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71章 辗转传话

对于陈太忠的回答,尼克却认为很正常,事实上,他并不怀疑陈某人的能力,因为他对中国官场森严的等级制度,了解得并不是很清楚。

对于自己的往日的劣行,他还真没怎么在意,克林顿当年也吸过大麻,可不也当上美国总统了?中国人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所以,尼克只当对方能撮合科齐萨而不愿意撮合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级别差得太多,心说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笑着点点头,“好吧,有你的承诺,我就放心了,这样,我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上见……”

晚上的酒会,陈太忠参照了在凯瑟琳家见到的样子,叠个酒塔在门口,里面就到处是端着酒杯乱转的人了,至于说有人想吃饭——那就参照埃布尔家沙龙的模样,某一间办公室里有桌椅和菜肴,谁要饿了的话,进去吃吧。

晚上来的人,就少一些了,黄和祥、周瑞和安国超都没有来,裘主任倒是巴巴地赶来了,可是他很郁闷地发现,自己这方的三巨头居然都没有现身,一时居然有点后悔来了——我来参加这个酒会,可不就是图的跟这三位坐一坐吗?

甚至,科齐萨部长都没来,不过他在电话里已经说了,不是不来,而是还有别的应酬,在九点左右应该能赶到。

不过,何家的小公主何雨朦却是来了,年轻人总是爱凑个热闹的,跟她同来的还有四五个人,再加上邵国立、韦明河等人,倒是隐隐有点新生代聚会的意思了。

中午被这女孩儿告了一状,陈太忠是懒得招惹她了,看着安多瓦追着吴言献殷勤,他一时间居然觉得有点无聊,索性扯了埃布尔来聊天。

正聊着呢,他猛地觉得四周的人眼光有异,说不得侧一下头,却发现何家的小公主手里端着一杯浅红色的饮料走了过来——他之所以能肯定那是饮料,是因为那杯子壁还冒着气泡呢。

看她越走越近,有跟自己碰杯的架势,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将手里的杯子藏到身后,“呵呵,小雨朦,我可不跟喝饮料的人碰杯。”

他这话是笑着说的,措辞也还算得当,但是看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带了明显的不耐烦——丫头,哥在忙呢,你看不到吗?

何雨朦好悬没被他这个表情气跑,不过想一想自己的任务,终于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我这里面也是有酒的,只是加了一点苏打水,不信的话,倒一点出来你尝尝?”

“不用了,我对红酒和苏打水这些东西,不感兴趣,”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原本他还想倒一杯白酒让对方喝,不过想一想自己跟她的父亲、姥爷和太姥爷都有来往,一时间也就懒得欺负小辈了,说不得抬手跟她碰一下酒杯,“想看模特表演吗?回头帮你安排一下。”

“谢谢,我跟我同学说好了,去看赫尔辛基时装博览会,”何雨朦面无表情地跟他碰一下杯,轻啜一口杯中的混合饮料,“下一周就开幕……马姐答应陪我了。”

小雅还真厉害啊,这么快就开始撬阴京华的墙角了,陈太忠抬头找一下马小雅,发现她正被讷瑞那厮缠着,心里真的有点别扭,这么多洋模特,你非要找中国人聊,这是……物以稀为贵吗?

吴言是被安多瓦骚扰,你又是这样,陈某人心里正纠结呢,却冷不丁听到耳边一个声音响起,“陈主任,何院长要我转告你,德国曼内斯曼的事情,就麻烦你费心了。”

“何院长?”陈太忠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女孩儿,愣了好半天之后,才笑嘻嘻地摇一摇头,“称呼自己老爸的职位,不代表你是真的成熟了,小雨朦……你不能好好地说话吗?”

一边说着,他的思绪却飘着走了,这事儿这么快就传回了国内,而且惊动了何保华……不是吧,“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真的有这么高吗?

