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7章 邓忽悠

陈太忠静静地坐在林肯车,车灯也没有开,像躲在暗夜中的幽灵一般,冷冷地看着包间内发生的一幕一幕。

张馨打电话的时候,只说是被人抓住了灌酒,很不怀好意的样子,也点出了宋司长的来历,不过却是没说清楚他的名字,所以他只知道,里面那人是信息产业部下来的司长。

不过,看到雷蕾亮了证件之后,还被高壮的那厮推了一把,他的火气腾地就冒了起来,心说你牛啊,哥们儿只想把人带走,麻痹的既然你给脸不要,那我就只能狠抽你了。

想一想,他给黄汉祥拨个电话,信产部他只认识一个井部长,还是一面之缘,那是黄总招人玩闹的那次,井部长去了他的别墅,而且是比较拘谨的。

晚上八点左右,黄汉祥接电话是比较快的,“我说小陈,你怎么不吭不哈地就走了,搞得我喝酒都没个地方去,老爷子还说有空的时候见你一下呢……嗯,这会儿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

“那我下一次不管来去,都跟您那儿汇报一下,”陈太忠听得就笑,心里却是不由得咯噔一下,黄老还琢磨着见我?不过下一刻,他就将思路转了回来,毕竟眼下有要紧事儿呢,“打这个电话,是想麻烦您点事儿,张馨您还记得吧……”

黄汉祥听完他的话,略略沉吟了一下,他当然记得那女娃娃,凭良心说,一开始他就没把那女孩儿放在心上,但是后来的一系列接触,这个身高腿长的女孩一声不响低眉顺眼地服务着,人嘛,就是感情动物,接触得久了,他看她多少就有点顺眼了。

黄家老二的顺眼,一般人都得不到,这么说吧,陈太忠的诸多女伴里,除了凯瑟琳这种洋妞不说,只说中国人的话,荆紫菱毫无疑问排第一,第二就是这张馨了,马小雅那些根本就是路人待遇。

“信产部的人,你找小井嘛……我记得上次他也见过小张,”黄总的脑瓜真不是盖的,这种事居然还依稀能有印象,“小井没给你留电话?”

“我跟井部长不熟啊,又是通过您认识的,”陈太忠干笑一声,“黄二伯,每次小张端茶倒水伺候您,手脚可勤快……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屁大一点事儿,你也要我打电话?”黄汉祥哼一声,听起来是挺不满的样子,可是心里正经挺舒坦,你先找我才是对的,贸贸然去找小井的话,别人会说我黄某人的小老乡不懂事,你不懂事无所谓,丢的是我的脸呢。

所以,他自然不会因受到这点小事的打扰而恼火,无非是一点做作罢了,“好了,你给他打电话吧,就说我说的,张馨那女娃娃不错,挺有礼貌的……嗯,你打这个电话找他……”

陈太忠刚挂了电话,雷蕾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不但说出了宋嘉祥的名字,还重点点出他推了我一把——这就是告状了。

他推你的那一把,我都用天眼看到了,只不过没听到声音而已!陈太忠也不多说,抬手就按着黄汉祥说的那个电话拨了过去。

这个电话,是井部长贴身的手机号,秘书不在的话,是由他自己拿着的,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他一时有点奇怪,这是谁打的电话?

黄汉祥授权陈太忠代自己表态了——小张不错,可陈某人也不是善男信女,狐假虎威的事情还是会做的,将事情经过解说一遍之后,有意停顿一下才发话,“……我联系了黄二伯以后,他要我给您打电话。”

我说呢,我这个手机号很少给人,井部长一时就有点明白了,其实,他隐约记得凤凰的那个年轻人,眼下看来,此人真的是黄二叔的体己人儿了,所以,他说话也就不见外了,“这个宋嘉祥做事,确实有点缺弦儿……黄总的意思是什么?”

“他也没说啥,”陈太忠轻笑一声,“就是让我把情况跟您反应一下,对了,您见过小张……上次在我家玩的时候。”

你家啊,井部长想一想,明白过来了,他对陈太忠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想到那儿以前明明就是黄汉祥的据点,不成想后来却成了别人家,再回忆那小张,他是死活想不起来了——类似的场合、类似的美女真的太多太多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认识到一个现实,那就是宋嘉祥这次确实是撞正大板了,小宋这家伙,跟大部长关系好一点,也就是那么回事,只是那家伙身后也有点这样那样的背景,搁在一般时候,他是懒得多事,但是眼下被人找上门来,也无法坐视了。

于是,他就给宋嘉祥打个电话,怒斥一番,要他在下面注意一点影响,可怜的宋司长觉得自己很无辜,哼哼哈哈几句之后,少不得就要壮着胆子请示一下领导,您看我还需要多注意点哪一方面的事项?

“你今天喝酒喝得很高兴啊,”井部长听到这家伙现在还在打马虎眼,禁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麻痹的,这是我平常太好说话了吧?说不得冷冷一哼,“小张我见过,人不错,还有其他领导……也见过她,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为难一个小姑娘,很有成就感吗?”

