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8章 结果

老葛本来是电话上找罗经理的麻烦的,怎奈罗经理上午回访完之后,下午就出差去张州了,路上手机信号不好,当天就没联系上。

等第二天联系上,小罗很无奈地表示一下道歉,还说自己在张州回不去——事实上,他只是想出口邪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收手了。

你不回来不行啊,老葛话说得很难听,这大抵还是红外桩考系统的余款没付清的缘故,否则的话他手里的权力说大就大,说不大还真的就那么一点。

结果他左等小罗不回来,右等小罗不回来,一气之下,招呼了几个协警,一同来到智海的本部,要讨个说法,结果好死不死地碰上了前来捣乱的小混混。

“罗金龙招惹了凤凰科委的陈太忠……”杨总听得沉吟了起来,很久之后才嘀咕一句,“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问。”

张沛林的消息没错,他的四叔就是在省电业局当副局长,省局这帮领导,没有不知道凤凰科委出了一个刺儿头的事情——那边不但架起了水电网,连局长老赵都被调回来了。

所以,杨总也觉得自己隐约听说过此人,打个电话落实之后,长叹一声,“小罗这个混蛋……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

对罗金龙在凤凰车管所失利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的——毕竟是两百多万的单子,但是凤凰那边就认自己地方上出的东西了,他是再想办法都没用了。

挂了给他四叔的电话,他又打个电话给凤凰的一个朋友,盛世年华的屠总,细细打问一下陈太忠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屠总的盛世年华装修时,去科委办过手续,知道陈太忠是连常务副市长郭宇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

再加上最近凤凰狠抓了一批入室盗窃的家伙,窃贼的胳膊都被人打断了,所以五毒书记这个名头这两天也很响亮,屠总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告诉杨总,最后不无善意地提示,“这家伙你可是惹不得,敬而远之最好。”

放下电话,杨总终于知道店里的混混是怎么回事了,凤凰的黑道老大,跟韩老五有点交情再正常不过了,又想一想自己连警察都得罪了,心里是越发地恨上罗金龙了。

不过,现在再找小罗发火,那是于事无补的,杨总琢磨一下,想起自己的姐夫在省科委还认识一个处长,说不得要他姐夫帮忙问一问,看能不能帮着跟陈太忠关说一下。

他姐夫打听来的消息,让他越发地郁闷了,“省科委最近出了一批不诚信经营的公司名单,是他们内部用的……上面有你们智海电脑。”

这话有若晴天中“喀啦啦”一个霹雳,直震得杨副总眼前金光一片,原来,原来移动公司那边,也是出于陈太忠的授意啊!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要证据有用吗?正经是赶紧熄了陈太忠的火才是真的。

可是,陈太忠的火气,又岂是那么好消除的?杨总呆呆地愣在那里,琢磨半天之后,才叹一口气,抬手拨个电话,“小赵,你让车管所的老葛接一下电话。”

老葛如此这般地折腾,就是想折腾出杨总来,至于说折腾出胡总,他也没那个奢望,胡昶见了刘琦都可以很平等地交谈,而且要说关系,刘所长跟杨总更近一点。

“老葛,别的话你也别说了,”听老葛接了电话之后,杨总淡淡地发话,“我就问你一句,你知道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老葛的话回得邦邦硬,“都是拜你们智海所赐啊,我本来是想帮你们出口气的,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

“那是罗金龙干的,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杨总听得极为不满,听到对方又要开口,他哼一声,“现在不是咱俩扯皮的时候,你被停职了,我们智海还被省科委和省移动封杀了呢,见到店面里的混混了吧?那是韩老五派来给陈太忠出气的。”

“你们智海怎么样,也跟我没一毛钱的关系,”老葛听得也是大怒。

“好了,我让你接电话,是要跟你说事儿呢,”杨总又哼一声,“桩考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跟我说一说,咱看这件事怎么补救。”

“能怎么回事?”老葛说不得将那天的事情学一遍,说到最后,兀自愤愤不平,“姓罗的这混蛋,我一片诚意对他,他就是这么阴我的……”

“等一等,等一等,”杨总又打断他的话,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陈太忠的那个朋友是女人……漂亮吗?”

“那当然漂亮啦,陈太忠的马子可能难看了吗?”老葛没好气地答他,心说你们整天惦记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解铃还须系铃人,”杨总应付这种事情,还是有一套的,他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维系客户关系,既然能确定这女人是陈太忠的马子,那事情就好办了,“老葛,查出这个女人是谁在哪儿住,咱俩登门道歉,杀人不过头点地嘛,你说怎么样?”

