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34章 追悔

凤凰科委副主任?刘拴魁笑着点点头,一副早在我算计中的模样,心里却是不无疑惑,这个家伙,居然也是体制中人?

刘厅长早就设想过,此人若是干部的话,级别肯定不会高了,别的不说,只说这二十郎当岁的年纪,就算是中央政府机关里的,顶天了也就副处了。

所以,他对小陈的级别倒是没在意,不过他在意的是,这家伙居然是凤凰的干部,而且,做为官场中人,一个小小的副处就敢在他这正厅面前阴阳怪气,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有无视自己的本钱和资格!

这一切,跟他想像中的一样,此人不但是蒙艺在天南的旧部,而且绝对还是颇得宠信的那种,这样的人,当然是不得罪为好,“小刘,安排在哪儿了,松海吗?”

松海大酒店离劳动厅不远,是厅里指定的接待宾馆,劳动厅的接待宾馆正在修建,目前已经接近完工,正在最后的装修阶段。

“没有定下来呢,就是随便坐一坐,”刘骞见大厅长一副打定主意想蹭饭的架势,心里也只能叹气了,脸上偏还要挂着笑意,“想找个清净点的地方。”

“要不,去金色港湾吧?那儿……”刘拴魁才待说自己在那儿能随时要到包间,猛地发现那陈主任的眉头微微皱一皱,话到嘴角禁不住微微一滞,“不过,那儿远了点,还是你选吧。”

他心里真是要多不爽有多不爽了,心说我也没怎么着刘骞不是?那都是他自己没能力,怪得了别人吗?你怎么一直是这副模样。

他已经打算好了,等刘副厅长定下地点之后,自己就找个理由不去了,面子我已经给你了,你非不买账,我也没把脸凑过去让你打的觉悟。

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的厅长,还不至于下作到那种程度……我还就不信了,你真的能让蒙艺不问青红皂白就动了我这个厅长。

“离碧海宾馆不远的地方,新开一家湘菜馆,挺不错的,”刘骞笑着看陈太忠,“你要能吃辣的,去那儿吧……离你住的地方也近。”

“辣的?那没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住处还没着落呢,估计科技厅退了房子了吧……走吧,有点饿了。”

碧海宾馆……科技厅?刘拴魁才待说我不爱吃辣的,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什么?科技厅在碧海宾馆给你安排房子?

糟糕,是凤凰科委啊!这一刻,他终于搞明白陈太忠是何方神圣了。

这实在不能怪刘厅长孤陋寡闻,凤凰科委是很牛了,但是全国各地牛的单位海了去啦,没错,凤凰科委是科技部树的典型,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央随便哪个行局部委办,针对各项政策法规,下面还没十来八个相应的典型?

刘拴魁是劳动厅的厅长,一时半会儿想不到科技部是很正常的,但是对凤凰科委,他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而这一刻,那深埋在脑海中的印象,终于复苏了。

“好久没吃辣的了,小刘厅长选的地方不错嘛,”他轻笑一声,决定将自己的不满深藏心底,凤凰科委据说是蒙老板和科技部联手捧起来的,“不介意我跟着去认认地方吧?”

刘骞当然不能介意,说不得只能看陈太忠一眼,笑着点点头,“那今天可是要多吃一点,不能给拴魁厅长省钱。”

“啧,搞半天是我买单?”刘拴魁做出一个比较夸张的惊讶表情,接着又笑着摇摇头,“算算,陈主任说得对,谁让我今天拖你后腿了呢?”

三人走下楼去,两辆厅长座驾已经等候在那里了,拴魁厅长邀请小刘厅长上自己的车,却是被刘骞婉拒了,搁在往日,这是他巴不得的事情,也不敢不听从领导的召唤,但是现在却不行……他要是上车,陈太忠坐哪里?

