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9章 围观

一夜下来,梁警官和小张一共抓获三拨涉嫌入户盗窃的疑犯,第一次三人,第二次六人,第三次只有一人——这三拨人有个通性,全部被人打晕了。

仅仅打晕还不算完事,除了断腿的那家伙,其余人右臂均被各种各样的钝器打折,有的能接,有的未必接得上。

将人救醒了之后,警察们就开始讯问事情经过,然而,这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是什么样的人袭击了自己,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面前不知道怎么就多出一大帮人来,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都是说“下次不止一条胳膊这么便宜了”。

那六个人里的两个人能确定,伏击自己的人不但不止一个,其中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也就是陈太忠在作怪,模拟一个女声出来,省得别人怀疑他。

不过,陈主任在凤凰市的黑白两道上名声实在太响了,别人也想不到他会自己出手拿人,黑道教父指派几个小弟——很难吗?

玩群体的都是外地人,最后这个单飞的,却是凤凰本地人,也是老混混了,跟双枪刘立一起出道的,铁手和常三都算是他的晚辈了,这家伙已经是三进宫了,现在吸毒成瘾,四处坑蒙拐骗,实在没钱了,也开始入户盗窃。

被捉住的人里,有人坚不吐实,试图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人虚与委蛇,说自己那时只是路过;还有人推卸责任,说自己是不明真相地跟老乡出来转一转,只有这凤凰老油子,嬉皮笑脸地承认了。

“我只是买了把钳子爬了爬楼,发现剪不动防护栏,就下来啦,这算是未遂吧?你们要关我我也认了,判了都无所谓,正好戒了料子……不过,你们凭什么判我呢?”

一边说,他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顺便还看看自己的胳膊,“也不知道哪个哥们儿下手这么狠,回头啊……得去信访办讨个说法。”

这话本来是他试探讹人的举动,要是打伤他的是狠人,那就算了——信访办也不可能为罪犯伸张正义,要是没什么背景的,万一能吓住,可不又能好活两天吗?

“那倒是欢迎了,”负责审问他的是梁警官,闻言笑嘻嘻地点点头,“你要去信访办告陈主任,这话可是你说的……我马上给陈主任打电话,让他来跟你认个错。”

“陈主任?”老混混在江湖上打滚二十来年了,这点眉高眼低哪儿能看不出来,闻言登时就是一愕,遗憾的是,这么多人被抓起来,但讯问还是隔离开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打伤我的……是哪个陈主任?”

“科委……嗯,现在驻欧办的,陈太忠陈主任,”梁警官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没说是陈主任打伤你的,只不过……可能当时陈主任正好路过,反正报警的是他。”

“陈太忠?”老混混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离开江湖很多年了,但总还是比较关心江湖上的事情,一听搞自己的是这个人王,只觉得肠子都凉了半截。

可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的主儿,倒也有点泼劲儿——事实上,除了这点泼劲儿他也什么都没有了,自然要万分珍惜,说不得冷哼一声,“那回头可是要跟陈书记要个说法。”

陈书记这称呼,基本也是属于史前称呼的那种了,但是陈太忠出名就是出在“五毒书记”上,他这么说,用意无非是告诉对方:别拿陈太忠吓唬我,丫的路数我清楚得很。

“那随便你了,”梁警官笑着打个哈欠,抬手看一看自己手上的手表,“啧,让你们这些混蛋折腾了一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梁头儿,”就在这时,张警察举着手机又进来了,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但是看脸上的兴奋劲儿,怕是再熬一夜都没问题,“那个啥,又有情况了……”

“哦,拿过来,”梁警官也不避讳前面这位,笑吟吟接过电话,“陈主任你好……哦,又有嫌疑人在汽车站被堵住了?哦……不忙不忙,我们马上赶到。”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来,冷冷地瞥那混混一眼,“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陈主任的……”

那混混闻言愣了一愣,才待要说话,梁警官已经和小张跑出了房间,犹豫一下他方始叹口气,“切,告诉他就告诉他……我不过开个玩笑嘛。”

