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5章 暴走的女人们(中)

马局长一看这局面,心里就明白了,合着宋司长看上这小嫂子了,心里就禁不住有点泛酸,这种人才我怎么就没留到电信,让她跑到移动去了呢?

做领导的都清楚,手里若是有这种让上面人惦记的主儿,上级领导来考察的机会就多一点,也就能引来更多关怀和指导。

当然,眼下后悔是没用了,马局长也不是怨天尤人的性子,说不得使个眼色,自有那伶俐的主儿搬来了凳子碗筷什么的,请宋嘉祥在张馨旁边坐下,“张经理,宋司长很少夸奖人的,你要珍惜这个机会,多向领导汇报自己的思想工作。”

这个举动,其实就已经算天下大乱了,张馨虽然得张沛林看重,可是这一号桌除了邓总这大老板,就是几个副总和部门经理,她一个主持工作的副经理,只有敬陪末座的份儿——这个次序是乱不得的,哪怕她是张沛林钦点的。

眼下倒好,本来该坐首位的宋司长,跑到末座的位置加了一把椅子,真的是要多碍眼有多碍眼了,不过,谁又会闲的无聊去点破呢?

事实上,两边的人喝了都不少了,移动这边是庆贺新公司新气象,电信这边则是游玩之后陪着没架子的上级领导开心,喝酒都没怎么藏私,所以,有那已经喝大了的,根本就没觉出不合适来。

可是,就算所有人都觉不出来,张馨也能感觉到里面的问题,以她的美貌,从小到大都不缺乏被男人骚扰的经历,尤其是离婚之后,她遇到的想在她身上揩油的主儿,实在是太多了。

像这宋嘉祥,摆明了就是想跟她发生点什么了,张馨不是开不起玩笑的——虽然她也不是很能接受那些半荤不素的玩笑,但是这个人……他并不仅仅是来开玩笑的,从他的眼中,泄露出了太多攫取的欲望。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还不能叫真,否则就有开不起玩笑的嫌疑,而且,只看对方的模样,就知道喝了不少酒了,酒后的事情真的不方便计较,再说了,这是部里下来的领导,司长呢,跟省移动老总一个级别的。

所以她也只能伪作不觉了,不过,面对宋司长的关心和爱护,她的脸上居然淡淡的一直没什么表情,连一丝笑容都没有,已经将她的心意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

可是宋嘉祥却是越看她越喜欢,张馨的肌肤那是连陈太忠都赞叹不已的,绝对比得上吴言了,跟唐亦萱都是相差仿佛,美人微醉,两酡红晕挂在两腮,连下颌、脖颈处都微微地泛出一些粉红,嫩得似乎一掐就能出来水一般。

再加上她酒意上头之后水汪汪的大眼睛,宋司长真的有点按捺不住,反正他也喝了不少,说不得就借着这股酒劲儿,将身子越凑越近。

到了后来,张馨实在无法忍受了,借口去卫生间跑了出去,站在走廊里给张沛林拨个电话,张总一听是宋嘉祥想骚扰她,就有点头大。

他对这个家伙还是有一点耳闻的,此人在京城里尾巴夹得很紧,但是在下到各省、直辖市的时候,眼睛就长在头顶了,一有不顺就会百般刁难。

可是,张沛林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合适出头,被宋嘉祥惦记上那倒不是太要紧的事儿,关键是他没出头的理由——现在都快八点了,他总不能让张馨来找自己汇报工作不是?

“这样吧,你先联系一下陈太忠吧,”张沛林犹豫半天,做出了这个决定,“要是他没空,宋嘉祥还纠缠你,你就给我拨一下电话,也不用接通,我让我爱人给你打过去……”

张总最近高升了,紧张的家庭矛盾有所缓和,尤其是他爱人知道张馨傍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年轻人,心里也就不怎么记恨这女娃娃了,他相信自己开口的话,老婆还是能给自己个面子,找借口打个电话给张馨,比如说一起出来宵夜什么的。

张馨又打个电话给陈太忠,结果陈太忠那边一听就说了要过来,挂了电话之后好久,她都没有回包间,而是静静地站在走廊里,独自咀嚼着那丝被人关爱和呵护的温馨——这种感觉,有多久没有过了?

不成想,宋嘉祥见她上个厕所就不见了,居然推开门走了出来,见她在走廊里站着,就上前去拉她,“怎么,领导都没喝好,你就躲出来了?”

