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9章 大局

“你想了解点什么?”陈太忠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经参处二秘。

“等一等再说吧,又有人来了,”梁天希苦笑一声,冲他的背后努一努嘴,两人站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但是梁二秘死活是没有开口的机会。

对于经参处的二秘,别人或者要略略地忌惮一下,但是偏偏地,南宫毛毛这帮人就不买他的账,这就是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了。

地方上的官员买经参处的账,主要是中央军和地方部队的差异,等级之类的倒是在其次了,可是要说在京城混,南宫他们又怕得谁来?加之这些人不在体制内,对梁二秘没有敬畏之心,那也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退一万步讲,哪怕他们在法国遭遇什么意外的事情,也有的是渠道可以摆平,所以,见陈太忠和梁天希站在一起,苏总于总之类的就纷纷上前打问——哈默的助手给他的信封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一拨人,又是两个华侨上来套近乎,陈主任要表现出亲民形象,当然也要微笑着寒暄一阵,而眼下,一个矮胖的外国人走了过来——梁天希隐隐认出,此人或者就是巴黎底层地下势力之一的领导者……

等着一拨又一拨的人问候完之后,就又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两人身边终于没了外人,梁天希深有感触地叹口气,“陈主任的朋友,真的是遍天下啊。”

“过讲了,”陈太忠轻笑一声,随即看他一眼,“老梁,有事儿你快说,我不开玩笑,说不定一会儿又有事儿了。”

“沃达丰出售奥运捷的股份,现在谈得怎么样了?”梁天希也顾不得跟他计较,非常直接地点出了重点,“谈拢了吗?”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陈太忠苦笑一声,心里却是微微地一动,合着我这边发生的事情,经参处注意得很紧啊,“他们只是借这个地方办个酒会。”

“陈主任,今天尼克和科齐萨都来了,”梁天希低声回答他,“也许,一会儿你可以随便问一问,我们需要了解事态的进展。”

“我需要了解的,是罗纳·普朗克和赫斯特公司的合并,”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说实话,对方的口气和态度让他相当地不满,尤其这些家伙还有前科,少不得语中就带了一点刺,“对这两家公司的进展,我还是有点了解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梁天希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他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官员和商人实在太多了,年纪轻轻说话就这么冲?“我重复一遍,我们需要了解事态进展……”

“我不需要了解,”陈太忠哼一声,转身就走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嘛,真要比起级别来,经参处的一秘了不得也就是个正处待遇,你一个小小的二秘也不知道得瑟什么。

“你……”梁天希在他身后气得嘴角略略抽动两下,又呆了一呆,才转身向大厅角落的电话机走去——他的话真没说错,“他们”需要了解。

包间里的人吃完饭,大概就是一点半左右了,黄和祥、安国超等人带得有车,打个招呼就一一离去,段卫华、吴言和陈太忠站在门口送别。

临走的时候,周瑞轻拍一下陈太忠的肩头,笑着点点头,“小伙子不错,好好干,”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换来的却是无数艳羡的眼光,很显然,大家都知道,他的话并不仅仅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科齐萨临走的时候表示,若是晚上还有酒会他又有空的话,那么不介意再来转一转,按说,这么小的一个派出机构,他能来参加挂牌就很给面子了,但是今天黄和祥的出现,绝对又给驻欧办添上了重重的一笔——维系好这种关系,真的是太重要了。

倒是裘主任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扯了段卫华在一边说事儿,没聊了两句,段市长就一招手,将陈太忠喊了过去,“听说法国电信要收购沃达丰手里奥运捷公司的股票?”

“罗纳·普朗克和赫斯特公司的合并,可能很快了,”陈太忠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又指一指刚刚离开的克劳迪娅,笑着回答,“是罗纳·普朗克的投资顾问告诉我的。”

“尼克还没走,你可以问问他,”段卫华笑着指一指里面,倒是对他的回答也没生气,“太忠,大局为重,不要耍性子。”

“可是这种关系,我维系得确实很苦啊,”陈太忠听得脸就皱了起来,也不看段市长了,而是直接转头看向裘主任,他很夸张地叹口气,“裘老板,咱这驻欧办,花的都是凤凰人民的钱啊,人情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方……我怎么向卫华市长交待?”

