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2章 纷纭而至(下)

等到八月五号,就越发地热闹了起来,段卫华、吴言和省外办的裘主任在中午时分,乘坐同一班航班赶到了,随行人员还有十三个,算是一支不小的团队了。

陈太忠租了辆车在机场借机,摄制组的人也在机场外架设起了摄像机,不过,看到浩浩荡荡的人流,陈某人细细地数一数,十六个……呃,驻欧办的客房,似乎少了一点点。

那就只能把段市长、吴市长和裘主任安排到别的宾馆了,既然驻欧办放不下,相关领导就要得到更好的招待才对,他是这么决定的。

不过还好,下一刻他就得到了一个消息,裘主任的秘书悄悄地过来打个招呼……那啥,这些人里,有四、五个人是相关人员的家属,他们的住宿不需要安排,陈主任你懂的……

啧,这可就真能调配开了,陈太忠立马就明白了,六间客房两个是单人间两个是标间,还有两个三人间,刚刚好够住!

不过,单人间只有两个,来的厅级干部却是三个,这又让陈太忠有点为难,这可是有点那啥哈……

段卫华是凤凰的大市长,一个单人间,那是没问题的,剩下的吴市长和裘主任,那可就让人挠头了,省外事办算是副厅级别,裘主任享受的是正厅待遇,又是省领导,按说该住个单间。

可是,吴言是分管市长不是?虽然不分管驻欧办,却是分管招商办的,陈太忠心里自然是倾向于白市长住个单间——单人间是大床来的。

倒是袁珏机灵,悄悄地跟他提个建议,“裘主任是省领导,咱再怎么尊重也不为过,要不……请他出去住算了?大不了花两个钱。”

是啊,这是凤凰驻欧办,不是天南驻欧办嘛,陈太忠反应过来了,正好他订了不少的客房,说不得就跟裘主任请示一下,不成想人家直接就拒绝了。

“我在大使馆有个熟人,在旁边宾馆已经帮我定下房间了,”裘主任笑眯眯地回答,“反正明天九点挂牌儿,是吧?我到时候一准到。”

敢情,人家省外办也有自己的骄傲,心说我来参加你这个驻欧办的挂牌,也算给你们面子了,住都住到你这儿,成什么体统?我们可是省直机关哎……

甚至,连当天晚上准备的欢迎宴会,裘主任也没打算参加,他还想着跟大使馆的熟人好好坐一坐呢,反正跟凤凰人的交道,明天开始打也不晚——站在不同的位置,大家所追求的也不相同。

然而对凤凰人来说,谁又会在乎他的选择呢?大家是为自己的派出机构挂牌捧场来的,而不是为了看省直机关领导脸色来的,更何况还有段大老板在场?

他们坐的航班是一大早的,折腾了十来个小时,来了法国又赶上中午,所以大家来到驻欧办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纷纷上床倒时差去了。

偌大的大厅里,又恢复了平静,驻欧办正副主任看着在大厅里忙碌的一男两女留学生临时工,低声商量着晚上的事情。

“晚上再举办一个晚会吧,”袁珏对这一套不是很熟,但是还是愿意积极提出意见,“也可以考虑请一些法国客人过来。”

事实上,他今天有点太兴奋了,因为他很难得地回答了段市长两个问题——在教委老干部科任副科长时,他做梦也想不到今生还有这么一天,能直接跟大市长面对面。

“让段老板决定好了,”陈太忠笑着答他,“老板来了,咱们做好服务就成了,嗯,要有服务意识啊,也不知道下午还会有什么人来……”

下午还真有人来,科技部的副部长安国超也来了,按说他出动的话,就该是大使馆那边张罗了,不过有意思的是,安部长这次是以个人名义来的,也就是说他来此是因为跟陈太忠的私交。

