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38章 延请

事实上,在来凯瑟琳家之前,惠刚只是知道,大家要去一个外国女老板家蹭饭,言语中充满了对女老板形象的赞赏与艳羡,只是有人似乎提了一下,说是陈太忠也会去。

惠总根本搞不清自己是不是合适跟着去,到最后,大概是于总想着将他一人丢下似乎有所不妥,才顺口相邀,他自然也就随着来开开眼界,看看那美女老板会是怎样的漂亮。

可是,他来到凯瑟琳的别墅,看到美艳绝伦的普林斯公司女老板和美女助理在一个年轻男人其笑吟吟地交谈,他又觉得,似乎这个陈主任去驻欧办,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见大家纷纷表示,说到时定会携若干礼物捧场,惠总犹豫一下,心说你们都表态了,于总让我跟来,恐怕也是这个意思吧?

他看于总一眼,发现她没有向自己示意的意思,说不得笑一声,“这么大的喜庆事儿,怎么能少了我的一份儿呢?陈主任确定了日子,一定要通知一下才好。”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此人的用意,说不得含糊地笑一笑,说两句客套话,心说回头问一下马小雅,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路数。

说着说着,苏总就又将话题扯到了刘骞身上,当然,她的话说得还算婉转,“太忠,听说你这次去碧空,影响很大的啊。”

“嗯,收获也挺多,”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不过他这话倒是真心的,若不是知道了彩票案,他还真想不到,官场中人钻营的心机之重,也想不到可以如此地不择手段,“所以,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回去看看。”

他这就算当着大家给了一个承诺,若是毁约,在这个圈子里就抬不起头了,苏文馨当然也知道这一点,说不得瞥马小雅一眼,笑着点头,“呵呵,现在像陈主任这么重信守诺的年轻干部,真的不多了啊。”

这顿饭直吃到十二点,大家才施施然地散去,惠刚观察一下,发现陈太忠坐了马小雅的本田车离开,心说还好,这家伙总算知道这儿是天子脚下,不合适大张旗鼓地跟外国人搞七捻三。

他当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不久,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相偕而出,打了一个车离开,所以他心里只是在暗暗琢磨,今天这顿饭,是偶然的呢?还是于总想向我暗示什么?

陈太忠却是没心思管别人想什么,一上车,他就想手放在了马小雅的光滑赤裸的大腿上,并且试图向热裤内探索,搞得马小雅咯咯地笑个不停,“好了,别折腾了,要开车呢。”

“啧,憋坏了,在碧空做了好久的和尚,”陈太忠不管不顾地抓过她放在档上的右手,放在了另一个“档上”,“你看看。”

“好像就你憋得辛苦,”马主播风情无限地白了他一眼,眼中也是压抑不住的欲望,她轻轻揉一揉,又死命一捏,“小子,今天晚上有你辛苦了……”

她嘴上说得硬,但是第二天一大早,赖在床上不肯起的,还就只有她一个,陈太忠起得早,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在八点左右醒转,走出房门一看,却发现陈太忠正在小餐厅张罗早餐。

“你要是一直能在北京,就好了,”看到他忙碌的样子,伊丽莎白心里一时间生出无限的感慨来,走到他身后,伸手轻轻地环着他的腰,大半个身子都贴了上去,“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好无聊啊。”

“这是你没有品尝过别的男人的好处,”凯瑟琳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他能有这么多女人,你当然也能有别的男人,难道不是吗?”

陈太忠转头白她一眼,“你发花痴无所谓,别影响小伊莎,要不然,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吃醋了,你吃醋了,”凯瑟琳咯咯地笑了起来,接着又轻轻地叹口气,“你想拴住我的心,也很简单,证明你自己吧……证明你是一个永远比我强大得多的男人,你知道,太忠,女人对强者,有着天生的崇拜心理,我也一样……”

“多嘴,”陈太忠哼一声,心说不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是敢折腾,不过,凯瑟琳这性子,也确实挺让人又怜又气的,想到这么一个绝代尤物,时不时拿红杏出墙来要挟自己,他心里也确实不是滋味,“想让我证明?好说!”

