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8章 保护神

自打仿造出了铃木电机,接了助力车厂的买卖,现在陈太忠老爹在厂里的行情,那是相当地烫手,虽然一个月二十多万的流水并不算什么,可是助力车厂的行情看好啊,现在都有外国美女帮着做广告了,下一步呈爆炸性地发展,那绝对是没问题的。

将来产能扩大十倍的话,那就是二百多万的流水,扩大二十倍就是每个月五百万的流水,所以老许这条路,也算没走错。

他没走错,但是他这一受伤,麻烦就到了老陈头上,虽然老许的工作关系没转过来,但是老一辈的工人阶级还心黑不到那种程度,陈父口袋里又有两个余钱,说不得先垫付医药费。

肚子上腿上的伤都好办,手臂上那伤真有点问题,医院倒是把神经接起来了,但是效果怎样不好说,而且神经鞘这东西长得太慢,一天也就长一毫米,两个月内,老许是只能休养了。

知道了这些,陈父有点恼火,心说儿子交待过,有事的话可以找古昕,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古局长,对眼下的治安状况婉转地表示了一下担心。

要是受伤的人是他,古昕那绝对没说的,遗憾的是受伤的是老许,只是电机厂一个普通工人,古局长就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饶是如此,也特意在电机厂附近加派了两趟巡逻次数。

刚才听说陈太忠百年难得一见地上门了,古昕心里就有点嘀咕,当然,他倒也不怕,只是心里的忐忑是难免的。

陈太忠听说还有这么一出,犹豫一下皱皱眉头,“老古,任凭这些小偷猖獗,也不是回事儿啊,能怎么处理一下就好了。”

“太忠,我这倒不是推诿,人手真的紧张,刚接了维稳任务,市里还有严打做假证的指标,”古昕听着叹口气,“而且这种人渣,抓到了也不好处理……”

“切,少来吧你,”陈太忠可知道这些,古局长说的都不假,但是最重要的是,抓这入室行窃的小偷,是个没油水的苦活——危险系数倒是不低。

相较之下,抓一抓聚众赌博,抓一抓卖淫嫖娼,干警们的积极性都很高,实在不行抓吸毒贩毒也不错,而小偷们流窜作案,都是有多少就挥霍多少——有几个小偷攒钱置办产业的?

“这是凤凰市的毒瘤,必须拔除,”他哼一声表态了,“小时候,老许对我不错……嗯,这么着吧,你要为难,就派俩人给我,什么地方有事,我叫他们就行了。”

“许师傅那人我也听说了,挺厚道一人,”古昕笑眯眯点点头,顺手一拍桌子,“成,别说俩人,五个人都行,呵呵,只要我放出风去,给太忠主任打下手,大家还不都得挤破头?”

“两个人就够了,不过得派辆面包车,”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抓住人好往里面塞……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联系十七和铁手他们。”

“等等太忠,”古昕一抬手,阻住了他打电话的行动,略带着一点疑惑看着他,“你真的只是为了抓住这些小偷?”

“多稀罕?”陈太忠听得有些纳闷,少不得盯着他看两眼,愣了一愣之后,才展颜一笑,“老古你这家伙,想法太复杂了……只要我陈某人在凤凰一天,就不能让这帮宵小欺负咱凤凰人,哼,真当咱凤凰没人了?”

我还是怀疑,你是惦记着想借此搞一下谁,古昕可是知道陈主任的性子,知道此人的表情是当不得真的,不过他琢磨来琢磨去,发现能跟此事挂上勾的主儿,都不会是陈主任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那么,古局长就只能相信,这是陈主任人品爆发了,想到伤了老许的小偷还没抓住,他终于笑着点点头,“那是,太忠你可是咱凤凰的保护神,那个啥……嗯,谁敢不听你的?”

