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60章 互通有无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韦明河联系上了陈太忠,韦主任是早早地定下要跟着他去巴黎的,顺路就摸到了凤凰驻京办来,“这次就调回来了,哈哈,我也正处了。”

“青江那边你就不去了?”陈太忠有点奇怪,“那边不是还有你不少朋友吗?嗯,比如说那个罗……罗什么来的?”

“大不了下次再去嘛,”韦明河笑眯眯地解释,“嗯,要不下次我去天南,跟你就伴儿,你说怎么样?”

这家伙就是走的上蹿下跳的路子,隔个一年半载的,就上下一趟,这么跳,不但丰富了任职经历,提拔的过程也显得不那么显眼——当然,要是抱着他的履历一看,那是个人就能明白怎么回事。

“你这家伙的心,就全在京里,”陈太忠哼一声,心说这挂职干部不容易被当地人接受,真的是很正常,不过,老韦下去能把钱也带下去,这也算不错的了。

“邵国立也跟我去,”他笑着回答,“你小子是不是跟他吹什么了?看他那架势,去那儿就要我全包了……”

两人嘻哈一阵,正说着话呢,苏总的电话打了过来,“陈主任来了?中午一起坐一坐吧,你要的摄制组,我给你找到了……”

驻欧办挂牌,肯定是要有录像拍摄的,不过不管其他媒体怎么拍,自己也要留一份不是?凤凰电视台接到消息晚了,护照一时办理不下来,派不出这样的人来。

天南省电视台虽然能派出人来,可是人家对的是省级单位,一个地级市的派出机构,还请不动省台的人出来——当然,若是有省级干部出席,那就好说得多了。

说穿了,还是这个驻欧办有点尴尬,要不然请省台的人也不在话下,所以这次陪同段卫华前往的,就是《凤凰日报》的一个副主编,文字和图片一手包了。

苏文馨本来就是吃媒体这碗饭的,前一阵又找陈太忠帮了刘骞的忙,眼下帮陈主任张罗一支拍摄队伍,那也是该有的义务。

中午坐一坐倒是不当紧,不过这次没去南宫毛毛的宾馆,是苏总来凤凰驻京办了,韦明河也不在意,就在一边陪着,三个人说着说着,就说起了碧空那边的形势。

刘骞被调整出劳动厅已成定局,但是他也不着急,大厅长刘拴魁也不催着他移交,倒是副厅长毛继英火急火燎地在四下找关系。

“陈主任你厉害啊,”说到这里,苏文馨笑吟吟伸出个大拇指来,“去了碧空一趟,就双开了一个县长,真的太厉害了。”

冉旭东是被双开了,不过也仅仅限于双开,这家伙能牵扯出来的人实在太多了,任海东都有点下不去手,得了蒙艺的授意之后,他就做出了如此处理,和谐和稳定,是任书记需要的,也是蒙书记需要的。

“双开一个县长?”韦明河听得颇有一点无语,这也算厉害吗?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敲打了一个市委书记?”

“差不多吧,”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敲打了一个市长——副省级的市长,还是省委常委,“苏总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

“肯定是刘骞跟我说的,”苏文馨笑一笑,她虽然不在体制内,可眼里何尝会看得上县长?连一般的市长也未必就放在眼里,“不过,不该说的,他可全都没跟我说。”

刘骞这家伙的嘴也太不稳了吧?陈太忠听得眉头微微皱一皱,可是转念一想,人家刘厅长一开始求的就是苏总的门路,现在有了结果,怎么也得向她交待一下才是正理。

想到这个,他苦笑一声摇摇头,心说这些人的能量,真的是小看不得,“我总算知道,你们为什么消息这么灵光了,啧,厉害……”

韦明河早就知道苏文馨是干什么的,他的背景虽然赶不上邵国立等人,相差却也无几,自是不会把这小人物放在心上,明知道这两位谈的不会是小事,可还是不以为然地笑着举起酒杯,心说这帮人也就这点长处了,“好了,不谈公事,咱们喝酒……”

虽然定的是八月六号揭牌,可是今天已经是八月二号了,时间不等人,三号中午,陈太忠、韦明河和邵国立相伴,就飞往了巴黎。

伊丽莎白想跟着回家看看,却是被凯瑟琳阻住了,“现在公司正是忙的时候,小伊莎,反正他是驻欧办主任,你还怕没时间去见他?”

她可不知道黄汉祥向陈太忠许了什么,陈某人虽然喜欢卖弄,但是凯瑟琳总给他一种不太好掌控的感觉,又担心自己会成了买办,所以仅仅是催她在这件事上多下一点功夫,加快一点进度。

陈太忠一行七人下了飞机之后,直奔驻欧办,一见这房子,韦明河就有点失望,倒是邵国立有点艺术细胞,“嗯,这才应该是巴黎的建筑嘛,住这儿可是比住宾馆有情调。”

然而,进了楼之后,邵总也难掩失望之意,“设备有点普通,不过,倒是算干净……嗯,这是你们政府派出机构,搞成这样也算不错了。”

“你这儿雇的是外国人?”韦明河见过两个门卫之后,心里有些好奇,“太忠,我不是说你,这打扫卫生,用外国人不合适……”

他们一帮人进来之后,这偌大的房子,就见到袁珏一人,当然,他们知道他是驻欧办的副主任了,不过这两位眼里怎么会有他?

“保洁没用外国人,”袁主任也是伴着这些人走一走,他非常明白自己不合适在这种场合接话,也就是这样的话,能回答一下,“都是我一个人干的。”

“什么?”韦明河听得有点纳闷,回头看看他,心说你怎么也是个副处呢,怎么来巴黎扮起清洁工了?“这么大的地方,你一个人打扫?”

