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4章 贵客到

晚上临时准备的舞会也很成功,贝拉和葛瑞丝正好下班要回家呢,接到陈太忠的通知,又拉了六个朋友过来——这两天她俩有酒会邀请权,行情比较俏,临时打招呼也有人买账。

段市长虽然号称多年不跳了,不过一旦跳起来,技术也还是比较娴熟的,只不过他所熟悉的,是几十年前流行的那种老三步和四步,别人跟他跳起来,未免有点乏味。

不过,不管那些模特也好,还是苏总、于总这些京城来的美妇也罢,都是懂事的主儿,自然不会嫌他老土,其中有一个模特还悄悄地塞给段市长一张名片,被市长大人笑着拒绝了——跳跳舞就足够巩固中法人民的友谊了,电话就不要留了吧?

舞会举办到一半的时候,韦明河和邵国立也赶了过来,合着这二位白天采购游玩了一番,晚上又去看了一场时装秀,正说怎么勾搭台上的看上的模特呢,听到驻欧办又开舞会,说不得就兴冲冲地过来了。

陈太忠见他俩来了,少不得又向段市长引见一番,段卫华是何等人物?一见南宫毛毛等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俩人来头绝对不小,于是继续他亲民的姿态,这二位倒也给段市长面子,尤其是邵国立,居然收起了他那副傲慢的嘴脸。

吴言已经进了房间,不过还是从钟韵秋处听到了这个消息,心说亏我走得快,要不遇上那姓邵的,还真的难免尴尬了。

段市长细细观察一阵之后,抬手招呼过来了陈太忠,“太忠,这两个人,是谁家的孩子吧?”

“嗯,”陈太忠随便介绍一下,段卫华心里就是微微地一惊,韦家也就算了,只出过一个政治局候补委员,那个邵家可是枝繁叶茂,虽然底子不如韦家,现在可是正兴盛着呢。

“他们俩,有可能来咱凤凰投资吗?”他轻声地发问了,同时又敏感地注意到,这俩孩子只会去请那些洋模特跳舞,对南宫毛毛这一干人竟然不怎么搭理——都是混京城的,看来还真是分了层次的啊。

“他们来,不一定是咱凤凰的福气,”陈太忠轻叹一口气,“而且,他们在大地方发展习惯了,觉得素波都小,怎么会看上咱这儿?”

“这倒也是,”段卫华笑着点头,心里却不无遗憾,他何尝不知道,将这二位引进来的话,凤凰市的政治格局又要变了,只不过他是吃多了没硬靠山的亏,每每念及于此,总是想要是能认识什么人就可以如何如何了。

现在倒是有机会了,可惜,实在是晚了一点,念及此处,他瞥一眼陈太忠,都说小陈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看来传言果然不虚。

大约是十点出头的模样,舞会就结束了,其间外国模特和别人交换电话的行为不少,不过……这也是驻欧办存在的意义之一,促进双方民间合作和交流,就是段市长看在眼里,也不能就此指责什么。

有他这凤凰市政府一把手在,邵国立和韦明河虽然心里未必在乎,可是表面上也收敛了许多,竟然没有像昨天一样直接带了模特走人,而是自顾自地离开,不过,出门之后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大家无法目睹的了。

热闹了一天的驻欧办,终于平静了下来,大家也进了各自的房间休息,由于人太多,陈太忠和袁珏都只能在自己的办公室的沙发上将就一下。

吴言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陌生的环境里她原本就不太睡不好,想着明天的挂牌,太忠终于就此再进一步,一时又有点兴奋。

钟韵秋在她旁边,也睡不着,由于房间紧张,大家也知道钟秘书在凤凰的时候,经常在吴市长家工作到很晚,所以她俩愿意挤着睡一张大床,倒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她是第一次出国,在飞机上睡了一路,来了驻欧办之后又睡一阵倒时差,到现在也不怎么瞌睡,听到自家领导在身边翻来覆去的,禁不住出声发问,“您不舒服?”

“也不是,”吴言听她说话,索性扭亮了墙上的壁灯,直起身子靠在床头,“你把这次咱们准备的行程表拿过来,我再看一看……”

“看什么看,休息吧,”猛地,一个男声响起,吴市长习惯了某人的神出鬼没了,倒是无所谓,钟韵秋却是吓得一哆嗦,顺着声音看去,却发现某人出现在卫生间的门口,笑嘻嘻地看着她俩,“小白,想我没有?”

“快去,走走走,”吴言轻哼一声,抬手撵他,“段卫华就在隔壁呢,你胆子好大!”

嗯,这个我知道,刚才差点穿墙穿错了呢,陈太忠笑一笑,走上前去坐到床边,伸手就揽过了她来,“小声点不就完了?呵呵,小白你要不是有意勾引我,为什么跟韵秋睡一个床上?”

吴言伸手去推他,可是一双手怎么也提不起劲儿来,反倒觉得身体有些燥热,口也有点渴了,陈某人对她的评价一点都没错,对于白市长而言,权力就是最好的春药……

第二天六点,大家就起来了,开始前前后后的张罗,等八点的时候,驻欧办的楼外已经挂起了四五十条红色条幅,都是各个行局部委办恭贺驻欧办成立的条幅,多是各地省市的,也有中央的,大型国企也的祝贺也有一些。

这当然不是人家机关直接发来的恭贺,而是南宫毛毛这帮人四处要来的,甚至大多条幅都是他们自己做的,就是扯了一个旗号而已,当不得真。

不过,要是有人想拿此做文章的话,绝对会有人出来认这个条幅——不就是一个派出机构成立,我们随便恭贺一下,兄弟单位的人情往来而已,有必要大惊小怪吗?

