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1章 新主任

小吉说的几个消息,真的不能算好,不过陈太忠还真的无所谓,要说项目,他这次从欧洲带回来的罗纳·普朗克的单子并不小,那个家乐福若是能在凤凰开张,业绩自然也要算到业务二科头上。

至于白市长会为周勇动心?那更是无稽之谈了,他对自家的小白还是很有信心的,撇开两人这么久的恩爱不说,只说他能将吴言一路往上扶,对于热衷权势的她来说,这就是一个极大的杀器——驻欧办开张到场的人,证明陈某人的影响力那不是吹的。

而且,昨天他就是在横山区宿舍过夜的,白市长说了,招商办来了新主任,来历什么的她还不清楚,不过口气跟说别的男性干部一样。

会餐即将开始的时候,朱月华悄悄地告诉陈太忠一个消息,他越发地放心了,敢情这周勇还有一个儿子,今年六岁了,由孩子的爷爷奶奶看着——就算小白对我不满意,也不至于找个拖油瓶的嫁了吧?

陈太忠坐的这一桌,就是主任级的桌子了,上首肯定是吴言,接着就是周勇,另一边是工商局长王东升,反正招商办的副职,都是各行局的一把手,要不是冲着周勇是省委办公厅下来的,估计人都难来得全了。

可是周主任坐着也难受,他虽然是正职,却只管着一个招商办,其他副职不但也是正处,而且人家各自有一摊的,唯一一个副处的副职,不但享受正处待遇,而且此人名头还是最响的——身兼三职,一手将凤凰科委打造了出来,还是凤凰市黑道混混的头儿。

周勇下来的时候,不止一次地听人说起,去了凤凰招商办,其他人都好说,那个陈太忠千万要小心,惹了那家伙,你在凤凰将寸步难行。

今天他是第一次见陈太忠,暗自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此人,发现这人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一点不像传说中那么嚣张跋扈,不过陈太忠的个头和身板提醒他,单从身体素质上讲,或者传言是属实的,那么……也许是笑面虎?

最让他不平衡的,还是陈太忠的年纪,此人年轻得令他无比嫉妒,坐在那里简直像邻居家的大男孩儿——这就是正处啦?

他在观察陈主任,陈主任也在观察他,周主任面白无须戴副树脂眼镜,很是有点文质彬彬的样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总觉得这人看起来不够实在,做为男人,阴气有点重。

陈太忠行事,喜欢讲个率性而为,虽然他也知道,官场里是不主张这种不负责任的性格的,可是这儿是凤凰,是招商办,自己无须考虑那么多。

所以,他既然觉得周勇的气质有点阴柔,自然就不想跟此人多接触了,本来想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一问那俩项目的事情,也就懒得问了——哥们儿真不差这一点。

他不问,周勇自然不会主动跟他说,姓陈的你在凤凰玩得不错,不过不管怎么说,我才是招商办的正职,指示你工作暂时不是很方便,但是向你汇报工作——那成什么啦?

他两个项目都给了业务科,还真是像陈太忠猜的那样,业务二科是陈主任的传统地盘,陈主任不在他自然就不便轻易示好,否则引起误会就没意思了——至于两个项目为什么匀不出一个来,你二科有驻欧办撑着呢,欧洲那边不是又有项目了吗?

说穿了,还是俩项目一大一小,大家说他把大项目给了二科好还是小项目给了二科好?周主任是常年坐办公室的,对细微之处异常看重,既然给哪个都不太合适,索性不给了,说穿了你业务二科不过才是个临编呢。

当然,他这么做,未始没有扶持业务科以正视听的意思,顺便隐隐打压一下二科,也能伸量一下陈主任,不管怎么说,我周勇才是一把手,一把手啊!

周主任在上面呆的时间有点长,比较习惯规矩严谨的办公室风格,一把手就是天,副职那就是儿子辈的,其他人嘛……孙子辈的。

总算是他知道,下面地市不太讲究这个,又知道陈太忠此人实在不便招惹,所以就暂时隐忍观察,一顿饭下来,两人都没怎么跟对方说话。

不过,虽然没说话,双方对对方的印象都不是很好,陈太忠想的是你不解释你那俩项目也就算了,居然还在酒桌上夸了一句张玲玲的业务能力,这算是给我上眼药吗?

