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6章 暴走的女人们(下)

邓总这也是看出来了,那个娇小的女人虽然被推了一把,但是撂出的话非常硬,知道宋司长是部里下来的,都敢让其“后果自负”,《天南日报》的记者也勉强算得上体制里的,没点底气的话,怎么敢这么说话?

至于刘晓莉问宋嘉祥的姓名,那也算不含糊的,不过比雷蕾就要差一点了,可是这话也算坐实了她们不怕宋嘉祥的事实,邓总憋闷了半天,终于可以暴走一小下了。

“他叫宋嘉祥,安全司的司长,”张馨身子软得直欲往地上出溜,不过还是点出了宋司长的来头。

宋司长却是没心思跟她叫真,而是侧头冷冷地看了邓总一眼,“身份……哼,你跟我谈身份吗?邓总经理?”

雷蕾见他兀自如此冥顽不化,说不得将张馨交给一旁的刘晓莉,退到一边打电话,汤丽萍见状,冲到了刘晓莉前面一张双臂,护住了身后二人,冷着脸发话了。“既然你们都是领导,注意一下做事分寸……别跟小混混似的。”

她的表情最是出离愤怒,小汤长期生活在底层,最为痛恨这些做官的,眼下有机会奚落一下这帮往日高高在上的主儿,那绝对不会吝惜自己的表情。

“呦,这是又来一个?”总是有那不怕死的主儿,不过,事情闹到这一步,大家真不好再折腾了,那俩是记者,也不合适动粗,于是就有人悄悄溜出去,去找电信局的保安——电信酒家就挨着电信局的。

不过,大家的眼神,多还是看着雷蕾,说实话,别看现场闹哄哄的,酒醉心明的主儿多了去了,自然要看看这女人怎么打电话,向谁告状。

“信产部的宋嘉祥,听说跟凤凰市市长平级,”雷记者说话的时候很平静,说的话也很客观,“还推了我一把。”

“是你自己凑上来的,不是我推的,”宋嘉祥也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就开始撇清了——就算对方奈何不了自己,可是这推女人的行为,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一边说,他一边转身看向邓总,因为他吃得定素波市移动,“邓总,你们市移动就是这么接待领导的,好了,我算是领教了……一个一个眼睛长在顶门上。”

这就是他要挟邓总,你尽快把事儿给我摆平了,要不然的,你小子就等着倒霉吧,撸不下来你,我也刁难你没完。

“这是张经理的朋友,跟我无关,我也不认识,”邓总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也火了,张馨好歹是张沛林的人,我维护她一下,你还真能跑到张总那儿歪嘴去?就算你有那脸去歪嘴,我就不信张总会为难我!

说穿了,这就是条管单位的优势所在了,只要大老板不发话,没人能动得了地市的老总,他先前是尽量忍着不去激怒对方,可是都到眼下这一步了,他也不怕撕破脸皮了。

行行,你狠,宋嘉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头过来就想说没意思,走吧,可是看到张馨那迷迷瞪瞪的样子,越发觉得她诱人了,索性冲着马局长一努嘴,“保安呢?”

他这话的意思,就相当明显了,想要保安进来撵人,不成想就在此时,身后的桌上有一部手机响起,马局长眼快,一眼就看到是宋司长的手机,忙不迭抓起来双手递过去,赔着笑脸发话了,“宋司长,您的电话……”

宋司长一见来电,眼角就禁不住挤了一下,紧接着手向空中一摆,大声喊了起来,“都别说话,我有电话……您好,井部长……”

一边说着,他一边溜溜达达地向包间外走去,大家一听说是井部长的电话,登时满场鸦雀无声,这可是部里的第一副部长,扶正时的第一候选人。

“呜呜~”就在这时,张馨蓦地哭出了声,一听到井部长三个字,她就知道这时太忠终于出手了,井部长此人,她在太忠的别墅见过一面,不过人家肯定是不记得她了。

说实话,她刚才恨不得陈太忠冲进来毒打宋嘉祥一顿,眼见来的是雷蕾和两个不认识的女人,这心里多少是有点失落的,而且雷蕾不像丁小宁性子暴烈……

她正想着丁小宁呢,丁小宁就从门外走进来了,丁总跟邵国立谈完事情,才说联系一下陈太忠,问他什么时候去军分区合适,却不成想听到张馨受人欺负,一时大怒——她对张馨的印象倒是谈不上有多么好,关键是她最听不得有人强迫女人。

她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跟了一个身材高大四十出头的男人,这是她的副总,做人到了她这一步,身边没两个跟班也是不可能的。

丁总一进来,就看到了雷蕾等人,走上前轻声问候张馨两句,转身恶狠狠地看着在座的一干人等,“哪个混蛋欺负我张姐了,给我站出来!”

