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6章 陈洁的反应(下)

智海公司?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旋即不动声色地发问了,“这个天大信息我知道,智海什么的……很有名吗?”

事实上,这两家公司他都不陌生,天大信息,那次同科委抢夺公交公司一卡通系统的,就是这家公司,至于说智海,那就更不用说了。

“就是那么回事,早走了一步而已,”这次,是张沛林笑着摇头了。

敢情这智海是天南比较早的电脑公司,大约就是九二年九三年成立的,以前也红火过一阵的,那时候装一台机动辄一万多两万,毛利也高得惊人,公司老板胡昶抓住了机遇,就此发家。

不过,现在新兴的电脑公司很多,说穿了,智海没有什么太硬的关系,被别人追上是必然的,像电脑这一块想做好,那就得按着行业或者系统来做,现在电脑公司的门槛太低了,随便是个人就能搞,想做好必须就得凭着关系上了。

要说做行业的话,智海也就是在电力和银行这两个口,还有点零碎的单子——真要比起来,就算袁望的远望公司成立才三年,在综合布线等领域,也甩了智海好几条街。

胡总是做惯暴利的主儿,对此很不能适应,索性将公司甩给了副总管理,自己做保健品去了,听说这两年做得不错,每年多没有四五千万的收入还是有的。

张沛林所在的邮电管理局算是比较有钱的单位,尤其他又是搞技术的,跟这智海公司打过一两次交道,所以对这家公司比较了解。

“跟电力系统有关?”陈太忠听得眉毛就又拧起来了,随着眼光开始向京城望去,他跟夏言冰的恩怨就已经暂时放到了一边,现在却是又被生生地提了出来。

“他的副总,好像跟省电业局的哪个副局长关系挺好,”这料又是张沛林爆的,不过他也就知道这些了,官场中人不会把太多的兴致放在商场上,“是叔叔还是什么的,我记不清了。”

“这个智海,哼,”陈太忠少不得又将自己上午遭遇的事情说一遍,“……你说说,人家凤凰车管所不定他的系统,他就迁怒于张馨,这简直比咱们这当干部的都不讲理。”

“嗯嗯,我知道了,”张沛林看一眼张馨,心说我对她的安排还真没错,小陈居然会陪着她去桩考,“回去我就跟他们说一声,移动内部的采购,包括下面地市的移动,封杀智海。”

他的话说得挺狠,其实只是顺水推舟之意,天南这么多电脑公司,移动封杀一两家,只会获得其他公司的支持和拥护——至于智海的感受,谁管他的死活?

不过,就算顺水推舟,这么杀气腾腾的话从他这厅级干部嘴里说出来,也是非常给面子了,这不是?关正实听得就坐不住了。

“下面一个小兵嘛,”因为张馨的缘故,关主任本来有点不以为然,可是话一说出口,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说不得话头子一转,“嗯,不过……这么公然挑衅政府威信,也该让他们得一点教训,我这儿出去的钱,也不许买智海的东西。”

“说他们的名字,都抬举他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终于将话题岔开,他想的是智海能在车管所上红外桩考系统,没准是省警察厅有人,既然省厅没人,切,直接让韩老五就踏平那个小小的电脑公司了。

一顿饭吃完,两位领导的兴致都很高,大家就商量着去哪儿休闲一下,不过遗憾的是,合适厅级领导晚上休闲的活动不是很多,最后还是关正实拿定主意了,“咱们泡脚去吧……”

“您两位领导去吧,我就不掺乎了,”陈太忠笑着发话,他见这二位都有相互接纳之意,心说再给你们一个交往的机会好了——关键是他带着张馨呢,以她的身份,陪着吃饭没太大关系,但是去泡脚就有点不合适了,这是糟蹋人家二位呢。

当天晚上,雷蕾终于有空去军分区招待所了,久旷的女人会是怎样的疯狂,那倒也不必说了,不过还好,第二天陈太忠还是能早一点起来,联系上了陈洁。

陈省长一听是他,接过电话就是冷冷一哼,“小陈你厉害啊,一躲就这么长时间不见,是不是我这个媒人面子不够大呢?”

“领导,我最近在忙驻欧办的事情,忙到不可开交,”陈太忠笑一声,“北京、巴黎地四处乱跑,这不是有一点工夫,就想向您汇报一下工作吗?”

“要汇报什么,你说吧,”陈洁居然不让他去办公室,而是直接要他在电话里说。

不过,陈太忠不会太在乎她的态度,说不得又笑一声,“这个……凤凰驻欧办定于八月六号挂牌,我是想请示一下领导,您到时候有时间没有啊?”

陈洁其实没怎么生他的气,不过她表示了做媒之意之后,这家伙居然不当回事,她肯定多少要觉得有点没面子,再说了,凤凰科委那一摊,现在是许纯良在管了,这个谁也知道。

许主任也来她这儿汇报过一次工作,按说这也有点不合规矩,然而凤凰科委实在太有名了,这么做也不能说不对,反正,从此事里,陈省长感觉到了一丝许书记传达来的善意,说不得中规中矩地打发了此人——没有太大的热情,也没太死板。

有了许纯良汇报工作,陈洁就知道陈太忠来也说不了什么事儿,正好心里有点小不爽,就不让他来了。

听到这个邀请,陈省长沉吟一下,才淡淡地发问,“有时间没有是一回事,但是你请我去出席这个揭牌仪式……是什么样的理由呢?”

“也没什么必然的理由,”陈太忠笑着回答,这家伙也真敢说,“就是这个驻欧办不仅仅是招商引资,它的职能是同欧洲全方面交流,陈省长您分管教科文卫,又一直挺关心和爱护我,我这……不就壮着胆子来邀请一下吗?”

