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36章 调拨

有了克劳迪娅的帮忙关说,将签约地点改在巴黎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法国人并不像德国人一般死板,说成什么就是什么,在不影响自己的切身利益的前提下,改个签约地点以成全他人,实在不是什么大事。

会影响切身利益吗?显然不会,陈太忠已经答应了,说好的条件一律不变,而且签约的人级别不会因此降低——说实话,他有把握撺掇段卫华前往,若是老段不肯去,章尧东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出风头的机会。

此事对凤凰、对天南来说,都不算小事,但是对罗纳·普朗克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凤凰的分公司,不是他们在中国的第一家分公司,也不是最后一家,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这件事在法国人里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倒是吉科长颇有点瞠目结舌,“老大,那个啥……我是来接法国客人的,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你巩固了罗纳·普朗克的投资意图嘛,”陈太忠顺手丢一个小功劳过去,这年头做领导,就是有这点好处,你担心回去以后交不了差?没事,我说你有功那就有功,如此一来,自然不会有人计较小吉花费的时间和金钱了。

“要是吴市长问起来这个签约,我该怎么说?”吉科长心里还是有点不靠谱,说不得请示领导一下,“要不您跟她打个招呼?”

这倒也不怪他头大,说好的要在凤凰签的协议,跑到国外去了,吴市长心里肯定不会满意了,他承认,陈主任这么做是有人家的道理的,但是分管市长的火气,却不是他能扛得住的。

您只琢磨您的驻欧办了,可是我的日子也得过不是?

“嗯……行,”陈太忠假巴意思地沉吟一下,就很干脆地点点头,“吴市长的工作我来做,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不过最近,还是要跟得紧一点才好。”

跟得紧一点,然后好让你拉去驻欧办?吉科长一时真的有点无语了,不过转念一想,这更能体现出我的身不由己来不是?头儿果然还是为我着想的。

陈太忠却是顾不得管他的心情了,此间事了,他还要去找别的人,既然决定了大张旗鼓地开张,捧场的重量级人物,那自然是越多越好。

最先应承下来此事的,是法国文化和通信部副部长科齐萨,埃布尔将陈太忠的意思转达过去的时候,副部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为了推动中法友谊的建设,辛苦一点不算什么。”

事实上,最不辛苦的就当属这位了,他本来就在巴黎工作上班,能有什么辛苦的?正经是陈某人想从中国拉一点人过去,那才叫辛苦。

从中国请人去巴黎,在一般人看来都是美差了,不过很遗憾,觉得此事是美差的,大都是些档次不太够的主儿,镇不住场子,陈某人不稀罕。

可是他稀罕的主儿,人家却又未必情愿去这一趟巴黎了,而他还不想引起某些有关部门的关注,所以想挑这么两个人出来,也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接了马小雅的电话之后,他犹豫一下,决定在家里摆个家宴,“等晚上十点中场休息时间,你们都来我这儿吃饭吧?”

“这可不合适,”马小雅笑着拒绝了,她有她的理由,“前一天来找于总办事的,是磐石省的一个副厅,让他知道你在北京这样……不好。”

省和省之间,一般都没什么固定的瓜葛,但是各省一把手、二把手的倾向,总是能让某些省在一段时间内走得远或者走得近,抑或者处于夹缠不清的状态。

对于这些概念,陈太忠并不清楚,但是马小雅这帮人就是吃消息饭的,当然明白里面的利害,不但能随时掌握最新动态,还能据此做出一些方向性的调整来。

“那你索性帮我问一问,大家能帮我请到什么样的领导好了,”陈太忠不想去南宫那儿,他在北京已经有了落脚的地儿,实在不愿意跟着这帮人堕落了。

“这肯定得你摆酒才能问的嘛,我可是人微言轻,”马小雅听得就笑,笑了一阵之后,才提个建议出来,“凯瑟琳不是挺好客的吗?把酒席摆在她家里算了。”

“你当人家凯瑟琳跟你们一样,不用上班的?”陈太忠遗憾地叹口气,犹豫一下又发话,“那家伙好像也挺习惯夜生活的……我问问她再说,你先忙吧。”

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凯瑟琳一听是他的声音,就笑了起来,“哈,你来得正好,晚上我要请有色总公司的张副总吃饭,一起来吧。”

“哦,你把临铝的项目搞定了?”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惊讶,“怎么我不知道呢?”

“差不多了吧,你一直在忙你的,我哪儿有时间联系你?”凯瑟琳在那边笑个不停,年轻的驻欧办主任在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两团颤巍巍的硕大在抖动不已,“反正你都拿走报酬了,这事儿不成,我再跟你反应也不迟吧?”

“哪里可能不成呢,”陈太忠傲然一笑,接着才反应过来,“呃,不是吧,今天晚上你也请客?这才真是叫个巧……不会也是十点吧?”

事实跟他想的一样,有色公司那边已经基本确认,这次临铝采用ABB的整体配套工艺设计,当然,有些坚定的西门子党肯定要借此大做文章,所以此事执行得也不是特别顺利。

这个张副总不是有色公司的要紧人物,但是此人一向比较敢说话,在大老板前面也有点影响力,他对那些西门子党的反感已经有好些年了。

他不是反感西门子的产品,而是反感那帮人,西门子在有色做了这么些年,上上下下的领导基本上都打点了一个遍,就连张副总也时不时收点小礼品,邀请出国玩一趟什么的——人家花这点小钱,不是为了收买,只是要求此人在关键时刻不要跳出来作怪便是了。

这也不是张副总不重要,既得利益的团体,总是少数人,而且同一个公司里,里面的派别也是五花八门,要是谁想花大价钱讨好所有的领导,那不是财大气粗,是傻X!

