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77章 国际接轨

说实话,陈太忠对别人撬自己的人的行为,是相当不满的,可是他不方便对此事表示出认真来,原因也很简单,他不想让刘园林感觉到自己的欣赏——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我的驻欧办是宁缺毋滥,别以为离了谁谁就不能转了似的。

不过,有一个劳动厅的大厅长打招呼,一个小小的导师还能认真不成?他是这么认为的,当然就要这么撺掇刘园林。

“我的导师……”刘园林听得就是长叹一声,很明显,他想说点什么,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来,“算了,一日为师……终究是我的老师,我也不说了,这一点上,我叔叔帮不上忙,我让您失望了,对不起陈主任。”

哈,小伙子不错嘛,陈太忠听得心里一乐,这年头研究生多过狗,可是在受了委屈之下还知道尊重老师的,真的不多了,所以他的心里越发地有点赏识此人了。

“好了,今天晚了,明天你联系我吧,”他懒洋洋地哼一声,“到时候你把具体情况跟我说一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想一想办法。”

今天其实还不晚,不过显然,陈某人的心思已经不在那上面了,倒是唐亦萱轻轻推他一把,“有正经事儿就去办,反正我一时半会儿又不走。”

“春宵苦短,跟你在一起,再多的时间都不够用,”陈太忠笑一声,伸手轻浮地去勾一下她的下巴,“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儿,他要值得帮,找个人打个招呼不就完了?”

当晚,两人在“我们的宫殿”相拥而眠,陈某人和小萱萱认识这么久,却是头一次交胫叠股地过夜,其间旖旎自是不用再提,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看着身边海棠春睡一般的佳人,他都有点不敢相信……我就这样搂着她睡了一晚上?

唐亦萱睡得极轻,又是习惯了早起的,若不是夜里恣纵得有些过度,早就该醒了,现在感觉到他在自己身边辗转,睫毛抖动两下,睁开了双眼。

一睁眼,她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说不得又闭上眼睛向他怀里扭一扭,嘴角泛起一丝满足的微笑,将手臂搭在他的宽阔的背脊上,任两人赤裸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嗯,我再眯一会儿……”

眯了不到两秒钟,她似乎觉得还是有点不够舒服,于是抬起修长圆润的右腿来,搭在他的左腿上——看来小萱萱也有不雅的一面嘛。

陈太忠却是被她这个动作撩拨起了兴致,两人本就不着寸缕相拥着睡了一夜,年轻男人早晨起来,总要有正常的反应,眼下她这么暧昧的动作,导致她的门户大开着,他少不得就想尝试着把小太忠往前送一送。

“好了,不玩了,”唐亦萱轻推他一下,也不见如何用力,倒是嘴角的笑意,越发地明显了……

等两人收拾齐整,就是七点半了,陈太忠去厨房折腾早餐,唐亦萱斜靠在厨房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忙碌,心中竟然升起无限的柔情来。

“太忠,我真的不想回凤凰了,就在北京,时刻等你回家,好吗?”由于刚才激烈的晨练,她如玉一般晶莹的脸上,竟然透出些许的粉红,越发地显得娇艳动人。

“嗯?”陈太忠回头看她一眼,无声地笑一笑,“你不回凤凰当然好,可是我在北京的时间不一定比在凤凰多,而且,你不回去的话,别人会怎么说你?”

“哎呀,蒸水蛋是要用热水拌匀的,不是凉水,”唐亦萱实在见不得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走上前去帮忙,“哼,你就是一只大蜜蜂,飞来飞去地到处采花吧……”

“没有的事儿,哪儿有?”看着雪白纤细的手指轻捏着筷子,熟练地搅拌着,陈太忠轻笑一声,从后面轻轻环住她的腰肢,“我对你可是很专一的。”

“嗯,你对我专一,因为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都是一对多,”唐亦萱搅拌好蛋汤,将它放到笼屉上,打着火盖上盖子,“你那点事情,谁还不知道?”

不是吧,哥们儿也就只有这点爱好了,陈太忠听得很有点无语,才想问是那个长舌妇这么多嘴,不成想小萱萱又紧跟着来了一句,“我一直很奇怪,几个人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吗?”

“这个吧……咳咳,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过恣情纵欲的时候,人多了才能享受到真正放纵的快乐,”陈某人咳嗽两声,小心地措辞着,“我一直认为情和欲可以分开的……呃,你不是也想试一试吧?”