湘菜馆离劳动厅不算太远,也就是三十来分钟的车程,三层的饭店并不是很大,但正是刘骞说的那样,很清净很雅致。

饭店的包间已经满了,不过大厅周围一圈也都设了有隔断的雅座,三人选个雅座坐进去,由于刘骞建议来的,所以刘拴魁笑着拒绝点菜,“还是你来吧,这儿你熟。”

刘大厅长一旦决定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人还是不错的,轻声细语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再随便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很是能带给别人轻松的心情。

三个人在一起,实在是没什么太多共同话题,不过两个刘厅长浸淫了大半辈子的官场,自然知道该无中生有地找出点话题来。

倒是陈太忠有点沉默,这跟他同刘拴魁有点心理距离固然有关,但是另一点也很重要——他的电话,实在是多了一点,一会儿一个,就没个消停。

这倒不是说人家刘拴魁和刘骞的事情就比他少多少,事实上,两个刘厅长已经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工作多年,身份和地位也在那儿摆着,联系的人也知道什么时候打电话最合适,现在都一点多了,除非最亲近的人,否则的话,一旦来电话那就是出事儿了。

喝到半酣处,刘拴魁正在回忆他上次去北京,遇到别人忽悠自己的趣事,陈太忠手机再度响起,他又想走出去接电话,大厅长笑一声,“陈主任,又没啥外人,就在这儿接吧,你走来走去的,我看着都累。”

得,这个电话一接,两个刘厅长傻眼了,只听到人家哇啦哇啦地说话了,却是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好半天,等陈太忠挂了电话,刘骞才轻声发问,“陈主任,你说的这个话……不是英语吧?”

“嗯,法语,一个法国朋友,”陈太忠笑嘻嘻地把手机放在桌上,端起了酒杯,“一件好事儿,法国的罗纳·普朗克公司,要在凤凰设厂了。”

“罗纳·普朗克?”那二位交换一下眼光,你听说过这个公司吗?

你说的是法语也就算了,怎么有个公司都是这种古古怪怪的名字?刘拴魁倒不怕显示自己的无知,说不得笑一声,“这个公司,听起来实力很强?”

做官做到他这个位置,无知并不可怕,尤其是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世界上没有人是全知全能,要是不懂装懂,那才是令人耻笑的。

“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陈太忠笑着举杯跟两个厅长碰一碰,“真是好消息,两位刘厅长给我带来好运气了。”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刘拴魁笑嘻嘻地碰一下杯,将半杯啤酒一饮而尽,不动声色地吸一口气——总算好多了,我说,这里的湘菜也太他妈的辣了吧?下次打死都不来了。

“陈主任还兼着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刘骞知道,其实老大心里并不是很清楚陈太忠的职务,估计也不知道这个喜讯对陈主任的意义,纯粹就是瞎恭喜呢。

“法语说得这么好,凤凰市确实懂得重用人才,”刘拴魁笑嘻嘻地点点头,心里的那团疑云才去,不成想陈太忠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这次来电话的,是驻欧办的副主任袁珏,他也是听了这个消息,匆忙给陈太忠报喜来的,顺便汇报一下护照都办好了,再问一问驻欧办需要签哪些国家——话里也隐隐有询问驻欧办进展的意思。

“驻欧办?凤凰的吗?”刘拴魁再吸一口凉气——这次却不是被辣的,而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凤凰市政府的派出机构,正处级待遇,”刘骞笑着点点头,他对这些消息都了解到不能再了解了,“地方在巴黎,凤凰市和天南省的领导,对陈主任都挺支持的。”

挺支持吗,别是被边缘化了吧?刘拴魁也笑着点头,心里却是有小小的猜测,不过很遗憾,他对天南的政局从来不怎么关心,所以,也仅仅是猜测罢了,不管怎么说,能身兼三个实职的干部,真的是太少见了……

等酒喝完,一点半都过了,刘拴魁很关心地叮嘱刘骞一声,“你陪好你的朋友,有什么事儿,咱们电话联系。”

他才一走,陈太忠就哼一声,“老刘,我怎么觉得这个刘拴魁,今天有点怪怪的?”