当然,就算是个人名义,段市长和吴市长也要跟着陈太忠去机场接机,且不说等级差距在那儿摆着,人家好歹也是给凤凰市面子来了——当然,一路全程摄像那也是少不了的。

安部长一行人直接住进了陈太忠为他们订好的宾馆,并且向段市长和吴市长表示,晚上会来驻欧办看一看,认一认门——也是私人性质的。

小陈能请到安部长,段卫华这面子就越发地足了,回到驻欧办之后,他居然有心思盘算起明天的挂牌的细节来了,“小陈,把你明天的安排好好地说一说……”

陈太忠说了没两句,又有客人上门,却是前天来的李秘书和郭记者,他们此来,是为了通知凤凰市驻欧办,明天的挂牌,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会到场。

李秘书通知了一声就走了,郭记者却是留了下来,扯着段卫华问起了驻欧办这个机构的成立过程,当然,段市长别的或者未必有多老到,但是应付记者还是没有问题的,说不得云山雾罩地聊了半天,到得后来,还是有别的访客,才结束了这次采访。

郭记者回去一整理谈话录音,禁不住悻悻地骂一句“老狐狸”,敢情除了凤凰市高度注重对外交流,抓住一切机会“引进来走出去”之外,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对驻欧办的前景和期望也是套话连篇,根本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

这倒不是段卫华没话说,事实上他也有点生气,心说你们知道罗纳·普朗克要跟赫斯特合并就知道好了,不告诉我们告诉我们也都无所谓,可是你不该在这个时候说不是?

告诉是人情,不告诉是本分,经参处想借此消息,强势地跟驻欧办达成某种默契,这都能理解,但是你偏偏捡这个时候来说,岂不是打我段某人的脸?

早说几天是好事,晚说几天我们也不会太后悔——协议都签了,这个节骨眼上说,那对我真的太不尊重了,合着我就是一个不明真相、被人看笑话的土棍市长?

当然,段卫华也知道,这其实怪不得经参处,但是他心里总是不痛快不是?总算是他知道这新华社记者站的主儿最好也不要得罪,才按着性子,忽悠了对方一阵。

接下来就是华人、华侨的一些代表纷纷登门,这就看出袁珏在法国做的工作了,他抓住一切机会宣传驻欧办的存在,甚至不惜跑到十三区十九区那些华人比较聚集的地方去宣传。

眼见驻欧办挂牌在即,总有那些有心人来送上点什么小礼物、花篮之类的,闹哄哄的,陈太忠和袁珏以及三个临时工加在一起都忙得要命——只要上门的就都是客,这会儿可不能计较身份不身份的。

段市长也没闲着,够点身份的主儿,就被引见到他这儿来了,还有个把老家是凤凰或者天南的主儿,也被引了过来,连吴市长都开始接待这些人。

逐渐地,吴市长身边围着的人居然多了起来,看来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连钟韵秋身边也围了两个白发老人——他们是四十年前从素波来法国的。

正闹腾呢,门口又来客人,这次来的却不是华人,而是一帮膀大腰圆的家伙,带头的那位一进来就嚷嚷,“嗨,陈,我看你来了!”

这一嗓子声音不算太小,陈太忠闻言,抬头一看,得,认识,正是那个曾经试图骚扰葛瑞丝的安东尼,据说有意大利血统的黑手党。

我晕,这是谁告诉他我在这儿了?陈主任一时间还真的头大了,心说这家伙一看长相就不是善碴,身边跟着的四个人,看气质就是坏蛋——拜托了老大,我这儿一帮领导在呢。

“啊哈,安东尼,”想是那么想的,陈某人的反应可是不慢,忙不迭走上去跟对方热情地拥抱一下,“你能来看我,我实在太高兴了。”

段卫华见状,不动声色地看一眼自己的秘书,秘书倒是机灵,拽住身边的翻译就问,“他们在说什么……麻烦你给翻译一下?”

“不止来看你,我还为你带来了礼物,”安东尼手一挥,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捧上了一个盒子,水晶盒内是一个木雕的骑士,骑着高头大马,手持挂旗子的长矛,“听说这样的东西,是符合你们的礼仪,是这样吧?”