说良心话,他真想说一句“黑白两道通杀”,然而,古局长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是副处了,那当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满嘴黑话——要注意形象的嘛。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站起了身子就打算离开。

“等一等,太忠主任,”古昕又喊住了他,这一次,古局长就认真了,“两个警察怕是不够,现在市里入室盗窃的团伙,不算那些零散的,上规模的最少有两帮,人数应该在十人左右,我给你派六个人……最少四个持枪的,你看怎么样?”

“不用,两个就够了,”陈太忠笑一笑,大踏步地走了出去,笑声在门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哈哈,让他们准备足够多的铐子就行了……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

陈主任一怒,凤凰市自然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红旗、马疯子和铁手都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要他们把自己地盘上来历不明的家伙筛选一遍,尤其是最近手脚变大的、出售了一些来历不明东西的,统统过一遍,每查出一个入室行窃的家伙,落实之后,就有两千的奖金可以拿。

“铁手哥,这陈太忠,是不是疯了?”有人接到这个通知之后,非常地难以理解,“抓小偷是公家的事情,他自己贴钱搞这个……这不是有病吗?”

“有屁的病,整个凤凰市就是陈主任的后院,”铁手哼一声,对这个通知表示理解,“换给我是他,也不能让外地人随便糟害,这是在打陈主任的脸呢。”

“行了,你们专心做事儿,别问那么多,”他很随意地一摆手,“把混火车站和汽车站的那几拨人给我带过来……我让他们想跑都难!”

这个决定不止他有,十七和马疯子也都有,其中马疯子算是洗得半白不白了,可是执行起陈太忠的命令来,也是一丝不苟——他先将主意打到了在汽配城附近租住的外地人身上。

不过,凤凰终究是太大了,排查起来也麻烦,陈太忠早晨将消息散出去,到晚上却都没抓住一个嫌疑人,倒是古昕已经把人手安排好了,还告诉他说,“我已经向市局打招呼了,横山区要狠抓一下入室盗窃团伙。”

“你等着受嘉奖就行了,”陈太忠笑一笑,挂断了电话,他找马疯子这些主儿只是撒网,却也没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个上面,这年头,靠别人是靠不住的,还是自己来吧。

当天晚上,陈主任留宿阳光小区,当丁小宁、刘望男和李凯琳精疲力竭沉沉睡去之后,陈某人的神识缓缓四散,感受着横山区内种种较大物体的移动。

这么做是很费仙力的,不过陈太忠此人有一个好处,答应了别人的就要做到,所以他也不会在乎,不过感应半天之后,发现感受不到什么,他索性一个万里闲庭到了凤凰电视台电视塔的塔尖上,打开天眼四下张望。

嗯,这么搞倒还比较节省仙力!等到凌晨两点多,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异常,不过却是在文庙区,一个家伙在爬楼,下面有俩人在张望……

古昕派的俩警员,一个姓张一个姓梁,老梁年纪大一点,约莫三十出头,张警察却是今年才从警校毕业,精力充沛得很。

两人呆在办公室里煞是无聊,张警官有点瞌睡了,“梁头儿,这半夜都要过去了,我先睡一阵儿,后半夜才熬人,到时候你叫我起来。”

“年轻就是好啊,”梁警官笑着站起身,去饮水机前接水,“不过你要是能不睡,还是别睡的好,陈太忠这个人特别旺人,他交待的差事,只要你认真,绝对会有好处。”

“您这说得也有点悬了,”张警察笑一笑,他是素波警校毕业的,虽然听说了不少五毒书记的事儿,但是传言跟亲眼目睹的震撼相比,总是差了一点,“他再能,抓人也是要靠运气的,这两天要是小偷不出现的话……”

“嘟嘟嘟”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的发言,响的是他自己的手机,梁警官拖家带口不容易,现在用着一个别人退换下来的模拟手机,他是年轻人,很新潮地配了数字手机,上面有来电显示。

“陈太忠?”年轻人一看来电号码就是一个激灵,拿起手机刚要接通,猛地想起什么,将手机递给梁警官,讪讪地笑一笑,“梁头儿,您说得还真准。”

