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2章 业务范围

啧,陈太忠听廖总说完,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这官司你该找省移动或者找省邮电管理局,实在不行让市政府协调,哪怕直接告到法院去都行,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看来我这脏活干得,是深入人心有口皆碑了啊,他悻悻地撇一撇嘴,侧头看一看张智慧,猛地反应过来一点事儿,你也是干脏活的嘛,为什么就找到我了呢?

“张总,既然廖总是你的瓷器,你得帮着协调一下啊,”他笑着点点头,还不忘直着舌头打一打京腔,“这件事,我支持你……虽然张总你这能量,其实都不稀罕我支持。”

“人家要是认我,我还至于找你吗?”张智慧白他一眼,“我也就是在门儿里横一下,出了凤凰宾馆就不好用了,太忠你一句话就能摆平的事儿,给个面子成不?”

张总确实是干脏活的,不过他的业务范围比较小一点,也就是在官场中穿个针引个线什么的,传传私房话,别人不方便出头的时候,他出一下头,仅此而已。

陈某人的业务范围,那可就广得多了,穿针引线的话不算不太行,但是当个什么组织部长纪检书记的,那是没问题的——地下的那种。

尤其是他黑道上掌握了话语权,这一点别人都比不了,张总也认识黑道人物,可是等闲不敢邀请那些人出头,一来,官场中人除了警察系统之外,接触这种混混犯忌讳,而且,这种人一沾上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添点乱子。

都说黑道人物怕官员,这话其实不完全正确,人家怕的是认真起来的官员,怕的是跟他们没有交集的官员——一旦有了交集,这情况就完全颠倒了,他手里握了你的把柄,比身份的话,你是穿鞋的人家是光脚的,再摆出一副亡命之徒的架势,那就真的麻烦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划得来划不来,人家所求甚小的话,一般官员也犯不着去叫真。

说了这么多,总而言之,廖总是看上陈太忠有不讲理的能力,才请他出头的,这能力张智慧比较匮乏,不过这话不合适当面说,有打脸的嫌疑,可张总倒不介意点一下。

“我倒是能让十七出一下面,”陈太忠也想到这个问题了,然而,他可不想留给别人自己很好说话的印象,说不得笑着看一眼廖总,“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呢?”

“十七……”廖总听得有点迷糊,他可不知道凤凰黑道那些名人,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张智慧,眼中含着疑问,这位是谁啊?

张总听得嘴角抽动一下,他可是知道凤凰市现在黑道的局面,最大的三股势力就是铁手、十七和马疯子,“太忠,小廖跟这些人……打不来交道。”

“那让马疯子组织个工程队,专接移动的活儿就行了,”陈太忠知道他们的心态,随意地摆一摆手,马疯子是最致力于洗白的一位,若不是汽配城那里龙蛇混杂,需要适度的武力弹压,估计老马就彻底退出了。

所以,陈太忠也不介意帮他再开辟一个财源,反正不大的一点事儿,“我说,这件事我帮你,就算惹了老杜啦,以后你移动的招待宾馆,就定在京华吧。”

“我说太忠,不带这么搞的啊,”廖总还没发话呢,张智慧急了,“电信局有了电信宾馆,我才要把移动的会议和接待接过来呢,你这不是乱伸手吗?”

廖总却是有点搞不明白,于是插话了,“这个,马……马疯子他接我移动的工程,这不是已经赚钱了吗?”

“你当人家稀罕你这点儿?”张智慧听得哼一声,“马疯子挂个名儿,适当收你点管理费就行了,工程队还是你自己干……马总现在有钱,都要移民加拿大了。”

“什么?”陈太忠听得又吓一跳,心说我知道马疯子你想洗白,可是……也不用洗得这么彻底吧?“他要移民了?”

“嗯,我听说是这样,投资移民,”张智慧笑着点点头,“就算移民了,他还在凤凰干,不过将来扫黑打黄是动不了他了,呵呵……”

韩老五的目标,也不过才是个经济口的省政协委员,马疯子这倒是猛啊,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这人要有了钱,还真是好事,混混都能移民。

“算了,既然接待宾馆是张总这儿,那这么着吧,廖总,信息产品设备上,给踅摸点儿活儿吧,有个推不过去的朋友,这个口上的任务挺重,帮他完成点任务,怎么样?”

