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6章 揭牌

驻欧办剪彩的那一瞬,也挺有意思,参与剪彩的一共是四个人,中间的二人是黄和祥和科齐萨,黄和祥旁边是段卫华,而科齐萨那一边是安国超。

黄书记和科部长站到中间,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段市长和安部长要参与剪彩,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安部长虽然是以个人名义来的,但终究是副部长,而段市长要不上场的话,那这凤凰市驻欧办的剪彩,居然没有凤凰人在,未免就有点太过滑稽了。

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排位,就体现出了一丝蹊跷,事实上,安国超应该站在段卫华这个位置,而段卫华应该挨着科齐萨,这样站位才最是合理。

如此一来,那就是两个副部长拱卫着一个省委书记——不管这部长是中国的还是法国的,总是黄和祥才是核心,至于段卫华的位置就无所谓了。

可是照当下这么站,却是一个副部长和一个省委书记拱卫着一个法国的副部长了,虽说大家认为外国人要尊贵一点点,不过并不太适用于眼下这种场合。

最起码,陈太忠是猜出来了,安部长这么站,十有八九是想跟黄和祥保持那么一点点距离,这个镜头绝对会天南省台播出,也会在驻欧办保留很久——看起来,老安这是有意避嫌啊。

当然,安国超是以个人身份的名义来的,谁要想借此叫真也不合适,其中的细微之处,那也就不用多说了——最起码剪完彩之后,黄书记跟安部长交谈起来,跟刚才别无两样。

众目睽睽之下,挂在匾上的红绸被撤下,陈太忠感慨地叹一口气,“啧,早知道有黄老的字儿,这匾就做得便宜点,省得明天再砸了。”

他这么说,只是冲袁珏悄声嘀咕一下的意思,不成想路边说话,草窠里有人听,他身后传来了周秘书的声音,“老首长也是最近心情好,不知道怎么突然来兴致,写了这么一幅字儿。”

要是别人听了这话,怕是要吓一大跳,毕竟刚才陈太忠的话里,隐隐有抱怨之意——黄老能给你写字,你就该念佛了,你丫居然敢抱怨字儿来得晚了?

然而,陈主任并非常人,闻言并没有惊慌,而是笑嘻嘻地转头,“周秘书,我有点事情想请教您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就方便,”周瑞脸上还是带着那淡淡的微笑,一边说还一边扫视一下四周,袁珏见了他这副模样,忙不迭倒退着离开了。

事实上,就在这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周秘书的真实身份已经被几个人打听出来了,甚至邵国立都不无卖弄地悄悄告诉韦明河,“要说最能代表那位意思的,可未必是黄书记,姓周的说话……管用啊。”

当然,周秘书明面儿上的身份,还是不太拿得出手,只是一个正厅,要不然剪彩也会加他一个,都四个人剪彩了,也不差多一个不是?

周瑞拒绝了段卫华提出的共同剪彩的邀请,这一点他是做得不错,但是尽管他一再强调,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客人就行了,可别人也得信不是?

见他一眼扫来,别说安部长和段卫华,就连黄和祥都侧头跟裘主任聊了起来,问他们省外办对凤凰驻欧办的成立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看到别人都有意无意地避开,陈太忠也就不管场合合适不合适了,低声发问,“周秘书,原本是黄二伯答应我来的,后来他说不方便,为什么他不方便来,黄三伯就方便来呢?”

“这个啊,你得问汉祥叔了,”周秘书犹豫一下,微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

“可是黄二伯,他不肯告诉我啊,”陈太忠有点着急,“我问他我能帮上什么忙,他也不说,还笑我人小力微……他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你本来就人小力微嘛,周瑞看他一眼,才待说点严厉的话,猛地想起此人可是为老首长搞到过什么好东西,这话就有点说不出口。

“你倒是挺关心你黄二伯的,放心吧,他没事,”他轻咳一声,眼睛又四处扫视一下,“你要真想知道,再去问他……你不看小雨朦也来欧洲玩了吗?”

嗯?陈太忠这下算是明白了,这个问题出在黄汉祥本人身上,而不是黄家身上,可是他再想一想,还是有点弄不明白,老黄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人禁足?

