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25章 熊猫的威力(上)

陈太忠这次可是想左了,毛继英找刘骞代为转达歉意,可不是因为冉旭东的事情,而是因为——毛厅长认出了凤凰科委陈主任的身份!

事情还是出在前台那接待的女孩儿身上,她有点好奇,这个笑起来很阳光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能让刘厅长客气到那种程度。

当然,好奇归好奇,她也没太往心里去,不成想就在第二天晚上,她在伯父家吃饭,不小心在碧空新闻里看到了这个年轻人。

科技厅的中干交流会,由于有智省长的光临,还有蒙书记的突然出现,上了当天的省台新闻,学习凤凰科委的先进经验,只是交流会的一部分,还有一些省科技厅需要处理的问题和需要统一的认识,也都在里面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学习凤凰经验是其中的重点,说不得省台就给了陈太忠几个镜头,女孩一眼就认出此人来了,“呀,是他?”

她的伯父是劳动厅以前的副处长,现在退休了,把县城的侄女儿弄到劳动厅来上班,听说侄女儿认识此人,说不得就问了两句。

他再退休,也知道蒙艺是天南来的,而且这凤凰科委也是蒙书记在天南捧出来的,心里一时就有点明白了,刘骞请这一尊神过来,不是白请的。

“刘骞这个位子,没准是保住了,”他感慨一声,凤凰陈主任的能量,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只冲着人家能让蒙艺半路抽空过来,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这个毛继英也真是的,惹谁不好,去惹这个人?”

女孩听了这点评,心里就记住了,第二天她就对刘厅长挺客气,不过刘骞怎么会在乎她的态度?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没当回事也无所谓,女孩不会生气,她只是希望刘厅长别认为自己在他落魄的时候态度不好,仅此而已。

好死不死的是,当天下午毛继英路过她的身边,顺手把手上把玩的东西丢给了她,那是一个精美的小钥匙坠儿,“别人给的,你拿着玩儿吧。”

在这点上,毛厅长一直做得挺不错,手边有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就很随便送给身边的人了,女孩也不是第一次得这东西了,想到毛厅长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说不得低声喊一句,“毛厅长,您等一下。”

“嗯?”毛继英讶然回望……

于是,毛厅长就知道了那个年轻人的来历,他有点不太敢相信,少不得找厅里电视中心问问,发现没有这录像,又找到了省台,最终确认,自己得罪的,确实是陈太忠。

这可是很不好的事情,毛继英倒没认为,这个人会威胁到自己的副厅长的位子,但是刘骞此刻找此人过来,肯定就是想保住他的位置啦。

刘厅长能留下来,毛厅长就有必要跟其表示一下亲热,而且,得罪这么个主儿,确实也让他心里有点闹心,那陈太忠明显地有点二愣子,于是琢磨着屁大一点事儿,说开就完了。

说实话,毛继英还有借此巴结上蒙书记的心思,姚书记挺管用的,但是现在已经是姚市长了,松峰市和碧空省不太搭调,那是个人就知道啊,眼下姚健康不太指望得上了,那就得多开两块地,确保咱的丰收不是?

同毛厅长想的一样,刘骞也真没认为陈主任就能掀翻毛厅长,以保自己现在的位置,他虽然知道,陈太忠很大能,也知道其不爽毛继英,但是——这东西有点不太现实,他早就说了,掀翻大厅长刘拴魁,怕是都比掀翻毛继英容易些。

所以,当毛厅长来到他的办公室,表示想请陈太忠吃饭并道歉,还请他代为转达的时候,刘骞就沉吟了起来:你怎么就认出此人是陈太忠了呢?

不过,想一想前天的碧空新闻,他心里也就有底了,大家都是厅级干部,关注本省新闻那是常态,你从电视上认出陈主任,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事实上,他给陈太忠打这个电话,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小陈主任只来过一次就没了音讯,虽说电话上说了要自己沉住气,可是这个时候……好吧,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沉住气,但是,可能吗?

不管怎么说,刘厅长为毛厅长转达歉意只是附带的,他真正想的,不过是再见陈主任一面——反正他没对扳倒毛厅长寄予什么希望。

陈太忠走到屋外嘀咕了好一阵,才弄明白刘骞的意思,一时就有点好笑了,东郭先生咱是听说过的,但是东郭到你这样,那也是很超凡的境界了。

“我现在没空,”陈太忠哼一声,“他要想见我,先把刘拴魁的车砸了再说吧……”

说完这话,他就回去了,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触动,哥们儿现在名气是越来越大了,上个电视都能被认出来——不过,这也就是跟我冲突过的毛继英才有这眼力吧?

