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76章 进股市?

说实话,陈太忠虽然是招商办的副主任,但是他对资本运作的认识并不比一般人强多少,听到凯瑟琳喋不休,他实在无法接口,说不得就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你认为,德国人有德国人的传统,所谓大势……是可以借用的。”

“所以,这件事现在发展得很模糊,看不清方向,”凯瑟琳认可他的说法,不过她也有她的看法,“我有一种预感,德国人最终会扛不住的。”

“要是他们扛住了呢?”陈太忠哼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听到她装神弄鬼的话,就按捺不住心里那抬杠的欲望。

“要是扛住的话,那么,只能想办法顺手在股市上捞一把了,”凯瑟琳听得就笑,“我现在就去筹措资金,你不打算参与一下吗?”

“参与……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陈太忠犹豫一下,他对股票这东西一向不感兴趣,或者是不喜欢那种投机的心态吧,当然,这跟他不熟悉资本运作也有关系,“真的能挣几亿美元吗?”

“这个可能是存在的,不过那样操作的话,风险会加大,”凯瑟琳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注入,不引起关注是不可能的。”

“帮我买厂子,你就只能找到十亿,”陈太忠听得越发地不满,禁不住抱怨了起来,“去炒股就能找到几十亿,真有你的啊……”

“这两者是不同的,”凯瑟琳才待细细解释,不成想那边的电话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她悻悻地哼了一声挂上电话,正好门被推开,伊丽莎白走了进来,“老板,昨天的那个刘厅长来拿资料了。”

“哦,请他进来吧,”做老板的笑着点点头,一时间也没了跟某个小气男人计较的心思,这男人的魅力实在太大了,轻描淡写地暗示一下,一个厅长就主动找上门来要资料——她实在无法跟他认真。

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侧头一看,发现小萱萱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于是清一清嗓子,笑着解释,“嗯,美国客户……想邀请我到欧洲的股市上兴风作浪去。”

“你不用解释,”唐亦萱微笑着摇一摇头,不过那笑容看在某个心虚的人眼里,怎么看都像是大有深意的样子。

不过还好,下一刻她就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照你这么说,你们科委的闲散资金也有个去处了,是不是能考虑拿钱出去炒一下股?”

“什么?”陈太忠被她这建议吓了一大跳,犹豫了一阵才轻声发话,“那可是公款来的,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觉得问题不大,”唐亦萱抬手掠一下额前的秀发,开始认真地组织语言,“市政府既然能组建商业银行,科委为什么不能手里的资金利用起来,让它变活?只要程序足够完善,别人想拿这个做文章,也不容易……”

“可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啊,”陈太忠嘴里虽然还在犹豫,手上已经在按号码了,“算了,跟纯良说一声吧。”

“能有几十亿美元在股市上兴风作浪,我真的看不出什么风险来,”唐亦萱微笑着摇一摇头,“只要她知道适可而止,不要太过贪心就好了。”

许纯良接到陈太忠这个电话,也是有点不可置信,“不是吧,太忠你的意思是说……拿咱们的钱去炒股?”

许主任的思维是比较传统的那种,虽然年纪轻轻,但做事却非常讲究循规蹈矩,听陈太忠说完也不表态,“这个情况,让我落实一下再说吧……”

挂了电话之后,唐亦萱才幽幽地叹口气,她能提出这个建议,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当年正林液压件厂上市,正赶上行情不好,他们从股市上圈来的钱,直接又扔进了股市里,这么做也没人说他们不对……”

行情不好,那真的是什么都白扯,正林液压件厂是天南省上市比较早的公司,原本是想将股市上圈来的钱更换设备,研发新品的,那董事长原本是想硬上的,怎奈被正林的地委书记硬生生地拦住,不许他上设备。

那一任的书记虽然工作作风比较粗暴,但是人很正直,为此甚至不惜跟省里的领导叫板,最后大家相互妥协一下:既然现在不合适改造设备,那先把钱扔进股市去生小钱吧。

这就是行政命令对企业的干预了,同时把从股市上圈来的钱留在股市炒股,也是违背了企业上市的初衷,但是现在液压件厂的工人说起那位书记,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决定,留下了钱,几年之后液压件厂才有了翻身的机会,现在也是正林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粗暴的行政干预和违规股市操作,居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说,这事儿还真的透着几分滑稽。

