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3章 前夜

大厅里交头接耳的议论,不多时就传到了两位市长的耳中,不过这二位的反应,那也是可以预期的,人家就只当是没听见了。

倒是钟韵秋心细,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之后,寻个时机悄悄地跟自家领导嘀咕一句,“好像大家对他认识黑手党,普遍持正面态度。”

在场的人能有这个认识,还是多亏了巴黎出名糟糕的治安状况,这里的治安同它“世界之都”的美名完全不相匹配,尤其是唐人街附近,更是糟糕。

在西方国家的唐人街也好,中国城也罢,普遍有一个怪现象,就是那里一定是欠发达地区,毗邻的不是红灯区就是贫民窟,要不就是垃圾场之类的地方。

这个现象同中国近代百多年的积弱很有关系,国家弱子民就弱,华侨华裔做为弱势群体,聚居地的条件肯定好不到哪里去,这个毋庸置疑。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对驻欧办能跟巴黎黑手党有联系,表示出了适度的乐观,毕竟,跟地下社会打交道并不是大使馆的强项,甚至官方会刻意回避。

尤其是来的人里,很多人甚至不具备中国公民的身份,他们遇到类似的事情,能得到的支持最多不过四个字:表示关注——大使馆不可能为别国公民出头露面的。

失去中国公民身份的主儿,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缘故,未必都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不是?

陈太忠当然想像不到,日后让凤凰驻欧办在华人圈里不胫而走的最大的缘故,居然是因为安东尼到访而引发的,不止他没有想到,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想到。

所以,美丽的女市长对自己的秘书居然如此八卦,心里是相当地不满,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她也实在不好说什么,只能不动声色地看她一眼,眼中却满是谴责的味道。

不过钟韵秋也没当回事,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陈太忠在凤凰市“五毒”也就罢了,跑到国外还跟黑社会发生纠葛,肯定会给别人留下话柄,她认为自己有必要帮他澄清一些事实。

夜晚就在紧张和喧嚣中到来了,陈太忠请段卫华到屏风隔出的小餐厅里就餐,不过段市长兴致很高,不停地在跟人说笑着,倒是一边架摄像机拍摄的主儿,累得有点招架不住了。

大概六点二十左右的时候,南宫毛毛等人又来了,这样热闹的情势下,段市长和吴市长也无法过分强调等级观念,事实上,在场的除了华侨华人就是在北京搵食的主儿,他俩就算想强调,别人也得在乎不是?

不过,这样的场合,才是段卫华最喜欢的,他是政工干部出身,最是注意亲民形象,而且也不怵于跟老百姓打交道,要是在凤凰,过于亲和或者会微微有损他的威严,可是现在不是在巴黎吗?

事实上,南宫毛毛、于总等人过来打招呼,见到人家不卑不亢的神情,段市长就隐隐猜出,这些人恐怕不仅仅是京城里的商人那么简单。

北京城的那点事儿,凤凰市大市长了解得一点都不比别人少,所以,他的态度越发地和蔼了——就算交好不到什么人,也别给自己找事儿不是?

倒是吴言看到南宫毛毛,心里微微地咯噔了一小下,不过南宫老总那是什么人?挑通眉眼的主儿,自然不会表露出任何的异样来。

接下来,就是真要吃饭了,陈太忠请示一下段卫华,“卫华市长,您看是要来自助,还是去小餐厅吃中餐?都快得很。”

“我就入乡随俗,听从你这个主人的安排了,”段市长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一点大市长的架子都没有,“不过,要把其他的客人先安排好哦。”

陈太忠一琢磨,心说那个小屏风的隔断后,也就是三张桌子,座位真的不好安置,“要不您和吴市长去我办公室吃中餐,我去招呼那些客人?”

说穿了,这还是个对领导尊重与否的问题,别看仅仅是去陈太忠的主任办公室摆一张桌子,那就是特权,就证明了领导跟普通人的区别,不过陈某人确信,自己北京来的朋友不会在乎这点形式上的东西。

段卫华很随意地看一眼吴言,笑着摇头,“不用了吧?这样吧……你把自助摆出来算了,大家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非常时期,将就一点也无所谓。”

这就是大市长的决定了,根本无视吴市长的反应,不过吴言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看别人张罗起来了,才抽个空子走到南宫毛毛旁边,朱唇轻启,“南宫老总,多谢你的帮助,我的父亲身体恢复得很好,回头我会专程面谢的。”

