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7章 鸡飞狗跳

省移动刚刚组建不久,相关规章制度正在完善中,不过,很多东西都是沿袭了以前电信局和信息产业部的习惯,像这准入制度便是其一。

这准入制度最早起源于程控交换机的引进,经过交换机的大发展之后,全国能生产交换机的厂家到最后都是四位数了。

信息产业技术大发展是好事,可是这么多厂家里良莠不齐,而且售后服务能否保障也是问题,到后来各省电信局就不得不采用准入制度——哪怕是你有大网的入网许可证,我天南不给你发省级的入网证,你也不许卖东西。

这个决定,是可以扯虎皮做大旗的,“规范入网机型,减少备品备件的储备”,是的,这固然是增加地方电信局权力的行为,但是也确实减轻了电信人的负担。

不用学习那么多机型维护技术,这就是节省了人力;机型少了备品备件就少了,但是相关机型的备件反倒更全面了,在减少占用资金的同时,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反倒是加强了,这个决定能被冠冕堂皇提出来,确实有它的道理。

不过如此一来,发放准入证的过程中,就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猫腻,结果电信的其他部门一看……嗯?很不错嘛,这又是个来钱的路子。

发放准入证,只是证明允许你在电信系统的职能范围内销售了,至于卖得出去卖不出去,对不起,你还得跟相关部门打交道,也就是说,这个准入证仅仅是个资格证书,不能保证销售,是的,资格不是万能的,没有资格却是万万不能的。

张沛林早就琢磨过此事,所以一上任就选中了这个准入制度,如此一来,不但能将权力高度集中,也能推掉那些无休止的关说,新组建的单位,可供钻营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有了这个制度,他也不用一一去拒绝得罪人——你们先去把准入证办了再说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准入证在省移动无敌,放在下面就未必了,在日常用品的采购上,各地市的移动也有自己的一点小权力,其中不乏有可以变通的地方,你省公司权力再大,吃了肉总得给别人留口汤才好,好吧,就算汤都没有——骨头总是要有两根的吧?

然而,这才是最打击智海的地方,从省移动公司拿不上准入证,下面地市未尝不能变通一下,遗憾的是,省移动直接点名智海,那么下面就算想变通,被点名的那厮也不会在考虑范围内——要不那就是直接挑衅省里的权威了。

不过,在智海公司的杨副总的眼里,拿到准入证都只算是第一步,堂堂的智海连个准入都拿不到成什么了?关键是要拿下单子才成。

听到这样的消息,他的愤怒可想而知,于是没命地打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就算张沛林是搞技术的,这点技巧还是有的,他能了解到的,也就是据说是办公室耿主任发的话,这耿主任官不算太大,可人家是张总从邮电管理局带来的老人。

杨总自问自己没做错过什么,那就要到店面上打问一下了,不成想,一到店面里,却是又发现有人捣乱,心情就越发地糟糕了。

应付这些小混混,他还是有点办法的,一开始就是无视了,听赵经理确定最近店里除了这样不三不四的人之外,没得罪过别人,于是转身又走了出去,“你问问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再这么折腾,我可是要请警察来了。”

难道说,这是移动的耿主任想要好处?杨总的心思还在这上面呢,不成想出去不久,就接到了赵经理的电话,听那声音似乎都要哭出来了,“杨总,人家说韩老五看咱这店面不错,想买下来。”

什么?杨总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在素波有点地位的商人,谁不知道韩老五?他虽然也认识两个官员,却是自问没有跟韩老五打对台的资格。

严格来说,他要豁出去了,又能逮到合适的空子的话,保不准也能把韩天送进号子里去,但是等人家韩天出来,那他可只有亡命天涯的份儿了。

都是身娇肉贵的,谁舍得呢?所以他知道自己扛不住了,说不得打个电话给自家老大,“胡总,韩老五盯上咱们的店面了……”

胡昶对这个店面的兴趣,真的不大,不过杨总反应的事情,让他微微地愣了一下,心说韩老五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胡总做行业做得不好,不过起家早,现在搞保健品也赚了不少,多少认识两个有点能力的领导,他当然听说过韩老五,但他对此人只是忌惮,却也不是特别害怕。

因为胡总知道黑道人物是怎么混的,韩老五那人虽然恶名在外,但是一般很少找普通人的麻烦,不是黑吃黑地火拼,就是有人被他抓住把柄了而敲诈勒索,对一般有点名气的正经商人,了不得就是偶尔化化缘,还不常做。

反正,大不了那个店面给了他嘛,百十来万的事情,胡昶倒是觉得有必要追究一下内幕,“这店面最近得罪什么人了?”

