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75章 档案部

凯瑟琳不是个简单人物,可是陈太忠又何尝是善碴?听她说得困难挺大,心里反倒是踏实了不少,说不得轻轻一笑,伸手就揽过了她的腰肢,“哈哈,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一点点吧,”凯瑟琳咯咯笑了起来,将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她虽然好强,却也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太差劲,而陈太忠今天晚上的表现,还是比较符合她的期待的——不管是在对魏总,在对刘厅长的时候,还是说眼下的反应,她都很满意。

不过,仅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她还想得到更多的满意,“今天晚上……嗯,三次以后,我就告诉你,每次不能少于一个小时……”

“那我岂不是要被磨细了?”陈太忠故意皱起了眉头,不过不旋踵就放声大笑了起来,“马小雅可是留在欧洲了,就你俩……哼,未必够看。”

“还有张馨呢,”凯瑟琳笑着指一指窗外,“你没发现,你的别墅里亮着灯的吗……”

事实上,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坏,她也着急跟别人分享自己的见识——年轻人很难压抑住自己卖弄的欲望,尤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

所以,在第一次丢盔卸甲之后,她就老实交待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的想法是,通过一些渠道大力反对这次收购,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到门上来,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变被动为主动,有些本来不能谈的条件,也能谈了……”

“好主意,”陈太忠点点头,若是在三个小时之前,他还体会不到这建议的微妙之处,因为他没想到西门子等公司有介入的可能——你反对收购,着急的只是英国的沃达丰,可是这件事里,德国人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嘛。

可是,得了凯瑟琳的提醒之后,他就能将问题关联起来看了,不仅是英国人在意这次收购,有些德国人,应该也是巴不得促成此举。

若是凯瑟琳能合理地运用她的影响力,大力反对此事的话,没准真的能从德国人那里敲点什么东西出来——比如说西门子就可以答应普林斯公司,得手之后,将其中哪一块转让出来。

“这样一来,还能争取普通德国人的好感,”凯瑟琳得了他的夸奖,越发地得意了起来,赤裸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时间,胸前两团雪白的丰硕颤动不已,“哦,天哪,我真的有收购曼内斯曼的冲动了……”

“醒醒吧,你的钱不够,”陈太忠冷哼一声,他最见不得女人在自己面前得瑟,当然,他的女人除外,不过就算是他的女人,得瑟也得有个度不是?“沃达丰能不能卖掉奥运捷还是两说呢,我不过就是随便想一想。”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凯瑟琳微微一笑,那两团雪白跟着又颤了两颤,她要是那么容易被打击到,也不至于在京城坚持那么久了。

事实上,女人固执起来,比男人要厉害得多,而且,她虽然身在中国,可是对欧美的大势也是很了解的,不知道这个消息也就罢了,知道了,自然能推算出很多。

“沃达丰在今年年初才并购了美国的空中通讯公司,眼下卖出奥运捷买进曼内斯曼,摆明了是想打造世界第一移动通讯公司,为夺取欧洲各国的3G牌照造声势,你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的决心和手段。”

“但是,就算能买到一小块,也未必能得到核心资料,”陈太忠打击起人来,那也是一套接着一套,“这可是你说的。”

“没错,但是,你要只想得到核心资料,那也不是很难,”凯瑟琳又吃吃地笑了起来,胸前那两团雪白闪得人眼直发晕,“呵呵,但是……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呢?”

“我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你!”陈某人忍不住了,一个虎扑过去,将其狠狠压倒,熟练地分开她的双腿,身子就趴了上去,“反了你啦,居然敢跟我卖关子。”

再次风平浪静,就是凌晨两点了,普林斯公司的美女老板终于不堪“鞭”挞,说出了她的小算盘,“曼内斯曼跟别的公司不一样,他们有专门的档案部,里面的资料……非常地完善。”