他当然想得到,这是老裘得了别人的授意,跑过来关说的——人家在大使馆有熟人嘛。

至于段卫华那边,他认为是碍不过省外办主任的面子,所以才这么开口,要说段市长会心甘情愿地听经参处的调派,那才不可能,当然,换在以前或许是可能的,但是自打那李秘书来刺了一句之后,估计是个人心里就得有点疙瘩吧?

裘主任被他这话顶得愣了一下,有心再说点什么吧,想一想今天这家伙找来捧场的人,有些话就实在没胆子说出口,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个借口,我是管不到这家伙,还是找能管到他的人吧,“卫华市长您看?”

我看个毛的看,都是经参处那帮家伙先把事情做绝了!段卫华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显然,做为政工出身的干部,他还是有比较良好的大局感,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好了太忠,别找客观理由,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那可能涉及的费用,怎么算?”陈某人不卖谁的面子,段市长的面子也是要卖的,不过,指望他老老实实地听话,那也是不可能的,少不得就要讨价还价一下。

“听说你举办那个酒会,是收钱了的,”裘主任听得就笑了起来,“呵呵,太忠你好像是说反了吧?”

“那这个钱他们来收吧,我不管了成不成?”陈太忠听得就有点冒火了,“他们自己就没有大局感,要我讲大局感……要不是我前期工作做到位了,人家吃撑着了跑这儿办酒会?”

“裘主任,他们只看到我挣钱了,没看我要花钱的地方有多少,市里只给我一百万,光房租就二十万,这次挂牌最起码又得二十万,而且您不知道,这里除了三个正式编制,其他人的工资都不能走拨款……”

“行了,算我不知情,”裘主任听得有点头大,心说你诉苦也别找我嘛,我只是个传话的,“段市长您说句话吧。”

妈的,你就看到我好说话了,段卫华心里也有点火,可这火还没个发泄处,我要不是市长是处长就好了——官小就能肆无忌惮地发牢骚嘛,不过,想归这么想,大局感他还是要讲的,“太忠,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你别跟我说经费的事情,我只要答案。”

“我有抵触情绪,”陈太忠大义凛然地看着自家的市长,一副非常不满意的样子,“都像他们这么乱搞,咱们这是凤凰驻欧办,还是大使馆经参二处?”

“老裘你看,我也没辙了,”段卫华苦笑着一摊手,他心里明白,这是小陈当着别人作秀呢,反正这年头,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上面只下任务不给钱的话,下面叫苦连天是很正常的。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啊,裘主任也实在无话可说了,只能悻悻地离去,不过,他才一离开,段卫华就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我说你这家伙,先答应下来不行吗?”

“要是对咱凤凰有利的,先答应也无所谓,”陈太忠听得就笑,“先答应下来”这几个字说得很妙,但是他不想惯出某些人的坏毛病,说不得就要辩解一下,“呵呵,一点甜头都不给,咱凭啥答应他呢,您说是不是?”

他这话说得略略早了一点,甚至,他的话音还未落,裘主任就又回转了过来,身边跟着的是经参处二秘梁天希。

这次,梁二秘的态度就端正很多了,毕竟人家陈主任不但是扫了他的面子,连天南省外事办主任的面子都扫了,那么,梁二秘当然要做一个“识时务”的俊杰之辈。

事实上,他不是不知道陈某人底蕴深厚,但是在官场上,底蕴深厚未必就代表行事老道,握了一手好牌不会出的,大有人在,所以他才会有刚才的冒昧之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水深水浅?

所以,他这次一来,就直接选准了段卫华,“段市长,据我们所了解的,沃达丰这次出售三百亿英镑的奥运捷公司给法国电信,是想收购德国的曼内斯曼公司。”

“哦?是吗?真是大手笔啊,”段市长先是惊讶了一小下,旋即笑眯眯地点点头,状似颇为感慨,心里却是在暗暗腹诽:三百亿是很多了,不过……关我鸟事?

“据我们所知,沃达丰会对曼内斯曼的收购会是恶意的……”梁二秘还在滔滔不断不断地说着,段市长脸上惊讶依旧,心里还是颇不以为然——这依旧不关我鸟事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