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1章 纷纭而至(上)

都夜里十二点了,陈太忠和袁珏还在讨论工作,邵国立和韦明河一行人从红磨坊回来之后,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再加上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栽到床上就睡着了。

驻欧办上下各六间房,上面六间是客房,下面的六间里,两间房间是主任和副主任办公室,又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档案和财务室,最后一间则是……集体宿舍。

“经参处的人,这次做得有点过分了,”两人现在就是在陈太忠的主任办公室说话,袁主任对今天李秘书的话,相当地不满意,“早就知道罗纳·普朗克要跟赫斯特公司合并,偏偏不提醒咱们。”

“人家没有提醒咱们的义务,”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不过他心里是否也是这样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事事都清楚。”

“可是,他们肯定清楚这件事,”袁珏头上顶的是才子光环,不是弱智光环,这点小因果哪里难得倒他?“经参处对咱们驻欧办,不是一般地关注,前前后后来了几趟不说,您今天前脚来,他们后脚就跟过来了,一般地方怎么可能得到这种待遇?”

“我都不想琢磨这事儿了,你偏偏要说,”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心说这点小事是个人就算得出来,“你别恶心我了,成不成?”

“他们是在给您下马威,”袁珏自是知道陈主任这话该如何听,不但继续说了,还加上了一声冷哼,“嗤,还好咱们不归他直管,这种合作伙伴,要不要都无所谓。”

“咱们怎么能跟人家合作?咱们的级别不够,寻求帮助的时候,咱去找他就是了,”陈太忠笑着答他,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头就微微地皱了起来,“不过说句实话,在信息采集上,咱们还是不如人家。”

“这个可以慢慢来,法国报纸和杂志的财经新闻也不少,积淀,总是需要个过程的,”袁主任很坚定地回答,事实上,他也不是真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执意跟大使馆叫板,实在是他仔细琢磨过自家领导的做事风格,知道太忠主任是那种越挫越强的性子。

恰恰的,袁珏也是那种骨子里非常自傲的主儿,最不喜欢被别人要挟和算计,眼下自然是要撺掇自家主任扛住的,“就算不是合作关系,也是兄弟单位吧?他们这么搞真的没意思。”

“好了,不说这个了,”陈太忠指一指面前的一摞表格,“这里面你随便挑三个人,一个文员两个保洁……对了,最多给一个人提供宿舍啊。”

“这十几个人,咱俩一起看看吧,”袁主任这话有点冒失,但是算相当不见外,“我选他们有我选的道理,但是太忠主任你得帮着把关,毕竟你是老大。”

“唉,你就不能让我省心一点,”陈太忠叹口气,心里却是有些微微的欢喜,自己这个副手,选得还真是不错,不但对脾性,认知也基本相似,“好了,明天通知他们来面试吧。”

第二天上午,就是面试了,不过等到下午,随着一班航班的降落,驻欧办里又来了不少人,马小雅、于总、南宫毛毛、苏总和她的摄制组都来了,阴京华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黄汉祥牵连也被禁足了。

不过,阴总的礼物是带到了,一副可以折叠的红松木屏风,上面画着的是岁寒三友,市价约莫在一万块钱左右,以阴总的身份,这礼物用于私人馈赠有点掉价,但是开业挂牌之类的场合,就算相当拿得出手了。

其他各人也有各自的礼物,这是不用提的,妙的是那摄制组的人都带了一份礼品来,是一个帆船模型,取的是“一帆风顺”之意,虽然看起来很大路的货色,但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不是?

现在是法国的八月四号,他们来得不算晚,当天晚上,驻欧办里举办舞会招待各路朋友,邵国立和韦明河虽然觉得这帮人有点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不过既然是玩,那倒也无所谓了。

贝拉和葛瑞丝带来的模特们,起到了很大的润滑作用,这次来的模特有十几个,是挣工资的那种,一场舞会每人两百欧元,算不得寒酸了,当然,更重要的是,若是有相互对眼的主儿,那么,就可以发展一些别的业务出来,都是成年人了,谁还不懂得这一点?