陈太忠现在也学会了,他不说帮朋友卖东西——尽管那只是蒙勤勤的朋友,而是说帮人完任务,完不成任务,那就有砸人饭碗的嫌疑,要不说想要帮人忙,说话的措辞,就决定了你帮忙的力度,他是真有心帮蒙勤勤,才这么说话。

廖总当然也听得明白他这意思,要是完任务,你还不得说一下具体卖什么东西?哪里有这么笼统的?于是略略犹豫一下,方才笑着点点头,“那没问题,不过我们这儿的大宗采购,都是省公司决定的,小单子倒是有一点……我可以向省公司推荐一下。”

“推荐啊……那不用了,”陈太忠笑着摇头,心说以我跟张沛林的关系,还需要你推荐吗?“不过,你有设备需求清单没有?给我一份儿就行了。”

他这话说得有点不近人情,可是,廖总还就吃他这种霸气,心说看来陈主任跟张总的关系,还真是他说得那样,说不得笑着点头,“行,明天我让他们整理一下,尽快给你送过去……”

几个人正说着话呢,陈太忠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景静砾,“哎呀,才开完一个会,太忠你在哪儿呢?跟你说点事儿……”

五分钟不到,景秘书长就出现在了包间里,敢情他这会就是在凤凰宾馆开的,见到屋里几个人,也没在意,笑着点点头,径自扯一张椅子坐下,“饿了,张老板,再上两个菜。”

“景大管家怎么能坐这儿呢?”张智慧站起身来,强拽着他到自己的位子,顺便瞥一眼廖总他们,嘴巴动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是终于没开口。

可是就算他不开口,廖总心里也明白,于是他一个眼神过去,总工和副总就站起身告辞了,景秘书长只是微微地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却是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说实话,这二位也没资格让他开口,点头就算给面子了。

廖总觉得自己的资格还够留下,所以没有离开,景静砾也没计较,端着杯子跟两人喝了起来,闷头喝了一阵之后,廖总终于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也告辞走了。

他才离开房间,陈太忠就笑了起来,“大管家,今天看起来,你是有点心事儿?”

“倒也不是什么心事儿,”景静砾笑着摇摇头,“就是一点小事儿,这些人总呆着不走……明天你那儿不是招保洁吗?人选都定好了吗?”

“我挺想说都定好了,”陈太忠听得笑一笑,接着又撇撇嘴,“不过大管家你问,我可不能骗你,一个都没定呢。”

事实上他还是基本确定了一个,驻京办张主任的外甥女儿林巧云——如果那女孩儿没那么不堪的话,不过显然,他现在是不能承认的,能内定一个,就能内定两个。

“哦,没定就好,”景静砾笑着点点头,这笑容看在陈太忠眼里,禁不住生出一点郁闷来,唉,想要做到完全公平公正,实在太难了,大管家亲自引见,他无法不买账。

然而,景秘书长下一刻的话,却是很出乎他的意料,“有个叫冯宝宝的女孩,很不错……不过,你能不选的话,就不要选她了。”

不选啊,那倒是简单了,陈太忠听得笑着点点头,不过这话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不选倒是没问题,可是为什么……哦,那女孩儿很漂亮,是吧?”

看他脸上泛起的那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景静砾哭笑不得地叹口气,“我说太忠,你这脑子里整天琢磨什么呢……我跟她老爹有仇!”

敢情,景秘书长是团市委出去的,组织上大力培养的年轻干部,原本是可以早一点上进的,却是硬生生地让红山县冯县长按在县里呆了四年,起因却是因为他弟弟跟冯县长的大儿子争一个女孩儿,这四年可是人生最宝贵的时候。

那女孩儿倒是成了他的弟媳妇——两年后又离了,后来冯县长成为文庙区区委书记,景静砾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后来又得了段卫华的赏识,终于成了市政府大管家。

至于冯书记,因为比较靠近前市委书记党项荣一系,随着党书记上调省总工会,被提前打发到政协去了,倒是升了半格,副主席。

“本来我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这档子事儿了,”景静砾苦笑一声,又长叹一声,“可是我今天去政协开会,见到姓冯的,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