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9章 大事

在陈太忠的印象中,驻欧办那边的挂牌,稳稳能去了的领导只有三个,段卫华、吴言和黄汉祥,所以他压根就没想黄二伯去不了。

他是今天中午抵达北京的,到了北京之后,他先是找了一趟何保华,从那儿拿上了资料单子,随后就拎着单子找到普林斯公司,让凯瑟琳再交付一些资料。

事实上,凯瑟琳现在跟何保华和范如霜的关系也不错,何院长完全可以自己去要的,不过,她却偏偏要将陈太忠扯进来,搞得老何同志都有点哭笑不得。

办完此事,他又到唐亦萱的别墅查看一下装修进度,却发现已经完工了,正在开窗通气,马小雅派在这里督工的人非常认真,慢虽然是慢了一点,质量却是很可靠,陈太忠打开天眼看看,也没看到有什么明显的隐患。

马小雅并不知道这个别墅是谁的,事实上她也不想知道,太忠的别墅都能送给黄汉祥住,无非就是那些你来我往的事情了。

再过个把月,这里就能住人了,陈太忠转一转之后,打个电话向唐亦萱报个喜,就开始联系黄汉祥了。

老黄晚上又有事,不过他说了,吃完饭之后去他那里喝啤酒,“老爷子说了,今天回家吃饭,估计吃完也就是七点钟,差不多八点我就过去了。”

陈太忠直等到八点半,也不见黄汉祥来,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饿得受不了啦,一个抱着一个西瓜啃——陈说了,黄二伯不来不许开饭。

直到九点,黄汉祥才过来,却是皱着眉头,看起来一点吃饭的兴趣都没有,“吃过了,你们吃吧,那个伊莎……帮我把啤酒拿过来。”

他闷头灌了一阵啤酒之后,才抬头看一眼陈太忠,“小陈,你那个驻欧办我去不了啦,老爷子发话了,最近我得窝在北京。”

“窝在北京?”陈太忠实在有点搞不懂,“黄老不是不怎么管您的吗?难道是……黄二伯你最近犯什么错误了?”

“我说你小子会不会说话?”黄汉祥气得瞪他一眼,心说我都六十多的人了,能犯什么天大的错误让老爷子禁足的?“不让我出去,那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陈太忠好奇得很,黄汉祥是他能请到的最大个儿的人物了,虽然从级别上讲,副部级的安国超才是级别最高的,但是显然,安部长的能量和人脉远逊于黄家老二。

“什么原因……你也不要问了,”黄汉祥的脸上泛起一丝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又像愤懑又像无奈,好一阵他才叹口气,“最近啊,有点不太平的事儿……你就没听说?”

“不太平的事儿?”陈太忠琢磨一下,笑着摇一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要不,黄二伯您给说道说道?”

“这可没法说,过一阵你就知道了,”黄汉祥拿起啤酒来灌两口,舒畅地打个酒嗝,又看他一眼,“这事儿啊,你知道就行了,别跟你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瞎说……听见没有?”

“您压根就什么都没说,我倒是想跟朋友们说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接着眉毛又一挑,“有您的事儿没有?有的话,我没准能帮点小忙。”

“你倒大能了,”黄汉祥瞪他一眼,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嘴巴动一动,最终叹口气,“得了,我家老爷子都只有看的资格……你说你能帮的上什么?”

“哦,”陈太忠皱着眉头点点头,心里却是惊讶不已,这话里的意思太惊人了,黄老都只能在旁边看着,这得是多大的事儿啊,会有什么惊天的变故发生吗?

这个,哥们儿能不能从里面……捞到什么好处呢?

黄汉祥却以为他是替自己担心呢,说不得笑着拍拍他的肩头,“好了,就算别人都有事,你黄二伯也不会有事,根本就跟我没关系的……去欧洲的话,再给弄点松露回来。”

“夏天的松露不太好,”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他一句,“等冬天了,我给您弄点好的吧。”

“冬天的话,没准我就能去欧洲了,到时候巴黎的事儿,你给我安排,”黄汉祥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你这个驻欧办,我早晚是要去的。”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脑瓜却是在不停地转着,从这话里他又听出了一点眉目,敢情这大事没准就折腾到冬天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事呢?

黄汉祥见他心思重重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又拿起啤酒来喝,等他见到凯瑟琳端着酒杯走过来的时候,才微微皱一下眉头,“对了太忠,你跟她说一下,临铝那个项目要加快,干得好的话,回头我再给她介绍两个项目。”

“你给她介绍?”陈太忠这一下又吃惊不小,心说你是看上她什么了吗?不应该的吧?“黄二伯您刚才不是还说,最近要低调一点吗?”