“这个……”老葛沉吟一下,这个法子他不是没想过,但是他端公家饭碗太久了,吃拿卡要倒是没问题,对领导低声下气也没问题,可对上普通人,他真放不下这个架子来。

不过,既然杨总挑头了,他跟风一下总是没问题的,而且……女人嘛,只要能哄得其开心,倒也不难摆平,“那好,我去查一查她的资料。”

要查张馨的资料,实在是太简单了,驾校或者车管所随便一翻就有了,甚至,张馨的那个教练还有她的手机号——男人们总爱留点美女的电话,当然,见到了陈太忠的派头之后,张教练不可能再去打她的主意。

所以,临到下班的时候,张馨就接到了张教练的电话,说是智海公司和车管所的人想当面向她道歉,还请她给他一个面子,“我也是吃这碗饭的,人家找到我了,小张你看……”

张馨基本上算温室里长大的那种,处理这种事情还真的没经验,她想一下,还是向自家老大汇报了一下,张沛林略略沉吟一下就做出了决定,“你找上二七路那个所长一起去吧,别答应他们什么,有什么事儿,你让小赵做主。”

此事太小,张总出手失身份,不过这个指点倒是很明智,赵所长擅长跟五花八门的人打交道,而对陈太忠又相当服气,当他接到张馨的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就应承了下来,“成,不过我手上正有个案子,晚点跟他们见面吧……也晾一晾他们,去金荷花就行。”

当张教练接到张馨的电话之后,这面子就算有了,不过他猛地生出点不情之请来,“小张,你能不能把陈主任也叫上呢?”

“别介……”他旁边的老葛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巴,凑到他耳边嘀咕一句,“不叫陈太忠还好办,叫上那家伙可是真的难说话了。”

“陈主任已经去北京了,”张馨的脾气挺好,说话也是柔柔的,可是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要补考,禁不住就有点生气,“你们要找他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呵呵,我就是随便问一问,”张教练翻一翻眼皮,心说我就没想到,这么个柔弱女人的背后还有这么强的人物,幸亏教她学车的时候没为难她。

七点半,赵明博和张馨相伴着来到了金荷花,老葛见到此人,登时又是一愣,旋即微微一笑,“这位兄弟,好像也是警察吧?”

“我是二七路的赵明博,”赵所长翻一翻眼皮,满不在乎地回答,“张馨算是我妹子,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儿?”

“赵所长你好,我是智海的总经理杨林,”杨总适时地走上前,笑着伸出手来,心说亏的我没找警察去为难那些混混,要不然不但惹了韩老五,能否达到效果也不好说。

人家不但能指挥得动田立平,连小秘身边都有派出所所长做跟班——他已经将那天发生的事情打听得明明白白了。

“手就不用握了,”赵明博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反倒是上下打量他两眼,“就是你们搞的那个能做手脚的系统?还有意害我妹子?”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所长,也不知道猖狂什么,杨林心里这个苦,也就别说了,不过显然,现在不是他耍态度的时候,说不得微微一笑,“都是点误会。”

“陈主任不认识立平书记的话,怕就不是误会了,”赵明博扯着张馨,走到沙发边上径自坐下,“饭不着急吃,你们说吧……今天找她什么事儿?”

欺负过人了,然后一顿饭就想打发?没这么便宜的,赵所长的理念也是如此!

“那天让小张受委屈了,我代表智海公司,向你道歉了,”杨总的风度极佳,脸上也是笑眯眯的,“小张你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提出来。”

张馨看一眼赵明博,赵所长哼一声又发话了,“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是你们应该主动表示诚意吧?当初为难小张的时候,也是小张自己要你们为难她的?”

这就是张沛林打发张馨找他的正确性了,赵明博官位不大,但应付这种事情还是轻车熟路,他牢牢地占住道理,就是不吐口——想和解也不是不行,拿出诚意来。

“赵所,我跟你们汪所打过几次交道,”老葛终于发话了,脸上勉强做出个笑容来,“大家都不是外人。”

“那你把汪所叫过来吧,”赵明博不屑地笑一笑,心说要是别的事儿,大所长汪峰可能冒头,涉及了陈太忠的事情,他能冒头才怪,“就说你欺负了陈主任的朋友,你要是能把他叫过来,我替小张做主了,这事儿就算抹平了,怎么样?”

老葛被这话顶得哑口无言,心里却越发地恨起那个罗金龙了,麻痹的你小子等着,居然让我阴这种人王,老子跟你没完。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双方就找出一个共同点来,罗金龙此人是不能用了,智海公司必须将其开除,而且要在业界宣布此人的恶行——那就是说在电脑行业赶绝罗经理。

赶绝这个词,其实挺恶劣的,不过别说陈太忠是睚眦必报之辈,赵明博本人也是个以牙还牙的主儿——从他要法国烂人写检讨,就可以知道。

杨总还有别的诉求,那就是请陈太忠向省科委和省移动打个招呼,别对智海公司搞歧视性政策,但是这个要求被赵明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我不知道省科委和省移动是怎么回事,不过,陈主任要帮你打个招呼的话,以后买卖可全是你的了……这事没得商量。”

杨林愿意为此向张馨支付一些精神损失费,三万五万的都无所谓,张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说跟着太忠,我也能收别人的好处了?

