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73章 应酬

不得不说,凯瑟琳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陈太忠只是淡淡地介绍了一下刘骞的身份,她的眼睛就亮了一下,“碧空省劳动厅的厅长?”

有意无意之间,她将碧空省三个字咬得略略地响了一点。

“原副厅长,”刘骞笑着答她,故意将那个“原”字重重地强调一下,不过显然,他现在已经不以这个字为耻了,当然态度就奇好,“现在只是等待‘另有任用’,呵呵,让凯瑟琳女士见笑了。”

凯瑟琳来中国时间不短了,对中国官场算是相当熟悉了,不过说实话,她对干部任免程序还不是很了解,不过面前这位笑眯眯的,根本不见一般失势者那份失落的表情,她当然就明白,人家在碧空,应该混得不错才是。

刘骞心里也在盘算,这美到极致,都美得有点庸俗的外国女人,没准就是陈太忠庞大的后宫之一了,怪不得陈主任看不上我为他准备的女人呢,人家玩的是外国嫂子啊。

这就是档次的差距了,那是不能不服的,不过还好,太忠肯把他的女人露出来,对我也是相当的信任了,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奉承好了。

他在这里暗暗下决心不提,陈太忠却是扯着凯瑟琳发话了,“下飞机的时候就快五点了,多亏了刘厅长接我,晚饭你有安排吗?”

“请了临河铝业的一个副总吃饭,”美艳的女老板皱一皱眉头,拎起了桌上的电话,用请示的口气发问了,“要不……我回绝了他算了?”

那当然最好了,陈太忠刚想这么说,却是看到了她眼中的一丝迟疑,于是笑着摇摇头,“好了,不用回绝他,请他一起坐坐吧,嗯……就去临铝驻京办好了。”

范如霜算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别说女人,就算男人里,强势到她这样的都非常少见,说句实话,章尧东在凤凰的强势,比她差了不止一条街——这固然跟临铝是企业有关,不过更多的是她的性格使然。

所以,临铝的副总来了京城,是必须要在驻京办吃住的,这也是她定的制度,纵然有不得已的时候,不得不去别的地方的消费,可驻京办不认可的话,那费用你们自己想办法处理。

其实对很多领导来说,费用自己想办法处理,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尤其对那些手握实权的主儿而言,但是范总既然定出规矩来了,谁要是认为仅仅是费用自理的问题,那很有可能就是自理的资格都被取消——没人愿意在这种小事上犯错。

所以,那位魏副总也是住在驻京办的,原本他都准备好去王府饭店了,可是听到对方翻悔,一时就有点不满,“凯瑟琳,请我去王府饭店的也是你,现在要来驻京办的也是你,我想确认一下,就是在驻京办,不会变了吧?”

凯瑟琳心里明白得很,这位不过是个凑数的,她现在跟范如霜的关系处得极好,以范总的话来说,那就是“下面你稍微意思意思”,无非走个过场而已。

这魏副总心里也清楚,普林斯公司那洋老板的身后势力巨大——能顶掉西门子拿下项目,那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虽然有传言说范如霜在里面出了一些力,可是显然,仅靠范老板是玩不出这么大动静的。

所以他对上凯瑟琳,倒也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琢磨的,也就是美国十日游或者欧洲半月游之类的小玩意儿,不过,纵然是如此,对方这么临时改主意,把自己调派来调派去,也让他相当不爽。

更何况这吃饭地方定在了驻京办,魏总不但早吃腻这里了,更重要的是,这里来往的都是临河铝业的人——你这是生怕不够招摇吗?

“凤凰招商办的陈主任从欧洲回来了,”凯瑟琳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回答,“他想请我吃饭,我想着,没准魏总有认识他的兴趣,当然,您要是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陈主任?”魏总犹豫一下,才轻声发问,“是陈太忠主任吗?”

