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3章 选拔

殃及子女啊,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景静砾此举,正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意思,要不说人在官场,还是缺德事少做呢?

延伸开来,就能想到很多干部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子女进官场了——尤其是那些在位时候比较强势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不过,听起来姓冯的也是比较清廉的?

“要是这四年走好了,大管家现在一个副厅是跑不了啦,”陈太忠也跟着叹口气,这话景静砾不合适说,但是他可以说,景秘书长在这个位子也坐了三年了,估计升副厅没什么问题,可是不耽误这四年的话,没准现在就可以琢磨正厅了。

“也不能这么说,”景静砾听得就笑,事实上他认可这个推测,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可是他怎么合适应承下来这话?说不得摇摇头,“要不是这几年耽误,我也未必能被老板看上,一啄一饮,莫非前定啊。”

“不过,老冯的女儿,还没有固定工作?”陈太忠还是把他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好歹是干过区委书记的呢。”

“戎艳梅的儿子齐斌,现在还不是没正式工作?”景静砾笑着回答,他很清楚小陈跟戎艳梅的恩怨,所以拿这个做例子,“姓冯的人很粗俗,可是经济上没什么大问题,他那女儿又高不成低不就……说实话啊,一年四十万的正当收入,也就是你能有这种手笔。”

“其实,你要是想更彻底出气的话,我还有个法子,”陈太忠听得就笑,“我挑上他姑娘走,然后……嗯嗯,你知道啦。”

“少扯吧你,”景静砾被他这话逗得前仰后合的,好半天才止住笑声,“是个人就知道你作风随便,可是,为什么大家还是要打破头进驻欧办?”

“这个……”陈太忠皱着眉头考虑一下,旋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敢情这工资,确实定得高了一点点啊。”

“又胡扯,是你从来不吃窝边草,大家都长着眼睛,谁规矩不规矩,那都是有口碑的,”这一刻,景静砾甩掉了秘书长的那份稳重,滔滔不绝地说着,“而且你护短也是出了名的,把子女交给你,挺让人放心的。”

“看来还是明眼人多啊,”陈太忠听到这话,喜得一拍桌子,哥们儿从来就是讲究人,刚才那话也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可是,他还想听两句夸奖,说不得又解释一下,“我不是不吃窝边草,主要是怕麻烦……而且那么搞,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又是废话,”果不其然,景静砾的夸奖跟着就来了,“肯打野食儿的,就不怕在窝边啃两口,无非是能不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良好大局感的人,走不远的……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女人不是问题,但是动了身边的女人,真的很容易酿成问题。”

今天的景秘书长格外地兴奋,在官场上,适当地泄露一点隐私,才是拉近彼此距离的最好方式,他泄露了一点秘密,是以也不介意点评一下陈太忠的处境。

第二天的选拔,就定在了凤凰宾馆——招的本来就是宾馆保洁,定在这里是很正常的,总不能在科委或者招商办搞得莺莺燕燕一大群吧?

不过,这就引起了凤凰宾馆服务员的高度关注,大家都是服务员,为什么别人赚的美元都是我们人民币的十倍?太不公平了吧?

当然,陈太忠不会在意她们的反应,当他带了张爱国过来之后,凤凰宾馆的小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三十多个各色青春少女。

走到旁边的休息室——那里暂定为面试地点,陈主任才愕然发现,吉科长居然站在门口,禁不住眉头皱一皱,“你来干什么?”

“看领导选拔啊,”小吉嬉皮笑脸地答一句,陈太忠白他一眼,不满意地哼一声,“你倒是真闲得慌。”

进了休息室之后,陈太忠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合着三个男人围观每一个进来应聘的女孩儿?这给人感觉可是不太好,说不得又打个电话,将业务二科的余凤霞也叫了过来。

余凤霞的相貌不怎么拿的出手,高高壮壮又黑又胖,比朱月华差多了,可是她的业务能力极强也不怕辛苦,成绩是二科排名第二的,仅次于小吉这二科元老,就连杨晓阳这在深圳打过几年滚的主儿,都要差她一头——当然,这里面最大的原因还是小杨的人脉比她差。

陈太忠对她挺赏识的,也有心思培养她一下,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业绩好,也是因为她一般不怎么掺乎科里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没有一般女人那种八卦的心思——这一点上朱月华就要差她很多,虽然小朱也是二科最早的元老,跟他私人关系也极好。