“呵呵,”南宫毛毛很随意地笑一笑,眼睛望着别处,嘴里却轻声回答,“吴市长太客气了,太忠谢我就行了,您身份敏感,就不要拘泥于这种小事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竟然就施施然走开了,由此可见,他嘴里这个“您”字,真的是没什么诚意,只不过是看在某人的面子上罢了。

吴言却是没有因此生气,她和陈某人是两位一体的,自己的情人在那帮人里吃得开,也是很令人开心的事情。

若是吃自助的话,那可就简单多了,陈太忠微微一示意,就有人推上来了餐车,还有一边的礼宾人员搬来了桌凳——多亏了埃布尔,临时为驻欧办找了八九个打下手的主儿。

这些人应付大型宴会都是没问题的,巴黎或者会缺乏别的人才,礼宾人才是绝对不缺的,你可以说巴黎人傲慢,但是你随便拽住一个推车的,人家都能告诉你十八、十九世纪宫廷宴会的相关礼仪和流程的话,那也由不得人不心生感叹。

几乎在一眨眼,大厅里就变得满满当当了,于总见状轻笑一声,“陈主任,你这个地方还是有点小啊……再大一点就好了。”

不得不承认,这话有点打脸的嫌疑,可是偏偏的段市长是一脸的笑意,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心说太忠连这话都接不好的话,那才叫怪事。

“百废待兴,还是节俭一点的好,能工作就行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心说这话也就是于总你能说出来了,谁要你是带马小雅出道的呢?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再说了,也就忙这么几天,为这几天我就租个大房子的话,那就有点劳民伤财了……卫华市长一直强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一点我是谨记的。”

一边说,他一边冲餐车努一下嘴,笑眯眯地四下看一看,“大家想不到吧,卫华市长最爱吃的是籼米……为此我特地从凤凰带了两斤籼米过来,这就是农民的儿子,我们的市长!”

呕,肉麻!在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这么想的,这籼米专程从中国带到法国,成本怕是比泰国香米都要高了,亏你好意思说节俭。

倒是袁珏看得微微点头,心说我一直以为自己蛰伏这么多年,已经具备在条件成熟的时候一飞冲天的资格了,但是看看陈主任的脸皮……嗯,我还差得很多啊。

“太忠你说那么多做什么?大家吃饭,”段卫华笑眯眯地打断了他的话,看似是很不在意陈同学对他的夸奖,然而,没人想得到,段市长心里正悻悻地腹诽呢——你才是农民,你全家都是农民!

这年头农民和老实人一样,都不是褒义词了,没人讲究根正苗红了,而段市长还真不是出身于农民家庭,用那个年代的话来讲是小布尔乔亚家庭出身,现在的话讲是小资。

一般来说,不喝酒的话吃饭总是很快的,约莫二十分钟大家就结束了战斗,有那嗜酒的主儿想来那么一两杯,不过看到段市长狼吞虎咽的架势,还是很明智地放弃了要一杯的想法。

然而,餐车撤掉,并不代表宴会结束,几个礼宾人员将桌椅搬到屋角,甜点车又推了上来,同时上来的……还有装了啤酒和红酒的车。

段市长对此也没感到意外,小布尔乔亚嘛,对这些东西就算不是很熟,也多少有所耳闻,而且他又不是没出过国,类似场面见了也不是一两次。

自打开始吃饭,那些闲杂人等就逐渐退去了,只剩下凤凰市的人和南宫毛毛这十几个北京来客了,大家坐着享用一点甜点和饭后酒,就觉得有点无趣了。

“要不咱们大家一起出去转转?”陈太忠见众人似乎没什么兴致,刚刚提了一个建议,却不成想有电话打了过来,来电话的是邵国立,“太忠,晚上还有舞会没有?”

“明天晚上吧,”陈某人是这么计划的,毕竟请那些模特是要花钱的,天天请引起物议的话就不好了,不成想段市长笑眯眯地转头看了过来,“什么东西明天晚上?”

“舞会,”陈太忠心里暗暗叫苦,脸上还得笑着,“还有几个朋友在外面住着,昨天在这儿办了一个小舞会,他们挺满意的。”

“那接着办呗,都说要你随便安排了,”段卫华轻笑一声,“好些年不跳了,唉,也不知道跳得动跳不动了。”

“好吧,”陈太忠又拿起电话,看看在场的吴言、钟韵秋和马小雅,又想一想自己还要联系贝拉和葛瑞丝,心里禁不住哀嚎一声:今天晚上的舞会,有一半的女人都是我自己的啊。

“坐了一路飞机不太舒服,我去休息一下,”吴言不动声色地站起身,冲大家点一下头,径自上楼了。

段卫华笑着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模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