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6章 无奈

陈太忠的问题直指核心,要是这几个要素都弄不明白就贸贸然出手,那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也容易遭人笑话。

“哪儿有那么多谁的人?”许纯良哼一声,“这个机器厂还是省电子厅改组的时候剥离出来的,素波市直管,老邹是顶了退休的老厂长。”

官场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每件事都会存在前因后果,眼前这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邹厂长经营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厂子,却是因为一些小事,被人告到了纪检委。

双规也是走的正常的程序,纪检委既然存在,肯定是有它的职能的,并不是说所有的动作都要出自领导授意,而且邹厂长确实也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

从最直观的角度讲,老厂长离职的时候,账上还留着七、八万元,到了邹厂长手里以后,效益大幅滑坡,现在倒是欠着银行小一百万,眼下靠着出租厂房和门面房艰苦度日,工人们在一个月中,最少有十天没有工作任务,就是打扫卫生、喝茶聊天。

邹厂长认为这是体制问题,他也很辛苦地四处拉业务去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认识许纯良,但是这厂子老负担重,市里又不怎么支持,也不肯给松绑,走到眼下这一步简直是必然的。

这些都是很常见的口水官司了,许纯良不想关心,也没兴趣关心——他的背景虽然强大,但是显然,他还没有强大到在这种事情上发话的能力。

倒是对素波的纪检委书记贺栓民,他有一些简单的认识,“这家伙居然是蒋世方在的时候提拔起来的,不过他又不算蒋系的人,呵呵,挺有意思……”

贺书记是蒋书记去天涯之前的半年内才提起来的,当时蒋世方就以黑脸的市委书记著称,提拔这么一个黑脸的纪检书记,大家都认为是正常的。

在后来,贺栓民并没体现出有多么亲近蒋书记,行事也非常谨慎,对各级领导交待下的任务都能认真的领会并且完成,同时也能很好地展开纪检监察工作。

说穿了,贺书记行事就是中规中矩,对有背景的主儿,就静待领导的指示,没背景的主儿犯到他手里,那就不死也得脱一层皮——邹厂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那许书记打个招呼,贺书记就该放人了吧?”陈太忠非常奇怪,许纯良遇到这种事情,居然想的是找自己,“听起来他是个挺有大局感的主儿。”

“这点小事,我怎么跟我老爸张嘴?”许纯良听得苦笑一声,“我是听说,老邹也被他们搞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大问题,该收手就收手吧。”

“那你太瞧得起我了,我跟贺栓民搭不上关系,”陈太忠很坚决地摇一摇头,“你挺会做人啊,不舍得用自家老爹,拿兄弟当枪倒是用得顺手。”

“你这才是胡说!”许纯良很不满意哼一声,“你要帮我帮出问题,我老爸肯定不会坐视,可是我要随便帮人,那会很惨的……你这做外人的,其实比我更合适出面。”

“问题是我不但不认识贺栓民,也不认识你说的这个邹厂长,”陈太忠撇一撇嘴,“老许,我就不说我有多忙了……你觉得我能伸上手吗?”

“我知道你办法多,”许纯良听得就笑,“对了,还有个线索,不知道你能不能用得上……”

贺栓民有一子一女,儿子在深圳某合资企业做高管,据说收入不菲,女儿毕业后分配到了省人行,倒是能就近招呼爹妈。

前一阵,贺书记的女儿要买一套房子,看上了一栋标价六十万的别墅,她哥哥支付了首付的十五万,就算将房子定下来了,也签了合同。

不成想,那房地产公司管理出了问题,售楼小姐将这套别墅又卖给了别人,那位业主财大气粗,直接将房款趸交了,连房产证都办下来了。

这下,小贺同学不干了,拿着合同就要起诉那房地产公司,按照合同,房地产公司若是不能如期交房,业主想退房的话,要赔付已付房款的百分之二百——别的房子没这说法,但是别墅对的是高端用户,买的时候,合同是可以商榷的。

小贺同学不在乎这点钱,她是生气啊,那别墅的位置和环境都很好,才一推出就卖光了,她就算想换一套都没了——不长时间已经涨到八十万了。

一女两嫁,这都不是不能如期交付的问题了,所以她打算投诉对方不诚信,连带着若干赔偿之类的东西。

房地产公司可是不想扯进这种麻烦里,小贺的工作单位是人行,跟各个银行都有交道可打,再加上她老爸又是素波的纪检委书记,于是,那边很痛快地将房款退还,又按时价赔付八十万元——我们就当你是全款买房了,这总成吧?