余凤霞本来又要去素波的,亏得还没来得及走,听到陈主任的吩咐,很快就赶了过来,于是,陈主任左边坐着余凤霞右边坐着吉科长,张爱国进进出出的喊人进来面试。

张主任的外甥女儿林巧云是第七还是第八个进来的,小姑娘长得确实不错,还会简单的英语,遗憾的是个子有点低,只有一米六三,刚刚是陈太忠招人的身高下限。

当然,凭良心说,她这个子别说在天南,就算在全国也是中等偏上了,不过陈某人的标准也不是拍脑袋订出来的,大家是要在巴黎工作,那是代表凤凰形象的,弄俩一米四几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别人没准会当成日本的驻欧办了。

想要赚得多,基础条件是必须有的,不过还好,小林的身高刚刚及格,而且由于年纪不大身材苗条,看上去居然有一米六四、六五的模样。

巧的是,紧跟林巧云的进来的,就是冯宝宝,女孩儿真的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肤白胜雪,个头差不多有一米七了,穿一身牛仔布的连衣裙,笑得很清纯很甜美的样子。

饶是如此,陈太忠也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傲气,也许是有意压制的缘故吧,她的傲气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她的傲气全部发挥出来,估计也赶不上蒋君蓉的一半。

女孩儿长得漂亮,又有一个副厅的老爹,傲气一点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交流了约莫六七分钟,陈太忠摆一摆手,示意下一个进来,张爱国出去喊人了,小吉叹一口气,“这女孩儿真不错,头儿,气质身材形象……俱佳啊。”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心里却是明白得很,你堂兄吉建新是政协主席,冯书记现在是副主席……呵呵,我说你今天怎么自己跑来了,合着是这么个缘故?

若是没有景静砾事先招呼,他还真的愿意卖小吉一个人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过眼下却是不可能了,“行了,你不用说了,这女孩儿……不行。”

“我觉得挺好的,”小吉轻声嘀咕一句,他确实是得了冯主席的托付来的,不过,在陈主任的淫威之下呆得久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这话不算是力荐,只能勉强算自辩,“身材相貌都没得说的。”

“她的腿太粗,”难得地,余凤霞开口了,“按西方人的观点,大腿粗一点无所谓,可是这个人……冯宝宝的小腿太粗。”

你倒是观察得细,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也没说话,而是抬起头冲张爱国扬一下下巴,叫下一个吧……

小四十号人,足足用了四个小时才面试完毕,陈太忠抬头看一看时间,快一点了,说不得站起身子,“好了,吃饭去吧,这件事儿办完,我也就算了去了一桩心事。”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选中的四人的资料递给张爱国,“就她们四个了,下午你通知她们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办理护照和签证吧。”

“不多留一两个名额出来?”这次,可是余凤霞发话了,当然,她这也是防患于未然的意思,可陈某人哼一声,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宁可人不够,我也不要备用的,怎么,这点工资就算只招两人,她俩不该连轴转吗?”

说穿了,驻欧办满打满算才十二个房间,再加一个大厅,若不是想着将来可能搞酒会什么的,陈太忠觉得三个甚至两个保洁就够用了。

至此,招聘保洁工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别看此事不大,却是让陈太忠回来的关键因素,总算还好,挑出来的这四位,除了林巧云个头低一点之外,其他三个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难得的是还都青春靓丽——能被选进复试的,真的个顶个拿的出手。

要说有什么不足的,那就是这四个女孩看起来都不是特别容易揉搓的主儿,有带点傲气的,有眼光灵动心思活泛的——用别人的话说就是,驻欧办的保洁工,挑选得比空姐还严格,能进复试就很了不得了,那么最终入选的会是什么样的主儿,那也就不用细说了。

当然,驻欧办的待遇确实比空姐强一点,同是服务性质的活儿,一个对人一个对房间,而且99年的空姐,收入比十年后的空姐高一点也有限,除了个别金牌,飞得多点月收入也不过万八千块,飞国际航线多点也够呛能到两万,能上两万的一般都得是乘务长了。

而且这可是在巴黎上班,机会也多……至于是什么机会,那就看每个人怎么看问题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