“谁要你难为刘叔叔呢?”何雨朦回答得很有点莫名其妙,很久之后,陈某人才知道,这刘某人乃是驻法大使馆的一个参赞,跟何保华是校友,所以此人在大使馆里,也被列为是跟黄家有渊源的主儿里了,虽然他上进并没有完全靠着黄家。

梁天希回去把见到的情况一反应,就有人想到了刘参赞,黄和祥和周瑞的个头太大,大家不敢打主意,就撺掇他,让他跟何保华打个招呼。

这个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国内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何院长听说有吃下曼内斯曼自控部分的机会,那是相当地激动,也顾不得是深夜了,抬手就想给陈太忠打电话。

倒是他的夫人警觉,示意他给自己的老爹打个电话,“三叔和周瑞都去了巴黎,结果他们找上了你,这事儿还是问问咱爸吧。”

黄汉祥都要睡下了,接了这么一个电话,琢磨一下才发话,“这肯定是好事儿,不过以小陈那暴躁脾气,估计是使馆那帮小子惹着他了,又碍着老三和小周在……这样,你让雨朦跟他说去吧,万一那家伙毛不顺,还有个回转的余地。”

黄总的回答不但立场坚定,而且就似亲眼见到现场一般,猜得一丝不差,可见他的脑瓜真不是白给的,他没在体制里面发展,大致还是因为性格的缘故——性格决定命运,这话真的一点不假。

何保华一听老丈人这么说,心下也明白了几分,说不得跟自己的女儿联系一下,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

何雨朦一听老爹这样的吩咐,就觉得自己有点大人的感觉了,我都帮老爸办国家大事呢,所以也就将跟陈太忠那点小芥蒂暂时放在了一边,“……我爸说了,这件事很重要的。”

“这个嘛……你容我考虑一下,”陈太忠不正面回答她,反倒是提出了一个条件,“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姥爷来不了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三姥爷会来呢?”

这也是陈某人心中的疑点之一,他虽然狂妄,却是知道从官场角度上讲,黄和祥是一个怎样耀眼的人物,在黄书记来驻欧办之前,就算有人告诉他此人会来,他多半是不信的——要说蒙艺会来,那多少还算靠点谱。

这个疑惑藏在他心中很久了,遗憾的是他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问,眼下何雨朦送上门来,他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打问的。

这种问题,换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听,还真听不出来名堂——我姥爷不能来,三姥爷就来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然而,出身于官宦世家的子女,却是不能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尤其是,何雨朦还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孩儿——她都不服气荆紫菱呢。

小雨朦心里很清楚,在太姥爷家,三姥爷的地位比自己姥爷的地位高,所以她对这个问题倒是没觉得奇怪,只是微微地笑一笑,“我三姥爷来,不好吗?”

这话问得就颇有几分傲气了,潜台词无非是,陈主任你知足吧,我三姥爷都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当然,还有更伤人的翻译方法,那就是:合着你也知道,你不值得我三姥爷亲自跑一趟啊?

何雨朦的优越感,那是与生俱来的,换任何一个人到她的位置上,怕是也不可能免俗,尤其是她不但美貌而且聪明,深得太姥爷的喜爱,连她的三姥爷都对她另眼相看。

不过,何保华是书呆子类型的那种人,管她管得比较严,着急起来都敢不认她姥爷的账,小雨朦倒也没养出蒋君蓉那般的傲气来——眼下的话可为明证,她说的真的比较婉转了。

然而,陈太忠并不认为这话就婉转,罗天上仙的尊严,岂容他人小觑?闻言似笑非笑地哼一声,“你这个回答,好像没答到点儿上吧?我问的是为什么,而不是好不好……哈,我知道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算了,当我没问就是了。”

“陈主任你想错了,我恰恰还知道一点,”何雨朦差点没被他气得吐出血来,她知道这是这家伙的激将法,但是她真的无法忍受他的小看,一次两次的小看也就算了,你回回小看我,真真是欺人太甚!

当然,小何同学心性甚高,一般是不肯做剧透那种事的,但是眼下,她有剧透的理由——我在帮老爹做事呢,做的还是大事,少不得就解说一二。

敢情,黄汉祥被禁足,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咱黄家跟东南的那点事儿就不沾边,老爸你非要我老实一段时间,我外面还有很多应酬呢!

你知道个什么?人家这次动手,决心可是下得很大呢,黄老有点恨铁不成钢,你也六十好几的人了,没看明白这件事会牵扯到谁吗?

黄汉祥当然知道会牵扯到谁,心说咱家在军队里一直没怎么发展的嘛,不过他也知道,老头子这么谨慎是最正确的反应,先别说老爸经受了那么多的运动养成了眼下的习惯,就是他自己,也非常明白眼下低调的重要性。

不过,“我确实有些应酬的嘛,都答应凤凰的小陈,去驻欧办捧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