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7章 不安

陈太忠跟许纯良谈了很久,等他回到横山区政府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门房刚要锁大门,见到林肯车,忙不迭打开。

他回来的实在是太晚了,吴市长不知道他回了凤凰,甚至都躺到了床上,靠着床头在翻书,钟韵秋则是已经呼呼入睡了。

听到衣柜处传来轻微的响声,吴言第一时间警惕地抬起头,见到是他才轻吁一口气,“哎呀,是你啊,吓我一大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咦?你这话倒是奇怪了,”陈太忠本来想跟她说一说正经事,听到她的话却是分散了注意力,“合着别人还从这个门走过?”

“那倒不是,”吴言摇摇头,见他一副在意的模样,禁不住微微一笑,“现在天太热,很多人家睡觉不关窗户,入户的小偷特别多,这一周已经连续发生三起屋主被砍伤的案子了……电视台都播了,居民们要是发现有小偷入户,假装熟睡,千万别反抗。”

“什么?”陈太忠的心里,那是要多纳闷有多纳闷了,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于是点点头,“哦,这些小偷都是成伙的,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人。”

“不光是你说的那样,一般人怕小偷有凶器,跟小偷搏斗的时候,总爱拿个菜刀什么的,容易防卫过当,”吴言随口答他,接着又是眉头一紧。

“素波前一阵就有这么一起案子,兄弟俩砍伤了一个小偷,小偷跑了他们还追着砍,眼看追不上了,把菜刀扔出去,结果把人家的大腿砍残废了,现在法院判他俩赔小偷十万,而且一个判三缓四,一个判一缓二。”

“这是活该,”陈太忠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这样了,他曾经做过那么几天政法委书记,当然就要向着法律说话,“小偷跑就跑了呗,估计报复的可能性也不会很大,他们非要追,真当自己是警察?”

他这话还是客气的,说得更那啥一点,就是这兄弟俩没权没势,那就不要乱嚣张,抓小偷那也是要讲个资格的,别的不说,那俩要是有个当副处长的老爹,会得到这种下场吗?

“太忠你不是这样吧?”吴言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他,似乎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个人一般,“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报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话可不是白说的,现在枪毙罪犯,武警还要戴口罩呢,实话跟你说,我是支持从重处罚罪犯的。”

吴市长在大多时候,对犯罪分子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说这话的时候,那份痛心简直可以说是溢于言表,“要不是现在的法律对罪犯保护得太多,社会治安怎么可能成了眼下这样?别人入室偷窃了,还要失主假装睡觉?”

那哥们儿这那啥过你的强奸犯,岂不是早该拉到靶场打靶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脸上却是微微一笑,“嗯,我也支持国家再来一次严打……最好年年严打,不过,咱们这是区政府宿舍,有人二十四小时值守的,应该不要紧吧?”

“可是就算这样,想到你的窗子没装防护栏,我心里就不踏实,”吴言见他服软,也没了计较的心思,轻叹一口气,“没错,这还是区里的宿舍啊,平常老百姓家……又该是怎么样的提心吊胆呢?”

“嗯,我有个主意,”陈太忠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的科委……可以尝试做一个警报器,顶在窗户两边,白天关了警报器,晚上打开,只要窗户一动,就大声报警。”

“这倒也是,小偷总是心虚的,”吴言闻言点点头,下一刻她的嘴角微微一撇,似笑非笑的,“科委还算是你的吗?你总惦记着那点事情……不过这东西也是治标不治本,万一小偷吓得掉下去,又有得官司打了。”

“你什么时候能搬到市委大院住?”陈太忠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了,你要嫌横山区政府大院不安全,搬到市委宿舍总不怕了吧?“到那儿就安全多了。”

凤凰这里所谓的市委大院,跟市政府大院并不一样,市委大院住的都是副厅级以上的领导——曾经的和现任的,市政府大院就像横山区政府宿舍一样,够点资历都能住进来。

“我搬……我搬的话,你能跟着我搬吗?”吴言听得白他一眼,旋即展颜一笑,“现在的市委大院有点老了,要盖新的了,我又有房子,等一等吧,也省得别人说我刚上来就要撵老人走。”

“那这个治安,还真成问题了,”陈太忠可不想让她这么提心吊胆的,“我说,你可以跟王宏伟提一提建议嘛,要他也搞个抓治安迎接祖国五十岁生日什么的活动。”

“你总知道,我分管的是什么吧?”吴言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地翻一翻白眼,“王宏伟怎么会听我的?这话你说还差不多……古昕他们做事,也真是不靠谱,我说,你不是黑白两道通吃吗?不考虑为凤凰人民办点好事?”