这就是南宫这帮人的能量所在了,其实他们要到的还不止这点,只是驻欧办实在不大一丁点,别的挂不下,只能挂在里面,却也难保这个压了那个之类的。

八点钟,贺客们就陆陆续续地到了,第一拨就是南宫等人,第二拨却是科齐萨带着亨利·古诺一行,甚至埃布尔还没来他就来了,陈太忠看得暗暗点头:老科同学这态度,倒也值得嘉奖。

不多时,安国超也来了,段市长和吴言正陪着科齐萨聊天,一见他来,忙不迭把中间的位置让出来,安部长笑吟吟地坐下,两个副部长开始交谈——严格来讲,这也是对等原则不是?

又过一阵,大使馆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伴着省外办裘主任过来了,再然后,是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

最后来的,才是邵国立和韦明河,这俩家伙虽然强作精神,陈太忠还是从他们脸上看到了一丝萎靡,心说也不知道这俩混蛋昨天晚上荒唐成什么样了。

妙的是,安国超居然跟韦明河认识,见他过来就是一招手,“小韦你倒是能跑,跑这儿来做什么?”

“是安叔啊,”韦明河笑嘻嘻打个招呼,却也不见如何怯场,“太忠开张,我怎么能不来呢?我俩关系可是很好,不信您问他。”

由此可见,有些人有底气,那不是吹出来的,韦处长看起来没太多公子哥架子,可是对上这科技部的强势副部长都不是特别含糊,韦家的人脉也可见一斑了。

邵国立却是看得有点奇怪,悄悄把陈太忠拉过来一问,听说这位就是安国超,于是缓缓地点点头,“下一任部长怕就是他了。”

有这么个副部长在场,邵总都不敢太盛气凌人了,然而,不多时又来一行人,领头的却更是吓人,是即将出任磐石省委书记的黄和祥。

一开始陈太忠并没有认出他来——事实上他就没见过黄和祥,不过他对这一行人里的一个清丽女孩有点印象,这不是那谁……黄汉祥的孙女何雨朦吗?怎么她跑到这儿来了。

何雨朦旁边,还有一个中年人,他也是似曾相识的,却是怎么都叫不上名字,他只能断定,自己肯定见过此人。

安部长却是认识黄家老三,这老三很不简单,算是黄家的一枝独秀,两年前由中央下来空降到某省做省长,四十六岁的正部、中央委员,眼下又要去磐石做省委书记,不犯什么错误的话,下一届进政治局的可能性极大,下下一届……那就真的不好说能走多远了。

不管怎么说,大家一致公认,黄家老三上进至副国是绝对没问题的,最少也是一个副总理级的待遇——这是黄家力捧之人,到不了这个地位,那简直就是黄家的耻辱了。

惊见这样的爷字号人物到了,安国超哪里还敢在那儿站着?忙不迭几步迎了上去,段卫华和吴言也齐齐向前走去——这就是常看电视的好处了,他俩不认识谁,还能不认识这位?

不过,站在门口迎宾的,是陈太忠和袁珏,袁主任瞅着黄汉祥有点面熟,却不敢吱声,只能眼睛瞟着自家主任:您说得一点都没错,黄汉祥没来,不过,好像是黄和祥来了啊。

陈主任却没管那么多,他逗弄过几次何雨朦,眼见她来了,说不得笑嘻嘻打个招呼,“小雨朦,你姥爷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你跑过来了?”

黄和祥个子有一米七出头,不过体型极瘦,见他跟何雨朦打招呼,说不得扭头看一眼她,小雨朦一听对方这话,撇一撇嘴,“我姥爷不能来,可是我三姥爷来了啊。”

三姥爷……哦,这样啊,陈太忠才待笑着说什么,猛地就愣在了那里,侧头看一眼黄和祥,“您是……黄省长?”

“现在已经不是省长了,”黄和祥冲他微微一笑,又摇摇头,他已经被免职,等理顺了手续,就可以走马上任了,“你是小陈?”

“啊啊,黄、黄……”陈太忠已经反应过来眼前这位是谁了,可是他黄了半天,居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你的省长被免了?那省委书记上任没有?

总算还好,他的机灵劲儿不是白给的,“黄三伯啊,您好您好……您能来参加我们这个挂牌,是凤凰人民的荣幸,是我们招商办的荣幸,我给您介绍一下……”

要介绍的话,肯定是先介绍安国超,这是要按级别来的,黄和祥对安部长也有耳闻,笑着点点头,不过他的热情,还是对着凤凰市大市长的时候多一些,“卫华同志辛苦了,凤凰市这两年发展得,很不错嘛。”

“黄书记过奖了,”人家段卫华就不在乎,直接把书记挂在嘴上了,眉开眼笑地点点头,又转头瞪陈太忠一眼,“小陈,你就跟我打埋伏吧……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不跟我说。”

“不怪他,他也不知道我来,”黄和祥笑着摇摇头,心说那小家伙连认都认不出我来,你没听出来吗?亏我这么大老远地来捧场,“也就是最近好不容易有点空,出来散散心,我父亲说巴黎这边,凤凰有个驻欧办要挂牌了。”

“黄老说的?”段卫华听到这话,越发地傻眼了,又看陈太忠一眼,却发现不止自己,安国超、吴言、邵国立和韦明河等人,齐齐地瞥了小陈一眼,虽然角度不同,表情各异,但是那动作有若军人听到口令一般地齐整。

“段市长……先请黄书记里边坐?”陈太忠却是不管这些,心说我也不知道人家为啥挺我,但是站在门口说话,总不是那么回事吧?

段市长闻言,才如梦方醒一般地往里让人,黄和祥却是没有在意,而是转头看一眼陈太忠,“刚才你称呼我的,就挺合适嘛。”

这就是人家黄书记说了,别跟着他们起哄,叫什么书记的,叫黄三伯就不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