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4章 暴走的女人们(上)

“不用了,你俩去吧,”刘晓莉的反应很快,她和雷蕾关系算是很近了,知道她常跟别的女人一起陪陈太忠,刘记者倒是不知道那些女人的姓名,不过这个张馨……听起来很有可能啊,“你要不放心小汤,我先把她送回去。”

“需要……不需要我一起去吗?”汤丽萍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这话,她不想回去,最起码,她还想跟他说点什么——事实上,她并没有想好自己到底要说些什么。

不过,陈太忠现在可是没心思纠结她了,闻言笑着摇摇头,“算了,又不是打架……就算是打架,你这小胳膊小腿也不顶用。”

“陈哥,你可能不太方便露面,我跟蕾姐去吧,”汤丽萍终于想通了,她就算得不到什么,跟陈主任的女人们处好关系,也是不错的,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雷蕾,“蕾姐你说呢?”

不知不觉,她已经将那个未曾见面的女人,定义为陈某人的女人了,而其他三人居然就都这么默认了,连雷蕾都没觉得意外,而是笑着点点头,“小汤既然这么想,那你坐我的车吧,晓莉你……”

“我也去吧,蕾姐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刘晓莉笑着点头,小汤都去了,她肯定没不去的道理,从姐妹关系上讲,她没有袖手的道理,而且陈主任能用到她的地方也不多。

当然,大家都知道陈太忠不合适出面了,那么,三个女人挤进捷达车,林肯车在后面远远缀着,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张馨是跟着素波市移动的一帮同事们去电信酒家喝酒的,省移动才刚刚组建完毕,肯定没有自己的接待宾馆,大家以前又都是电信局的,来电信酒家喝酒很正常——事实上,市移动现在的办公地点,都在素波市电信局楼内。

任命通知针对的不止一个人,大家都是先来报道,并且熟悉工作,今天张馨回来,正好大家也沟通得差不多了,就说着新同事应该一起坐一坐,中干以上先搞个聚餐。

张馨虽然是最后回来的,可是她是实实在在的中干,而且扶正的可能性极大,大家又都知道她是省移动大老板张总的人,自然会招呼上她一起去——而同时,张经理也不可能自绝于人民不是?

晚上大家喝酒喝得也很开心,新人新公司,能上任的自然都是佼佼者,愿意为此痛饮几杯的,绝对不止三五个人,这可是光明正大的庆祝。

九号厅是两张桌子的包间,领导们和部门正职一张桌子,部门副职又是一张桌子——其实总共才十三个人,很多部门连副职都没定下来,不过,不如此也体现不出等级来不是?

当然,没人敢让张馨坐到副职那一桌去,再说了,喝酒聊天口花花的时候,桌上有个美女真的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嗯,再加上两段荤段子就更妙了。

大家开心,张馨也很开心,喝了一个小时了都觉得意犹未尽,按照小说定律,在此时踹场子的就该来了。

说来还就来了,旁边正好是素波电信局的人在吃饭,刚好,素波电信局的马局长,跟这新上任的市移动老总有点不对付——两人以前都在市电信局,一是局长一是第一副局长,明争暗斗好些日子了,结果副局长在拆分之后,跑到市移动当总经理了。

这两位在一个单位的时候就很别扭了,今天马局长在接待贵客,听说隔壁是市移动的在会餐,中层干部加上副的都没凑够两桌,就有心看对方的笑话,派了几个人去敬酒。

要说这移动和电信的关系,那真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本是同壕战友,现在做了冤家对头,可偏偏的,双职工在电信局的,注定是一在移动一在电信,这样的关系真是有些难以形容——简单来说,就是马局长所在的这一桌里,有人跟隔壁不少人的关系还不错。

过去敬酒的,不多时候就回来了,说起市移动居然是那样的人都能做了市场部经理,小小的机房管理员都能主持了数据部工作……

反正,就是无情的调侃了,刚拆分时能调去移动的,多半都是小年轻和在电信局混得不怎么如意的,要说底蕴远远无法跟电信局相比——毕竟电信基础建设,三年两千亿的投资到现在还没完工呢。