“我说我不出去,谁说我要低调了?”黄汉祥又白他一眼,无可奈何地摇一摇头,“我就跟你说不明白……对了,你跟这肯尼迪家的丫头,最后要搞个什么结果出来?不会娶她吧?”

“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旋即脸色一整,叹口气,“唉,前一阵我们有个副省长给我介绍对象,我还想着多玩两年就没见人,结果惹得人家不高兴。”

“哈,”黄汉祥听得就笑了起来,他原本还想说,你跟这个凯瑟琳不要双宿双飞得太明显了,可是听到这话,登时将那可说可不说的事情抛到了一边,“哪个副省长这么关心你?”

“陈洁,”陈太忠悻悻地扬一扬眉毛,说话间,凯瑟琳就走了过来坐下,伊莎则是在厨房收拾两人吃饭的碗筷,美艳的普林斯女老板身子前探,笑着冲黄汉祥一举杯,“黄总,我敬您一杯。”

看着她胸前两团颤了两颤,差点就要掉下来的样子,已过耳顺之年的黄汉祥也禁不住略略扯一下嘴角,跟她碰一下,又灌两口啤酒,才转头看陈太忠一眼,叹一口气,“年轻真好啊……嗯,陈洁去参加驻欧办揭牌吗?”

“她不去,”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并且将陈省长的话学着说了一遍,“我觉得她说得挺有道理,是我考虑不周了。”

傻小子,人家是不想担那政治风险!黄汉祥一听就听出名堂来了,不过陈洁也见过他两次,他就懒得戳穿了,于是笑着发问,“能参加这个驻欧办揭牌的,最大的领导是谁?”

“就是安国超了,还有科齐萨,”陈太忠笑着回答,“两个副部长,不过安部长定不下来能不能去,要是您能去,最大的领导肯定就是您了嘛。”

“胡扯,我算什么大领导?”黄汉祥笑着骂他一句,目光却开始游离不定。

就在此时,别墅的门铃响起,却是马小雅到了,不旋踵就婷婷袅袅地走上楼来,冲黄汉祥嫣然一笑,“黄总您好,”她在楼下已经看到了黄汉祥的跟班,倒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

“嗯,”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哼一声,连眼皮子都没抬,以他的身份,能哼一声已经算相当给她面子了,他和陈太忠坐在这儿喝酒,也就是凯瑟琳有底气凑过来,伊丽莎白都不敢过来,就遑论对中国官场甚为了解的马小雅了。

换个人的话,屋里现在已经三个女人,就该主动告辞了,不过黄总不是一般人,他之所以愿意来这儿,就是因为这儿不但放松也清净,没什么压力,说句实话,想请黄老二喝酒的人海了去啦,可是这喝酒……不是要讲个心情的吗?

所以,黄汉祥直喝到十一点才走,临走的时候,兀自不忘记拍一拍陈太忠的肩头,“小陈,多少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小老乡了,在欧洲那边好好干,别给黄二伯丢脸啊……”

待他走了之后,马小雅和伊丽莎白才走进客厅,陈太忠有点奇怪地看着马小雅,“小雅,你这不是……一般两三点才能散摊子的吗?”

“今天不是‘八一’吗?”马小雅笑着答他,“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哈哈,看来你真是忙昏头了……我也跟你去巴黎好不好?”

“去是可以去,不过……你这儿的活能丢开?”陈太忠犹豫一下,点点头,“我那儿六号才揭牌,这么一来,你最少要走十天呢。”

“十天就十天吧,无所谓,”马小雅摇头笑一笑,“最近好像有什么事情,气氛比较压抑,大家的活跃性也降低了一些。”

这不是别人跟她说了什么,而是纯粹的她自己的感受,混这个圈子,要是连这种大气候都感受不到,那真的是没什么前途,有些东西必须靠自己领悟,千万不要指望别人教。

嗯……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陈太忠想到刚才黄汉祥的欲言又止,心里越发地好奇了,怎奈,他抓着马小雅问了半天,也不得其所,只是知道现在连南宫毛毛都变得神秘了起来,一天也不知道瞎忙什么。

他还待再细细琢磨,可是转念一想,老黄都不让我操心这个事儿了,那就不要关心了,还是那句话,有些不该知道的事情知道了,并不是什么好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