“哦,非常精美的艺术品,我喜欢,”陈太忠笑眯眯地搂着他,就想把他引到一边去,不成想尊敬的唐·安东尼先生居然画蛇添足地来一句,“这是产自巴勒莫的礼物……我喜欢那儿的木偶剧。”

天啦,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陈太忠回头看一眼,发现段市长和吴市长都停止了跟别人的谈话,而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和安东尼,一边有卑劣小人在低声地说自己的小话……严格地说,是翻译在履行他们的职责。

见他回头,段卫华微微一笑,那笑容基本上还算自然,陈太忠赶紧扭转头过来,咳嗽一声,“哈,我想,你一定还没有参观过我的办公室,对吧?”

连推带搡地,他把安东尼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人将那个小木雕摆在一边之后,他才好奇地发问了,“安东尼,是埃布尔告诉你的……我在这里吗?”

“哦,不是这样的,”安东尼笑着摇摇头,“你知道,我手上也是有一些模特的……”

自打他骚扰葛瑞丝未果之后,葛瑞丝和贝拉的同室姐妹就知道了,然后这个名声在小范围内就开始传播,有那受安东尼盘剥太狠的主儿,就想让两个美女帮着给说说情。

可是还是那句话,巴黎的水太深了,葛瑞丝和贝拉虽然年轻,却也知道有些人是她们招惹不起的——这样的例子在模特界简直比比皆是,所以她们很自然地拒绝了。

因为她们非常清楚,自己二人能够免于被骚扰,已经是非常万幸的事情了,而陈太忠又在遥远的中国,万一出点什么事,那除了后悔就是后悔了。

不过饶是如此,安东尼旗下的模特,也有两个跟她俩处得不错的——在这个比较容易生事的行业里,多个把强有力的朋友总是不错的。

偏偏地,其中有一个,昨天就来参加舞会了,由于回去得较晚,那就得交待去了什么地方赚了什么钱,结果这位一说,安东尼就知道,敢情那个中国陈要常驻巴黎了。

自打安东尼参加了埃布尔家的沙龙,就陈太忠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了,大家都知道,他虽然自称唐,但其实那是自封的,说穿了也就是一个混混头,巴黎比他混得好的也不止一两个。

黑手党的荣誉感,让他对洗白之类的话题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对上流圈子的向往,那是每个人都有的,而陈接触的就是那个圈子。

是的,安东尼也愿意跟陈太忠保持善意的接触,听到这消息,他少不得打问一下,想参加这个仪式的话,需要注意一些什么东西。

上帝作证,他原本是想带一瓶酒过来的——就像陈上次在埃布尔家那样,所幸的是,巴黎的华人并不少,于是他弄懂了相关礼节。

“提前送来贺礼,是很要好的朋友才有的礼节,非常感谢你,尊敬的唐·安东尼,”陈太忠对他的解释非常满意,不过,他必须指出一些什么。

“欢迎你明天来参加我的开张典礼,但是到时候,有法国的副部长,也有中国的副部长,有我们的市长,还有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我想……您一个人过来就可以了,您也看到了,我住的这套房子,并不是很大。”

“嗯,这个我明白,”安东尼笑着点点头,他也知道,陈是在婉转地表示,到时候,那将是一个比较郑重的场合,自己当然不合适带上一票小弟过来,“听说韦也来了?我很想念他……对了,我对你们的仪式还是不太清楚,明天我需要准备晚礼服吗?”

你穿晚礼服?陈太忠看着他矮胖的身材,实在想像不出来他能将晚礼服穿出什么味道,说不得笑着耸一耸肩膀,“呵呵,倒不需要那么正式……如果你愿意的话,那随便吧。”

他俩在里面聊天,外面就有人轻声嘀咕,巴黎的华人华侨混迹社会底层的也不算少,有人认出了安东尼,“那不是意大利黑手党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