当然,公家的钱明目张胆地炒股,赔了的话麻烦就大了,所以正林那边恪守着一个规矩,资金不炒股,只买中签股,那个年代能上市真是极宝贵的资源,只要股票上市是必涨无疑,不存在一开盘就跌破发行价——甚至,开盘只翻一个跟头那都算表现不好的了。

就借着这庞大的资金购买中签股,液压件厂将生产勉强维持了下来,后来终于等到了好行情,有人说那地委书记后来被冷藏跟此事不无关系,但是省里从来没拿违规使用资金做过文章,不过那就是题外话了。

唐亦萱举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陈太忠,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变通的,科委的资金既然能组建一个基金,为什么不能再组建一个金融投资基金呢?

“也是啊,”陈太忠心里也认为她这个建议不错,心说现在科委要还是我当家,少不得就要操持一下此事,可是既然是纯良在管理了,那我提个建议也就算了。

凯瑟琳说了,这次沃达丰对曼内斯曼的收购,涉及的收购价值超过千亿美元,有她肯尼迪家的背景,若是只想从中间小小捞一票的话,真的太简单了。

当然,这小小的一票只是说利润少,以科委的资金面,投两三个亿进去,就算只有百分之十的利润,那也是两三千万进账了——不能搭上这个顺风车,真的太遗憾了,这可是能转化为科委明面上的利润的。

将此事抛到脑后,陈太忠才说要采购一点东西,带回唐亦萱的别墅,两人亲手做饭呢,不成想电话又响起,是凤凰市驻京办的张主任打过来的,“陈主任,那个刘园林又来找你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干什么吃的,”陈太忠一听就恼了,他是挺欣赏刘园林的,不过那家伙的签证一办就办得回不来了,驻欧办开张的时候,是最需要人手的,结果这家伙居然不露面,这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他有什么事儿?”

“他说,可能短期内无法去驻欧办了,特地过来找您说明一下,”张主任客客气气地回答,“要不您现在过来见他一下?”

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陈太忠心里越发地不爽了,“他有什么苦衷,张主任你帮我了解一下就行了,我手边有点事,走不开。”

“他的导师帮他安排了一个外资公司,说是实习一年,要他好好体验一下欧美文化,毕业的论文就是这个了,”张主任居然已经了解过了,顺嘴就答了出来,“不过没有工资,只有补贴,人家那公司直接跟他的导师结算。”

陈太忠听说安排了一个外资公司,登时大怒,正要问是哪家公司,不成想人家后面还有解释若干,等听完之后,他算是明白了,合着这是导师靠着学生赚钱呢。

关于研究生导师接了课题,让自己的学生帮着完成的事情,他非常清楚,像天南大学研究生院主任姜育华的公司里,就有三十多个在校硕士研究生在工作,工资奇低,但是大家上学几年,图的就是一个文凭,谁还敢跟自己的导师叫真?

说句良心话,工资低都是不错的了,像刘园林的导师只给补贴,小刘同学也只能认账——就算一分钱不给你,你还能不做不成?

陈太忠对这种现象,本来是持了无所谓的态度的,正是那句老话,“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连这点牺牲都做不出,凭什么让你研究生毕业?

可是,要是有人把主意打到他看好的人头上,这他可就不肯坐视了,说不得笑一声,“哦,原来这样啊,那你替我恭喜他一下,希望他能毕业后顺利进入这一家公司。”

“陈主任,我真的不想去,但是没办法,”刘园林居然接过了电话,他长叹一声,“导师不想让我离开北京,因为我还要帮他翻译各种文献资料。”

啧,挺狠的嘛,陈太忠有点无语了,充分榨取自己学生的价值,早知道研究生导师这么抢手,哥们儿也去弄一个——待毕业的研究生,那就是砧板上的肉,随便人划拉呢,那待遇似乎比民工还不如。

而且这资源,胜在年年有啊,只要有人读研,那就总不会少了廉价劳动力……陈太忠收回思路,咳嗽一声,“你要不想去,可以跟你叔叔说一声,让他打个招呼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