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80章 所谓舆情

做土棍,也是有做土棍的好处的!见那位和韦明河悻悻然离去,陈太忠心里禁不住生出几分沾沾自喜的感觉。

凭什么每次顾全大局,应该讲牺牲的就是我?陈某人这份冤屈憋得已经很久了,今天猛地发现,自己若是硬按着自己的利益行事,那别人也就只能被动地“表示理解”了。

这个法子还真的不错,挺好使的,陈太忠细细琢磨一下,发现事实确实如此,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他若是到某个乡镇办事,遇到这种只顾本单位利益的主儿,他最多骂个“小集体主义严重”,估计连找人家后账的兴趣都没有。

组织上一直是反对山头主义和小集体主义的,但是这个现象不但真实存在,更是屡禁不绝,所以,若非牵扯到大事,大家也就都能表示理解,连毛老人家都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嗯,以后得让别人多来理解我,陈太忠默默地做出了决定,下一刻,他就又将电话打给了许纯良,“纯良,你可太不纯良了,悄悄地给你提点好主意,你倒好,吵吵得满大街都知道了!”

“啧,你怎么说话呢?”许主任听得就不满意了,这家伙有个毛病,爱叫真,他信奉的是君子绝交不出恶言,一般跟陈太忠玩闹的时候倒无所谓,可是劈头就吃这么一句,他就有点受不了,“谁告诉你我乱说了?”

还说你没乱说?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了,少不得将自己这边遇到的事情一说,“……明河都找到我了,你还说没你的事儿?”

“我跟他关系很一般,”许纯良听得就有点底虚,不过嘴上倒也不服软,“真的,我没跟任何人说,我只是问了问我老爸……他要是问别人,那我也没辙不是?”

哦,看起来是错怪了纯良了,人家老爹为了儿子的前途,找人打问了一下,结果消息在小范围内流传开了,陈太忠得出了正确的结论——最起码他认为正确。

“那许书记也该注意一点嘛,”他有点不高兴,“这消息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对我来说就至关重要,大家都知道了,那我到哪儿赚钱去?”

“行了吧你,不拿到一手资料怎么赚钱?商场对把握时机的要求,一点也不逊色于官场,离了你,别人可是玩不转,”许纯良顶了几句之后,也有点心虚,说不得就转了话题,“对了太忠,国庆节能保证回来吧?”

“这可不好说,”陈太忠也不愿意因为这点小事跟他认真,“我还想在驻欧办搞个活动呢,要不你来巴黎好了,给我捧场。”

“那可不合适,咱科委也有活动呢,”许纯良叹口气,“而且到时候,疾风助力车估计第五万辆就下线了,正好迎接祖国五十年大庆,章尧东定了要来。”

“五万辆?”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电动助力车厂生产才四个月,在他印象中,六月份的销售好一点,也不到两千辆,七月份的他还没数据,不过不管怎么说,五万辆助力车……就算每辆车卖两千,那也是上亿的销售额了,“这么快?”

“咱在省台打的广告,效果好啊,”许纯良听得就笑,“戏主任的形象也很好……嗯,这个月初步估计,能卖出一万五千辆。”

“不会吧,效果这么好?”陈太忠听得真有点咋舌了,“有这样需求的话,九月底到达五万辆,还真的差不多。”

“嗯,关键是最近对于禁摩令,媒体上争得很厉害,”许纯良含含糊糊地回答,反正就是那点事,大家都明白的,“有的记者说,这么搞就断绝了摩的、麻木的生意,真是多事……平时就见他们报道黑摩的载客,影响天南的形象了。”

“我记得咱俩有分工的吧?”陈太忠听得就笑,“交通厅的崔洪涛已经说了,会积极配合,你负责的警察厅那边……没搞定吗?”

“差不多了,只差一个专项整治行动了,”许纯良闷声闷气地回答,“其实这些报道,都是兴隆等几个在天南占据市场份额比较大的摩托车厂家搞出来的,记者嘛,收了谁的钱,自然要向着谁说话。”

陈太忠嘿然不语,对于这种事他没什么话可说,记者这个行业原本就是如此,得人钱财替人消灾,尤其是这种涉及民生的社会问题,就算省里的宣教部也不好过多干涉。

只不过,对这种事情,大多数人只当是记者履行了舆论监督的权力,却不知道人家说话的目的未必就是真的出于义愤,舆情原本就是用来被利用的。

“纯良,帮我选人吧,”陈太忠觉得这个话题有点闹心,真的不想再谈,于是就岔开了,“驻欧办要招四个保洁,我懒得专门回去一趟了,你帮我把一把关?”

