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4章 煽情

尼克此次来巴黎,就肩负了为沃达丰公司关说的任务,不过,此事目前只是处于初期的意向阶段,可以说只是展开相互试探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科齐萨在文化和通信部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虽然是副部长,却是比正部长也不遑多让,所以说,他的态度很关键。

当然,尼克不可能把所有的真相和细节都告诉陈太忠,而陈某人虽然是穿越者,却也绝对不会知道沃达丰、奥运捷、法国电信和德国曼内斯曼公司之间,在千禧年来临的这段时间,到底演绎出了怎样一出悲喜剧来。

他甚至连国内的状况都忘得差不多了,哪里可能记得国外的事情?然而,有了今生的体验,并不妨碍他对此做出大致的判断。

“科齐萨先生,同埃布尔先生的关系很好,”陈太忠笑着冲埃布尔指一指,他对约翰的傲慢很不以为然,所以就懒得理那人,而是对了尼克说话,“尼克,请恕我冒昧,我个人认为,你找我帮忙实在是选错了方向。”

找你帮忙——你也得帮得上忙呢,尼克咧嘴笑一笑,“热情的埃布尔先生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我只是借你这里招待一下客人,你的办事处还没挂牌,目前不怎么引人注意……”

不怎么引人注意只是其一,科齐萨跟陈太忠良好的关系,也是他打算利用的筹码——虽然这筹码的份量很轻,几近于无,但是这世界上,助力是从来不嫌多的,难道不是吗?

他能想得到,陈太忠自然也想得到,想一想一直以来尼克对自己的要求都挺配合,这次挂牌也打算出席,他犹豫一下,终于笑着点点头,“这倒也是,租金什么的就不要说了,不过你们需要自备酒和菜肴,因为我的厨师或者不会令你很满意。”

尼克看一眼约翰,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于是微微一笑,“沃达丰的公共资金,我为什么要替他们节省呢?而且,这会是一个很轻松的宴会,也欢迎你这做主人的加入。”

正说着话,袁珏和两个法国工人走了下来,却是工作已经完毕,袁主任也做了验收,陈太忠笑着一指袁珏,“好吧,尼克,认识一下,那是我的副手……”

于是,凤凰市驻欧办在第二天又举办一个酒会,却是法国人和英国人的接触性试探,这是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尚未挂牌的驻欧办居然就开始穿针引线协助人沟通了——要命的是,陈某人穿的这针线有些离谱,跟凤凰市、跟中国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并不妨碍凤凰驻欧办的正副主任同时出席宴会,这次来的人,就不是上次那么几个了,英国来了五个人,科齐萨又带了三个人来——伊莎贝拉也跟了来,竟是没有参加晚上的彩排。

埃布尔这边也邀请了几个人,其中居然有那个金发的年轻人讷瑞·皮埃尔,上次在埃布尔家的沙龙,此人跟陈太忠搞得不是很愉快。

不过这次,讷瑞的态度就要好很多了,见了陈太忠居然知道笑嘻嘻地打个招呼,然而,他的客气似乎仅限于陈某人一人,对一旁的驻欧办副主任袁珏,那就是纯粹的敷衍了。

宴会在轻松而不失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每个人都是端个酒杯四下乱转,袁主任居然能有机会跟伊莎贝拉聊两句,而且那美女模特似乎对他印象很好,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伊莎贝拉捂着嘴直笑得花枝乱颤。

好死不死地,陈太忠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好奇心起,斜眼瞟一眼科齐萨,却发现副部长先生正面带职业性的微笑,矜持而不失热情地同约翰聊着什么。

他正在这里东张西望,尼克笑吟吟地走过来,举杯同他碰一下,“这里地方真的不错,一年才二十万的租金,埃布尔对你很是关心啊。”

“他对你也不错,”陈太忠笑着回答,轻啜一口手中的白酒,今天的酒会上,就这家伙例外,端了一杯白酒在喝,有人想学着他的样儿倒一杯白酒,不过尝一口之后,就龇牙咧嘴了起来,“这样的酒,该让俄国人来喝……”

两人不疼不痒地聊了两句之后,陈太忠猛地好奇心起,“尼克,你怎么想起来帮沃达丰撮合这件事的呢?”

“沃达丰在英国的影响力……很大,”尼克回答得有点含糊,不过倒是将意思表示出来了,“嗯,我现在有比较强的上进心,你知道吗?想替他们撮合的人,是很多的。”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他这个机会还是自己争取来的,陈太忠听得很是有点无语,心说你都是人大代表了,为了上进还没命地撮合区域间合作,这天下间的官场,倒也相差得都不多。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贝拉和葛瑞丝也来了,身边还跟着三个同伴,五个美女模特同伊莎贝拉一样,周旋在众人当中,倒也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然而,在这种场合,就看得出巴黎模特的身份地位了,在场的主儿,都是非富即贵的,跟美女们聊两句也是热情而不失距离——想一想尼克就明白了,要知道,当初可是他将贝拉和葛瑞丝塞给陈太忠的,这足以说明,美女是稀缺资源这一定律,只对普通人成立。

像科齐萨能看上伊莎贝拉,一来是此人行事风格所致,另一点也很重要,那天纯粹是私人小宴会,适当放荡一点并不要紧,但是这次规模不算小,大家就都要略略注意一下了——万一被小报记者盯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陈太忠并不知道最后科齐萨和约翰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他也不想关心此事,他琢磨的是:把贝拉和葛瑞丝留宿到我的主任办公室,好不好呢?

