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2章 报错

“这倒是,本儿好拿,但是技术过关才是正经,”赵明博笑着点点头,见张馨长得如此明媚动人,他心知这女人十有八九又是太忠床上的人儿了。

这么多女人,亏你也忙得过来!赵所长看她一眼点点头,“行了,大家不客气,小张以后你要有事儿,尽管去二七路找我,我和陈主任……那可是没的说。”

三个人就这么坐在这里边说边笑,旁边的人见这俩年轻男女是警察都要巴结的主儿,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后来有车管所的人路过,见这里凭空竖起了阳伞,也好奇地走过来看一看。

不过,当看到那辆白色的警车停在一边,就没人多话了,车管所的人对车牌号最为敏感,一看那车号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警用巡逻车,既然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家又敢这么在车管所摆谱,谁还会吃多撑的上来指手画脚?

就这么说着聊着,不多时就到了十一点,期间赵明博很接了几个电话,却是推脱有事不肯离开——对他而言,没有事情比陪陈太忠更重要的了。

就在他离开接打电话时,陈太忠也联系了一下王启斌,王部长一听他来了,登时兴奋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常驻欧洲不回来了呢,好了,晚上我请客,咱们一起坐坐……我再叫上戴主席,他要进省里了。”

“晚上怕是不行,”陈太忠苦笑一声,按说他今天中午陪张沛林也可以,但是许纯良把此事交给他也有日子了,想那姓邹的现在还是在水深火热之中,能早一点捞出人来,还是早一点动手算了,中午一说下午就能办。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关于贺栓民的事情,不会是一个很愉快的话题,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不如吃完了散场,要是晚上吃饭,饭后有没有活动之类,也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联想,这样并不好。

“那就中午吧,”王启斌犹豫一下,笑着答应了,听起来他中午似乎有情况似的,“那就咱俩吧?”

“我这边……估计还有赵明博,”陈太忠笑着回答,赵所长跑前跑后忙了一上午,要是吃饭的时候丢下人家,那肯定不合适,不过赵所长可是王处长的人,叫上他肯定是无妨的,“不知道戴主席中午有空没有?”

“应该……有空吧?”王启斌觉得有点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压了电话之后,拨通了戴复的电话,不多时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戴复这边出席定下来了,可是陈太忠这边又有事儿了,张馨上去考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满脸沮丧,“没过,等等补考,要是不行,下午还得来补考。”

“那就补考一下吧,掌握好基本功还是很重要的,”陈太忠没当回事,自打他开车以来,遭遇到的、见过的车祸也不止二三十起了,虽然明知道女人开车通常比较谨慎,但是多练一练车技,总没什么坏处吧?

“可是,我觉得我过了……偏偏电脑说我碰桩了,”张馨觉得有点委屈,“我的技术,在驾校里也算很棒的。”

“哦……这样?”赵明博听说了之后,站起了身子,“小张你等一等,我去找个人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直接过了……”

他走了,张馨也去找教练交涉,陈太忠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边喝水边打电话,不多时,张馨伴着一个中年男子过来了,“张教练你坐,我站一会儿好了。”

那教练看看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就那么坐下了,就在此时,赵明博也一脸悻悻的回来了,张馨一见他的表情,有点担心地发问了,“赵所长,怎么样?”

“啧,真是过分,我难得求人一次,”赵明博瞥一眼那中年男子,站在那儿皱着眉摇头,“还真没想到,桩考的人这么难说话。”

敢情,他是去找车管所审车的人帮忙关说,那边也答应了,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桩考这边的负责人直接就拒绝了,“想放人过可以,你让刘处打电话给我吧。”

这刘处长就是车管所所长,不过所长听起来肯定不如处长好听,所以很多人都是这么称呼,这位被拒绝之后,犹豫一下看一眼赵明博,“你这朋友,是不是得罪桩考的人了?”

