说的“裸官”和“资产流失”等现象,大家都知道,党报和内参上也不知道提了多少回了,可在一般的非正规场合中,对不太熟的人来说都是禁忌的话题——这种现象哪个省市也不止一两起,你说一说不要紧,万一被人认为有所指的话,那就难免凭空生出事端。

所以,尧东书记能大大方方地说出这种事来,这就是不拿陈太忠当外人,陈某人当然也感觉得到,章书记拿我当自己人一样点拨呢。

“您指示得对,”他笑眯眯地点点头,这笑容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我也是觉得不合适,不过就是没有这么系统的认识,收获很多……对了,明天一大早我就打算走了,对驻欧办下一步的发展,您还有什么指示吗?”

“指示倒谈不上,充分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吧,遇到像这种问题可以打电话问我,”章尧东弯下身子开始瞄准母球,瞄了一阵之后,小臂僵了一下,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驻欧办的业务,可以扩大到其他兄弟城市……打出名气的同时,可以为市财政减负甚至创收。”

这是你在为自己帮科委结对子做解释吗?陈太忠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不过他还是点一点头,因为这是一个方向性的指示,有了这句话,他能做得更多,时间上也更为自由,“我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