就算隔壁那些人是中层,也多是在电信不怎么起眼的,马局长听得眉飞色舞,主位的信息产业部安全生产司宋司长也是微笑着不语。

宋嘉祥司长是下来检查安全生产的,视察已经结束了,今天是素波电信的马局长请客,拉着他去永泰山游玩兼消暑了一趟,回来就不算早了,在电信酒家吃点便饭。

陪领导吃饭,就要看领导的做派,宋司长很和善也很亲民,见了酒店的漂亮服务员,都能调侃两句,“银杏红枣汤里多放点红枣,那东西壮阳,”服务员面红耳赤地点头,换来的是宋司长开怀大笑。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有宋司长带头,别人说起笑话来,也是生冷不忌,桌上倒是有俩女同志,不过这二位讲荤段子的水平,比男同胞也不逊色——行业内的风气,原本就不如机关严谨,更何况,这种事在机关也是常见的?

所以这一桌就显得其乐融融,说着说着,就不知道谁提起张馨来了,大家都已经知道,那个机房管理员主持了数据部的工作,不过这次谈的,却是张经理如何美艳迷人——啧啧,这女人也不知道让谁痛快了一下……算了,不说了,反正人家也离婚了不是?

听着听着,宋司长就笑了起来,说不得扭头看一下马局长,“老马,人家市移动的台子搭起来了,你这电信老大哥,也得捧一捧场嘛……咱鼓励的是良性竞争不是?”

“那是那是,”马局长欣然接受了领导的指示,他对去隔壁是无可无不可的,不过,既然宋司长有这个意思,那他跟着领导过去,还能顺便挤兑一下老邓,何乐而不为呢?

这两位领导要相伴着过去,少不得又要有几个人跟着凑热闹,虽然大家以前都在电信,现在分家了,过去涮一涮对方也正常——你们搞一搞清楚,谁才是老大哥。

九号厅这两桌人,已经喝了不少了,大家心里高兴不是?一个个信誓旦旦的,要在不久的将来如何如何,将升职的喜悦化为奋进的动力。

张馨喝了也不少了,原本她就不算很能喝,以前在家都滴酒不沾呢,现在也就是单身走上职场了,又整天跟陈太忠这酒鬼厮混在一起,才开始慢慢地锻炼起来。

正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推门的是马局长,而他身后,宋司长端着个酒杯腆着个肚子,慢吞吞地走了进来,接着呼啦啦走进四五个人来。

“老邓,会餐呢?”马局长皮笑肉不笑地冲市移动的邓总点点头,“这是部里安全司宋司长,听说你们的中干都到齐了,过来指导一下大家的工作。”

这话说得皮里阳秋的,尤其是“中干到齐了”五个字,真的是要多阴损有多阴损了,可是那些不明就里的主儿,还偏偏地就听不出毛病——他们只能听到马局长对宋司长的尊重。

邓总跟他明争暗斗多年,岂有听不出这个的道理?不过,眼前有部里的司长站着,他根本没心思计较、也不敢计较,说不得站起身迎了上来,紧接着,两桌人齐齐站了起来,不过他们也只有起立的选择,连套近乎的资格都欠奉,那是厅级干部呢。

“好了,大家不用拘束,”宋嘉祥伸出一只手,轻描淡写地同邓总握一握,又笑吟吟地一摆手,左右看一看,“哈,一帮年轻人嘛,老马,你们这电信老大哥要努力,年轻人有活力,被人追上,你可就没面子了。”

严格来说,他这话算是比较中立,偏向马局长一点也不算很多,同时,他也给了双方自由发挥的机会,毕竟都是归信产部管的,太厚此薄彼了并不好。

下一刻,他就冲邓总微微扬一扬下巴,“怎么,不把你手下的年轻俊杰给我介绍一下?”

邓总此刻还能有什么选择?只能一一介绍了,不过显然,他介绍了一号桌的人就足够了,二号桌那几个副职,就不要在领导面前多罗嗦了吧?

一号桌上还有个风韵犹存的少妇,那是客户服务部的经理,可是跟张馨比起来,她就差得多了,张经理原本就美貌动人,现在多喝了两杯下去,雪白的肌肤微微透出些许的粉红,真是要多迷人有多迷人——她的皮肤原本就敏感得很。

再加上她高挑的个头,苗条却又不带半分骨感的身材,说实话,除非是瞎子,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忽略了她。

“这个小同志很有意思,”宋嘉祥一眼盯上了她,知道这就是那离婚的美女了,说不得笑吟吟地走到她身边,“不但长得漂亮,看起来业务能力也很强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