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4章 难逢源

陈太忠挑得满意了,不满意的人可是海了去了,能进了复试的,百分之八十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就有人琢磨着,等驻欧办稳定了,建议扩大一下编制,如此一来,女孩儿在驻欧办干上两三年赚上百十来万,转了事业编制之后回来,还能想办法安置,多好的路子?

可是话说回来,这也就是陈主任有如此的魅力,陈某人能人的名声,整个凤凰没人不知道的,换个人搞这个驻欧办,就算口头承诺也这么开工资,也绝对引不起如此大的反应——你丫先把驻欧办搞起来再说吧。

所以这是一件让人想气还气不起来的事情,没了陈太忠吧,这驻欧办的前景实在堪忧,可是有他的话,这家伙却又是软硬不吃有个性得很。

于是过了没多久,关于驻欧办陈主任在挑选保洁工时,接受女孩们的“性贿赂”的传言,就不胫而走了,当然,大多数人能把自己的关系送过来,心里自然也知道陈某人的口碑到底是怎样的,可是,这钱他们挣不上的时候,心里不平衡不是?

陈太忠四处乱跑在凤凰呆得时间比较短,很久之后,他才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不过,面对那些描绘得有声有色的香艳桥段,他也只是撇一撇嘴:论编黄段子的功夫,你们不知道差出裘部长几条街去——看人家对白洁的痴情吧。

让他略略有点寒心的是,他选的四位主儿身后的人,却没一个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没错,他选人的时候,直接将报名表上“家属”一栏糊住了,但是选完人拆开一看才知道,合着这四位各个都是有背景的,毕竟基数在那里摆着呢。

可是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了,估计人家觉得这种事张扬开,怕是只有越抹越黑的可能,涉及到漂亮女孩子清白的事情,能低调还是低调吧。

在工作中坚持原则,却是落到这种口碑,陈某人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当然,他断断不会认为,正是因为他盲目地乱发高工资,才成为了此事的导火索,跟其他官员一样,他也很不习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哥们儿从来都是正确的。

这件小事完毕,陈太忠就可以走人了,不过,其他的事儿又缠了上来,让他一时半会儿无法脱身,比如说,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就找上了他。

魏秘书长跟电信局杜局长关系不错,电信和移动,还真是一家出来的,廖总才去联系马疯子要其搞施工,老杜这边就听到了风声。

杜局长略略了解一下,就知道这马疯子的背景了,他并不知道一向比较胆怯的老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去找混混来施工,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不敢出头阻拦这个人的。

何况,马疯子不但是混混,身后可是还站了陈太忠撑腰呢——其实不算陈主任,只说合力的董事长丁小宁,就足够引起他的忌惮了。

按说,此事他可以通过科委的人来跟陈太忠联系一下,可是科委以前落魄的时候,电信局跟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多好,后来科委起来了,倒是建立了比较友善的关系。

尤其是副主任李健跟电信的人关系还不错,可是李主任一听是这种事,想都不想就摇头了,“当时扯DDN专线的时候,陈主任还发脾气了,嫌你们收费高,我不敢替你们说话。”

那杜局长就只好找魏秘书长出面了,魏长江一听也有点头大,要是其他行局的副职,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可是,要是陈太忠的话,“我只能帮你问一问,具体结果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敢保证了。”

而且这问题,还不能隔着电话问,说不得他一个电话将陈太忠拎了过来,东拉西扯几句之后,才貌似漫不经心地发话了,“小陈,听说你跟合力汽修的马经理关系不错?”

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老魏你提起马疯子这混混,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是因为电信局的事儿?想到这个可能,他笑着点点头,“是,马总最近可能要移民了,这个合力汽修也许会成为合资企业……我不能让他带着资金跑了。”

“什么,移民?”魏长江听得也是一惊,他也知道那姓马的是混混,这年头混混都要移民了,还有没有天理了?“他要移民去哪儿?”

