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5章 周秘书

黄和祥登门庆驻欧办挂牌,这是完全说得通的,黄家是不插手天南的事情了,但是世事无绝对,老家人民都冲出国去欧洲设办事处了,恭贺一下总是人之常情吧?

黄书记跟着那个陈太忠似曾相识的中年人走了进去,陈太忠跟在后面却是眉头紧皱,满头的雾水,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疑问不止一个,不过这种热闹的场合,他实在是没有时间细细琢磨,更没有机会上前去探听。

黄和祥既然来了,那么中方最耀眼的人物就数他了,大使馆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都毕恭毕敬地跟在一边,一句话不敢说。

科齐萨一听来的是个省委书记,也坐不住了,他现在对中国的体制了解得差不多了,最起码他知道,在中国,省长、省委书记和部长是一个级别的,而中国的某些省份,比整个法国还要大得多。

不过,老科同学也没太过激动,这主要出自于两点,首先,他现在已经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自居了,既然对上普通华人他能做到以礼相待,那么对上高级官员他也不会受宠若惊——话说他连中国的一号人物都见过了,中国官场的普通干部是吓不住他了。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科齐萨在法国也算个头面人物,人脉和势力极广,只不过在政治斗争中失利了,但是他在法国政坛的底蕴,远超过普通副部长,甚至有些部长什么的,也比他不上,有这样的底气,他当然有骄傲的资本。

所以,当他跟黄和祥握手拥抱的时候,也是不卑不亢的,不过,这一份矜持,随着黄和祥身份的揭晓,登时烟消云散了。

“黄在中国,是个大姓吧?”原本,他是有点奇怪,怎么这位也姓黄,听到陈太忠用法语做出的回答之后,登时热情到不能再热情了,“哦,原来您是黄汉祥的弟弟……我发誓,您的哥哥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有风度的人之一。”

我二哥的风度吗?黄和祥也没做什么解释,只是微笑着回答,“科齐萨部长,您为中法友谊做出的贡献,我听很多人谈起了。”

又聊了两句之后,段卫华就上前,意思是说希望黄书记能主持一下凤凰市跟罗纳·普朗克的签约仪式——至于说剪彩那就不用说了,黄书记肯定是站在最中间的那位。

“这可是卫华市长分内的事儿,我不合适,”黄和祥微笑着拒绝了,若不是段市长逢迎的意图太过明显,他难免都要生出不快了——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想明白地告诉别人,我们黄家是天南的太上皇吗?

不过,正像段市长想的那样,黄书记还是允诺了共同剪彩一事,这道理也是明摆着的,若是连这点担当都没有,黄家也就不用姓黄了。

寒暄几句之后,一边的陈太忠实在有点忍不住了,说不得拿胳膊肘悄悄地捅一下何雨朦,“你三姥爷旁边的那个,是谁?”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跟你很熟吗?何雨朦有点受不了他的动作,不过仔细想一想,这总比拍自己的肩头要好一点——这家伙好像从来没当我是个女孩儿一样!

“是不是看着有点眼熟?”她微微地一皱眉,强行忍住了那份不快,“你在我太姥爷家没见过他吗?”

“啧,原来是他啊,”经她这么一提醒,陈太忠猛地想了起来,这位可不就是黄老身边的那位吗?他只去过黄老家一次,还是其中最不起眼的,别说比不上荆紫菱和荆俊伟,甚至比范如霜都不如,自是印象深刻。

不过,他记不起这位也非是无因,黄老家的警卫、医护和服务人员不但多而且低调,而且进入那个小院之后,一个大太阳明晃晃地挂在那儿,谁会在意旁边的小星星?

他甚至连这位姓什么都搞不清楚,能对此人有印象,还是因为这人似乎多少有点地位,能对一边的警卫人员做出一些指示。

这个人来,又是为什么呢?陈太忠想得头有点大,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发现了身边的小女孩似乎有些不高兴,说不得冲马小雅招一招手。

将她喊过来之后,笑着介绍一下,“这是何雨朦,我跟她父亲和她姥爷关系不错,你亲自帮着招待一下,不要用那些笨手笨脚的法国礼宾……”一边说,他一边从口袋里摸个小盒子出来递给小何同学,“好了,送你一个小玩意儿。”

他这安排自有重点关照之意,不过何雨朦听他说什么“父亲姥爷”的,心里越发地不痛快了,心说你才比我大几岁,就想当人长辈了?说不得摇摇头,不动声色地回答,“我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当然,她知道陈太忠说的是实情,更知道陈某人最近跟她的老爹走得很近,但是她就是不服气,当然就不肯给他面子,甚至拒绝的时候连手都没有伸出来。

马小雅也是机灵的主儿,见她有点不高兴,笑着接过盒子,“我看看是什么礼物……哎呀,好漂亮的小乌龟。”

小盒子里,放着一只碧玉雕成的小乌龟,这是陈某人用翠心的做的,他雕琢那块翠心的时候,没有注意统筹安排,结果有一块碎片就变得高不成、低不就,做什么都不合适,他正说要随手扔了,不过一不小心发现,看这边角料的形状,雕琢成个小乌龟很是不错。

雕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哥们儿雕的……这是乌龟啊,估计是送给适龄男同胞的话,会很困难了,那啥,回头送给什么老头好了。

所以他就将这小东西一直放着,今天见了何雨朦,心说我送她珠宝怕是不合适,反正小姑娘还小,送她个小乌龟玩吧——凭良心说,他自认,送出的这个东西可是很贵重的,远超过普通的珠宝首饰,因为这是他陈某人亲手做的。