抬手向空气中迅快地一抓,下一刻,他的手中就多了一个大大的盒子,顺手递给了伊丽莎白,那是一双水晶高跟凉鞋,虽然是去年的款式,却也绝对不落伍,“伊莎乖,就有礼物。”

“啊?”凯瑟琳还真是没想到,这家伙出手就凭空变出这么大个东西来,登时小嘴微张,愣愣地看着他,“你是怎么弄的?”

“哼,”陈太忠不屑地看她一眼,转身向楼下走去,凯瑟琳愣得一愣之后,站起身就追,虽然她穿的是拖鞋,不过还是在楼梯口拽住了他,“告诉我,你是怎么变出来的?”

“你都要成别人的女人了,我怎么会跟你说?”陈太忠抬手刮一下她挺翘的鼻头,哈哈大笑着离开了,“你要是乖乖的,我自然会不断有惊喜给你看。”

今天他的日程安排得挺满,不但要去会黄汉祥,还要会邵国立等人,反正驻欧办开张,恭贺的人越多越好不是?

不过,只约一个黄汉祥就费老鼻子劲儿了,黄总有不接电话的毛病,而且还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过来电话,直到他在中午请邵国立吃饭的时候,都不知道黄总什么时候会有空。

邵国立倒是答应帮他搞点礼品,至于说请人,邵总也没什么把握,“我去是肯定没问题的,不过你这驻欧办挺邪行的,撇开这地级市的等级不说,只说部委的人做事,一个比一个谨慎,没个什么名堂的话,谁也不愿意贸贸然趟浑水。”

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撇一撇嘴,这就是官场了,跟红顶白是常态,你觉得自己很诚心地邀请别人了,但是别人不知道你这驻欧办到底怎么回事,那肯定都是持观望的心态了。

当然,这跟他的驻欧办级别太低也不无关系,要是天南省驻欧办的话,估计请个把部级领导还是不在话下的——说穿了,级别这东西,关键时候还真是做不来假的,能力背景什么的都未必好用。

总算还好,黄汉祥在中午一点多的时候回电话了,黄总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了,也不说要跟他见面,就是电话里一个劲儿地瞎唠叨。

到最后,黄总才想起问他打电话何事,听了他的话之后,爽朗地笑一声,“行了我知道了,到时候我到场,小陈你高升,我肯定是要捧场的。”

这就是黄家人的做派,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微微一笑,要不说这有底气和没底气就是不一样呢?人家在这种小事上,还真的无须太过谨慎。

落实完此事之后,等下午一上班,他先打个电话给张煜峰,张处长一听到是他的电话,那态度要多热情有多热情,“哈哈,太忠你什么时候来的北京,怎么不早点打电话?”

“昨天到的,一直忙来忙去,到这会儿才闲一阵,”陈太忠笑一声回答,“张处忙不忙?下午去你那儿坐一坐?”

“革命工作嘛,永远是干不完的,”张煜峰笑嘻嘻地回答,“不过下午还真有点小事情,要不等晚上,咱哥俩再坐一坐吧?”

“哦,”陈太忠这边才犹豫一下,张处长那头倒反应过来了,“啧,有事儿你就直说嘛,我说太忠,你跟我见外就没意思了吧?”