事实上,贝拉和葛瑞丝的中国情人,在模特的圈子里也算不上秘密,那是一个富有而高大的男人,甚至那男人还有一些朋友,也是出手阔绰,有若阿拉伯王子一般——必须承认,这个传闻的产生,来自于韦明河的大手大脚。

今天的晚会,伊莎贝拉也来了,韦明河也还记得这个风骚的女人,不过很遗憾,跟他欢好过的女人来了有四个,而他最在意的那位,却是被一个美国富豪包走了,所以他的兴致并不是很大。

他不热情,别人自然也懒得来贴他的冷脸——巴黎的模特,察言观色的能力也不比国内的小姐差多少,所以,当他发现邵国立对一个女模特很感兴趣,连续搂着她跳了三支舞之后,说不得笑着跟陈太忠嘀咕一句,“老邵这次……看来要喝我的洗脚水,哈哈。”

“科齐萨还喝你的洗脚水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冲一个方向扬一扬下巴,“那个女孩儿,你还有印象没有了?”

“科齐萨?”韦明河听得微微一怔,他这才来法国,对那些差不多重要的人物,也都有一点了解,顺着对方的眼光看去,登时轻笑一声,“原来是伊莎贝拉,这女人水挺多,不过下面比较宽松……”

话是这么说的,他却转身就向对方走去,陈太忠见状,忙不迭一伸手拽住了他,“我说老韦,人家名花有主了,你折腾个什么劲儿?”

“扯呢,她来参加这种舞会,是要图个什么?”韦明河不屑地哼一声,“科齐萨又不是没老婆,不过是大家随便玩一玩……我说,太忠你别拽着我,我还没跟副部长做过连襟呢。”

可是比较宽松的,不好玩啊,陈太忠想规劝他一句,却发现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倒是手上不知不觉地放松了力道,看着韦处挣脱了自己向伊莎贝拉走去,禁不住悻悻地嘀咕一句,“跟部长做连襟就很荣幸吗?再说了……又不是中国的部长。”

“要是中国的部长,他也没这个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小雅站到了他的身边,居然还偷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过,这大抵也是韦明河知道他俩的关系,说话不怎么藏着掖着的缘故,她颇有感触地叹口气摇摇头,“这年头,从来都是老婆是别人的好啊。”

你是别人的老婆,所以我觉得你好!陈太忠才待这么调笑一句,猛地反应过来,这话有在小雅的伤口上撒盐的嫌疑,说不得讪讪一笑,“希望他能给我这做主人的一点面子,不要在这里胡来,毕竟这是政府派出机构……”

不过,他这想法,显然是多虑了,邵国立和韦明河很控制得住自己——这个控制,说的并不是他们没有胡来,而是说他们没有选择驻欧办这个地方胡来。

舞会结束就是十一点多了,这二位也选好了意中人,在小贝拉的积极协调下,估计连价码都谈好了,邵总选了俩,其中一个是韦明河的洗脚水,韦处选了俩,倒也都是旧识,不过其中有伊莎贝拉,那也是可以肯定的了。

他俩选好人之后,就带着人号称“宵夜”去了,也不再回来了——事实上,陈太忠来了巴黎也不止一两趟了,都不知道这儿有没有“宵夜”这个玩意儿。

南宫毛毛这帮人,也不会住在驻欧办的,这里是政府机构,而他们是商人,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陈太忠已经为他们订好了宾馆的房间。

朋友来捧场,他当然要为此支付招待费用,不过这个招待费用有点高——高到袁珏都有点呲牙咧嘴,“陈主任,再不省着点花,这个月发完工资咱们就要破产了。”

所以,到得最后曲终人散之际,偌大的驻欧办只剩下了五个人,陈太忠、袁珏、马小雅、贝拉和葛瑞丝,陈主任犹豫一下,看一看自己的副手,“老袁,我送马总去宾馆,那个……可能晚上不回来了,你看好家,明天市里领导就要过来了。”

“明天我就能把那几个留学生喊过来了,保洁的事情您放心好了,”袁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见他们四个离开之后,才撇一撇嘴,走到一边拿起电话,“嗨,碧姬,今天你为什么不跟着贝拉过来?我希望你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有夜场?好吧,我去接你……”

所谓上行下效,就是这样了,尤其是小贝拉别看年纪不大,却是早早地用女色去打通了袁主任的环节,当然,她的目的不是很复杂,无非是想跟自己的太忠比较亲热的时候,驻欧办副主任能够不要在跟前碍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