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1章 公私

黄汉祥对陈太忠的问题,没有过多的解释,笑过之后才哼一声,“嗯,你做得不错,有什么事儿,晚上见面说吧。”

“晚上见面?”陈太忠可是能听出来,黄总现在的心情不错,少不得笑着问一句,“黄二伯您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这么高兴?”

“邢昶跑了,”黄汉祥笑吟吟地回答他,“嗯,我这就快没什么事儿了……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扫尾了。”

老黄这眼界,都能知道邢昶?陈太忠越发地觉得纳闷了,又笑着聊了两句之后,挂了电话之后又给支光明拨个电话,打听此事。

支总自然也知道了此事,不过他还是有一些感慨,“唉,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幸亏我收手早,说实话,我现在有些感激那几个断我财路的家伙了。”

“呵呵,你没事就好,”陈太忠才这么一说,又发现有些不妥,“不过据我了解,这次事儿挺大的,要是有人找到你的话,需要帮忙你只管开口。”

“已经有人找我谈过话了,毕竟我收手了没几年,”支光明在电话那边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反正,太忠主任你这话我记住了,咱做兄弟的,感谢什么的就不说了。”

“那是,没必要客气,”陈太忠听得笑一声,“找你谈话的人,客气不?”

“中纪委的,怎么可能客气了?”支光明敢欺负天南纪检委的,可是对上这种主儿实在硬不起来,“不过,应该就是随便问问,他们想动我,也得过了陆海省这一关……说句良心话,幸亏老邢跑了,大家也都安逸了。”

又聊两句,陈太忠才收了电话,见唐亦萱已经将碗筷盏碟摆放好了,正双手托腮凝视着自己,禁不住对她歉意地笑一笑,“不好意思,真的事儿太多了……”

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开手机,可是,随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有些事情又耽误不得,所以他就不怎么在意了——今天的事儿倒不是很着急,可是他的事情太多了,万一回头忘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像招保洁员的事情,就是被他遗漏了,不但导致在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人手紧张,保不齐他还得为此事专门回一趟凤凰,要不说有些事情就算不急,也不能耽误呢?

唐亦萱却是没有在意,而是冲他微微一笑,“我发现你认真起来的样子,很帅……有点让我想起老书记最后的……”

“你给我闭嘴啊,”陈太忠脸一沉,白了她一眼,“别的都好说,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的脑袋里不许有别的男人。”

“呵呵,”唐亦萱笑了起来,抬手端起了酒杯,“来,吃饭吧,我发现啊,男人就是不能惯,现在连老书记都不让我提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的笑容背后,半是温馨半是沉醉,显然,她也逐渐地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并且乐在其中……

黄汉祥说的晚上坐一坐,并不是晚饭时间,而是八点以后,他又喝得醉醺醺的来了陈太忠的别墅,似乎他已经将这里视为他饭后休闲的场所了。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是刚应酬回来,按着惯例,伊莎和张馨是打下手的,沙发边上坐着的就是黄汉祥、陈太忠和凯瑟琳。

“跟她说了吧,最近多跑一跑项目?”黄汉祥一看到普林斯的老总,就又想起了自己的交待,“人家对你不错,太忠你得多帮一帮她。”

凯瑟琳听中文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听到这话,眼中登时就是亮光一闪,陈太忠看得心里就有点想笑——傻丫头,人家是有别的想法呢,你不过是被捎带着赚点小钱。

当然,他私下可以这么想,却是不能这么说的,不管人家老黄的动机是怎样的,可是凯瑟琳确确实实能得到实惠,做人要知道感恩。

等凯瑟琳敬了黄汉祥两杯之后,黄总不跟她喝了,“不行,你穿得太少,晃得我眼晕,太忠,还是咱俩喝吧。”

陈太忠听得就笑,凯瑟琳那两团真可算得上人间凶器,又穿了低胸的裙子,探身敬酒之际,白花花一大片还颤颤巍巍的,是个男人就得眼晕,“对了,黄二伯,你说的那个中金,到底是什么背景?”