开玩笑的后果,那是真的很严重,没过多久,就有一帮又一帮的人“路过”该病房,都是在门口探头探脑并且对他指指点点的。

当然,可以想像得到,那些主儿大多一看气质就不是好人,就算有些人长得面善一点,可是夏天大家穿的衣服少,手臂上的刺青,脖子上一厘米粗的金项链都看得清楚。

这位原本还想假装镇定,不过心里已经打起小鼓了,通过梁警官刚才那个电话,事实上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次对入室盗窃罪犯的大抓捕,估计就是陈书记发起的——我是撞到了枪口上,真的不该这么耍赖皮的。

等到第七拨或者是第八拨人路过,并且再次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之后,这位的心理终于崩溃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完好的左手没命地抽打着自己的耳光。

那耳光用得力道之大,真是令人咋舌,没几下嘴角的血就出来了,“诸位大哥,我嘴贱,我该死,麻烦您几位转告陈书记一声,我知道自己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人有病吧?”围观的那几位笑嘻嘻地聊了起来,一脸不明真相地幸灾乐祸着,喧嚣中,有人哼一声低声嘀咕,“人要想找死,那谁都拦不住,不知道‘宰相肚量’四个字儿怎么写吗?”

这位闻言,抽得自己更狠了……

汽车站那边出事儿,却不是陈太忠搞的,而是铁手吩咐的混混们在行动,大家都知道的是,入室行窃这种事儿,本地的人通常不会去做——当然吸毒的那位例外,因为这种活危险性大,需要的同伙又多,遭遇反抗很可能就弄出人命。

所以,混混的注意力就盯在了外地人身上,甚至有人故意挑衅一下外地人,试图弄清楚对方只是一个人还是有多名同伙。

陈太忠端掉的那六个人,就属于一个大型团伙的,这些人直到天亮还不见同伙回来,知道事情不妙,于是直奔汽车站打算逃走。

这些人做贼做得久了,自然不缺乏警惕心理,分散开来简直是必然的,不过,这一分散就出问题了,有人知道现在是跑路呢,要谨慎,可是有那年少气盛的,心说我们去别人家偷东西,屋主都不敢吱声,凤凰人也不过就这点胆量。

他们也知道要躲着警察,做事应该低调,可是眼见那不入流的混混也敢来找碴,终于有人忍不住口角了起来,最终双方大打出手。

这帮人分是分开了,但是相互之间离得都不远,贼做得久了,自然知道什么距离是最好的支援范围,结果,令大家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一开始只是两人口角厮打,不成想旁边就有人过来帮忙,凤凰混混挨了两下之后,又有别人跳出来支援,总而言之,就是外地人始终占上风,却总差那么一点压倒的优势。

等到出场的外地人达到八九个的时候,呼啦一下围过来四五十个凤凰人,混混里明眼人实在太多了,大家已经能确定了,这些家伙来路不正——有正经人分作东一堆儿西一堆儿,打架却一起上的吗?

这一围,这帮贼想跑都没地儿跑了,其中有个身子矮小力气却大的家伙,好不容易冲出了包围圈,就想直接跑路,不成想后面有人大喊,“那是入室抢劫强奸犯,前面的拦住他,我们是警察。”

这种情况,一般人是不会跳出来支持的,不过跑的这位点儿背,不但个子矮小,而且手上没家伙,于是就有热心群众上前堵截,三五个人上前将其按倒,把人扭送了过来,才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你不是开黑车的钢蛋儿吗?什么时候当警察了?”

吵吵闹闹间,真正的警察就到了,不止是那几位打架的被抓住了,一旁跟这些人说过话的、有嫌疑的主儿,都被“热心群众”指认了出来并且暂时扣下了。

混混真要办事,效率不比警察差,尤其是里面的混混有不少就是在车站讨生活的,人头也熟,好多司机帮着指认嫌疑人,结果倒好,梁警官和小张带的铐子都不够铐人了,足足三十多个人!

这里面肯定有冤枉了的,这个毋庸置疑,两个警察才待细细问询热心群众,不成想这些人刷地一下四散消失,跟出现的时候一样突兀,混进人群不知去向了。

只留下三个人,那是实打实的热心群众了,就是刚才抓小个子的那厮,经过这一阵混乱,大家也知道这些人正是在凤凰闹得人心惶惶的入室盗窃嫌疑犯,所以这三位也不怕身份曝光,站在那里细细讲述经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