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51章 伪装

出乎陈太忠的意料,韩忠也认识贺栓民,不过两人也仅仅是限于认识而已,“你要想找人说情啊,其实有一个人最合适。”

“谁最合适?”陈太忠有点奇怪,这样的辛密,韩总这个局外人居然能知道,可见这世界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市总工会戴主席,”韩忠笑眯眯地说出一个不能让人置信的名字,“戴复跟贺栓民的关系很好……非常好。”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不解,戴复是蒋世方的嫡系,在蒋书记走后也被人晾到一边了,现在倒是有消息说,可能会重新出山,不过,“听说贺栓民虽然是蒋世方提拔起来的,可是跟老蒋走得不算太近啊。”

“贺栓民这个人,是我知道的人里最……反正挺有意思的一个人,”韩忠似乎想做什么评价的,最终还是打住了,只用了“挺有意思”一个词来概括,“戴复是市委副秘书长的时候,两人关系其实一般,他去了总工会,贺书记反倒跟他走动得勤了。”

敢情,他的消息还是来自戴复,通过陈太忠,他认识了戴主席,戴主席那时不得志,倒也愿意跟他闲扯两句,其间难免提到几句素波官场的风流人物。

那时候,戴复只当这辈子就这样了,也没怎么隐瞒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贺书记做事平庸胆小,但是做人不算太势利,可是韩忠也不是没接触过贺栓民,心说他讲个屁的人情味儿,只不过会装就是了。

“知道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韩总说得虽然隐晦,他却是听明白了,“你是想说,这个人擅长沽名钓誉,是不是?”

“哎呀,太忠,那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韩忠笑眯眯地摇摇头,却也不是坚决反对的表情,“反正我觉得,这个人擅长搞平衡,而且……胆子确实不是很大。”

“我管他胆子大不大呢?”陈太忠听得哼一声,有心说我回头就找碴儿收拾邵红星,通过他摸到贺栓民头上,不过转念一想又有点犹豫,看在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的面子上,我且给姓贺的一个机会好了——王启斌是真念旧的人,念旧念到被郭宁生拿来做文章!

“算了,回头跟老戴打个招呼吧,”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说不得长叹一声,脸上却是阴晴不定,显然还是心有不甘,“老韩,你确定不想搞邵红星一把?”

“我肯定比你更不待见他,”韩忠苦笑一声,“不过我也不想跟他斗得太狠,和气生财才是王道,真说起来,官场的斗争比商场残酷不止一点半点……钱是永远赚不完的,懂得退让的,就知道东方不亮西方也能亮;可官场上,位置就是这么多,想上位只能拼个你死我活!”

韩忠这话,初听起来似乎有点偏颇了,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到得后几年,有人把官场列为高危行业,倒也不是危言耸听。

切,我也懂得退让,陈某人生来就是事事要争先的性格,可听到他这么说,反倒是沉稳了下来,微微一笑,“贺栓民要是知道进退,我也不打算太为难他。”

若是有人听说,一个地级市的小副处敢如此评说省会城市的纪检委一把手的话,估计一定要惊掉下巴的,但是韩忠却觉得很正常,以太忠的人面和能力,还真有这么说的资格。

韩总并不知道,陈主任想捞邹厂长,还是出自许书记公子的授意,否则的话,他还真的难免动心搞一下邵红星——没办法,陈某人跟他是很惯熟了,但是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说。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是从粉臂玉股丛中醒来,有了陈省长介绍对象的压力,他休息定然是在军分区招待所了。

丁小宁和张馨也随着他醒了过来,田甜却是懒在床上不肯起——雷蕾昨天没有来,她的儿子吃坏了肚子,雷记者要留在家里照看。

张馨现在已经准备调动了,张沛林的任命下来了,张总念在张馨对自己的帮助极大,打算在移动公司给她一个位子干一干——初步确定为素波移动的数据部经理。

目前她正在学车本,以张沛林的话说就是,“你没车本的话,我怎么给你配车?”当然,按说她只是一个正科级的干部,是没资格配车的,但是现在移动公司谁不知道她是张总的心腹?

一个小小的办事员,猛地跃升为正科,实在少见得很,不过企业里面对这个卡得不是很严,张沛林的意思很明确,小张你先升副科,主持数据部的工作,回头破格提拔一下就完了。

张馨自然明白自己的一切是怎么来的,若是没有陈太忠的接纳,人家张总堂堂的厅级干部,又怎么可能如此执意提拔她?

