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5章 陈洁的反应(上)

邹厂长是在下午四点被放出来的,一出来,他的电话就打到了许纯良的手机上,“许主任,我出来了,您的大恩,我没齿难忘。”

许纯良恰好没事,正在科委大厦的工地上转悠——自打他一来就到工地那时起,乔小树对大厦的关注登时就少了很多。

不过,等到后来,乔市长发现小许对大厦的关注,只是在施工安全、质量和设计方面,少不得就要将自己的经验和认识跟许主任分享一下,现在倒好,分管市长和科委一把手都常来工地,两人保持着一份谨慎的默契。

要说许纯良一点不想插手招投标的事宜,那也是假的,他可以不在乎里面的那点利益,但是不能不在乎在招投标上的话语权——这就是这个浮躁的时代的共识,什么最能证明你掌控全局的能力?什么又能证明你的权力大小?

能证明的只有两点,官帽子和钱袋子。

然而很不幸的是,陈太忠虽然不主事儿了,留下的机制却是深得众人拥护的,各尽所能各司其职,许纯良虽然身为大主任,也不好对此做出改动。

当然,这不是他不想改,也不是他没能力和没手段改,只是他初来乍到,这种机制最合适他在第一时间融入科委,而且,这么行之有效的机制,改了也有点可惜——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好友失望,他曾经做出过承诺:太忠你做出的决定,我一字不改!

许纯良确实人如其名,是个纯良的人。

当他接到了邹厂长的电话的时候,也没太放在心上,“出来了就好,对了,最后对你做出个什么结论?”

“结论啊,还没告诉我呢,就说我可以走了,”邹厂长实话实说,“不过,看他们的态度,应该不会很要紧了。”

“什么?”许纯良听得就是一愣,他老爹可就是省纪检委书记——虽然没上去多久,可是算计这个位子已经有些时日了,所以他也就知道一点里面的章法,“最后都没定性……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三点五十八分,我记得很清楚,”邹厂长苦笑一声,“整整二十四天十八个小时……”

许纯良才没心思听他祥林嫂,他看一下手表,却是下意识地咦了一声,“老邹你这出来,才半个小时,就知道是我捞出来的你?”

只要是被请进纪检委喝茶的主儿,外面的相关人等,必定会使出浑身的解数去捞人,除了特别有章法的,那些人被捞出来之后,想找出正主儿谢恩,都要花好一阵儿工夫呢。

老邹出来都没找许纯良落实情况,直接就认准了人,这让许主任有点纳闷,因为他清楚里面的深浅,一时就有点怀疑,陈太忠这到底是做了点什么。

“呵呵,纪检委的说了,是陈太忠主任想找我谈一下科委电动助力车厂的工艺,才让我离开的,”邹厂长勉力笑一笑,以他的阅历,当然猜得出素不相识的陈主任为什么会出手相帮,“所以到现在,没结果我也出来了。”

“这样啊,”许纯良听明白了,敢情是太忠放出狠手了,结果那边不但放人,还把放人的缘故也点了出来,这就是怕陈太忠不满意,所以要老邹一出来就赶紧报信呢。

至于说电动助力车厂需要素波机器厂指导工艺?那纯粹是扯淡,两个厂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再说了,就算指导也该是生产厂长来,跟老邹不可能有一分钱的关系——不过是放人时遮羞的借口罢了。

“许主任,我是不是该谢谢陈主任?听说他现在也在素波,”事实上,邹厂长心里还不是特别靠谱,他不太清楚陈太忠跟许纯良好到什么样的程度了,所以还要问一下。

以他的理解,正职和强势副职就算关系好也亲密不到这个样子,更别说还有传言,说陈主任被纯良逼得远走欧洲,即将会被边缘化了。

“太忠啊,那家伙脾气不好,我先帮你打个电话问一下吧,”许纯良挂了电话,接着给陈太忠拨一下,“太忠,老邹出来了,想请你坐一坐呢。”

陈太忠的回答,正合许主任的猜测,少不得他又拨个电话过去,“老邹你不要联系他了,这么长时间没好好地休息,先休养一下吧。”