张馨身子一侧,让过了他的手,径自向包间里走去,这个行为让宋司长越发地不爽了。

麻痹的,也不知道装什么纯呢——你要不是岔开大腿让某人爽了,凭你一个小小的机房工作人员,就能干了数据部的经理?别人爽得,我就爽不得?

宋司长很生气,后果自然就很严重了,等他走回去之后,微微暗示一下,就有电信的其他领导上前跟张馨碰杯,张馨有心不喝,可是能陪着司长喝酒的,又有几个等闲之辈,岂是她一个小小的副科扛得住的?

反正,电信的一干人等起哄架秧子,张馨却是坚持每次碰杯都浅尝辄止,马局长正好借了这个机会,冷嘲热讽邓总几句,邓总的脸拉得能赶上驴脸了,可是碍于宋嘉祥,却是偏偏发作不得。

“不喝了,真的喝不动了,”见到马局长亲自端着酒杯来敬自己,张馨是再也扛不住了,跌坐在那里发呆,“马局长,您容我缓一缓成不?”

在酒场上,这要求倒不算太高,可纵然如此,也有人小声嘀咕,“才是个副经理,就坐着跟马局长说话……”

麻痹的,这是人家小张扛不住了!邓总听得真是睚眦欲裂,要不是念着宋嘉祥还能查到自己头上,他真的早就发作了,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们这么欺负人的。

就在这时候,三个女人推门而入,带头的是个比较娇小的美少妇,包间现场闹哄哄的,居然没人注意到有人来,坐在上首位的邓总却是注意到了,禁不住眉头一皱。

雷蕾见到张馨已经喝得脸红扑扑的,眼神也有点发直了,可身边还站了两个男人端着酒杯等着,登时就恼怒了起来,也不管其他人,走上前就拽她,“走,跟姐回去醒醒酒。”

“我说,你谁啊?”一边说怪话的那位走过来就拽她,没办法,大家都喝得不少,有点拉拉扯扯的也不是占便宜的意思,“领导还等着跟小张碰杯呢。”

“拿开你的脏手,”雷蕾哪里吃他这一套?身子一侧就让开了,怒视着他,“领导?只会欺负女人的领导?”

“蕾姐,”张馨一见到她,眼泪就流下来了,扶着桌子勉力站了起来,“我真的不能喝了,扶我回家吧……”

这下,宋嘉祥不干了,坐在那里扬着下巴斜睥着雷蕾,“我说,你哪个单位的?这是兄弟单位的会餐,关你什么事儿?”

“我是《天南日报》的记者,”雷蕾从手包里摸出一个证件,晃了一下之后收回去,冷冷一哼,“张馨是我妹子,我警告你,你要识趣一点,这件事就这么算了,要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天南日报》的记者?”宋嘉祥先是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扶桌子就站了起来,伸手就去推她,“哈哈,吓死我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部里下来的,跟你们市长平级,切,给我滚远一点!”

部里的下到省里,就有这份自信,就像省厅的去了下面地市一般,你是省党报的记者又怎么样?就算你有胆子写,你报纸也得有胆子登是不是?

雷蕾却是没想到,这看起来牛皮哄哄的家伙,居然会毫不客气地动手,幸亏刘晓莉也跟了过来,抬手扶住了她,刘记者怒视着宋嘉祥,“部里的,信产部的是吧?报出你的姓名!”

在泼辣上,刘晓莉真的胜出雷蕾不少,她本就是小报纸的记者,没几分泼辣劲儿也混不到眼下这地步,所以,就算知道对方是“跟市长平级”,心里也不怕——大不了最后陈太忠出来,不信摆不平这厮。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问领导的姓名?”一边倒有人要过来推搡她了,宋司长都动手了,旁人自然要紧跟领导的步伐。

“我也是记者,”刘晓莉冷言回答,不过,她的表情虽然冷厉,心里却也有点犯憷,这一帮人都喝得不少,一时她就不敢报《天南商报》的名头,只求借雷蕾《天南日报》的光了,“信不信我给你们曝光?”

“曝光?一边呆着去吧,”马局长一听这位也是记者,心里就有点虚了,可饶是如此,他也要将场面撑下去,只是言语间还是注意了一点分寸——这就是所谓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我们兄弟单位聚会,你要曝什么光?”

“够了,马局长,”邓总终于憋不住了,拍案而起,“人家小张不能喝了,就放人家回去好了,扯来扯去的有失身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