丁小宁长得青春靓丽,又是一身的珠光宝气,身边跟着的男人一看也是有身份的主儿,居然就蹦出这样的话来,登时满场的寂静——这女孩儿什么来头啊?

就在这时候,宋司长捏着手机,慢慢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眼光有点发直,却不是酒醉的那种,而是受了过度惊吓之后的惊魂未定。

他愣愣地扫一眼在场的众人,踌躇一下方才走到张馨面前,勉力笑一笑,“小张,对不住了,刚才的玩笑,开得有点过火……”

“蕾姐,就是他?”丁小宁一指宋嘉祥,见雷蕾点头,根本不等张馨说话,抬手就是一个扇了过去,“我叫你欺负女人!”

这一记耳光既脆且响,就像刚才雷蕾没防到宋嘉祥出手一般,宋司长也没防到这个陌生的女孩儿,就这么直接给自己来了一下,居然生生地受了这一巴掌。

不过他的反应也算快,捂着脸后退两步,正正地躲过了丁小宁的一脚,他怒目圆睁,才待发话,不成想对方抬手就扔过来一个黑乎乎的玩意儿,狠狠地砸到了他的头上,“啪嗒”一声炸裂开来。

有人看得清楚,这是新款的V998手机,只这一只手机就值八千多,没想到被这娇滴滴的女孩儿用来当石头砸人了。

丁小宁兀自不服气呢,见他躲开,一侧身就去端凳子,不成想被一个人死死地抱住了,那是移动客户服务部的经理,也是个少妇,“妹子,你冷静一下……”

丁总挣动两下,不成想电信局这边又过来一个女人,两人死死地抱住她,“领导的脑袋都被砸破了,有话好好说成不成……”

“好好说个鬼,你们欺负张姐的时候,好好说了吗?”丁小宁没命地挣动两下,发现一时挣不脱,急得大声喊,“张强,没见有人欠揍吗……我说,你还想不想干了?”

那张强就是她的副总了,闻言苦笑一声,就要上前动手,却是被马局长和邓总一帮男人阻住了,宋嘉祥都被砸破头了,这实在不能再打了。

这里喝酒的男人可不少,不过,大家也只敢抱住他——这么衣冠楚楚的男人,大家一开始还以为是那小女孩儿的靠山呢,不成想只是小女孩儿的跟班,啧,张馨什么时候结识了这么多能人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给我差不多点,”宋嘉祥捂着血流不止的脑袋,恶狠狠地看着丁小宁,“不就是个玩笑吗?”

“你信不信我让你爬着回北京?”丁小宁怒视着他,冷笑一声,“是啊,只是个玩笑,要是张姐没人撑腰,被你欺负也就欺负了吧?”

“哼,”宋嘉祥顶不住了,可又不敢跟对方叫真,人家都把井部长请出来训自己了,说不得一转身,就要悻悻地离开。

“你敢这么走了,你的司长就到头了,”雷蕾刚好挂掉电话,见他知道没理,居然想溜号,禁不住冷笑一声,“还是那句话,不向我妹子好好地道歉,后果你自负!”

我靠!一屋子登时又是倒抽一口凉气,眼下大家要是猜不到井部长是这女人搬出来的,那也就不用混了,眼见这女人又放话了,不道歉的话,官别想当了!

她要是换个时间放这话,绝对不会有人信,但是眼下事实就在这里摆着,宋司长已经草鸡了——人家的能量,还用得着问吗?

邓总心里这个爽啊,就像大热天连喝两瓶冰镇啤酒一般,姓宋的你不是有身份吗?跟人家继续摆谱嘛,对了,你刚才还推这女人来着。

不过,张馨以前只是电信机房一个小职员,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有能量的朋友呢?不但有能量,还个顶个是美女?嗯——其中一个记者的相貌要差一点。

要说张沛林赏识张馨,邓总是知道的,但是显然,就算是张总也不可能请得动井部长发话,也就是说,这帮人另有出处啊……

宋嘉祥愣了半天,才捂着脑袋慢慢地走上前,也不顾流到腮帮子的血,冲着张馨一鞠躬,“小张,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

“跪下道歉,”丁小宁还在挣扎呢,不过她的嘴没被人捂住,所以还能说话,“要不然,这事儿没完!”

“唉,”雷蕾叹口气,略带一点怜悯地看着宋嘉祥,“一个小小的司长,这世界上,很多人是你惹不起的,你知道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