说句更现实的话,就算她躺到张沛林的床上,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好了,多半还会不如,因为张总总是要考虑单位里的物议的,关照可能会有,但是绝对不会关照得像眼下一般肆无忌惮和理直气壮。

再想一想从陈太忠年轻而健壮的身体上得到的快乐,张馨越发地庆幸自己能遇到他了,说不得一大早就黏缠着他,“太忠,上午陪我去桩考吧。”

“陪你桩考倒是没什么,不过中午可没时间陪张沛林吃饭,”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告诉张沛林,中午我有安排了,要吃饭就是晚上的事情了。”

张馨闻言点点头,心说太忠这心思还真是机灵,她确实有心在桩考的时候,给张沛林打个电话汇报一下,然后就扯着太忠去吃饭——自打任命下达以后,张总在她面前念叨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总是提醒她一旦遇到太忠有闲,一定要通知他一声。

事实上,张馨也明白张总的用意,谢恩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张总想通过陈太忠,维系住跟黄家的交情,移动公司老总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

素波车管所在素波郊区,除了警务车辆,普通车辆不得入内,像陈太忠的林肯这种外地车就更不要说了,挂了省委的通行证都没用——这里还负责车辆上牌、审车验车,不严格控制车辆的进入,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陈太忠若是把一号车牌挂上去,肯定是通行无阻的,不过很遗憾,现在天南的省委书记已经不是蒙艺了。

不过,这点小小的不方便,陈太忠也不在意,能跟身材颀长、珠圆玉润的美女走在一起,享受一下周围艳羡的目光,也是不错的吧?

张馨也会作怪,一手揽了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打一把小阳伞,鼻梁上还架一副墨镜,虽然为了考试,她下身穿了较为宽松的薄牛仔裤,但是她裸露的白皙细腻的手臂,足以向大家证明她的肤质了——所以,这九点多的太阳,她也有必要遮一遮。

两人来到桩考考场,一问才知道,张馨是排在极靠后的位置,等到上手怕是要到十一点多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抬手给赵明博打个电话,“老赵,我陈太忠啊,陪个朋友桩考呢,给找个大阳伞过来,要是有藤椅什么的就更好了,方便不?”

按说,他这么命令二七路派出所副所长,略略有欺负人之嫌,可是陈某人不这么认为……我找你帮忙都是看得起你,给你机会巴结我,你要不想来那随便啦。

“嗐,一句话的事儿,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赵明博是粗中带细的主儿,身上草莽气息虽重,却也不是不知道进退的——这是陈主任给我面子呢,加之前一阵他打了法国烂人,也多亏了陈主任出面才逃过一劫,眼下自然是要多客气有多客气了。

“车管所是吧?好嘞,您且等着,半个小时之内,准到!”

赵所长此来,还不到半个小时,二十分钟出头的时候,一辆喷了“警察”标识的白色面包车就出现在了桩考考场外面。

车门拉开之后,赵明博从上面跳了下来,接着打开车后盖,从上面取下了一把大阳伞一个铁墩,还有一个小茶几,四五把可折叠的帆布椅子,不过遗憾的是,那阳伞上喷着大大的“燕京啤酒”的字样,看起来是赵所长临时从哪个啤酒的促销摊子上弄到的。

很随意地扫了一眼张馨,赵明博和开车的年轻人将阳伞竖起,又将椅子架好,三个人笑嘻嘻地坐下,那年轻人又从车上拿下七八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塑料瓶外,一层浓浓的水汽凝结成水滴,正在缓缓地滑落——显然是才从冰柜里拿出不久的。

“哈,老赵你倒是有心了,知道我口渴了,”陈太忠笑一笑,顺手甩出两盒软中华到桌上,也不管周围人群投来的异样的眼光,“拿着抽……最近忙不忙?”

“再忙也没你忙,”赵所长笑着回答,拿起一盒中华甩给那年轻人,“接着,去谢谢陈哥……我说,考个本嘛,你跟我说一声不就完了?”

“主要是想让她练一练,”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张馨,“本儿好说,关键是自己的技术得过关,要不那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认识一下,电信的张馨,张馨,这是赵哥,二七路派出所副所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