还是赵所长出头了,他笑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陈主任不差这点钱,我妹子也不差这点钱,而且收你的钱,这算怎么回事啊?”

杨林登时哑口无言,要不说老葛卡人的事情恶心就恶心在这儿了,他要办成了,后果非常严重,可是没办成的话,又不好处理,没有类似的例子可以援引,赔钱是没道理,光赔礼又交待不过去……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嘛。

他不回答,赵明博却是还有话说,他瞥一眼老葛,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当初我和陈主任抓住杨明非法持枪的时候,杨局长出二十万我们都没答应……哦,对了,杨明是天涯省地级市的警察局长,副厅,老葛你跟汪所很熟的话,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这可就难办了啊,杨林和老葛交换个眼神,彼此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震撼,最后还是杨总发话了,“那赵所,总得把我店里韩老五的人请走吧?这么搞下去,对陈主任的名声有损啊。”

“你这是威胁吗?”赵明博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陈主任认识不认识你说的韩老五、赵老六的。”

“我真的没有威胁的意思,”杨林苦笑着举起了双手,心说这帮人怎么都这么难说话呢?“中山街挺热闹的,时间久了……难免有小人说怪话不是?”

“这个,我可以帮你问问陈主任,”张馨缓缓开口,她终于做一次主,没办法,涉及到陈太忠的名声了,她知道自己的情人不是很在乎名声,但是既然进了官场,该注意的东西,还是要注意一下,“不过结果不敢保证。”

“那我可是太谢谢你了,”杨总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手摇一摇,不管怎么说,店里能安生下来,就算解决了他一大块心病,至于在移动和科委被封杀——好吧,大不了不做这两个行业就是了,唉……

老葛见状,猛然醒悟了过来,我跟赵所长斗什么的嘴皮子呢?正经能做主的,是这软绵绵的大美女啊,说不得走上前,苦笑着一鞠躬,“小张,对不住,这次真的是我不好……我这也是想帮朋友来着,你就跟陈主任说一声,放过我吧。”

原本他还想着自己只是暂时停职,陈太忠未必能扒了他的警服——能进车管所还能主持一片工作,他也是有人支持的,可是随着他对陈某人了解的深入,他越来越肯定,自己若不肯摆正态度真心服软,前途就真的堪忧了。

“你做的事情,太缺德了,”张馨最恨的,其实就是他,在桩考时候做手脚不说,撵她下车还是那么野蛮,柔弱的女人,未必就不会记仇。

“我改,我真的改,”老葛一边说,一边看一眼一旁的赵明博,“赵所,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对朋友仗义,您觉得我错得很厉害吗?”

这家伙也有两下啊,居然知道我认什么话,赵明博心里暗叹,警察里明眼人真的很多,他确实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听到人家这么问,说不得冷哼一声,“帮朋友没错,但是惹到你惹不起的人,就是天大的错。”

“所以我知道我错了,我改嘛,”老葛可怜兮兮地看着张馨,“只要我能留在车管所,将来你朋友考本、审车、选号,我都包了,你也不用找陈主任,你肯原谅我就行了。”

“啧,”张馨犹豫半天,发现赵所长不接话,终于微微点点头,“算了,你记住你说的话。”

“没问题,”老葛也伸出手,同她乱握一气,又向赵明博伸出手,“赵所,谢谢您了。”

“谢我做什么?”赵明博白他一眼,漫不经心地伸出一只手跟他握一握,“你跟我妹子说的话,我也记住了啊。”

“没问题,”老葛脸上堆起了发自内心的微笑,他非常清楚,自己刚才的话算是打动赵所长了,所以人家才没再接口,大家终究都是警察系统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小张得不到赵所长的暗示,终于心一软放过自己了。

至于说智海今天没太大的收获,他就不管了——麻痹的你们都害我害成这样了,回头让刘处放过我还不知道要做多少工作呢,我管你们去死?

这顿饭,终于是没有吃成,赵明博和张馨不肯吃,两人出去又找个不大的饭店坐一坐,等上菜的时候,张馨给陈太忠拨个电话,想说一下今天的事情,不成想那边直接就拒绝了。

陈太忠正郁闷着呢,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黄汉祥,“黄二伯,您真的……去不了巴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