这两天他在贝拉的别墅里彻夜风流,搞得同住的几个女孩子睡眠不是很好,昨天有个骨感女孩居然就在紧要关头走进了葛瑞丝和贝拉的卧室。

“我知道你们很久没见了,但是我们也要休息啊,”女孩抱怨一声,还盯着三人看了两眼,才嘟囔着出去了,用的却是葡萄牙语,“天哪,果然很大。”

可是,陈某人听得懂葡萄牙语不是?心说再这么折腾下去,哥们儿岂不是会成为被人旁观的动作片主角了?所以他才动了这样的心思。

不过,想一想办事处已经有了华人厨师,他还是不无遗憾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袁珏知道了并不要紧,法国保安知道了也无所谓,但是国外的华人……是有圈子的啊。

说不得,在曲终人散的时候,他再次坐着葛瑞丝的车离开了,“我巩固中法人民的友谊去了,那个,屋里这一摊,袁主任你负责吧。”

看着凌乱的大厅,袁珏副主任嘴角抽动两下,瞅瞅四下无人,终于低声嘀咕一句,“贝拉和葛瑞丝可是英国人,明明巩固的是中英人民的友谊。”

第二天,陈太忠上了去北京的飞机,下午时分,留守的袁主任等到了尊贵的客人,中国驻法大使馆经参处来人了,想知道昨天的宴会是怎么回事。

巴黎其实很大——这是废话,不过凤凰市驻欧办这个机构,实在古怪了一点,而且还没挂牌响动就这么大,经参处的人心生好奇是很正常的。

“是陈主任的英国朋友,借了这个地方接待法国朋友,”袁珏回答得很客气,也很诚恳,毕竟地级市的派出机构和中央的派出机构是没法比的,“别的我就不太清楚了,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出国。”

他说得诚恳,可是人家也得信不是?来的人已经落实了昨天宴会的主角,心说英国人款待科齐萨,怎么也得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吧,就你们这小破地方,也实在有点委屈副部长了,“陈主任现在在哪儿呢?”

“他回国了,现在在飞机上,大概再等四五个小时就该到了吧,”袁珏盘算一下时间,给出了一个让来人抓狂的答案,“那个时候,您打电话联系他吧。”

“没事,我们也就随便问一问,”这位笑嘻嘻地聊了两句之后,转身走人了……

陈太忠可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身后还有这么一出,到了北京之后,他直接转飞素波,随即驱车直奔凤凰而去,不成想走到半路上,天上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不大也挺恼人。

想到自己在碧空陪着那帕里雨夜饮酒,一时间他居然有点控制不住对唐亦萱的思念了,随手拨个电话给三十九号的女主人,“凤凰现在,在下雨吗?”

“在下啊,从中午下到现在了,蒙蒙细雨,很凉爽很清新,”唐亦萱在那边轻笑一声,“我在阳台上赏雨呢……咦?你回来了?”

回答她的,是手机“嘟嘟”的断线声,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年轻人笑吟吟地抬手去捏她的下巴,“想我了吗?”

“刚才你在哪儿给我打电话?”唐亦萱愣了一下,才猛地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还问自己凤凰下雨了没有呢,这一刻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在素河二库附近吧,”陈太忠笑吟吟地答她,“看到天上下雨,猛地想起你喜欢赏雨,就想着回来陪你赏雨。”

“你……然后……你就这么回来了?”唐亦萱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她并不知道素河二库离这里到底有多远——女人一般不会在意这种数据,但是,她非常清楚两地之间开车怕是都要一个小时。

“想陪你赏雨了,就来了,”陈太忠伸手轻揽她的肩头,顺便咳嗽一声,“当然,我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这话不算特别假,收了林肯车之后,他是用万里闲庭赶到三十九号的,不过,最近他的境界提升了一些,也就费了十分之一左右的仙力,不过,哥们儿这么说,岂不是很煽情?

果不其然,听到他这话,唐亦萱的身子登时就软绵绵地贴到了他身上,又伸出双手,轻轻地搂着他的腰肢,不过,她的嘴上倒还有点硬起,“小坏蛋,现在是越来越会哄女人了啊。”

“是真的嘛,”陈太忠心里得意,少不得轻轻拽起她来,“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赏雨,闭上眼。”

下一刻,等唐亦萱再睁眼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白凤溪旁,眼下细雨蒙蒙,河滩荒凉依旧,只是岸边的树木和灌木青葱无比,显得这里越发地静谧了,天地间除了细碎的雨声,只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声。

“坏蛋,你怎么把我带到这一处了?”唐亦萱分辨出来了,这里正是她初次见到“我们的宫殿”的地方,一时间微红满双颊。

“赏雨嘛,当然是要在有意义的地方,”陈太忠笑眯眯地答她,手一挥,地上已经多出一个大大的阳伞,还有藤椅、小木茶几,“等着,我给你泡一壶明前狮峰龙井。”

“不,我要你抱着我,”唐亦萱伸手将他推倒在躺椅上,自己却是款款地坐在了他的身上,望着远处的溪流发起呆来。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赏雨,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太忠觉得怀中女人的身子渐渐地热了起来,少不得又讲一段在松峰赏雨时的思念——哥们儿这是越来越会煽情了吧?

果然,听他说完这一段思念,唐亦萱缓缓地转过头来,眼中满是炽热,“太忠,把宫殿拿出来,我现在就要……”

等他将小萱萱送回三十九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忙里偷闲的私会,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说不得打个电话给段卫华,“卫华市长,我是小陈,现在回来了,有些工作上的想法,想跟您汇报一下。”

“嗯,我听人反应了,你对驻欧办的挂牌仪式很重视,”段市长在电话那边和蔼地笑一笑,“那还是海上明月的甲一号吧,我大概七点左右能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