“要是想试的话,谁会是候选人呢?”唐亦萱居然没有生气,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敢让别人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吗?”

“要是蒙晓艳知道,她肯定不会说的,”陈太忠继续小心地试探,听到她没有生气,心里禁不住微微移动,“嗯,你不是一直想跟她搞好关系吗?”

“你太无耻了,”唐亦萱的身子用力一挣,甩脱了他的手,转身将他推出门外,“居然想这么恶心的事儿,我们俩是母女!”

“明明不是亲的,人家也不认你,”陈太忠在门外轻声嘀咕一句,却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叹息,说不得竖着耳朵一听,然而,以他的听力也不过隐隐听到几个字,“……我还以为会是小紫菱……”

吃罢早饭,陈太忠开着车来到驻京办,问起了凤凰市那边驻欧办的保洁人员选出来没有,张主任苦笑着答他,“嗐,别提了,听说那儿管吃管住,一年还能挣五万美元,大家都快把头打破了,你只招四个人,景秘书长那儿光条子就收了十几张,我说陈主任……没事你把工资定那么高做什么啊?”

“咱这也是跟国际接轨不是?”陈太忠哼一声,说句实话,他也不想给人这么高的工资,99年的五万美元,合人民币四十多万了,一年工资四十多万,随便放在任何地方都要令人咋舌了。

然而,陈某人是要面子的主儿,既然驻欧办是在巴黎驻扎,咱就得跟得上巴黎的人均收入才成,就算比上不足,至不济也要比下有余,否则本地的保洁人员跟自己的员工攀比起来,那岂不是灭了中国人的志气,涨了外国人的威风?

他开出的这个工资,要说高也真的不高,素波红星厂的人前一阵要焰火的尾款,提起来厂里曾经在伊朗接过军工的单子,去那里的技工只待了一年,回来每人最少都赚了七八万美元——提前完工还有奖励,伊朗人是很大方的。

当然,这两者是没什么可比性的,但是陈某人既然把此事上升到国家荣誉和民族自豪感的高度了,执意这么做,市里也没脾气——毕竟这钱是驻欧办自己出,走的不是拨款。

是的,这钱要走拨款的话,市里怕是一时半会儿就决定不下来了,像袁珏袁主任的工资倒是走的拨款,可是就算再加上补助,一年也不过才七千多美元,跟保洁工没法比。

有人说了,陈太忠这么搞,不是里外不分嘛,你别说,他还只能这么做,一个端着铁饭碗,一个是临时聘用的,待遇上有差别真的太正常了,身在体制里就要讲体制里的规矩,不能像外面人一样——袁主任你要觉得不合适,那就辞职来应聘,我也给你年薪五万,你干吗?

搁给半年前的袁珏,没准就真干了,可是现在的袁主任已经是副处待遇了,下一步的进步甚至下下一步的进步都可以预期了,谁是傻的不成?

而且,驻欧办跟凤凰招商办一样,也有奖惩制度,真要干得好了,一年弄个十来二十万美元也很正常——更多的也能发,不过是考虑到太多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议,一般来说差不多就行了。

当然,这个奖惩制度,保洁工就享受不到了,反正是各有利弊。

市里考虑到,若是能发这样金额的工资,不但能体现出驻欧办的实力,对那些前去打工的人也是一种制约,最起码那些人万一受到了不该有的诱惑,高工资也能抵挡一阵,终于就没再在此事上吱声。

段卫华一回去,就将此事交给了景静砾,而这消息几乎在瞬间就传遍了市委市政府,年挣四十万的清洁工,还是在巴黎上班……

可以想像得到群情的激奋,甚至党史办的副主任,副处级别的李大姐都歪嘴了,“陈太忠这不是乱搞吗……不知道我这五十岁的保洁,他要不要?”

她这虽然是怪话,却也有叫真的意思,陈太忠若是真要,恐怕她还真的敢去——党史办是养老的地方,要啥没啥,还不如索性挂职前去,辛苦上两年,也能给孩子们赚点花销。

这种小花絮实在太多了,那也就不用提了,景静砾还说要在报纸上登个小广告呢,谁想根本用不着,写条子、打电话和找上门的实在太多了。

保洁是个地位低下的工种(注),可是皇帝身上还有三个御虱呢,就不兴人家领导有两门穷亲戚?而且这工种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只要是个人、经过简单的培训就能上岗。

(注:不得不声明,这是时下的看法,不代表风笑本意——风笑一向信奉“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看不惯的朋友理解一下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