“它是什么背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性质的公司,你掺乎不起里面的事儿,”看得出来,黄汉祥今天的心情很是不错,大概还是他的禁足即将告一段落的缘故吧,“这么跟你说吧,要不是我不喜欢某些人的做事风格,我现在估计也在类似的一个公司里。”

“万一出什么差错,我就是替罪羊了,是这样吗?”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一句,还不忘记往大嘴里灌两口啤酒。

“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黄汉祥不想说得太细,可是又没办法不说,犹豫了一下方才发话,“听说你不太喜欢跟有关部门打交道?”

“您连这个也知道?”陈太忠微微一惊,不过这惊讶,也仅仅是写在脸上的,黄家想了解他的话,那真是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的事儿。

想到黄总此人虽然毛病多多,但骨子里是很爱国的,他就有点讪讪,“其实,我不想沾他们,主要是怕麻烦。”

“嗯,能理解,很多人都这么想,”黄汉祥点点头,也没表现出什么意外,“嗯,你要沾上类似的公司,比你沾上情治机关要惨得多……到时候甩都甩不脱。”

“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长叹一声,他是真的明白了,“所谓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那是个没有退路的行当,对吧?”

“对,”黄汉祥低头喝酒,不再说什么,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微微凝滞了一下,显然,他想到了某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那我私人搞成不成?”陈太忠冲凯瑟琳努一努嘴,“我俩联手去折腾,个人的事儿,别人总不能说什么了吧?”

“那当然,”黄汉祥侧头看凯瑟琳一眼,他也知道这个美艳的女老板身后的势力,一时还真的有点羡慕陈太忠的福气,这女人在北京混了那么久,最后还是便宜了小陈啊。

“你要个人搞我无所谓,不过要交保护费,”黄总伸出手,笑着搓动一下,“我不要你的,给小雨朦准备点嫁妆钱,一成的干股,没问题吧?”

“其实……赚不了多少的,”陈太忠的脸就苦了起来,黄汉祥看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其实他也知道,这小子是逗自己开心呢,几百万的房子说送就送了,也不差这一点吧?“必须的啊……你打算搞多大?”

以黄汉祥的眼皮子,听清楚可能涉及的金额,也禁不住微微张开了嘴,好半天才像刚认识凯瑟琳一般,上下打量她几眼,“几十亿美元……你倒有两下。”

这件事带给他的印象,还真的不是一般地深刻,直到临走的时候,都不忘记叮嘱陈太忠一番,“上千亿的并购,你千万不要答应任何公司的联系,我这是为你好,有些人随便动动嘴皮子,你连渣都剩不下……”

切,我连渣都剩不下?连渣都剩不下的不知道会是谁!陈太忠心里很不屑,但是黄总这话真的出自好意,他当然只有含笑点头的份儿了。

黄总才一离开,凯瑟琳就憋不住了,扯着陈某人问东问西,非要弄明白黄汉祥那话是什么时候说的,为什么你就不肯早告诉我,“难道你不想早一点给我惊喜吗?”

“你知道个什么?”陈太忠瞪她一眼,可是心里的话还没办法说出来,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有些事情你根本不懂,反正……是你的总是你的,着急什么?”

“可恶的政客,”凯瑟琳被他的话顶得直翻白眼,不过显然,她心里的欢喜远大于不服气,不管太忠出于什么目的隐瞒了自己,但是毫无疑问,若是没有他出力,她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这个她非常确定,“好了,我要去洗个澡……一起去吗?”

陈太忠才要点头,猛地发现一边的张馨似乎欲言又止,说不得看她一眼,“怎么,有事儿?”

“我……可能我明天就得回去了,”张馨走过来挨着他坐下,一探手揽住了他的腰肢,将圆润的下颌放在他的肩头,“任命下来了,我得回去报到了。”

她这次来也是偷空来的,等了好几天才等到他回来,不成想今天张沛林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任命通知已经公布了,“素波分公司数据部第一副经理,主持数据部工作。”

“嗯,等一等吧,我估计也要回去,”陈太忠叹口气,他原本是想将选人的事儿交给张爱国操作的,可是转念一想,且别说小张扛得住扛不住领导的关系,只说交给他就名不正言不顺——科委的一个副科长,凭什么帮驻欧办选人?要是交给劳动局的周无名,那倒勉强说得过去。

不过,他在北京还有点事情没办妥,是关于科委大厦鲁班奖的事情,“明天联系一下邵国立,看他帮我找到中建的关系没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