“陈主任,您好,”梁警官一把拿过手机来,先笑嘻嘻地打个招呼,旋即就是面容一整,“嗯,文庙区……好的好的,那个地方我认识,十分钟内肯定赶到。”

挂了电话之后,梁警官都顾不得将手机还给对方,抓起桌上的帽子就转身向外跑去,“小张,快,文庙有情况。”

“文庙?”张警察听得就是一愣,不过眼见头儿都这样了,也顾不得多问,也是抓起桌上的帽子两步就追了出去,等他出去的时候,老梁却是已经将面包车打着了,他才一上车,面包车就冲出了分局。

一路上警笛狂闪,梁警官将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小张同学很想问一问头儿发生了什么事,却是不敢,直到面包车上了凤凰市最宽阔的人民大道,视野极好的时候,他才轻声发问,“文庙有小偷?”

他这话不但是要落实情况,也隐隐有个意思,是文庙不归咱横山区管不是?梁警官哼一声,“三个小偷,已经被热心群众暂时堵住了。”

“哎呀,那撞上文庙分局的怎么办?”张警察不愧是才毕业,居然有若一个好奇宝宝,不过梁头儿却是没工夫回答他。

九分半钟,就跑完了白天最少需要三十分钟的车程,等到两人到了地方一看,却发现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什么热心群众,倒是路边的楼房有几家亮起了灯,有人透过窗户在张头张脑。

梁警官从车上拿下大号电筒,另一只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拔枪,张警察却是拎了一根警棍下来,他还不够资格配枪。

电筒一闪,就发现地上躺着三人,两个人死一般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另一个却是拖着腿没命地在地上爬着,显然,这家伙知道警察来了,想跑路——严格地说是想爬路。

无须梁头儿多说,小张上前踩住那厮麻利地一拧,下一刻已经将人背铐了起来,直到此时,两人才注意到现场的情况,敢情那二位已经被人打晕了,这一位却是摔断了腿——开放性骨折,血流了一地。

将三个人铐上,一一抬上车之后,小张才轻声发问了,“梁头儿……这个,电话里说的热心群众呢?”

“陈主任认识的热心群众,都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梁警官面无表情地回答一句,又带上手套去捡那掉落的钢丝钳等东西——这种证物肯定要保管好。

“咱们……”张警察指一指亮灯的那几家,“咱们得去这几家问一问情况吧?”

“嗯,”梁警官点点头,虽然陈太忠说这几人是小偷,而且现场情况看上去也像小偷,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不能短的,“你去问吧,我看着人。”

不成想,那几家也是非常地不明真相,有人说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地上嗵地一声大响,有人壮着胆子悄悄探头去看,却发现地上躺着三个人,死活不知。

更有勇敢的主儿,看到半天没什么反应,就拎着棍棒打着手电去看究竟,发现那三人都晕倒了,其中一个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都快没气儿了,这位一看不是个事儿,赶紧转身回家了。

不成想,尖厉的警报声,居然硬生生地将那人惊醒,居然还想跑路……嗯,爬路,于是,后来的情况大家就都知道了。

真厉害啊!小张同学听着这勇敢的家伙在介绍,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陈太忠,都说陈主任是凤凰市黑道的无冕之王,果然是如此。

他正感叹呢,不成想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来一看,转身就往楼下跑,“又有情况了,对了,等天亮了,会有人来落实情况。”

梁警官正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呢,见他风风火火地跑来,登时一丢烟头站起身来,“不是吧,又有情况了?”

“太忠主任说了,这次是六个,”小张伸出手做个示意,脸上的兴奋真的是挡都挡不住,“不过是在红山区,现在热心群众在帮着维持秩序。”

“啧,”梁警官苦恼地挠一挠头,看着车里昏迷不醒的那三位,叹一口气,“呼叫支援吧……让局里派人去中心医院等着接人。”

去医院接人,是接这三个,那六个老梁可是不想放过,亲手抓的肯定不一样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