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39章 内情

天下事,最可怕的就是认真二字,而认真起来的某党,简直是不能用可怕来形容,用“恐怖”来说似乎更为恰当一点。

阳光市警察局报上了“抓治安迎澳门回归,破积案为祖国献礼”的活动计划,这种口号一喊,省警察厅通不过才是咄咄怪事。

这活动报上去之后,阳光市警方根本没等省厅同意,就开始了行动,身为国家执法机关的警务人员,抓治安破积案本就是他们的天职。

省厅的批复还没下来,灭门案已经有线索出现了,事实上,这线索一直就存在的,只不过市里压得紧,有人就算责任心强,不怕领导压,可是跨省追捕总得有经费,总得有其他兄弟单位的支持吧?

口子是从王洪宝的相好的那个小姐身上打开的,那小姐在王洪宝一家被杀之后,就失去了踪迹,不过有人知道,那小姐其实是某省某市某县人。

在第一时间,阳光市警方就奔赴该市,同当地市警察局联系之后,一打听才知道,那小姐已经嫁人,嫁的就是同县的某人。

小姐的老公,现在外出打工去了,大家都知道,他俩是在外地认识的,似乎就是在松峰市,不过男人现在是南下广东打工了。

警方秘密地将女人控制了起来,随便一吓唬一问,那女人就说实话了,敢情灭门案正是她老公做的。

当时王洪宝跟她处得不错,也肯在她身上花钱,那小姐其实人不算坏,她知道王洪宝只是普通工人,现在跟她在一起,花的就是往日的积蓄的时候,就劝他收一收心。

“哥你是好人,可嫂子也未必就坏了,夫妻俩在一起,哪有锅碗不碰灶沿儿的?你省点钱,准备给孩子上学用吧,现在教育产业化了呢。”

当时的王洪宝,眼里全是她,甚至都有离婚再娶的计划了,她一次两次这样劝,也就罢了,劝得多了,王某人终于忍不住了,“你别整天替我操心了,我手上还有五百万呢,中彩票来的,货真价实的五百万,都没扣税的……”

小姐之所以这么劝他,除了好心也是有点担心,怕此人缠上自己,至于说同他结婚?省省吧,我有男朋友呢,你长得没他帅又大我十几岁,要说有钱也算,偏偏你还是个穷工人。

可是等她知道,王洪宝真的有钱的时候,心里登时就不平衡了,于是就跟男朋友商量一下:这家伙中彩票了啊。

这年头有钱人挺多,但是最好对付的,还就是中彩票的,真正能拿出五百万的老板,身家怎么还不得大几千万?像这种人,多是社会公众人士,不但眼皮杂人脉广,而且身边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员工和帮闲,错非亡命之徒,一般小混混不敢这种人的主意。

可中彩票的就不一样了,这种人有了钱不敢声张是小事,关键是他周围没有一帮子人众星捧月,豁出去的话,搞也就搞了——没准就博个富贵还乡回去。

比如说,如果是有心人的话,就该知道姚健康的儿子中了五百万,谁敢豁出去搞一下姚公子博个富贵还乡?估计骨灰还乡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不过普通老百姓,那搞也就搞了,于是,小姐的男朋友漏夜潜入,本想逼出存折和密码的,不成想王洪宝的老婆放声尖叫,而王洪宝又认出了此人是小姐的朋友,这位只得杀人灭口。

由于此人初次行此勾当,心性不坚定业务不熟练,匆匆翻了一阵啥也没找到,只能仓惶遁去——若不是他这一通乱翻引起了警方的怀疑,那藏在鞋垫下的存折,也未必能被暴露出来。

两人惶恐了很一阵,后来听说阳光那边没什么波澜,终于放下心来,经过这桩灭门案,两人也算是患难之交了,男人又不嫌女人是小姐,于是回乡之后不久就成亲了。

眼下被阳光市的警方追来,小姐知道再无幸理,又想保住腹中胎儿,于是痛快地交待了此事,紧接着,阳光警方南下广东,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将杀人嫌疑犯一举抓获。

其实,这是一桩并不难破的案子——前文说过,没有因果的案子难破,有因果的案子,只要警方肯认真,就没有破不了的。

说句极端一点的话,那就是只有警方不肯重视的案子,没有警方破不了的案子,起码,在中国大陆,是这样的。

那帕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后,本来也没想着专门联系陈太忠,不成想又从高云风处得知陈太忠似乎要大力操持一下驻欧办的开张。