“这也不是我分管的范围,”陈太忠冷着脸哼一声,旋即笑了起来,“不过,为了我家亲亲的小白能睡个好觉,这个事情……好吧,让他们知道知道,凤凰市可不是随便撒野的地方!”

“你这家伙的嘴巴,”吴言听得甜甜一笑,直起身下床,“我去给你拿瓶水。”

“对了,今天晚上,跟段卫华一起吃的饭,”陈太忠伸手一揽她的腰肢,却觉得小白同学的身子微微一僵,说不得笑着解释,“我跟他说起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开车直奔警察局横山分局,昨天他告诉吴市长,自己表态要坚请她出席挂牌仪式,小白同学听他能当着段市长如此说,自是心怀大慰,甚至主动去隔壁弄醒了钟韵秋,来一起讨好他。

那么,他答应小白的事情,当然就要做一做了,凭良心说,他对那些小偷也是非常厌恶的,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事儿不归他管——既然做好事总要泪流满面,他吃撑着了去多事?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抓贼自该是相关的人操心,他们出工不出力,关哥们儿什么事嘛,有人白拿工资,我都忙成这样了,还去狗拿耗子?

林肯车驶进分局,有人先是一愣,然后就火急火燎地往楼上跑,不多时,古局长笑着走出来,正正撞上才要进楼的陈太忠,“哈,太忠主任来了?里面请……”

敢情,古昕正在开会,传达市局精神呢,99年两件大事,一个是国庆五十周年,一个是澳门回归,政法委维稳办、市精神文明办和市警察局下达了维护稳定的任务,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远远超过小偷猖獗——那只是癣疥之疾。

不过,维稳任务肯定赶不上陈主任大驾光临重要,什么叫政治正确什么叫大局感?这就是了。

两人坐着聊了没两句,陈太忠正琢磨怎么跟老古说这小偷的事情呢,不成想古昕先提起了这个话题,“陈叔给我打了电话了,我也答应加派巡逻人手了,不过太忠,我的人手真的太紧缺了,一晚上两趟已经增加到四趟了,再多的话,怕是对你影响都不好了。”

“我老爸给你打电话?”陈太忠听得颇为不解,古昕见他这副模样,却是暗暗松了口气,心说你要不是为这事儿来的,那就好办,于是笑着答他,“这不是……电机厂有个老许,被入室盗窃的小偷砍伤了吗?”

敢情,昨天吴言说的三个受伤的市民,有一个就是电机厂以前汽车队的老许,老许为人乖觉,却又不失豪爽,是陈太忠老爸在厂里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

电机厂的宿舍大院,有一排楼是临街的,老许家就在那楼上,虽然是四楼,但是一楼的门面房侵占了部分人行道,向街道探出了舌头,小偷能很方便地爬到二楼,而二、三楼又有防护栏,攀爬到四楼很方便。

天热,老许家没关窗户,进贼的时候,老许的老婆悄悄捅醒了他,老许自觉有几分勇武,跟对方打了起来,不过岁月不饶人,他终究是奔五张的主儿了,那边又直接拽了匕首出来,连扎他三刀之后,甩脱他跑了。

这三刀一在肚上一在大腿上,还有一刀扎上了胳膊,其中扎上胳膊这一刀最狠,居然挑断了手臂上的神经。

老许肯定是被送去急救了,不过老陈不干了,撇开两人之间的交情不提,老许受伤,他也是要支付部分医药费的。

看到这里,或者有人就不懂了,这个老许不是承包了汽车队的那个吗?怎么会讹上老陈呢?这个话有点不对,老许只是当时想承包汽车队来的。

但是他没什么后台,仅靠厂里那一点点群众基础,是远远不够的,而老许又不愿意寄人篱下,让承包了汽车队的那厮笑话,索性就跑到老陈这儿了,老陈当然是要接收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