周秘书、黄和祥这些主儿,都一个个老狐狸一样的,他四下扫视一眼,眼睛登时就是一亮:啧,小雨朦,哈哈,小姑娘总是很好哄的嘛。

他在这儿盘算,该进行的仪式还在继续,大厅里面,段卫华已经开始同安多瓦握手了,周围镁光灯不住地闪耀,不远处的长桌上,已经摆上了中法两国的国旗……

直到接近十一点的时候,陈太忠身边的人才少了一点,刚摆脱尼克,眼见安东尼矮胖的身子走过来,他四下一扫,就发现了马小雅正笑吟吟地跟何雨朦在说着什么。

小马同学倒是有一套啊,见到那清丽而孤高的少女跟她有说有笑,陈太忠心里也不由得暗暗服气,说不得紧走几步赶过去,“小雨朦,打算在欧洲玩多久啊?”

“先在巴黎住几天吧,等我同学来了,我们再四处逛一逛,”何雨朦对上他,总是提不起说话的兴趣,倒是马小雅在一边接口了,“要不要我陪你玩几天?”

“反正,跟大人出来,总是很没意思,玩什么也不能尽兴,”小雨朦叹口气,转头对着马小雅而不看他,“要是我的同学们来不了,那就马姐你陪我吧。”

“嗤,同学玩有什么意思?”陈太忠才不管她的感受,直接接话了,“像我就不跟同学们玩……他们太不成熟了,我最喜欢跟比我大的人玩。”

“我是说我家人管得我多,”果不其然,何雨朦吃这么一激,有点接受不了,说不得扭头瞪他一眼,“很多东西不许我玩。”

“这就不应该了,”陈太忠绷着面皮,重重地点点头,“你都是大人了,被人约束着,确实不开心……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你看,你姥爷想来欧洲,都来不了呢。”

“过一阵他就能来了,”何雨朦不防有他,说不得就回了这么一句,“可我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唉……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过一阵他也来不了,”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照我的感觉,估计他都要跟你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了。”

“嗯?”这一下,何雨朦警惕了起来,看他一眼之后,没再接话,而是转身走开了,“马姐,你俩聊……”

“你是想从她嘴里掏点东西吧?”马小雅见她走得远了,才轻笑一声,“不过太忠,你太小看她了……别说是黄家出来的,就算是我,在她这么大的时候,对这些东西也很敏感,没办法,家里就是这么教育我的。”

“啧,”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心说不是我小看他,而是这丫头排斥我排斥得厉害,我有什么法子呢?说不得抬眼四下看一看,却发现何雨朦站在周秘书旁边,对着他这个方向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长嘴婆,”他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却见埃布尔笑吟吟地走过来,身边还伴着一个中年胖子,“陈,这是我的朋友……”

这胖子叫达诺,是格勒诺布尔市人,那里靠近意大利,埃布尔介绍几句之后,有意点出,“你要是想搞黑松露,找达诺肯定没错。”

陈太忠笑嘻嘻地跟他聊几句,不成想袁珏走了过来,“陈主任,你办公室有电话找你……”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左右看一看,才低声发话,“是黄二伯的打过来的。”

袁主任倒是痛快,直接跟他改口叫黄二伯,陈太忠一听,赶紧往自己的办公室跑,那里站着的女留学生见状,转身离开他的房间,还轻手轻脚地带上了门。

“喂?”他这边才出声,那边黄汉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哈哈,小陈,开张大吉啊,你黄二伯去不了,打个电话祝贺一声。”

“黄二伯您这太客气了,”陈太忠笑着回答,“黄三伯到了也行嘛,对了,黄老还临时给我写了幅字儿呢。”

“那是我缠着他写的,”黄汉祥哼一声,旋即声音变得小了一点,“我说你有完没完了?逢人就问我遇到什么事儿……你这好奇心太强了一点吧?”

敢情,何雨朦跟周瑞说了两句之后,周秘书打个电话给黄汉祥——汉祥叔,你那个小朋友他好奇心太强啊,你得说一说他,所以,才有了黄汉祥这个电话,要不然,以黄老二的性子,觉得自家老三去比自己去还给面子呢,他估计连祝贺电话都不会打来。

“这不是担心你吗?”陈太忠听得就有点郁闷了,“黄三伯能来,小雨朦也能来,偏偏是你不能来,我要不惦记的话……不是枉您对我这么关照了吗?”

“啧,我真拿你没办法,”黄汉祥当然猜得到小陈是怎么想的,所以他虽然很恼怒这家伙四处问人,却是死活生不起气来。

可是,让这家伙这么一直问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被有心人听到,那就麻烦大了,说不得他沉吟一下,微微泄露了一点天机出来,“其实真没我啥事儿,东南那边严打走私呢,你黄二伯不是有远洋贸易吗?这就在家里呆一呆,避一避嫌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