张副总是看不惯那帮人得了便宜,还理直气壮地上蹿下跳,护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到后来向下面强行推销,简直成了领有色公司的薪水的西门子中华区员工了。

总是要引入竞争机制的,他早就这么想了,而且他非常肯定,这么想的不止他一个人,但是这帮人势大,没有合适契机的话,没人会出来挑头——谁也不傻不是?

这次临铝发出了异声,同时发作的还有有色的设计院,大老板在关键的时候失声了,这下大家就明白了——有强力人物看上这一块了。

再一查临铝这项目是怎么立的,是个人就明白,十有八九是涉及到黄家了,张副总也看清形势了,正好凯瑟琳上门做说客,他了解一下,知道这外国女人跟范如霜关系不错,心说得了,这女人肯定也是幕后推手之一了。

最近临铝的事情,办得还算顺利,张副总又知道范董最近来北京了,说不得暗示一下,大家一起坐坐吧。

陈太忠跟着凯瑟琳凭空出现的时候,张副总很是有点意外,不过,当他看到范如霜对此人都非常热情和客气,就将那份疑惑藏在了心里,能让小范这么客气的主儿,当是有来头的。

张副总挂个副总的衔儿,其实从某些角度上讲,他还不如范如霜,总局的权力是大,但是下面企业的一把手,尤其又是临铝这种超大的企业,实权也绝对不小,就像一个副市长遇上一个经济强县的县委书记一样,级别高是一定的,但是具体谁更有实权,还真不好说。

而且这两位的差别,还没有副市长和县委书记的差别大,范如霜就是正厅级干部了,张总目前也不过是享受个副部待遇,只不过是占了一个总局领导的名分罢了。

当然,表面上范董对张总是相当客气的,上首位是张总坐了,说话间也很恭敬,只是张总也有自己的觉悟,领导架子是要摆的,但是话里话外也透着亲热。

所以,一顿饭吃得热闹而和谐,直到接近曲终人散了,张副总才随意地提一下,“今年和明年氧化铝的价格肯定不会正常了,到时候在调控价下,范总要多照顾一下哦。”

“张总的指示,我哪儿敢不听?”范如霜笑着回答,旋即眉头微微皱一下,“我尽我所能,多拨付一点吧……具体情况,到时候再请张总指示。”

“呵呵,那肯定的,”张副总笑着点点头,大家就此作别。

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少不得又跟范如霜打听一下,张副总这顿饭,十有八九目的就在最后几句话了,可是我怎么听不懂呢?

范如霜也只有苦笑了,敢情,张副总这要求说难不难,说不难还真的有点让人头疼,尤其是在眼下的氧化铝行情下。

氧化铝做为国家战略物资,价格并没有完全松绑,有一个市场价和一个调控价,市场价好说,那是由市场决定的,但是调控价是由有色公司和上级部门联合确定的。

严格说,调控价未必就一定能低于市场价,有时候氧化铝行情疲软,市场价比调控价还要低很多,不过,有色公司的其他企业,很多时候还要按调控价从铝厂调拨氧化铝。

这么一来,就是其他企业,比如说电解铝之类的企业,算在变相地给铝厂输血,这种时候不多,但也不算少——只是这种时候,大多时候大家都愿意按市场价从市场上买,谁要买调拨价,那也是硬着头皮完任务。

然而,临铝却是欢迎人家从市场上买,这种情况下赊欠的货款不会拖很久,要是按调拨价划过去,相当于系统内部流动,那资金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到最后没准上面一个文件下来,就冲抵了这样那样的款项——甚至直接免单了。

所以,别的企业认为自己是在向铝厂输血,铝厂自己还委屈呢,这年头有些事,实在是说不清楚——总算大家都是有色总公司的企业,肉是烂在锅里了,倒也没便宜了外人。

可是眼下氧化铝这种行情,临铝肯定不会愿意按调拨价跟其他企业结算,市场价比调拨价高得都快翻一个跟头了,而且还是现款现货,哪儿像调拨一样,自己还得垫资呢。

不过,不管愿意不愿意,你既然是国企,就要按上面的政策执行,所以,大多氧化铝厂求的就是——今年的调拨任务,我们少完成一点行不行啊?

所以,这种节骨眼上,下面氧化铝厂老总的权力就大很多了,同样是调拨,我可以多给,可以少给,我可以多给这一家,也可以多给那一家。

战略资源就是这样了,有装孙子的时候,就有扮大爷的时候,这个节骨眼上,除了那些强势的主儿,没多少人会尝试通过上面压来实现目的——惹得范如霜急了的话,今年的调拨任务我先欠着,明年一总算,可以吧?

你们拖欠我临铝的货款,能一年推一年,不信我的调拨任务拖不下去!

事实上,有些有办法的家伙,弄到调拨价的氧化铝,直接就地用市场价就卖掉了——这种情况不多,但是绝对有。

所以张副总今天开的这个口,你说他提的是个小事,那真是小事,要说严重也真严重,不过还好,范如霜将此事看得很淡,“谁还没一两个亲厚的人?张总也是为他几个老部下着想,希望我在这些东西上支援他们一下。”

“说穿了,还是范董手里有拿得出去的东西,值得交换啊,”陈太忠听得就笑,心说怪不得何保华一定要撺掇范如霜出头呢,敢情人家范董认真起来,可也不是善碴。

“唉,调拨价,”范如霜听得苦笑一声,“这个东西真让人头疼,太忠你说吧,要是青旺市委的刘书记跟我打个招呼,我能不关照他一点?给不了五千吨,一千吨也得意思一下吧?系统外的都得认这个价钱。”

“哈,”陈太忠听得轻笑一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