陈太忠从未到过临河铝业,然而,临河铝业的高层领导里没人不知道这么个人,张大庆张永庆兄弟就是栽在凤凰人的算计上的,而阴平那里也整顿了采矿权——值此氧化铝大涨的时节,阴平那边的统一协调,让临铝感觉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

而且,青旺和凤凰本就是相邻的,陈太忠在凤凰呼风唤雨,临河这边也有所耳闻,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官场,陈主任的影响力,没人能忽视。

在得到凯瑟琳的答复之后,魏总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因为他还多知道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陈主任跟范总的关系极好,甚至这个电解铝的项目,都是陈主任帮着跑下来的——魏副总在有色总公司里,可也有人呢。

等陈太忠一行五人赶到临铝驻京办的时候,魏总已经将酒菜安排好了,除了司机另有安排,陈太忠、刘骞、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坐到了一起。

当魏总听说,这个看起来很有点领导气质的矮胖子,居然是碧空省副厅级的干部,心里越发地庆幸了起来,啧,幸亏我没跟凯瑟琳耍态度,你看看,人家一个堂堂的副厅,跟在陈主任身边跑前跑后,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刘骞是生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对陈主任的尊重,连坐座位都执意要坐到对方下首,反正这里是北京不是碧空,他做得再出格一点也是无妨的。

事实上,刘厅长已经别无选择了,他现在连个位置都没有了,虽然那帕里是答应帮忙了,可是这屁股一天没坐扎实,心里就不安生不是?

更何况,他还想琢磨一下西平的常务副市长?说句实话,混行局的话,那卫生局的局长,怕就是顶天了,可是有蒙书记罩着,他还真的想在党政干部口上再努努力。

多了他和陈太忠这两个不速之客,魏总就不能跟普林斯的人谈项目问题了,事实上,凯瑟琳也没打算说那些,左右不过是随便聊一聊走走场面的事情,至于说细节问题,自有那些该操心的人来操心。

于是,大家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凤凰市新成立的驻欧办,刘骞是没命地感慨自己没能到场,搞得魏总也禁不住插嘴,“陈主任,我们有色也有对外贸易,你该邀请范老板去一趟的。”

“那地方实在太小了,挤不下几个人,那天光部级干部就去了三个,还有首长们的秘书和子女,”陈太忠苦笑一声叹口气,又不无卖弄地解释,“你知道我们吴言吴市长吧?她都只有在大厅呆着的份儿。”

要说起凤凰市的年轻干部,名气最响的可并不是陈太忠,而是吴言,天南省最年轻的副厅,又是冷艳无比,魏副总做为邻居,当然听过不少关于此人的传说。

不过,他可没去琢磨吴市长,别的字眼更为惊人,“首长的秘书和子女……都有些谁啊?”

“反正不止三五个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想跟他细说——大家的交情没到那一步呢,“请范董去倒好说,但是招待不周的话,那我罪过可是大了。”

魏总可不知道那三个部级干部,有一个属于外国的“部级”,心说国内去了三个部长,你说的“首长”,怎么也得是副总理级以上了吧?这么多能人去捧场,范老板去的话,没准还真的只有站在一边看的份儿。

考虑到这些,他对陈太忠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说不得只能笑一声,“那以后我去了欧洲,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找你陈主任就行了,是吧?”

“那是,我对朋友,没问题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要不是凯瑟琳正做你临铝的项目,你一个屁大的副厅敢跟我这么说话,我非和你计较一下不可——哥们儿跟你很熟吗?

刘骞却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见他回答得有些不痛快,说不得就将话题扯远了,反正大家天南地北中外混杂,他索性就说起了阳光的“过桥入阁”的案子。

他说的是本省的事情,大家听的却是别人家的传奇,当然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不过,等说到省部级以上的关联的时候,刘厅长就不好好地说了,魏总对此表示出了一些不满,“刘厅你要讲就讲清楚一点嘛,碧空的事情,谁会在乎?”

“上面那点事儿,谁不清楚?”刘骞不客气地反驳他,“讲得太清楚了,就没意思了,魏总你说是不是……”

总之,这顿饭吃得还算痛快,陈某人在买魏总面子之余,也不忘记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刘骞更是不遗余力地敲着边鼓,那么,大家各取所得简直是必然的。

饭后散场,陈太忠却是没有放了刘厅长走,而是带了他去酒吧喝酒,哥们儿正经还没用你呢,你可不能就这么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