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37章 张罗

通过晚上这顿饭,陈太忠重新认识了范如霜的能量,不过遗憾的是,范董能请到的领导,不合适出席驻欧办的挂牌仪式。

倒是凯瑟琳对他的驻欧办挺感兴趣,听他张罗此事,“哈,你开张吧,到时候我的普林斯公司给你送个条幅,嗯,还送花篮。”

一听她这话,就知道此女在中国参加过不少类似的活动了,却是搞得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心说你的普林斯追我追到国外的话,那还真的有点不合适——有些事情不用刻意去掩饰,但若是太过张扬,那也是凭空竖个靶子给别人攻击了。

“你要是能请两个美国政要过来,那会更合适,”他笑着回答,不过这话才说完,接着就又补充一句,“不过,华尔街的投行我不欢迎。”

他这话,就是针对上次那位曼雷投资有限公司的独立董事说的,自打黄汉祥叮嘱过之后,他就打听了一下,才愕然地发现,老黄这话,直指某些惊人的东西。

那人的背后,站的是另一个庞然大物,有红色家族也有利益团体,撇开利益团体不说,只说那家族也有跟黄家相颉颃的能力,虽然底蕴上有所不及,但是近几年的影响力,却是隐隐盖过了黄家——黄老实在太老了。

当然,陈太忠注意到的是,黄汉祥对那一家的不满,远过于对蒙艺不满的程度,在这样级别的对抗上,蒙老板都属于不太上得了桌面的了。

陈太忠不在意这两家的恩怨,他只是注意到,投行不止是为中国企业引来了外资,更是引来了贪婪的资本大鳄,内勾外连之下,拼命地吸食着美味的鲜血。

有人说了,这是中国同世界接轨必须承受的代价,是融入全球化时必须的阵痛——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只有勇于牺牲,才能赢来宝贵的发展良机。

这话,陈太忠也认可,但是既然是牺牲,那就该大家都牺牲才对的吧,为什么承受苦难的,只是底层的老百姓,而那些负有领导责任的同志,反倒是因此赚得盘满钵满的?

他不喜欢投行的这个性质,这不仅仅是因为老黄要他跟他们划清界限,更是发自内心的不喜,所以自然要告诫凯瑟琳,哥们儿是搞实体的,那些投机资金,有多远滚多远吧!

“我讨厌政界人物,”凯瑟琳忿忿地哼一声,“找别人可以,政界人物的话,免谈。”

那我看你举办宴会也挺上心的,陈太忠隐隐能明白她的矛盾心理,不过显然,眼下不是叫真的时候,“好了,快点回家吧,下一场宴会就快开始了。”

凯瑟琳来参加这个宴会的时候,并没有带伊丽莎白来,小伊莎在她的别墅准备十点的宴会呢,对于陈太忠在她的家里举办家宴,她没有表示出什么超出寻常的热情,然而,不反对就足以说明她对类似事情的态度了。

事实上,这也正是美艳的普林斯公司老板所习惯并向往的生活,酒会跟着酒会,宴会挨着宴会,什么是上层社会的热闹生活?这就是了!

伊莎是从七点就开始准备了,好在这里不是第一次准备酒会,短短一个来小时就一切就绪,不多时,凯瑟琳又和陈太忠携手走了进来,三人坐下来絮絮叨叨地聊着。

听说陈太忠想邀人捧场,伊丽莎白很遗憾地撇撇嘴,又叹口气,“我倒是认识皮埃尔小姐,不过……她一定不会听我的。”

“就算她会听你的,但是也不会给太忠捧场,”凯瑟琳听得笑了起来,老板和女保镖往日就是吃住在一起,女人们就是这样,真要处得好了,那是什么话都能说,她自然分外明白,当时陈某人恶意地将伊丽莎白从皮埃尔小姐身边抢走的经过。

“就她?想来我还嫌她不够资格呢,”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不管再说什么名门贵族,丫只是“小姐”而已,不但是女性家里还有长辈,他要请也得是皮埃尔家族够份量的。

“倒是可以邀请一下尼克,”他又想起一个人来,算计一下时差,给尼克拨个电话,哥们儿是驻欧办的主任,不是驻法办的主任,邀请英国人,那也是应有的行为,“他好歹也是个议员,以私人身份参加总可以吧?”

尼克一听他这邀请,自然是应允了,顺便又建议一个人,“海因先生你请了没有?”