何雨朦本不想要他的东西,结果看到盒子里的小乌龟晶莹剔透玲珑可爱,一时就有点动心了,她也是被人娇宠出来的,何保华家虽然条件一般,但那是跟黄家人比,比之普通人家不知道高出多少去,而她太姥爷又溺爱她,所以她年纪虽小,可看东西的眼力却不低。

她一眼就能看出来,盒子里的那块玉品相极佳,绝非普通街边小店的大路货,一般高档的玉器店里也不多见,当然,她并没有专业到能搞清楚什么“老坑种”之类的地步,但是她可以确定,这玉的水头和成色绝对罕见。

再加上雕的是一个可爱的小乌龟,她还真是有点喜欢。

马小雅是何等人?打开这小盒子就是为了诱惑她——当然,小马同学也难免有点好奇心,见小何心动了,说不得拉起她的手,顺手将盒子塞进那晶莹如玉的小手掌中,“这是你太忠哥送你的小礼物,不要白不要。”

是“太忠叔”不是“太忠哥”!陈太忠才待纠正一下她的错误叫法,不过见何雨朦有点半推半就的意思,于是就住嘴了,正好此时,吴言冲他招手,他紧赶两步走了过去。

“黄书记找你说话,”吴市长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在她眼中,陈某人看到了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炽热——那可是黄家的最红的红人儿啊。

晚上白市长又能好好服侍我了,陈太忠禁不住胡思乱想一下,旋即就端正了态度,冲黄和祥微微一笑,“黄三伯,您找我有事儿?”

“不是我找你,是他找你,”黄和祥一指身边的中年男人,微笑着介绍,“这是我父亲的秘书周瑞,你俩见过吧?”

“见过,周秘书您好,”陈太忠伸出双手,那边周秘书却是只伸出一只手来,同他轻轻地握一下,那气势是说不出的矜持。

不过,他这矜持似乎只是一种习惯,毕竟他是黄老身边的人,没点气势真的是给首长丢脸呢,下一刻他也笑了起来,“小陈,首长很关心你的成长啊。”

“哦?”陈太忠又是一怔,心说你说的首长是黄老还是一号?不过,这俩好像都跟我没什么联系的吧?“呵呵,那我可是太荣幸了。”

“老首长托我给你带句话,‘脚踏实地任劳任怨’,”说到这里,周秘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明显了,周围旁听的众人,却都是微微的一惊。

不会听的人,只能听到黄老对陈太忠飞扬跳脱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似乎有点不放心,所以要他稳重一点。

但是眼下旁边围着的,除了段卫华,就是安国超和裘主任、梁天希,吴言被安多瓦和科齐萨缠住了,却也频频回头张望这里。

这些都是人精里面的人精,何尝听不出来,黄老这是许下诺言了?只要你肯脚踏实地地工作,一旦做出成绩来,谁敢对你使小绊子阻碍你上进,你找我这糟老头子来!

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那就代表了不同的意思,黄老直接将自己的秘书派了出来,专程跑到欧洲来说一句话,只要是智商合格的主儿就知道,人家黄老是来挺人的——大老远地跑来,若是只为了警告一下,那不是有病吗?

别人不知道周瑞,邵国立却是知道的,此人号称黄家二管家,原本是黄老的通讯秘书,深得首长的信任,现在黄老的意图,大多都是由此人传出的——在这个级别的圈子里,没有秘密。

安国超等人,就不是很知情了,毕竟是离得远了一点,不过,过后不久,大家就知道周瑞的份量了,毕竟谁也不缺打听事情的途径不是?

“感谢首长的关心,”陈太忠闻言,也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接受到了首长的关爱之情,只是心里却不无愤愤,我怎么觉得你像陈佩斯呢——“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周秘书微笑着点头,又从身边之人的手中接过一个细长的木盒,递到他的手中,“这是老首长为驻欧办挂牌写的字,打开看看吧。”

一边的袁珏早撇开了众人挤到了跟前,听到如此吩咐,又见陈主任打开了木盒子,赶忙上前接下木盒放到一边,同陈主任一道缓缓展开那幅卷轴。

“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九个大字显得遒劲有力,凭良心说,黄老的字不算太好看,不过,从那个年代过来的老辈人,字写得再难看也难看不到哪儿去。

像眼前这一幅字便是如此了,看起来,字儿是写得哆里哆嗦的,但是丝毫不影响字意,陈太忠一见就心生感慨,“哎呀,黄老这么大年纪了,还专门写了这么一幅字儿,我这……罪过可是大了。”

“所以,你要努力工作,向老首长、向凤凰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周秘书笑着点点头,“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厚望。”

黄老给陈太忠写过两幅字,不过两者的支持力度大不相同,那一幅保管在科委,只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那种套话,虽然也是表现了支持之意,却是相对空泛的那种。

可这一幅则不一样了,既然这驻欧办的招牌都是他写的,那么将来除非发生惊天的大事,否则的话,在黄老驾鹤西游之前,没人会再去为难陈太忠——哪怕他把驻欧办搞成鸡窝。

“陈主任,时间到了,”终于,吴言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静寂,她淡淡地发话了,“已经九点了,该准备剪彩了。”

大家都道吴市长果然冷面强势,这种环境下,都能非常冷静地不忘记提醒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但是被提醒的那位心里太明白了——小白同学的声音里,有一点点旁人根本无法听出的颤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