几个人吃完饭,又聊了一阵天,等天完全黑了,才把冉旭东从禁闭室里放出来,将他领到地下指挥部,将快冷了的饭菜拿过来,“吃吧。”

盛饭菜的是塑料碗碟,连勺子都是塑料的——想用筷子?对不起,不行!用筷子自杀的官员也不是没有。

冉旭东哪里有心情吃饭?说不得叹口气,看一看面前的诸位,沙哑着嗓子发话了,“谁能给支烟抽吗?”

“烟不太好,红塔山抽吗?”领头的监察一室的邓主任伸手去口袋里掏烟,“你要愿意配合,我现在就去给你买软中华。”

“不用了,抽这个吧,”陈太忠本来离得比较远,听见人家要烟,手一抬,一包烟就飞了过去,“愿意配合的话,要多少有多少。”

“啪”地一声轻响,烟准准地落到了圆桌上,几个纪检监察干部一看,不认识这烟,倒是冉旭东看得瞳孔一缩,抬头望向陈太忠,脸色是要多白有多白了。

陈太忠低头把玩手上的手机,也不看他,好久之后,冉县长才惨笑一声,抬手打开烟的包装,低声叹口气喃喃自语,“这辈子第二次抽特供熊猫,没想到是在这种环境下……诸位都来一根吧。”

“这就是特供熊猫啊?”一个小年轻轻声嘀咕一声,拿起烟来给大家散,几位纪检监察干部说不得又侧头看一眼坐在远处的年轻人,彼此又交换一下眼神,却是没说什么。

特供熊猫,还是“要多少有多少”……老天,这位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冉县长几乎是两口就抽完了烟,又拿起一根来,任由别人点上,又是一阵猛吸,接着又伸手去取第三根,邓主任咳嗽一声,“老冉,先喝点水吧,你的嘴都干成那样了。”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冉旭东点上第三根烟,才幽幽地叹一口气,一包特供熊猫,彻底地粉碎了他的任何侥幸心理,这种档次的人,估计整个碧空也没几个人能惹得起——是中纪委下来的人?

可是,就算中纪委下来的人,也不可能特供熊猫随便抽啊。

“不是我们想知道什么,是你自己做了些什么,”邓主任也是精明之辈,知道这包烟的威力有多大,说不得温言发话,也是趁热打铁的意思,“冉旭东同志,想必你也清楚,你的事情引起了高层领导的关注。”

抽熊猫烟的高层领导?冉旭东真是欲哭无泪了,麻痹的我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就那点小打小闹,你们至于这样吗?

不过,官场里脑子不够数的很少,冉旭东又交游广阔,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这是有人要借我整别人,麻痹的,老子只是个导火索啊。

他相信自己判断得没错,然而,判断没错不代表他知道自己卷进了什么样的漩涡,也不知道别人针对的到底是哪个大佬。

想来想去,他能想到的,无非就是姚健康了,他用的是排除法:阳光的一帮领导差不多被连锅端了,就算此事最终能引申到前省长或者前省委书记身上,人家也都调走了,倒是姚书记现在是松峰市的市长了。

那张彩票,是他帮毛继英撮合买的,不过他没问毛继英彩票的去向,当然,做为阳光福彩中心的主任,他还是注意到了领奖人,心里有数得很。

至于他的提拔,他认为真的跟姚书记没什么关系,那是他在阳光市苦心经营的结果——关于这一点,刘骞刘副厅长有点想当然了,不过,官场中或真或假的消息太多,这样的关联想像实在很正常。

姚书记也许打招呼了,也许没有打,反正,做为一个明白人,他打算冷冻一段时间此事,再向毛厅长去问询。

除了姚健康,再没有别的可能了!冉旭东又做出了判断,由此可见,这天下的聪明人真的是太多太多了,智商不够的主儿就玩不出多大的花样。

要不说监狱里的犯人,平均智商要比普通人高出一大截呢?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了,聪明到他们以为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却不知道完整健全的体制,足以粉碎任何的小聪明——集体的力量,远大于个把聪明人,关键在于人家愿意不愿意追究你而已。

冉旭东当得起“聪明人”三个字,想明白这番因果的时候,第三支烟在他手上燃完了,只剩下一截雪白的烟灰,在烟蒂上笔直地挺立着……


阅读www.yuedu.info