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43章 穿针引线

科齐萨来访过后,带来了三个正面影响,一个是驻欧办的建设加快了,埃布尔本来就已经很重视对陈太忠的支持了,现在更是连着两天泡在这里出谋划策。

二来就是驻欧办在巴黎渐渐地有了一点小名气了,这当然也同副部长不断标榜自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有关,这原本就是他的政治资本之一,此刻不标榜,何时标榜?

必须指出的是,自打副部长从中国回来之后,对中国人的感情就大大地增加了,在巴黎先后会见了好几次华人代表,有商界的,也有留学生,更有政界代表。

所以,就在他来访过后的第三天,就有华人华侨代表纷纷前来打问,不但问询驻欧办的性质和职能,更有人想了解一下,这里还缺不缺人,比如说……门房、厨师和办公室文员之类的。

袁珏得了陈太忠的授意,很明确地表示,职员,我们肯定是缺的,而且待遇也不会差了,但是我们优先考虑的,是家庭条件不太好的留学生。

什么?你说迫不得已偷渡的?麻烦你该去哪儿玩去哪儿玩好了,我不联系国内把你遣送回去,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其实,这个时候能来巴黎留学的,家境不好的主儿真的不多,不过袁主任是得到了提醒的,陈主任说了,挑人的时候眼睛敞亮一点,别净招了“有关部门”的人进来!

陈太忠的忌惮,并不怕跟自己的副手说——都是自己人了嘛,妙的是,袁珏非常认同他的看法,“陈主任指示得很正确,咱只是一个地级市的派出机构,跟国家安全扯不上什么关系,那种东西沾上了,确实挺烦人的。”

这是第二点正面影响带来的便利,由于这个原因,袁珏手上很快就堆积起了大量的求职简历,驻欧办的临时员工大可以从此中挑选。

第三点,却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这个消息,居然在短短的一天内传到了天南,以至于凤凰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在第三天头上,一大早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听说法国文化部的副部长科齐萨,去参加你的酒会了?”

“不是吧?”陈太忠叫了起来,略带一点夸张的那种,“大管家慧眼如炬,隔着这么远,就能看到我的一举一动,看来……嗯,短期内没必要请你来巴黎了。”

“太忠你少扯了,”景静砾自然知道这家伙在开玩笑,不过,他可是没斗嘴的心思,“跟你说正经的呢,外交部的电话打到省里了,问咱们这个驻欧办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不该问我,”陈太忠听得就笑,很没心没肺的那种,“这是市里的决定,我只是服从组织的决定,组织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

“我不是这个意思,”景静砾被他逗得哭笑不得,“我是跟你提个醒,做好随时被上级组织部门调用的准备,在国外工作……这个性质你也明白啦。”

“他们想都不用想,”陈太忠听到这话,冷哼一声断然拒绝,“我花的是凤凰人民的钱,目的是为凤凰人民服务,想调用可以,换个人来做主任吧……有这精力,抓几个外逃的贪官不好吗?”

换个人来做主任,请得动法国文化部的副部长半夜去喝酒吗?景秘书长对这个回答颇有一点无语,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那你就整的动静小一点嘛……”

虽然景静砾的电话让人有点闹心,但是不可否认这也属于正面影响,于是,陈太忠就猜出来了,敢情自己在这边的折腾,大使馆已经知情了,不过估计是人家不摸自己是什么来路,就联系国内,想多了解一点。

反正,既然大使馆没来人问,陈太忠也就暂时不想去打扰人家,省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心说我的上级机关是凤凰市政府,跟外交部可没啥关系。

当然,若是将来遇到什么麻烦,他还是会去找大使馆求助,陈某人的脸皮容纳这点厚度还是不在话下的,哥们儿不但是政府官员,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是?