“没得罪谁啊,”杨副总也能确定此事,其实他知道赵经理口碑不好,不过,没有小赵做恶人,他怎么能有机会做好人呢?而且有些员工确实资格太老了,不撵走的话,公司也不好管理,将来还会带来负面影响,更有可能给公司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但是小赵这不好那不好,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赵经理对客户,一般不会恶语相加,所以他相信店里给的答案。

然而,话才一出嘴,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禁不住浑身打个冷战,“不过,昨天移动那边也有消息,不让咱们智海准入,这两点……”

“你查吧,公司最近到底得罪谁了,”胡昶打断了他的话,胡总对这个店面真的不是很关心,甚至连工程部那帮做系统集成的——也就是做行业的,他也不是很在意,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能比较超然地看待此事。

而且,胡昶不但脑瓜机敏,更是由于起家早,见过了太多的潮起潮落——同他一同起家,现在还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弄潮儿,一只巴掌就数得过来。

所以这两件事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而且仅仅是苗头,但他基本上能确定,公司是得罪什么大家伙了,被人惦记上了,“这两件事情应该不是偶然的,一定要认真对待。”

要认真对待吗?杨总才放下电话品味这话,又接到了赵经理的电话,“杨总坏了……”

“你才坏了,你全家都坏了,”杨副总正郁闷呢,听到这话,心里这个不舒坦那也就不用提了,声音登时就严厉了起来,“我说,小赵你会不会说话?”

“是我不对,老板你原谅,”赵经理不敢跟老板计较,“不过真的是坏了,店里来警察了,来了五个,还都是便衣,正好撞见那帮小混混……”

“这不是好事儿吗?”杨总有点不明白,一时就想差了,“这又不是我喊过去的,他们为民除害那也是应该的……你记得声明,跟咱店里无关啊。”

“这两边确实差一点呛起来,”赵经理被员工诟病,那也非是无因,他的工作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真的有点差劲,关键时刻净是捡没用的说。

“呛起来好啊,你再点一把火嘛,”杨副总满脑子都是在琢磨自己得罪谁了没有,回答得也不是很上心,“记住,做得隐蔽一点……呃,什么?‘差点’呛起来?”

“是啊,他们现在已经同流合污了~”赵经理的声音,不但尖厉而且颤抖,显然是受了刺激,“警察也是来找咱们麻烦的!”

“嗯?警察找咱们麻烦?”想到刚才胡昶的话,杨总的注意力登时被吸引了过来,“他们……也找咱们的麻烦?”

“是啊,”赵经理的声音,越发地凄厉了,“杨总您不是认识督察吗?让他们来查一下吧,这帮警察真的无法无天啊……”

“你给我闭嘴!”杨总好悬没被他气破肚皮,说不得厉声呵斥,“现在我要知道的是,警察为什么要找咱们麻烦?”

“是……好像是因为车管所的红外桩考系统,”赵经理终于结结巴巴地说出了真相,“那个桩考的人,带着人找碴来了……”

敢情,来的这帮人不是刘琦授意的,而是桩考的老葛被停职反省了,一时气不过,心说智海的这帮人实在太混蛋了,麻痹的你要阴人,也得告诉我阴的是谁啊,我惹不起陈太忠,还不能给智海找一点麻烦吗?

所以,今天他就找了两个相厚的朋友,请大家喝顿酒,就来智海糟害了——姓罗的那个混蛋在哪儿呢?

其实,他搞这么大,无非也是给刘琦看的,刘处您看好了,我来智海讨公道来了,为难陈太忠真的不是我的本意,是智海的人坑了我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