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7章 梳理

仅仅是为了避一避嫌疑吗?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沉思了起来,老黄这话,有点不尽不实啊,想当初,他可是说过,黄老都只有旁观的份儿。

在陈某人印象中,打击走私是应该的——虽然他也走私过汽车,这是国家职能的一种体现,不过,自打他进入官场之后,接触的人级别越来越高,大局感也越来越强,自是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才是高层最为关注和在意的,那帮大佬们想的,跟普通人想的不一样。

就比如说类似走私之类的事情,大概还是要算进癣疥之疾里去,这点小事居然能引出连黄老都忌惮的大事儿,可能吗?

就算贩毒,在高层眼里也不算什么,陈太忠非常能肯定这一点,杨老三还涉嫌用军车贩毒呢,可不也没什么事儿?

嗯?等等,他终于反应过来哪里有什么不妥了,上一世,我记得什么地方有个很大的走私案,牵扯了很多人来的,也是轰动一时了。

不过,想了半天,他死活是想不起来这案子到底是涉及谁了,于是,他就打算逆向推理一下——能让黄老忌惮的,肯定应该是政治局里带“常”字的几个大佬,普通的政治局委员怕是都不够资格。

常字号的人物……抓走私,当是有什么目的,再联想一下杨老三的军车走私,他隐隐猜出了一点东西,莫不成……是一场恶战将要发生?

陈太忠当然能肯定,他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被卷到这个漩涡里去——就凭那么少少的一次走私汽车,联络人之一狗脸彪还被他人间蒸发了,怎么可能牵扯得到他呢?

然而,好奇心本是人的天性,他做人虽然不算太八卦,但有一点好奇心也是正常的,再想一想自己进官场是锻炼情商来的,说不得就想打听个究竟出来……哥们儿得学会理解上位者的思考方式吖。

不过有了黄汉祥的警告,他已经不能再从黄家这个口儿打探消息了,自己推算吧,也陷入了死胡同,所以,他一时也顾不得门外还在举办挂牌仪式了,抬手就给支光明打了一个电话,“老支,我问你个事儿,东南那边,现在谁的外贸生意做得比较大啊?”

支光明原本就是玩走私起家的,不过四年前他就开始收手,用了一年时间来收尾,现在基本上是洗白了。

他之所以收手,一来是赚得差不多了,二来是“经营环境”恶化了,有人眼馋这一块的利润,当地连着换了一大批相关官员,支总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心说我本来还舍不得走呢,你们逼我离开,那倒正好了。

不过饶是如此,在这个领域,他也拥有相当的影响力,至于说消息那更是不在话下了,听闻陈主任如此问,禁不住笑一声,“东南玩得最大的,肯定是邢昶邢老板了,不认识他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外贸的,那家伙跟我同时出道,不过现在比我玩得好的多了……”

说到这里,他才发现来电号码不对劲,“我说陈主任,你这是在国外呢?对了,你的驻欧办什么时候开张?咱兄弟还等着过去捧场呢。”

“就是今天开张,来的都是政府的人,你要来了,会不自在的,呵呵,”陈太忠笑一声,嘴上在胡说八道心里却是不无微微的自责,哥们儿还是少通知了很多人啊,“回头忙过这阵了,专程发个邀请函,要你过来玩。”

“啧,不仗义,”支光明一听这话就着急了,也不知道是真的着急还是假的,总之是在电话那边嚷嚷开了,“太忠你这么搞,不是让做朋友的寒心吗?”

“真是不方便,真的,”陈太忠也伪作着急状,声音也微微地大了一点,“要是不拿你当好朋友,我有外贸上的事儿,怎么会第一个就问你呢?”

“哦,”支光明的思路登时就被带歪了,心说太忠现在在国外,保不齐是又接到什么好活儿了,于是不再纠结于出席仪式什么的上面,而是认真考虑一下方始回答,“你要搞的货物,物件儿大不大?”

“大要怎么说,不大又要怎么说?”陈太忠咳嗽一声,“你说的那个邢老板,不是玩得很大吗……啧,邢昶?这名字好触霉头,那不是打靶的地方吗?”