“这个事情……很正常吧?”陈太忠听完,还是不知道许纯良这所谓的线索是什么,贺书记的女儿受了委屈,多要点赔偿算什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还要什么秘密?”许纯良听得冷哼一声,“求着卖给我房子的房地产商人多了去啦,而且到最后他们肯定会违约,还会有巨额赔偿!”

我……陈太忠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似乎不能很好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他很想骂人,可是想一想纯良此人最见不得别人说脏话,说不得端起手里的啤酒,咕咚咕咚一阵猛灌,直到将一瓶啤酒灌完,才舒爽地打个酒嗝。

“这年头的人,真的是无孔不入啊,”他长叹一声,却是无端端地想起了碧空省的彩票行贿案,“这行贿手段,真的是绝了。”

“还有更绝的呢,你不知道就是了,”许纯良叹一口气,“要是贺栓民是真的黑脸,我捞不捞老邹都行,我是见不惯这么个人,表面上两袖清风,洗钱的手段倒是炉火纯青。”

“党的干部,太穷嘛,”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他想起了那帕里的牢骚,“赚了钱不敢花,真的是没什么意思……人家小贺花这八十万,可是能理直气壮了。”

“所以说,那些收受贿赂的,都是傻瓜,”许纯良说得兴起,自己也拎了一罐啤酒过来打开,咕咚咕咚灌几口,“这天底下,有的是来钱的路子,像贺栓民这么搞,一般人能说什么?”

“那你跟我说这个,又有什么意思?”陈太忠撇一撇嘴,这样的手段比那彩票行贿还隐蔽,一般人还真的不能说什么,他也不例外,眼下都心知肚明了,也只有佩服的份儿。

其实,要是几万块的彩票行贿那种,也未必就不隐蔽——冉旭东都说了,人家是替领导“代买”的彩票,“一不小心”中了,只是姚健康那张彩票太大个儿了,才被人惦记上的。

“那个房子是九华房地产开发的,”许纯良笑吟吟地看他一眼,“别人都跟我说了,九华是中行扶持起来的,蒙勤勤可不就是中行的吗?尚厅长在中行也有点影响力吧?”

“别人跟你说了?”陈太忠听得又是一傻眼,“合着这消息,满大街的人都知道?”

“都知道又怎么样?还不是没办法?”许纯良又哼一声,拿起啤酒灌两口,接着又是一声长叹,“是老邹的老婆,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的,不过她倒是不傻,知道自己没资格拿这种事儿做文章,就告诉我了。”

“邵红星的九华啊,”陈太忠沉吟了起来,这个人跟韩忠不怎么对路,前一阵又要跟邵国立一起开发素纺,却是被他踹出局了,“对付他,好像还用不着找蒙勤勤。”

“啧,你看,我就知道你能行,”许纯良一听,兴致就来了,举起啤酒罐跟他碰一下,“让这个红星跟老贺的女儿打个招呼,事情估计就过去了。”

“那可是太抬举他了,”陈太忠听得笑一笑,心说我出面都是太给他面子了,这事儿啊,邵国立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不信这邵红星敢不听话。

至于说这么一来,会欠邵国立一个人情,那才是扯淡,屁大一个小厂长,一句话就捞出来了,这种人情,邵总你要好意思提,我都不介意嘲笑你两句。

“抬举?倒也是,”许纯良笑着点点头,抬手喝两口啤酒之后,将啤酒罐向桌上一放,信口问一句,“那你打算怎么做?”

事实上,他虽然不傻,平日里却是懒得多动脑筋,这种性格或者是天生的,但是跟他受的教育也不无关系,所以这么不见外地问出来,真的很正常。

“北京有人收拾邵红星很在行,”陈太忠笑一笑,也不想多解释,不过下一刻他就皱着眉头愣在了那里,“啧,好像……有点不对劲?”

“嗯,”许纯良点点头,这家伙在需要动脑子的时候,反应也是很快的,“邵红星对贺栓民能有多少影响力,确实很难讲……这样吧,太困难就算了,不管老邹了。”

好像蒋世方邀请过我,要我去他家坐一坐?陈太忠坐在那里开始盘算,纯良懂得为他考虑,他自然也要尽力让兄弟心里不留遗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