说到最后,他算是将面上那层薄纱彻底摘下来,“这件事你算是捅破天了,人家不止告诉我了,还……‘跟你们市长平级’?这是怕人丢得不够大吧?”

“我没有说这话,真的没说,”宋嘉祥咬牙赌咒地发誓,他已经决定了,井部长要叫真并且查出真相的话,他可以推到自己喝多了上面,记不太清到底说了什么,“井部长,以您对我的了解,我像是那种人吗?”

“你有没有说,自己心里有数,”井部长哼一声,他才懒得在这种事情上叫真,多少人在部里是夹着尾巴做人,下去之后就狂妄到天上了。

他听说这种事太多了,当然不会在这种枝节末梢上叫真,说的再难听一点,甚至很多人都认为,下去的人一点都不跋扈,这部里的权威怎么树立得起来?

然而,跋扈无所谓,你跋扈错对象,那就有所谓了,井部长又交待一句,就挂了电话,“现在只是我找你,别等到其他领导找你……”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宋嘉祥真的是欲哭无泪,井部长平日里就是非常严肃的一个人,但是从没听他这么声色俱厉地训过人。

于是,接下来宋司长的服软道歉,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不成想才说了一句话,就被人劈头盖脸地打了一顿,连头都破了。

他真的有点忍受不了,想暴走了,可是想一想井部长的威胁,终于硬生生地将这口气咽了进去,算了,这是在下面的地市,吃点亏吃点亏吧,只要传不到部里也没多大问题。

要不说能忍能让才是大丈夫呢?宋嘉祥是男人,自然也能屈能伸,所以才有了后面的鞠躬道歉,心里却是在恨恨不已,行,今天算你们狠,我认栽了,咱们来日方长走着瞧,今日之耻,他日我必然百倍报之。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这耻辱怕是这辈子都报不了啦,可是不这么想,他实在无法压抑自己的怒火——不就是个烂货吗?仗势欺人,什么玩意儿!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考虑到底是谁先仗势欺人的,部里的人下来,你们原本就该好好伺候的,我这么想错了吗?

至于说对张馨的调笑,他也认为是正常的,领导跟下属开一些玩笑算多大点事儿?现在不就是要讲个亲民吗?就算真的那啥你一下,那也是厅级领导看得起你,给你面子呢,这是领导对你的欣赏——再说,那地方碰得坏吗?洗一洗还不是照样给别人用?

当然,真要说亲民,系统外的人他是不会碰的,尤其是体制以外的女人,缺少束缚,不懂得识大体顾大局尊重领导,容易出事,这点道理宋司长还是懂的。

可是这系统内,谁知道这么个小地方,居然也藏了这种能直达天听的主儿,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看这顿酒喝得……

只是,就算宋嘉祥再能忍能让,听到丁小宁的话,也禁不住热血上头,让我跪下道歉,我操,你算什么玩意儿,也敢说这样的话出来?

可是,还没等他发火呢,“小小的司长”五个字入耳,宋司长只觉得背脊上一凉,猛地想到了井部长刚才不仅是训斥了自己一顿,还重点强调了两遍“其他领导”四个字。

还有其他的领导……想到这个,宋嘉祥撞墙的心思都有了,一时间真的进退两难,难道真的要当着这么多人下跪道歉?

是的,他首先想到的是“当着这么多人”,其次才是下跪的问题,也就是说没这么多人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起来——没办法,这涉及到部里面子!

邓总见宋司长僵在那里,心说坏事,小张你已经占了天大的上风,一个堂堂的司长,说打就打了,要再让人家下跪的话,这事情真就影响太坏了!

说不得他走到张馨旁边,也顾不得避讳什么了,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嘀咕了起来,“张经理,差不多就算了,他要真的给你跪了,你可就成名人了,别人要是胡乱猜测什么,对你也不好。”

这话说得在理,邓总这是在暗示,你看你要成了名人,别人难免就要琢磨你为啥会变得这么牛逼,那么,就难免有些不负责任的传言产生,你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被别人指指戳戳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然而,在理归在理,他这话主要目的还是忽悠人,想人家张馨找出来的主儿能逼着宋司长下跪,这得有多大能量?就算有人舌头长敢私下嘀咕,谁活腻歪了,敢大模大样地议论此事?

说白了,这年头人心不古,笑贫不笑娼的例子俯拾皆是,尤其在官场里,讲的就是实力,对没什么实力的人来说,名声很重要;有点实力的话,基本上就不用太在意了;对于真正有实力的人,名声——那是什么玩意儿。

而张馨是有实力的,那么,别人再怎么歪嘴都没用,宋嘉祥凭什么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行事?还不是因为人家是司长?

可是,邓总实在不想将此事闹大,也只能这么瞒哄她了,要不然到最后折腾得狠了,你肯定是有人保了,但是没准我就被迁怒到了——连自己手下的职员都控制不住,坐看部里领导出丑,你这个总经理当得称职吗?

他是多年的老电信了,接触的领导真的不少,非常清楚领导们维护体制尊严的决心——宋嘉祥就算再胡闹再没理,那也是司长,体制的威严必须维护,至于说此人做错事了该怎么处理,那也是由组织来决定的,却不是你们这些平民该操的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