所以饭后他走得很快,周勇想再跟吴言说两句,吴市长也走了,其他几个局长也是不动声色地打招呼离开,周主任感觉到了明显的疏离——这些人甚至连样子都不能做一下吗?

下面地市的作风,真的要命!周勇长吁一口气,不过,众人隐约的抗拒,反倒是让他心中越发地生出一点不服气,不看好我吗?那我还真要做个样子出来给你们看了!

陈太忠却是没将他放在心上,当天下午跑了一趟曲阳,找谢向南聊了一阵,又看了看科委扶持的两个星火计划项目——没办法,明天就是挑选保洁工的日子了,各种电话打得他心烦,索性出来避一避了,反正视察科委扶持项目的成果,那是调研员都有资格做的,他过来看看,任是谁也不能说这叫插手科委事务。

接近五点的时候,他带了半车的曲阳黄往回赶,跟谢区长喝酒是件折磨人的事儿,而且,再不见意见移动的廖总也不合适了,他还想帮蒙勤勤的同学问一问,看有什么项目可做呢。

廖总将饭局定在了凤凰宾馆,这是最能表示他诚意的地方了,他的任命是跟素波移动同时下来的,同理,凤凰移动现在也是除了一个牌子,要啥没啥。

陈太忠只当此人是得了什么渠道的消息,知道自己跟张沛林关系不错,等赶到包间才发现,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廖总不是一个人来的,同来的还有两个他没见过的人,是移动的总工和办公室主任。

早知道就该把爱国也带过来的,啧,眼下哥们儿显得有点人单势孤啊,他笑嘻嘻地跟对方打个招呼,毫不客气地占了首席,心里却是在暗暗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用他疑惑,下一刻,张智慧就走了进来,大家坐下来稀里糊涂开吃,直到吃到一半的时候,廖总才吞吞吐吐地表示出了来意。

敢情,这移动和电信拆分,里面涉及到了很多设备设施的分配问题,小到机房光纤熔接盒的所有权,大到办公室甚至长途光缆的使用或所有权。

可以肯定的是,省里是把大框架定下来了,但是具体怎么分配,就要各地市协商了,偏偏地,素波电信局的局长有点强势,同时跟这廖总也不是很对眼……那个啥,陈主任,你明白了吧?

“我不明白,”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当然,他其实已经明白了,这廖总是想让自己出面,为市移动主持一下“公道”,不过让他恼火的也在这里了,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居然敢琢磨让我做你的打手?

廖总的性格有点黏糊,见他这副模样,才待解释一下,张智慧笑着接话了,“太忠,小廖是我铁哥们儿,说话有啥不合适的你体谅一下,你说你这么痛快的人,不是也跟曲阳的谢区长关系不错吗?”

嗯?那倒是,陈太忠是顺毛驴脾气,吃不得人哄,闻言笑着点点头,“那我就直说了,廖总你说这设备分配上,要是吃了亏会怎么样?省公司的张沛林那儿,我还是能说两句话的。”

是的,陈主任现在已经融入体制了,情商也大有长进,打打杀杀那一套不是不会,可若是能通过正常的官场手段处理问题,那才是王道,要以德服人吖。

“省公司那儿不好交待,只是一方面,”廖总苦笑一声,“问题是杜局长根本不给我们留什么余地,天上的归他地下的还是归他……”

敢情,廖总考虑的主要问题,是移动这边员工士气,遭到了不小的打击,电信局处处得理不饶人,简直把他们这帮拆分出去的移动人当作叛徒了。

打个比方说吧,拆分的时候,机房要分开的,以前大家同处一个机房,现在就要分清移动和电信了,然而,很多业务,移动和电信是搅在一起的,那么就要通过线缆割接,各占各的机房。

电信局划给移动的一块,位置不好是一定的,割接要优先保证电信的通信,那也是一定,宽阔大的机房给了电信,移动就龟缩在其中的一角。

按廖总的说法,这些都无所谓,但是你把外面的线缆通道都占了,移动想要多接几个业务进机房,却发现根本接不进来。正是那句话——天上地下都占了,管道占了,也不让你架空,连进办公楼的孔洞都没有,还不让随便打眼,这对移动的士气,打击真的太大了。

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这并不是张沛林张总发一句话就能处理了的问题,廖总心里犯愁啊,不得已,才将主意打到了陈太忠身上——陈主任不但白道上玩得好,黑道也玩得溜,言语一声的话,老杜当有所收敛的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