“最近打私打得比较厉害,”支光明不疑有他,笑着解释,“老邢也收敛了好多,听说打算洗白了,不过我不知道他除了搞外贸,还能做什么别的。”

“很厉害吗?”陈太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隐隐的担忧,“要不就算了?反正我这边也不是很着急。”

“要不,我帮你问一问吧,”支光明笑着回答他,“你也知道,我已经不干这一行了,消息算不得太灵通……等我五分钟就行。”

五分钟之后,支总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他的声音听起来,就有点沉重了,“最近风头确实紧,老邢居然还躲出去了一段时间……要不这样吧,我帮你再选一家?他现在肯定顾不上向别人抽头了。”

“不用了,我这个正处待遇来之不易,不想冒这个险,”陈太忠干笑一声挂了电话,细细地品味一阵,心说就是这家伙了,走私走到能抽别的走私者的头,除了他还能有谁?

那么,上一世的那个大案,肯定也是涉及此人了,陈太忠又琢磨了一阵,做出了如此的判断,不过,他认识的人里,没听说谁跟那个邢昶有交集的,那么,别人的死活,跟他陈某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一看表,已经十一点二十五了,宴会快开始了,他做为驻欧办的正职,实在不合适躲在房间里太久,说不得他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去。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他接起来一听,却是那帕里的声音,“太忠,开张大吉啊,恭喜恭喜,你等着……老板要跟你说话。”

下一刻,蒙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小陈,好好干,我看好你在驻欧办的发展,你要是能做出点成绩,我派人去你那儿取经……”

蒙老板这就算相当给面子了,堂堂的中央委员,不但亲自打电话来道贺,更是愿意全力支持他——要知道,蒙书记算是比较狼狈地从天南离开的,招惹的又是凤凰黄家,眼下能做出决定,力挺凤凰市的派出机构,这种话就算别人亲耳听到,恐怕都未必肯相信。

陈太忠当然知道这话的份量,听得一时就有点感动,“老板你尽管放心,我肯定不会丢你的脸的。”

他能说出这话,俨然就是以蒙系人马自居了,蒙艺听了也感触颇多,心说我在天南的时候,都等不到你这么一句话,现在人都走了,你才跟我表忠心,唉,这又是何必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表现出这家伙的矫矫不群和重情重义,他一时也没法再说什么,于是微微一笑,“要丢也是丢你自己的脸,关我什么事儿……对了,那个刘骞,你让他安心等消息就行了,就像松峰的卫生局长和西平的常务副市长,总要有他一个位置的,就算我送给你开张的见面礼了。”

“常务副市长……”陈太忠听得就是沉吟一下,松峰是副省级城市,卫生局长也是副厅,卫生局的一把手和地级市的常务副,各有所长,不过毫无疑问,刘骞若是想在仕途上走得更高更远,应该更在意那个常务副才对。

不管怎么说,常务副都是市委常委了,而且蒙艺才去的碧空,怎么说也能呆个两三年撑到换届的吧?有这么一段时间,足够捧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甚至市委书记了。

可是,哥们儿为什么想到了曾学德?陈太忠百思不得其解——好吧,两者只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提拔的初衷,不是出于蒙艺的本意。

他这一沉吟,蒙艺就听出了里面可能的原委,毕竟曾学德是摆了陈太忠一道的,他对此不敏感也是不可能的,说不得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这刘骞跟曾学德一样,也是白眼狼?那我再考虑一下好了。”

“老板,我没那意思,”陈太忠听得就笑,哥们儿是挺人的,不是毁人的,这个要搞清楚,“我是替他感到高兴,市委书记也唾手可得了啊。”

“看把你美的,”蒙艺听得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有没有那个能力,还是另一说呢……你的驻欧办那儿,还需要点什么吗?”

“别的也不需要了……蒙书记的关注,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点事情,“对了,我跟您说个事儿。”

“你说,”蒙艺的回答,简短而有力,不过说句实话,一般人想听到这两个字都很难,那是省委书记愿意听你说话呢——这是对上正厅级干部时候的待遇。

“东南那边,最近可能不怎么太平,您尽量避着那边一点儿,”陈太忠犹豫再三,心说老蒙对我仗义,我也得对得起朋友不是?

他倒不是认为蒙老板可能会卷进去,而是蒙老板此人,身后也是有组织的,别人会怎么样,不是他该操心的事儿,但是单独点一点老蒙,还是有必要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