他这个电话打过去,邹厂长那边禁不住又小小地猜测一下——这个陈太忠,不会别人请出来的吧……

陈太忠可是没兴趣再琢磨这事了,知道此人出来,他就认为这件事该告一段落了,“坐一坐什么的就免了吧,我帮你又不是帮他,让他谢对人就成了,还忙呢,就这样啊……”

陈某人是真忙不是假忙,只说今天下午,他先去一趟交通厅,一边落实一下即将上马的无线紧急呼叫系统,顺便又谈一谈关于加大力度禁摩的建议。

出了交通厅,又进水利厅,出了水利厅,他又进了省科委,等从省科委出来,就已经五点四十了,关正实非常热情地留饭,但是他只能婉拒了,“关老板,晚上答应省移动的张沛林坐一坐了,推不掉,咱们换个时间吧?”

“张沛林……省移动的老总?”关主任看他一眼,“电信这帮人可是有钱,太忠你也忒不像话了啊,像祖宝玉那化缘的你就能给我介绍过来,这些有钱的主儿,你就藏着留给自己用……你俩关系怎么样?”

“那就一起去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细细比较起来地位,张沛林要略差关主任半筹,可是下一步移动肯定要火爆的,这一点,不但京里有传言,从欧洲那边对3G的期望值来看,移动未来的市场,会大得惊人。

所以,这两人的身份,相差并不是很大,多认识个朋友就多条路不是?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关正实接下来的问题,“太忠,他是谁的人?”

关主任上位时间不长,很愿意结交一些身份相符的人,但是有个因素不得不考虑,他现在算陈省长的人,结交人的时候,要视对方阵营而做出选择——这不是他挑剔,而是一个干部该具备的敏感。

“他?在省里好像没人,”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站起了身子,“你去不去?不去我可要走了,还得接个朋友呢。”

他要去接张馨,中午从车管所回来,他没带她去吃饭,毕竟他跟戴复的关系没近到那种程度,而张馨对自己被半路抛下也没什么怨言——虽然是离异的女人了,但是她也不想自己情妇的身份被吵吵得众所周知。

她没有抱怨,可陈太忠有点不忍心,张馨是他的女人中没什么主见又异常听话的,中午已经对她不住了,晚上自然要去接她,反正见张沛林的话,她不在也不合适。

于是,晚上吃饭就是四个人了,还好,关正实是老牌的清华毕业生,张沛林也是搞技术出身的,要不然一开始他也不会惦记移动的总工,既然都是偏重技术口的,沟通起来还是相当容易的。

说着说着,大家就说到了移动的前景,关正实虽然是科委的,却是对近年来通信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有很深的认识,大部分的话题都接得上。

当从移动的前景谈到3G的时候,陈太忠插嘴了,他将自己在欧洲见到的沃达丰试图出售奥运捷给法国电信,又想收购德国曼内斯曼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

张沛林肯定是要感慨一下西方通信运营商的大手笔,而关正实却是由此想到了驻欧办,“太忠,你的驻欧办,挂牌的时候请不请陈省长去?”

“陈省长要给我介绍对象,”陈太忠闻言,皱着眉头长叹一声,“那还是个大学生,现在放假,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不敢去找她。”

那二位闻言,先是齐齐地扫了一眼张馨,然后关主任才继续发话,“你可以带着小紫菱去嘛……反正这种事情,不管陈老板愿意不愿意去,你不打个招呼总是不好。”

他跟荆涛是校友,肯定不愿意见到自己老友的女儿被始乱终弃,他能容忍陈太忠花心,但是涉及到小紫菱,他还是不得不开口说两句。

陈太忠若是能听到他的心声,估计就要叫屈连天了——哥们儿还没始乱呢,这终弃二字又从何谈起呢?

事实上,他认为关主任这话很在理,“那我回头去向陈老板汇报一下,至于说小紫菱,她脚不沾地儿地北京、素波和凤凰三地儿地跑呢……想抓住她不太容易。”

“凤凰那个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不是有厂长了吗?”关正实听得眉头微微一皱,“她还去凤凰做什么业务?”

“她刚刚拿下凤凰的校园网,”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在北京是忙着搞搜索引擎,这个小家伙呀,太能折腾了。”

“校园网……”关主任和张总同时点点头,猛地,关主任皱一下眉头,“接校园网的,天大信息和智海这些老牌公司比较多一点吧?”

陈洁分管的是科教文卫,做为科委主任,他对教委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