遗憾的是,这年头的事情从来都是福祸相伴的,有正面影响就有负面影响,最起码,贝拉和葛瑞丝就抱怨,嫌陈太忠没有科齐萨先生放得开,副部长在接触了伊莎贝拉后的第二天,就开始拨打热情洋溢的电话,第三天晚上就送玫瑰了。

“中国官场,跟法国官场没有可比性啊,”陈太忠这个郁闷,也就不能再说了,“我们中国人内敛,好吧……这是文化的差异,你们明白的。”

又呆了两天之后,驻欧办就搞得比较像模像样了,厨子是雇了一个在巴黎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中国人,此人做中餐和简单的法式菜式都比较拿手,至于门卫,却是用了两个来自昂热的法国人——这是伊丽莎白的表哥介绍过来的。

至于保洁人员,陈太忠图省事,有意外包出去,袁珏很罕见地反对了,“这个不行,那些人手脚干净不干净倒还在其次,人家要是在房间里放点什么古怪东西,那才是麻烦。”

“那我从凤凰招俩人过来算了,”陈主任拿定了主意,这么一来,驻欧办里有巴黎华侨,有法国土著,还有即将从凤凰来的人,再加上未来可能的留学生临时工,五花八门的人还真是多。

眼瞅着张罗得差不多了,陈太忠就打算返回中国,忙挂牌的最后一点事儿,当然,袁珏就要驻守巴黎,看守自家基业。

不成想,伯明翰的议员尼克又来访了,他此来也不是专程看望陈太忠,而是带着四五个人来的,其中一个叫约翰的大胖子,派头一点不比尼克小。

尼克是下午到的巴黎,联系上埃布尔之后,就相约来到了凤凰市驻欧办,此时的陈太忠正监督着人安电话和布网线。

“天啦,居然也是又在搞电话,”尼克见状,很夸张地叫了一声,英俊的脸上眉头紧蹙,“陈,他们还有多久就可以完工?”

“到点就可以下班了,”陈太忠笑着转身走开,却留了袁珏在那里监督,一行人走到大厅坐下,一边的厨子临时充当了端茶倒水的小弟。

大家随便聊了几句之后,陈主任就问起了尼议员的来意,尼克回答得也很干脆,“商务上的事情,不过……陈,我想借你的地方用一下,搞个酒会。”

“什么?”陈太忠只当是自己听差了,这种事情发生在曾经的仙人身上,实在是不多见,但是他确实无法想像,尼克会看上自己这残缺不全的办公场所,巴黎是个什么地方?以尼克的财力,还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请客?

“尼克,你是在说……想借用我的办事处吗?”

“好吧,租用……这样总可以了吧?”尼克笑一笑,也不知道他是在嚼字眼,还是有点畏惧陈太忠,接着他伸手一指,“介绍一下,约翰,沃达丰公司的……高级雇员。”

“沃达丰,哦天哪,太荣幸了,”陈太忠也很夸张地叫一声,笑着点点头,他去过英国不止一次了,当然知道沃达丰是怎样的庞然大物。

不过,表情他是做得够夸张了,但却没有站起身来,也没有受宠若惊的那副模样,因为他还是搞不懂沃达丰公司会跟在这里请客有什么关系——莫非,你想把沃达丰引入中国吗?

“陈,据说你和法国的文化通信部副部长科齐萨,有着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那约翰也挺吊的,居然就坐在那里大喇喇地发问,“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帮助只给我自己的朋友,”陈太忠笑着回答,但是话头子却是邦邦硬的,“我想,你在求助之前,应该先了解一下我的性格,尼克,难道你认为不是这样吗?”

“约翰?”尼克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旋即冲着陈太忠展颜一笑,“抱歉,我想我的表达方式出现了一点问题,我是想说,太忠,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事实上,我正要回国,今天晚上的飞机,”陈太忠笑着回答,当然,他这是在扯淡,他的飞机票在明天中午,不过,谁又会无聊到查证这点小事呢,“好吧,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其实很简单,沃达丰公司想对德国曼内斯曼公司展开收购,从而组建起一个通信系统的巨无霸出来,可是,沃达丰现在的资金有一点紧张,毕竟在年初,他们才以五百六十亿美元并购了美国的空中通讯公司。

而且,眼下的欧洲,3G概念已经被炒得火热了,据说牌照会卖出天价,沃达丰必须保证资金链的完整和可靠,才可能应对未来的种种挑战。

当然,沃达丰是英国公司,对德国企业的收购,实在跟法国人没什么关系,不过,法国电信有通信公司在伦敦股票交易市场上市,那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欧洲移动通讯排名第一的奥运捷(Orange)公司。

沃达丰想将手里的Orange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法国电信,借此以筹措到不少于三百亿英镑的资金,以展开对德国曼内斯曼公司的收购。

而法国电信公司,可是法国的国有企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