等他知道,陈主任是想请安部长出席凤凰驻欧办的揭牌仪式,一时间就有点无语了,“呃……这个啊,这个驻欧办是什么性质?算了,你还是来我这儿细说一下吧,我是真走不开。”

张煜峰是不知道这个驻欧办的,可是安国超却知道,上次他请蒙艺吃饭的时候,陈太忠来加了一个塞儿,所以副部长清楚里面的事情。

所以,当安部长接到张处长的电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奇怪,他倒是挺欣赏陈太忠办事的方式,上次都跟自己和蒙书记一起吃饭了,这次求自己出席,居然还是按程序来的——其实,你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的嘛。

安国超原本就对陈太忠印象很好,现在好上加好了,说不得吩咐一声,“你把小陈交给陶主任,让他带着……啧,老陶好像不在,算了,你带着他过来找我吧。”

对张煜峰来说,这也是难得的荣幸,不在部委上班,不知道里面规矩之大,现在他是挺得安国超赏识了,但是,就算是再得了翻倍的赏识,他也不能频繁出入安部长的办公室。

对安国超来说,下面的处长跑得太勤的话,太降低他副部长的境界,容易被人耻笑说他不求上进,不知道保持部长的威严;而对张煜峰来说,那就是有小人得志之嫌,你是有职位的处长,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安部长的秘书了?

等张煜峰将陈太忠领进去之后,二话不说就想转身走人,倒是安国超态度挺和蔼,“小张你也坐吧,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

这也是安部长一点心思,小陈屡次找上小张办事和传话,两人交情应该不错了,你既然有意让小张在我面前多露脸,那就坐呗,有什么呢?

听陈太忠陈述了一阵之后,安国超的眉头皱一皱,“啧,其实我不是很支持你把心思放在这个驻欧办上,凤凰科委本来是大有潜力可挖的,也不知道你们那儿是怎么搞的,弄出这么一档子事儿……”

他的话里,怒其不争的意思很明白,这话上次当着蒙艺不好说,只是,好歹是副部级的干部了,有些话也不能说得太明白了,“不过算了,你既然有心认真做,那我也愿意支持……你最好提前确定一下挂牌日期,能不能到,我都会给你个交待。”

安部长这话,就算很给陈太忠面子了,临到他离开,部长大人兀自不忘交待一句,“煜峰,你把小陈招呼好了,他现在可还算咱科技口上的人呢。”

得了部长的叮嘱,张处长自然是越发热情了起来,晚饭本来陈太忠已经答应好那三位红颜知己在家吃了,不成想张处长定要请客。

于是,张煜峰不但又见到了马小雅,还见到了普林斯公司的美女老板和助理,凯瑟琳倒是不见外,聊了两句之后,听说对方是科技部的处长,马上发出了邀请,“张处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方便,我可以请您和您的领导去欧洲或者美国,考察自动化控制、矿山、电厂设备等行业吗?”

“这个,我得回去向领导请示一下,”张处长看一眼陈太忠,笑着回答,“如果是厂家发出目标明确的邀请,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这就是张处长的见识了,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处长,京城里人的见识都不会差了,寥寥几句话他就已经明白,凯瑟琳这公司必定是公关公司。

这种主他绝对不敢做,可是碍于小陈,他还不好把话说得太明白,只能微微地暗示一下:我们好歹是部委的,你公关的痕迹不要太明显好不好?

这话,凯瑟琳听得懂,说不得也看陈太忠一眼,心说这个男人除了会变魔术,似乎在官场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大了。

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也有点盘算,跟曼雷公司的那点事儿相比,哥们儿这也算是做实事儿的,那么,任由凯瑟琳这么折腾下去,大约……也未必算买办吧?

不管怎么说,我这是给国家建设添砖加瓦,也能增加国内的技术储备,跟那些只吃不吐的家伙还是不一样的——你要买设备,买哪家的不是买?

要不要回头在老蒙那儿,再帮着普林斯公司找俩项目呢?他正琢磨呢,手机响起,却是那帕里来的电话,“太忠,听说你在张罗你的挂牌仪式?”

“嗯,瞎折腾呢,”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一揪,说蒙老板怎么也知道这事儿了?我就没想给他说——这不光是不想让他跟黄汉祥碰头,更重要的是,蒙老板已经是碧空的书记了,跟天南和凤凰,不搭界了。

“呵呵,”那帕里在那边笑一笑,却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起了另一件事,“阳光的灭门案,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