严谨和死板,原本就是日耳曼人的特色,德国公司里有完善档案记载的习惯,而这曼内斯曼公司,更是其中执行得异常严格的公司之一。

“有档案部?”陈太忠一听就来精神了,心说顺东西可是哥们儿的强项,不过转念一想,只顺一点资料的话,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何保华,甚至可能是便宜了“有关部门”,但是做为始作俑者的他,却是半点好处得不到,“啧,光得到档案也没什么意思嘛……”

“那倒也是,工作还是要人来做的,”难得地,凯瑟琳郑重地点点头,同意他的话,却是将他的意思理解错了,“何院长一直强调的也是这个,光有资料不顶用。”

我想的是把曼内斯曼的厂子弄到凤凰……陈太忠有心再强调一遍,转念一想却是懒得开口了,甚至连问档案部在什么位置的兴趣都省了。

听起来,凯瑟琳有办法搞定档案部,但这恰好也是陈某人的强项,所以他没兴趣听了,“唉,算了,不早了,睡吧。”

可是凯瑟琳不瞌睡,反倒是靠在床头,呆呆地想起事儿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伸手熄灭了床头灯,轻声嘟囔一句,“英国人对德国企业的收购,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第二天下午,她就将事情的原委打听得差不多了,然后很直接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沃达丰出售奥运捷已经成为定局,但是收购曼内斯曼,会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慢着慢着,你等一等,”陈太忠正在教唐亦萱开车,两人在南郊找了一块空地,他开着从荆俊伟处借来的普桑,手把手地教着她。

他做个手势,示意唐亦萱将车停下,才开始发问,“你说的出售奥运捷已经成定局?什么定局,不是双方才开始接触吗?”

“什么时候接触的,这个并不重要,关键是一个想卖一个想买,这就足够了,”凯瑟琳回答得很直率,“现在的障碍,只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只要双方有诚意,相信达成协议的日期不会太久,克莱斯·亨特是个很有魄力的家伙。”

“哦,那家伙是沃达丰的总裁,是吧?”陈太忠对她的回答表示理解,所以下一个问题问出,“那么曼内斯曼呢?为什么会遭遇前所未有的阻力?”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极为秘密的意向,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信息,”凯瑟琳轻笑一声,先答非所问地夸奖了他几句,“仅凭这个消息,我在股市上就可能轻松地赚到数以亿计的利润,你相信吗?”

“那你去赚好了,”陈太忠暂时没兴趣谈这个,他最关心的还是曼内斯曼到底怎么回事,“听起来德国人不喜欢英国人,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缘故吗?”

“那是平民的情绪,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凯瑟琳用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回答他,“我咨询了一些人,他们告诉我一个答案……从没有任何的外国企业,成功地并购过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时代的德国公司,最少,在今天以前没有。”

“哦,”陈太忠终于听明白,敢情是这德国人的排外情绪比较强,“听起来,收购曼内斯曼也不可能成功,这家公司真的太大了,而且……还是百年老店这种。”

“不不,任何人都渴望得到德国人的第一次,就像你从我这里得到的那种,是的,处女,那意味着巨大的成功,”凯瑟琳这家伙,总是习惯下意识地挑逗他,谈正事的时候也不例外。

不过总算还好,她下一刻就恢复了正常,“然而,曼内斯曼也有它巨大的缺陷,在它身后,没有强有力的银行和财团的支持……哦,这真是一场灾难。”

像曼内斯曼这种庞然大物,没有相应的银行支持,是很少见的事情,当然,在一般情况下,那些小杂鱼也没资格动它的脑筋,但是一旦被超级大鳄盯上,真的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了。

“但是听起来,也没那么糟糕,”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民族情绪是可以被利用的,既然连我都能想到,曼内斯曼的智囊参谋团不可能愚蠢到忽略了这一点。”

“可是曼内斯曼的股票,有六成是掌握在德国人以外的外国人手里,”凯瑟琳又笑一声,“你认为这些人会在乎总裁是英国人还是德国人吗?”

她的人脉真的远超别人的想像,一般人绝对不敢相信,一个孤身在中国打拼的洋妞,又是时不时被人骚扰的主儿,居然能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查出这么多的事情和数据——要知道,中国和欧美还存在时差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