不能吧?赵明博心说那张馨看起来文文静静的,难道是……有人垂涎她的美色,故意使坏?说不得就过来跟陈太忠说一声。

“嗯?”陈太忠听了这话,就将眼睛转移到了那中年男子身上,犹豫一下淡淡地发话了,“你们驾校,跟桩考的人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清楚,”中年男子苦笑一声回答,他敢享受张馨的让座,那是因为他是教练,可是他一眼就能看出,坐在这儿的年轻人绝对不含糊——事实上,像小张这样美貌并且还在电信局上班的主儿,背后有个把强力人物是很正常的。

眼见一个被叫做“赵所长”的警察都站在此人面前,规规矩矩略带一点恭敬地汇报,张教练越发肯定这人是自己招惹不得的,这不是,人家随口一问,都是带了浓浓的霸气。

“我们驾校跟所里关系很好的,”他小心地解释,“也不知道老葛抽什么风呢,我刚才都跟他打过招呼了,说是我没看见她碰桩……从线上就能看出来。”

素波的桩考考场是红外测试的,碰没碰桩一般肉眼不太好看清楚,可是人家驾校的教练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从地上划的线上,就能分析出个差不离——当然,这也只是凭经验,有错漏是难免的,还是仪器最可靠。

“嗯?”陈太忠正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结果又到张馨补考了——她排名靠后,前面的都考完了,就到了补考的人了。

于是,陈太忠也不坐着等了,跟着张教练一起去考场,站在外面看,在他这老司机的眼里,张馨的技术略显生硬,但是毫无疑问,在新手里可以算佼佼者了。

然而,纵然是这样,无情的电脑提示音再次响起,示意张馨的车身碰桩,陈太忠看得就是一声冷哼,“啧,什么东西……系统出错了。”

他若是随便看看,当然就看不出里面的问题,但既然事有蹊跷,他少不得耗费点仙力,虚空划定几条线锁定,结果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还是没过,”一边岗亭状的控制室里走下一人来,是个矮黑略略发福的中年人,冲着张馨一摆手,厉喝一声,“还不下车?别人还要考呢。”

“你鸡毛子喊叫什么?”陈太忠听得面皮就是一翻,手一指他,“系统出错了,你牛逼个什么劲儿?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又是……”这位转身一看,见到陈太忠,刚想翻脸,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硬生生地将火气压了下来,只是冷冷地一哼,“系统出错,合着你的眼睛比红外线还准?”

“我不跟你废话,”陈太忠的火气大了去啦,手一指对方,“系统会不会出错,你心里有数,给上九十分就算了,要不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

“你让刘处给我打电话吧,”这位也挺不含糊,“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儿是车管所,你的话不顶用。”

“行,小子,你且狂着,”陈太忠一转身,抬手就给田立平拨个电话,将自己这边的遭遇哇啦哇啦一说,当然,对于张馨的身份,他必然要做模糊化处理的。

可是田书记听得有点奇怪,桩考不过,这么屁大一点的事情,你就用上我这政法委书记了?“系统出错……你是要让我给刘琦打个电话,放你朋友过关?”

“立平书记,这事儿有蹊跷啊,”陈太忠笑着答他,“别人一过就过了,我朋友要过,这系统就出问题……我怀疑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那你要我怎么做?”田立平有点抓狂了,心说你朋友开车水平二把刀,你就怨人家桩考的系统,我见过不讲理的,可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

“把负责人开除出警察系统算了,”陈太忠还真敢说,他也知道田立平是怎么想的,说不得加个注脚,“立平书记,以我的党性担保,我绝对没有看错。”

“那我给刘琦打个电话,让他调查一下,”田书记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你现在就在车管所呢,是吧?”

不多时,车管所所长刘琦就从办公区走了过来,此人长得又高又壮,一脸严肃地四下打量一番,“请问哪位是凤凰的陈主任?”

“我就是,”陈太忠见他沉着脸,自然也不会赔上笑脸,淡淡地回答他一句,顺手一指考场内,“你们的红外桩考系统有问题,我朋友两次没过。”

刘琦来的时候,心里肯定也是不痛快的,是个人就不愿意被领导指责,尤其是田立平还说了,人家愿意以党性担保,说这系统确实有问题,刘所长心里这个气,真的就没法说了。

可是,对方既然能说动政法委的老大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那能量是不用怀疑的,所以他心里再气,也只能忍着,说不得哼一声,“系统有没有问题,这是我们的事儿,来,你朋友再来一次,我看他的水平怎么样。”

“去吧,”陈太忠冲张馨一努嘴,刘所长见考试的是这样的美女,心里就有些明白了,敢情是你的马子受气了,你帮人出气?

这一次,却是一次性地过了,不过张馨太过紧张,最后入库的时候忘了看后面,结果车身倒出了底线。

刘所长的眼力不错,通过张馨的反应就知道,这女人开车还行,至于最后倒出底线,那是太紧张了——一上午桩考三次,是个人就会紧张。

“行了,过了,”他很随意地挥一下手,又皱着眉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心说我这算给你面子了吧?“九十分……怎么样?”