“没呢,他可是美国人,”陈太忠笑着回答,“美国又不属于欧洲,难道不是吗?”

“欧洲也不喜欢犹太人,但是美国人喜欢,”尼克听得在那边笑一声,这家伙本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这个回答,甚至让陈太忠想起了两人初次相逢时,议员先生坚定的反华态度。

然而,世易时移,尼克总是能做出相对明智的选择,这个明智不止针对陈太忠,也针对海因,“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地提醒你一下,海因甚至在阿拉伯世界都拥有相当的影响力,他的活动范围可不仅仅限于美洲……”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琢磨一下,确实是这个理儿,说不得又打个电话联系一下海因,不成想接电话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一个鼻音极重的男子,“……您好,海因先生目前有事,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等听完他的要求,鼻音男子答应转告海因,随即压了电话。

见陈太忠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打个没完,凯瑟琳出声了,“上次来我这儿的,有中国的政府官员,太忠你邀请了他们吗?”

上次来你这儿的?陈太忠沉吟一下,邀请黄汉祥是没问题的,理由也好找,凤凰市走出国门了嘛,黄家再想避嫌,总不能否认是凤凰人,不过这个邀请得上门,至于郎主任此人……那就免了吧,他给我带俩人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是相关部门的?

倒是安国超可以考虑一下,那就明天吧,他拿定了主意。

又聊一阵之后,门铃响起,南宫毛毛一帮人说笑着走了进来,南宫带了一瓶红酒,苏总带了一个手包,于总带的是一个小礼盒,里面有银刀、开瓶器之类的东西,象征性意义大一点。

其中一个面黑无须的中年男人,陈太忠没见过,这位也拎个小盒,里面是香奈儿香水,不过显然,他送的东西不是很应景儿——苏文馨送的也不应景,但是价钱在那儿摆着呢,一万多的包包,那价钱就代表了诚意了。

等大家坐下,笑吟吟地相互一介绍,陈太忠才知道,敢情此人是磐石汽车厂的老总惠刚,估计马小雅说的副厅,大概就是此人了。

接下来,就是大家端着盘子自助一圈,然后坐回沙发边吃边聊,凯瑟琳、伊丽莎白和陈太忠是再吃不下东西了,说不得端了酒杯陪大家聊天。

说着说着,就说起了陈太忠这次来北京的目的,事实上,大家都已经清楚了,不过,有些话还是当面说出来比较好一点。

听说要去驻欧办捧场,场面不可避免地冷了下来,最后还是南宫毛毛发话了,“太忠,找点商界的人物,倒是简单,不过至于领导,那就不敢保证了。”

“是啊,”于总笑着接口,这话有人开头了,她就能跟进了,“我们几个交往的口子,都跟你这性质对不上号,像孙姐……似乎就不合适去吧?”

她对陈太忠无欲无求,说话就直接了一点,反正大家都是朋友,只有一个惠刚,虽然算是外人,但却是找她来办事的。

“我倒是能帮你协调个短消息什么的,”苏文馨笑着发话了,刘骞的事情还没搞定呢,她热情一点是再正常不过的,“这个驻欧办的性质,还是比较新颖的,我说的可是一套节目哦。”

“想一想办法嘛,”陈太忠笑着举起手里的啤酒,很随意地灌了一口,对这个反应,他有心理准备,“实在不行的话,送点横幅、花篮什么的,总是可以的吧?”

这才是他邀请这一帮人来的目的,驻欧办开张了,如果你们觉得口子不对人不方便去,那都无所谓,我退而求其次,请你们随上一份礼品这要求总不算高吧?

“我倒是能得到总装备部授权,送你礼物,”南宫毛毛笑着回答,“不过你确定想要?算了……我还是想一想别的部门吧。”

这就算他答应下来了,其他人也是如此,送一份礼物实在是小菜,大家都知道,陈主任看重的只是礼物上的落款,这一点并不难办到,大家常混京城的,跟熟惯的领导讨个名义真的很简单。

原本,这也就不是很大的事情,一顿饭能解决的事情,能有多大?

倒是惠刚在一边看得有点不解,事实上,他甚至有点奇怪这个陈太忠到底有些什么样的来头,能令这帮眼高于顶的京城混混这么热忱地帮忙。

其实,听大家说起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他并不是很清楚,略略打听一下,也隐隐有点印象了,不过显然,此人所表现出的能力,超出了他的认知——按说,那驻欧办本来就是个被边缘化的位置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