“就是韦处的话了,用别人不放心啊,”袁珏只知道他是韦处长,可是看那派头和口音,绝对不是含糊的主儿,所以回答得十分谨慎,“保洁人员,会从凤凰派过来,现在正在办理手续呢。”

“啧,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陈太忠听得登时一拍手,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算算,我马上给段市长打个电话吧。”

“啊?”袁珏就算再沉得住气,一时间也有点傻眼,“陈主任,这还有几天就挂牌了,到时候保洁肯定要忙死的……”

陈太忠愣了一愣,随即侧头看一看韦明河和邵国立,又看一看他俩身后的跟班,悻悻地咂咂嘴,“啧,是啊,该怎么办呢?”

“你想用我的人就直说,”邵国立笑着摇摇头,又哼一声,“我就见不得你这藏头藏脸的样子,不就是个打扫卫生嘛。”

“太忠要是直说,怕是邵总你就不干了,”韦明河听得就笑,这话的意思谁都明白,你邵国立的人,哪里是别人能指派的?你指派可以,别人指派那就是落你的面子。

“韦处你这才是胡说,我和太忠,那是好哥们儿,”邵国立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极为认可这话,不过想一想只有自己的人帮着打扫,似乎又有点没面子,说不得反手将他一句,“反正我的人帮着打扫是没问题的。”

“我的人帮着打扫也没问题,”韦明河笑着回他一句。

这二位身后四个跟班相互看一看,都看得到别人脸上的无奈,得,俺们还以为来巴黎是玩来了,敢情是做苦力啊?可怜的,在中国咱都不干家务呢。

“这倒也不用,”袁珏一听吓了一跳,心说我自己干是表现好,用别人那可太不合适了,“这几天里,有不少留学生报名文员和保洁,我选出来十几个……政治比较可靠的,就等陈主任你拿主意呢。”

“哦,你定了就行了,”陈太忠毫不在意地挥一挥手,转头又看看自己的客人,“怎么,要不要睡一觉倒一倒时差?”

“睡一会儿吧,现在五点,等七八点钟,咱们去红磨坊,”韦明河打个哈欠,“上次跟你来,可是没去过那儿。”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当口儿,外面又来人了,还是保安直接放进来的,袁珏一见来人,赶紧介绍,“陈主任,这是经参处的李秘书,这是新华社记者站的郭记者。”

李秘书三十出头,面白无须,郭记者个头矮胖,看起来也是三十出头,两人笑着冲陈太忠点点头,“听说陈主任来了,我俩就过来看看。”

陈太忠也知道,自己怕是买机票的时候,消息就传过来了,不过他还是有点纳闷,你们别的不干,盯住我这个小副处,有意思吗?“两位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指教?”

他自是想不到,他那两场酒会,还是多少引起了点别人的注意,李秘书倒也不藏着掖着,“听说你们要挂牌了,这个……需要什么帮助吗?”

“帮助倒是不需要,”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有需求也不敢找您啊,“六号挂牌,到时候经参处要是能有相关领导参加,那就是对我们凤凰市最大的支持了。”

“这几位是?”李秘书扫一眼邵国立和韦明河,笑眯眯地发问了,他来这儿是第三次了,当然知道驻欧办有些什么人,若是这俩看起来像工作人员,他也懒得问,但是那扑面而来的傲气告诉他,这些人的身份不含糊。

“哦,这是我北京的朋友,来参加驻欧办挂牌仪式的,”陈太忠笑着回答,他才要介绍一下二人的身份,发现这两位一个看天一个看地,就是不看李秘书,索性干咳两声,不说话了。

“哦,”李秘书笑着点点头,也不介意,而是话题一转,问起了别的,“不知道这次要参加仪式的,会有些什么人?”

说不得,陈太忠就要搬起指头给他数一数,凤凰市两个市长那是毫无疑问的,还有省外办的裘主任,科技部的安部长,“……其他的,就是一些商界的朋友了。”

“我听说陈主任的外国友人也很多啊,”李秘书不动声色地发问。

“哦,外国人啊,”陈太忠说不得又扳起指头念叨一顿,科齐萨、埃布尔、尼克……“嗯,罗纳·普朗克要在凤凰投资工厂,副总裁安多瓦要来跟段市长签这个协议。”

“哦,还有罗纳·普朗克啊,”李秘书点点头,接着眉头一皱,“对了,陈主任,罗纳·普朗克和德国的赫斯特公司要合并了,这个你知道吗?”

“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也是一皱,李秘书说出任何的话,怕是都不能比这一句更让他感到意外的了,“他们什么时候要合并?我怎么不知道?”

“什么时候要合并,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双方要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了,”李秘书笑吟吟地回答,“陈主任的外国朋友很多,你可以去打听一下。”

啧,亏了,陈太忠听得心里就是一阵懊恼,两公司合并在即,那么,罗纳·普朗克旗下的公司,自然是越多越好,这个是毋庸置疑的吧?

我要早知道这个消息,凤凰市在谈判过程中,岂不是能加一点砝码,多开一点条件出来?

“没想到啊,”他笑着摇摇头,心说这才是报应,哥们儿也被人信息不对称了一把。

“他们肯定不会跟你讲的,”李秘书依旧面带微笑,“当时你们要是能通过经参处了解一下,就要好得多,不过……现在也不算晚,陈主任你有你的优势,大使馆这边,也有大使馆的优势。”

“这个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既然我们驻欧办在欧洲落地了,那还要多多仰仗你们了,大家互通有无嘛,呵呵……”

李秘书和郭记者坐了不长时间,就告辞而去,不过他俩一走,韦明河也没了睡觉的兴致,靠在沙发上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太忠你真是的,跟他们通什么有无嘛。”

“他们有的,我拿过来;他们想要我的,那就是无,”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这就叫互通有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