敢情,消息在第一时间就传回了凤凰,陈主任要把罗纳·普朗克的签约定在驻欧办开张的时候,然后很快就传到了章尧东的耳朵里。

章书记自然对陈太忠的行为有点不爽,当天晚上,又正好是许纯良来“白宫”吃饭,饭后例行是打台球的活动,尧东书记用很淡然地口气谈起了此事。

“呵呵,这个陈太忠,还真有点鬼点子,居然说是人家罗纳·普朗克的人为了祝贺驻欧办开张,执意把签约仪式放在巴黎,唉,小聪明啊……”

他要不这么说的话,岂不是更目无领导了?许纯良无声地笑一笑,“太忠能把心思用在驻欧办上,我个人觉得是好事。”

他这话的用意,原本是说陈太忠能力超群,若是在驻欧办花费大量精力的话,定然能再创辉煌,让凤凰的名气响彻欧洲,这对他本人、对凤凰市委市政府可是大大的好事。

然而,这话却是让章尧东听得有点奇怪,心说都说许书记的儿子实在,怎么我感觉也不太像呢?小陈把精力放在驻欧办,那小许你不是就自在多了?

当然,这或者是他的误会,不过,许纯良这么一扯,章书记倒是不好再在此事上说什么了,所以说,有时候老实人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也会造成一些效果。

于是,高云风在不久后也知道了,正好他在碧空有点人情,要通过那处长打个招呼,两人电话里聊天,聊着聊着那处长也就知道陈太忠的近况了。

那就可以再去碧空转一转了,陈太忠拿定了主意,这两天,袁珏正在北京办理签证,他还有时间偷一个小懒。

这次去碧空,又有人接机,不过其中有一个人,却是陈太忠没想到的,你说刘骞来了也就算了,怎么刘拴魁也跟着来了呢?

这可就涉及到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刘大厅长本来就正琢磨着,如何跟刘骞化解积怨呢,猛地听说这两天毛继英挺能往刘骞办公室跑,心里登时有点奇怪。

他把毛继英叫过来问问,毛厅长支支吾吾地不肯细说,只说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小刘厅长的一个朋友,刘拴魁心里就犯嘀咕了,小毛子,我对你可一向不薄啊,难道是你有什么想法?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问刘骞得了,于是,刘拴魁将刘骞招呼来,很随意地问一问,“听继英说,他不小心冒犯了一个你的朋友?不是什么大事吧?”

不是大事才怪!刘骞心里敞亮着呢,毛继英托他捞冉旭东的时候,小刘厅长心里就有了点猜测——毕竟,阳光福彩中心主任和毛厅长以及姚市长的关系,还是他捅给陈太忠的。

等毛继英火急火燎地找他来,再次求他引见陈太忠的时候,刘骞心里就多了个想法,又找人打听了一下阳光的事情。

得,不打听还好,这一打听,他不但知道冉县长被双规了,更听说一家灭门案已经告破,嫌疑人刚刚押抵阳光——当然,关于王洪宝家灭门案的一些八卦,也同时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事玩大了!刘骞马上意识到这一点了,毛继英这么上蹿下跳,肯定是怕灭门案和冉旭东的双规牵连到他,尤其是,陈太忠还是一个随时可以向蒙艺歪嘴的主儿!

但是,小刘厅长不敢答应此事,因为他有一个直觉,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陈主任搞出来的,毕竟,姚健康、毛继英和冉旭东的关系,是他透漏给小陈的。

为什么一直以来,阳光那边安然无事,毛继英的车差点溅你一身水后,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更重要的是,陈太忠在离开碧空前,曾经提示过他——不要跟乱七八糟的人走得太近,尽量低调才是正理。

有了这样的认识,刘骞怎么可能答应毛继英的请求?可毛厅长不折不挠地追着他,是以,大家就知道了,最近毛厅长找小刘厅长,找得挺勤的。

面对大老板的提问,刘骞当然也不会说实话——这事儿都牵扯到姚健康去了,他怎么敢瞎说?少不得将陈太忠被毛继英溅了一身水又在三楼吵架的事情学说了一遍,最后笑着总结,“……小陈这人,其实肚量挺大的,我觉得毛厅长这是多虑了。”

小刘厅长并不知道“宰相肚量陈太忠”这句凤凰民谚,但他绝对不会认为陈主任肚量真的很大,因为差点被个小司机溅一身水,就搞风搞雨折腾个不停,甚至不惜剑指省委常委、松峰市长姚健康——这得有何等宽广的胸襟,才能做得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