“倒出底线,下午补考也行,”陈太忠哼一声,哥们儿稀罕你这点人情吗?“不过,桩考系统确实有问题……”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一指那黑矮子,脸一沉,“姓葛的小子,看在刘琦面子上,现在就这么算了,不过我告诉你,事儿没完,你不给我说个一二三出来,我让你一路爬着去凤凰给我道歉!”

“陈主任,”刘琦听到他这么说,可是受不了啦,心说我给你这么大面子了,你当着外人指名道姓地说我,做人要懂得收敛啊,“不知道您是凤凰哪个单位的主任?”

“招商办的主任,科委的主任,驻欧办的主任,”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心说你想架这个梁子吗?“我叫陈太忠,我已经用我的党性担保了,立平书记没跟你说吗?”

“陈太忠……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刘所长点点头,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容我打个电话,成吗?”

“快点吧,我有饭局呢,这都十一点四十五了,”陈太忠随手一摆,他想的是,对方了不得是个副处,哥们儿我正处待遇,官比你大自然是这么说话了。

可是他这副表情,好悬没把刘琦的肚气炸了,不过,在给凤凰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的火气登时就不见了去向——我靠,是这个人王跑到我的车管所来了?

凤凰市的警察系统将某人视为瘟神,他是听人嚼谷过两句的,到了这一步,他若是还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能请出田书记,那这个所长不当也罢。

所以,当他再次返回的时候,脸上居然挂了淡淡的微笑,“呵呵,原来是驻欧办的陈主任,听说您马上要去欧洲了,这样吧……小葛先停职,等您从欧洲回来,我给你一个交待,行不行?”

“不用客气,”陈太忠摇一摇头,随即又指一下那面无人色的黑矮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为什么针对我朋友?要不然,你这身皮我扒定了!”

他这话不无扣帽子的意思,不过,每次都是到张馨就出故障,他这么怀疑也实在有几分道理,所以自是要死死咬住“针对”两字,以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老葛见刘所长都服软了,再也不见刚才嚣张的样子,说不得打着哆嗦走过来,一拽刘琦的胳膊,“刘处,我要向您单独汇报一下。”

刘琦一听他这么说话,登时大怒,这不是摆明了承认你自己有问题吗?他刚要翻脸呵斥,却见对方不停地冲自己使眼色,略略沉吟一下,转头冲陈太忠微微一笑,“陈主任,请等我两分钟好吗?”

这二位走到一边说话了,陈太忠却是竖起耳朵偷听,听得几句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张馨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被人刁难。

刚才三人在阳伞下的行为,真的有点招摇,张馨又是如此地美貌,少不得就有人时不时地瞥两眼过来,于是就有人认出了陈太忠。

认出他的,正是为素波安装红外桩考系统的智海电脑公司的人,这个系统上了之后,今天是智海的项目经理前来回访,此人认出陈太忠,陈主任却是没认出他来——因为这个人从没在他面前出现过。

那智海的人为什么能认出他呢?这也是有说法的,智海的人装完这个系统之后,就说有样板了,可以给别的地方装了,于是跑到凤凰去公关。

谈了两次,觉得有点意向了,不成想猛然间车管所的所长张建林反悔了,智海这边就纳闷了,少不得就要了解一下情况。

张建林知道,智海在系统里也有人,所以也不便将对方得罪太狠,当然,张所长肯定不会说是他为了讨好陈太忠,把这个单子交给科委了,只说陈主任想要这个单子,他不便拒绝。

智海这边又努努力,怎奈听说陈太忠想要这个单子,凤凰市警察系统会做出什么反应,那也就不用再说了,于是,智海的人就对陈太忠很有点微词。

刚才路过的那项目经理,正是跑凤凰的,这位也没见过陈太忠真人,但是在电视上见过——要不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呢?

这位眼见陈太忠跟一个美女一个警察说说笑笑,就猜到估计是这女人考试呢,结果就找到老葛,让他帮着卡一下那女人,也算是出了这口恶气。

这老葛吃过人家的好处,而且,他还跟智海的人学了一招:桩考的时候,点击几下这样那样的按键,电脑就会自动报错——其实就是播放一遍录音而已。

有这一招,老葛当然就有卡人的好手段了,人家现在求到自己,他想着这也不是多大点事儿,轮到张馨的时候,当然就要额外地照顾一下了。

陈太忠将这原委听到耳中,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张馨这算是躺着中枪了,不过……啧,人生啊,真的是不可一日无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