“好像是加拿大吧,”其实,陈太忠忙得还没时间找马疯子落实此事,只能拿张智慧的情报来搪塞了,不过,说到加拿大的时候,他心里微微一动:邢昶不也是跑到加拿大去了吗?

“我只听说,他最近接了一点移动的工程来做?”魏长江见他居然说出“不让资金跑了”,知道再转弯也没意思了,“专业的事情,还是专业的工程队来做比较好一点……电信的小杜为市委服务,一直很尽心尽力。”

“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嘬牙花子,沉默一阵才叹口气,“省移动的老总张沛林答应我了,近期内要从科委采购一批无线模块,装在素波的出租车上,用于对讲和定位,两千多万的单子……秘书长,我挺为难的。”

虽然他不怵魏秘书长,不过双方的身份差距毕竟在那里摆着,所以他也不合适用自己跟张沛林的交情说事,那样的话,未免有点不给领导面子——你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私人交情比为市委服务还重要吗?

说不得,他就直接将张沛林许下的单子拿出说事——省移动给科委的单子,这涉及到咱凤凰市的GDP和财政收入,他姓杜的服务再好,抵得过这两千多万吗?

“哦?”魏长江听得就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小陈居然拿出这么个理由来,这让他准备好的大部分说辞泡汤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摆一摆手,“算了,那就当我没说。”

“秘书长,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陈太忠可还不能这么走了,这单子没说出来也就罢了,说出来他就要点明白了,“科委也就占着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这小子真过分!看着他离开,魏秘书长真的有点恼怒了,陈太忠没把话说完整,可是他又怎么能听不出来?人家这是说啦,我知道你姓魏的跟杜局长关系好,不过这单子的风声一旦传出去,科委可能面临激烈的竞争——你这算是讹上我了,还是算警告我?

这种话,也是你合适跟我说的?魏长江是老派人,最重级别的同时,也不怎么计较下面人据理直言,可就这,硬是被他临走这句话气得差一点吐血,啧,以后跟你沾边儿的事,我都不管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他可不知道,陈太忠走出他房门的时候,心里也在总结经验呢,这官场上的人情,真的是当不得真的,最拿得出手的,还是利益的交换啊。

他跟张沛林的人情,不合适当着魏长江来说,魏秘书长跟杜局长的人情,倒是不怕跟他说——虽然是打着市委的旗号,官大一级就是这样,何况两人差得还不止一级?

可是等他拿出来这个两千万的单子,秘书长大人也只能哑口无言了——其实别说两千万,有个两百万的单子就够了,所谓的人情在利益面前,狗屁不是!

那哥们儿以后做事,就要注意在这一点上下功夫了!陈太忠暗暗拿定了主意,他不是不知道利益交换的重要性,可是知道和知道之间,差距也很大的,同样一句名言,心境和年纪不同的人,体会到的滋味,也不尽相同。

原本陈太忠是打算周二去凤凰的,却因为章尧东有事,耽搁到周三了——自打回来之后,陈太忠还没去章书记那里报过到。

他想的是,既然第一天回来没去,那就临走的一天再去吧,这也算两不得罪的手法了,才回来先见段市长,那是汇报工作,临走去见章书记,那是请示以后的工作。

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有些刻意迎奉的味道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要他不想被这两位中任何一位笼络呢?在官场里想要做事,必须先做人啊。

其实,陈主任这也算奢侈的苦恼了,搁给其他行局副职,不管是想要见政府一把手,还是想见党委一把手,按规矩通报和排队,都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他想找谁就找谁的待遇,在整个凤凰也算得上独一份儿了。

不过显然,章尧东也不可能啥都不干,就坐着等他上门求见,接到他请示工作的电话之后,章书记淡淡地发话了,“今天没时间,看明天有空没有吧。”

有了这么一天缓冲,陈太忠琢磨一下,打算好好地跟马疯子聊一聊,了解一下这移民的事情,因为他总觉得……啧,加拿大……邢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