这家伙真是没皮没脸的,陈洁被他说得哭笑不得,心说知道我爱护你,你还不给我这媒人面子?“段卫华会去吗?”

“段市长和吴市长都答应了,”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市里对驻欧办支持挺大,我现在是想再请个省领导去,想来想去就您最关心我的成长。”

“这个啊……”陈洁再次沉吟了起来,她刚才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凤凰这个驻欧办,真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至于说前途,肯定不能说没有,但是不敢保证会不会出问题。

一旦出了问题,就可能涉及到决策错误,她不想旗帜鲜明地马上表示支持——毕竟这可能会是个麻烦,可是小陈这么诚心邀请,贸贸然拒绝也不合适。

所以她才问段市长去不去,听说段卫华去,她又沉吟一阵,终于笑一声发话了,“我要去了,段市长肯定是要邀我剪彩的,这个不太好……小陈,你要考虑一下市里领导的感受,其他省领导,我建议你也不要去邀请,段卫华要是去邀请,那是他的事儿。”

陈太忠自是不知道,陈省长这么说也是托词,她只是不想担责任,不过他还是听出陈洁这建议的正确性了,说不得悻悻地叹口气,“陈省长您指示得对,好吧,我知道错了。”

“呵呵,”陈洁在电话那边又笑一声,温言安慰他,“别丧气嘛,上次我就说过了,有时间的话,我是会去的……”

挂了电话的陈太忠,浑然不知道自己被陈洁忽悠了一顿,他只是琢磨着,陈洁去不合适,那么安国超去,是不是也会不太合适?

不会的!想了半天他终于做出了判断,陈洁是副省长,跟段卫华是同属省政府序列的上下级关系,可安国超这个副部长,那就一般了,没错,安部长在科技部也是强势副部长,但是跟凤凰市的市长……似乎不怎么搭界的嘛。

于是,他就又将此事放在了一边,才说看来天南没什么事儿了,可以走人了,却是又接到了张爱国的电话,“头儿,我打听了一下,好像是校园网的二包里,有些电脑单子,可能会下给几家公司招标……智海中标的可能性不算小,他们在素波校园网,就以超低价格中过一单一千台的。”

嗯?它还想中吗?陈太忠琢磨一下,抬手给蒙晓艳打个电话,如此这般地一说,“这家公司太不是玩意儿,直接封杀了它算了。”

“封杀?何必呢,”蒙晓艳听得就笑了起来,略带一点沙哑的声音,让她的话听起来带给人一种诱人犯罪的冲动,“喜欢低价中标是吧,那没问题,让他们中……到最后,不给钱不就完了?”

这个念头哥们儿也想过,但是这不是……嫌麻烦吗?陈太忠也笑一笑,“万一人家托人催钱,那可不就没意思了?”

“王伟新正觉得手紧呢,”蒙校长身为领导小组成员,对建设校园网的内幕非常清楚,尤其是她不但是蒙书记的女儿,更是能跟陈主任吹上枕头风的主儿,所以,虽然她很少表态,但是私下有什么事情找王市长,王市长都是特别给面子的。

更何况,这次若是刁难智海公司成功,校园网的资金就又能宽裕一点,姓王的老狐狸就算受了压力,十有八九也会将此事推到太忠身上——蒙校长已经比较清楚王市长的圆滑了。

这不是她想坐看陈太忠遭受压力,而是说此事是智海欺人在先,太忠想顶住这个压力很简单的,她甚至能想到睚眦必报的太忠会如何回答——就是我不让给了,谁要他打算阴我朋友,用的还是那么缺德的手段呢?

这就又涉及到一个潜规则了,能来说情施加压力的,都是对事不对人,是占据了大义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可是这边对人不对事,拿这个理由去顶,上面的人也实在没办法细究,只能怪智海先做差事情了。

所以说,此事对陈太忠、王伟新都是好事,她自是要大力撮合的。

“哦,那随便吧,”陈太忠笑一声挂了电话,心说我也是怕你跟王伟新说话不方便,这点小事情,又不值得我跟他专门说一下,还落王市长个人情,若是能成了这种结果,倒是最好的。

事实证明,蒙晓艳对自己的枕边人也是相当了解的,陈某人根本没考虑到要扛压力什么的,他想的是小蒙同学有时候也很操蛋嘛,哈哈,我喜欢……

他可不知道,就他随便出一出手,就将智海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智海电脑公司,现在当家的是杨副总,不过他是专门跑行业抓大单的,店面就交给了一个赵经理负责。

赵经理来公司的时间不是特别长,擅长的就是拍马和排除异己,随着老人们逐渐离开,他在公司里的脾气也越来越大。

不过,他对客人们的态度还算不错,然而,这几天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小混混来买电脑,买了之后第二天就要返修,员工们忙得不可开交——这就是韩老五的手段了,他现在也在慢慢地洗白,做事比较讲究气质了。

赵经理一开始还能忍住,最后禁不住就发火了,他不发火不行,随着时日的推移,店里基本上全是混混们堵着了,连导购小姐都被那些家伙纠缠着,根本没时间卖东西,而买东西的人一进门,见店里全不是些什么好人,一般转身就走了——天南又不止这么一家电脑公司。

赵经理也不是很怕混混,杨副总在官场认识几个人呢,“你们这是没事儿找事儿,怎么别人的电脑没事,你们的就天天地坏呢?”

混混们对他的愤怒,直接就无视了,他才说要找杨副总出手,不成想杨副总先找到他了,“你们什么时候得罪省移动的人了?”

杨总是做行业的,今天有朋友告诉他,省移动的采购部门已经表态了:准入证发给谁也不会发给智海公司。

他这一下就有点晕了,心说我还想下一步重点公关省移动呢——毕竟是新组建的部门,不但采购任务重,而且里面也不会有盘根错杂的利益纠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