“我也奇怪呢,”刘骞心说我还以为是你的因素呢,敢情不是啊,“陈主任你没休息的地方?走,我给你安排一个。”

“不用了,”陈太忠摆一摆手,“老刘,跟你说个事儿,我可能在碧空呆不了多久了,嗯,罗纳·普朗克要签协议了,我肯定得在场,还有,驻欧办那边,市里也在催了。”

“那我……”刘骞眼巴巴地看着他,眼中满是疑惑:你得给我个交待吧?

“你的事儿……嗯,走以前我安排你见一下那帕里,要是能见到蒙书记就更好了,”陈太忠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你先稳住了,就算移交工作也别慌,尽量低调,蒙书记迟早要给我一个交待的,明白吗?”

“明白了,”刘骞感动得都快掉下眼泪了,其实,只要能将他引见给那帕里,就算不当劳动厅副厅长他都不怕,碧空省第一秘,随便帮忙说一说,还怕没个去处?

更何况,陈主任还说了,蒙书记会给他一个交待,这交待是有什么起因,他并不知情,但是,有那秘书在一边提醒的话,这交待可能忘得了吗?

“陈主任,谢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他紧紧地握住了陈太忠的大手,使劲地摇一摇,“以后,就请您、请蒙书记、请那处长看我的表现吧。”

“你还是好好地谢一谢苏总吧,”陈太忠笑着回答,北京那帮人讲究的是饮水思源,他肯定不会坏了规矩,说不得笑着提醒对方一句,“苏总可是为你出了不少力呢。”

“那是一定的,”刘骞笑着点头,心说这小陈年纪轻轻,做事还真的稳重,事实上,他这么说,是一个劲儿地向往蒙书记的阵营里扎呢,不成想人家轻飘飘地卸了这份力道。

当然,他也不会为此着恼,这才是官场中人老成持重的做法,一个副厅想投靠省委一把手,人家也得稀罕接收呢,说白了,他还是得在将来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获得蒙老板的认可,不过,对这一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然而,陈太忠转身时的一句话,让他又是微微一怔,“记得低调啊,少跟一些问题人物接触,知道吧?”

这是在说毛继英吗?刘厅长心里苦笑一声,心说这家伙的脾气还真大了,听说人家小李还没把水溅到你身上呢,你就这么耿耿于怀。

得罪了这样的人物,真的是没什么好果子吃啊,他微微感慨一下,迈动着粗短的小腿追了上去,“陈主任,太忠……你等等,我给你安排个休息的地方啊。”

最后,在刘骞的坚持下,还是将陈太忠安排到了华峰宾馆,这是松峰市仅有的三座五星级宾馆之一,还负担着接待外宾的任务。

整整一个下午,刘厅长哪儿也不去,就是陪着陈太忠了,陈太忠在屋里小憩,他就在外间看报纸,不如此,他实在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

刘拴魁回了厅里,小睡一阵之后爬起来,越琢磨越有问题,说不得打几个电话打听一下,到了他这个位置,真想打听的话,了解不到的事情很少。

尤其是,他是碧空的干部,不是天南的,所以天南那边对陈太忠的评价,也用不着什么遮掩,所以,他对陈主任的了解,越发地清楚了。

不打听不知道,越打听越心跳啊,刘厅长放下电话之后,禁不住狠狠地骂一句,“刘骞你这家伙,有这种牌不知道早出,这不是恶心人吗?”

现在刘拴魁最后悔的,就是上午开会时自己说的话了,于是开始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地考虑,此事应该怎么做,才能尽量挽回影响呢?

以他的见识和经验,当然不会认为中午大家笑嘻嘻地在一起吃顿饭,就会冰释前嫌——年轻三十岁,他倒可能会傻不啦叽这么认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