“这个我不管,”许纯良的回答,是要多干脆有多干脆,“驻欧办的事情,你不要找我,科委有什么事儿,你尽管说。”

这家伙看起来和善,其实真的很死板的,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对了,电动助力车要搞有奖促销的话,一定要记得考虑欧洲游……嗯,肯定是驻欧办协办,这个总没问题吧?”

“你这家伙,就吃大户吧,”许纯良终于笑了起来,自打一开始,他就被太忠训了一顿,心里这份郁闷一直持续到现在,直到听这家伙开始开口化缘,心中的那份纠结才彻底释放出来,“要不要一二三等奖全是欧洲游,档次以时间长短划分?”

“那好啊,还可以按人数划分,”陈太忠听得就笑,“哈,特等奖欧洲三人双飞十日游……呃,三人双飞?”

“那样的话,买了助力车都得让老婆揪着耳朵退货了,”许纯良被他这个玩笑逗乐了,许主任人虽纯良,可接触陈太忠、高云风等不良分子久了,也知道这话代表的歧义,“行,一等奖二等奖就是欧洲游好了……嗯,应该搞有奖促销。”

合着你还没想到有奖促销呢?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助力车厂那是企业,是企业吖,纯良这个主任做得,那是不如哥们儿在的时候认真负责。

不过,这个电话一打,他心里那份郁闷算是撒出去了,能证明不是许同学泄密的,他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至于说这次泄密能不能影响到凯瑟琳股市扫钱的计划,那就不是很重要的事儿了,钱财这东西,终究是身外之物不是?

不成想,他不计较,许纯良却是认真了,不多时,韦明河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我跟你说一下,我这消息可不是从纯良那儿得到的……”

敢情,这消息韦处长还是得自于中金的那位,那位据说是跟许家有点交情,知道了这个消息,就想开展一下业务,打听了一下,知道韦明河才跟着陈太忠从欧洲回来,就扯着他前来了。

因为之前有夺取振鑫集团的合作,韦处长就认为,太忠对某些势力攫取财富不会持反对态度,所以才直接找上门来,不成想却吃了一个硬邦邦的钉子。

不过,他也没因此生出多少气来,一来两人关系确实好,而中金的那位怎么说都是外人了,正是“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的意思。

而且,这中金毕竟是挂了中字号的,就算此事能操作,到最后也不能全落进个人的腰包——韦明河非常相信,他自己要是个人出资,太忠绝对不介意带挈自己一把。

事实上他打这个电话,也未尝没有这个意思,前一阵他将振鑫集团出手了,仅他自己就干落了七吨多,再加上往日的积蓄,基本上能凑出一个整数来。

同时,他还能从许纯良和苗毅勇那儿筹点钱,再凑一个整数也问题不大,两个亿的资金——估计也能在那件事上小小跟风一把了吧?当然,许纯良若是也想参与,那就再加一个好了。

不过,这些话都是要再见面才说的,所以他就要约陈太忠坐一坐,“……那家伙不会说话,现在马上就中午了,一起吃饭吧,我这边就一个人,你随便……”

“中午肯定不行,回头吧,”陈太忠听得笑一声,他昨天晚上撇了张馨和凯瑟琳等人,今天再不出现就不合适了,所以他答应了唐亦萱,中午去“我们的宫殿”吃饭。

只是,赶到那里之后,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妥当,犹豫半天,还是给黄汉祥拨了一个电话,总算还好,黄总这次接电话比较及时,“是太忠啊……什么事儿?”

陈太忠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无非就是中金的人想通过自己,在国外的股市上兴风作浪一番,黄总听了之后,沉默一阵才发问,“那你打这个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

“我拒绝他们了,说他们带不给凤凰收益,”陈太忠知道他说话的习惯,所以回答得很直接,“我主要是想着上次曼雷的事儿,您提醒过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

“哈哈,”黄汉祥听得就在那边笑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